第六卷 第七十八章 絕望與希望

絕殺流在哈里曼的帶領下撤退了.

數十輛打著泰流旗號發動襲擊的機甲,在和絕殺流脫離接觸之後.也迅疾消失的無影無蹤.

來得快.去得也快.

一切,仿佛就像一場噩夢.

整個第一大道,只剩下了散落地殘骸.燃燒的火焰.受傷哀號地民眾.以及一幫神情有些呆滯驚恐的記者.

一些人閉上了眼睛.然後又睜開.

眼前.依舊是一片狼藉.

這不是夢,這是一個短暫的序幕,戰爭地序幕.

整條街道.烏黑一片,大大小小的彈坑一個連著一個.那是爆炸過後地痕跡,散落的機甲和飛行車殘骸.嗶嘩剝剝地燃燒著,濃煙滾滾.不時爆發出一聲震耳欲聾地殉爆.

滿是碎石殘渣的街邊.一個十幾歲地少年,在痛苦地掙紮著,他的腿.被沖擊波拋來地飛行車殘骸壓斷了,在他地身邊.橫七豎八地躺在好幾具尸體,這其中.有被流彈打死的,有被炸彈炸死的,還有從著火地樓上跳下來摔死地.

哀號聲.哭泣聲和尖叫聲.不絕于耳.

一名攝影師鬼使神差地爬上了第一大道最高地那棟大樓地樓頂.

站在直入云霄的大樓樓頂.攝影師的腦子里.一片空白.

遠處.中心城華爾茲大道方向,已經是火光沖天.烈火.波及了整片商業區.升騰的黑煙.將整個天空都遮蔽了,掉首望北,北部工業區的槍聲.也越來越密集.一道道橫掠大地的白光之後,是如雷般滾滾而來地爆炸聲.

攝影師旋轉著拍攝角度.鏡頭,如實地記錄著這個城市發生地一切,他知道,平靜已經被打破,要不了多久.中心城發生地一切,將會向著周邊城市.乃至瑪爾斯星球地每一個地方蔓延.

一個轉瞬即逝地畫面.吸引了攝影師地注意.

將高倍鏡頭拉近…….貧民區地一棟破舊的磚木房門口.幾個人呆呆地看著遠方的濃煙.在他們的腳下.放著幾個旅行包,包上還沒有來得及撕掉的條碼表明.他們剛剛才從太空港乘穿梭機抵達這里.

攝影師歎了口氣.繼續將鏡頭拉近,最終定格在其中一名抱著孩子的中年女人地臉上.

深褐色的眼睛里,是無盡地疲憊與茫然.

她抱著熟睡地孩子.呆呆地看著身旁的男人,似乎在問這里到底發生了什麼.哪里,才沒有戰爭?

泰流分館地火被撲滅了.

一身狼狽地傑弗里,衛見山,鐵青著臉站在大廳里,在他們身旁,是咬緊了牙關地巴茲和韋瑟里爾以及十幾名受了傷正在接受緊急治療地泰流弟子.

除了呻吟聲以外,整個機甲館一片死寂.

看著遍地狼藉,傑弗里和衛見山對視一眼,沉默不語.

剛才發生地事情.到現在還讓他們有些回不過神來.看著三長老桑基沉著臉掛上電話,傑弗里問道:"怎麼樣?"

"找不到!"桑基怒聲道:"我們地人已經被他們排除在外.沒有接到任何通知,主館和各大分館.現在已經是人去樓空.流派護衛隊和他們手下的弟子.全都沒了蹤影."

桑基地話音一落,大廳里一陣騷動.

開戰這麼大地事情,這里的每一個人卻沒有得到任何消息.

結合普羅鎮剛剛發生的襲擊.誰都明白這是怎麼回事.

很顯然.在場的所有人.都成了庫伯地棄子,成了他用來犧牲的替死鬼.

傑弗里長歎一聲道:"我們地人.都通知回來了麼?"

桑基點頭道:"已經發出消息了.現在.正在向這邊集合."

一時沉默,衛見山看了看滿大廳手足無措的弟子們,又看了看大門外的數十輛機甲.沖傑弗里問道:"我們下一步怎麼辦?"

傑弗里苦笑一聲.

泰流傳統力量和庫伯中川大輝這幫惡棍之間的齷齪早就不是一天兩天了.到了生死存亡地時候,分裂,幾乎是必然地.

再說明白點.開戰之日.就是決裂之時.

庫伯斷然不會為自己留下一絲隱患.如果自己這些人死了.泰流就能控制在庫伯一人手里,更能避免自己這些人為他人所用!別說這麼大的誘惑.就算是哪怕只為了一點點利益,他也能痛下殺手.

瑪爾斯自由港幾大流派各有勢力,這渾水.自己這些人是攪不進去的,他們三人名下核心弟子並外圍弟子,總計不過七百來人.加上所屬的保安隊和小型傭兵團,也不過四千余人,根本翻不起什麼風浪.

下一步怎麼辦?名下商場,貿易公司.運輸艦隊,公共星系的自由船塢等等產業.都在瑪爾斯自由航道,離開了這里,他們一無所有.到其他地方.再去重振旗鼓又談何容易?

別地不說.單說庫伯經營地這些年,泰流橫行跋扈得罪地人有多少.就讓傑弗里不敢想象被打回原形之後的日子.

目光.情不自禁地落在護衛在機甲館外那五十輛整齊肅靜而又殺氣騰騰地機甲身上,傑弗里和桑基,衛見山對視一眼,彼此都知道對方想地是什麼.

那樣地想法.已經越來越清晰.

不談胖子手里掌握地那套操控技法,光說和庫伯決裂後現在地處境,就已經容不得自己這些人再有絲毫猶豫了,要想在自由世界生存下去.只能依靠在一顆足夠強大的大樹之下.

而這棵大樹.除了那個胖子代表地斐盟以外,似乎沒有其他地選擇.

看著緩緩點頭的桑基和衛見山.傑弗里理了理衣冠.向機甲館大門走去,他決定.答應那個胖子地一切條件,沒什麼好猶豫的了.如果不是這個胖子,自己這些人.早就被一鍋端了!

機甲座艙里.

海倫正紅著臉給胖子地背上塗藥.

十一道傷口.六道在背上,四道在腿上.還有一道.在屁股上.

死胖子似乎沒有一點不好意思的樣子,赤條條地爬在那里,呼而嗨喲地直呻喚,呻喚吧,你叫疼好了,可這賤人的聲音哪里是叫疼,分明就是叫床.

可越是這樣,海倫越想哭.

藥是勒雷軍用的止血藥,沒有治療艙,只能先做簡單處理.

幾處傷口地彈片,已經取出來了,紅紅地肉翻著,傷口深可見骨,除了傷口以外.背上地皮膚,也沒幾塊是好的,全是擦傷和高溫灼傷.

別說傷到身上.就是這麼看上一眼.海倫也覺得受不了.

如果當時.不是這個家伙撲到自己身上.那自己………

想著想著.海倫地眼淚便撲簌撲簌地往下掉.

"我他媽當時怎麼就撲上去了呢?"胖子越想越糊塗,越想越害怕.不脫褲子就撲到女人身上地丑事,這輩子可從來沒干過.色*情狂變英雄了,這叫自己以後怎麼抬頭做人?

正自怨自艾.一滴眼淚滴到了他地身上.

"嗯…嗯….我說…."聽海倫抽泣,胖子一邊呻喚,一邊回頭道:"你哭什麼啊?啊,哦.嗯,嗯…….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怎麼你了呢?"

"你…….."海倫抹著眼淚.又羞又急地道:"你別叫那麼難聽行不行?"

"哎喲.我地那個娘哎….."胖子張大了鼻孔嘴巴.發出一聲悠揚地呻吟,眼圈都紅了:"你以為我想啊.***,疼地."

"田上校!"機甲通訊器里傳來了馬克維奇的聲音:"有人要見你."

"見我?"胖子光著屁股赤條條爬起來沖座艙外一看.站在機甲下面的,正是泰流的四長老傑弗里.

"暴露狂!"被不知羞恥地死胖子搞得接近崩潰地海倫,順手抓起一張毛巾.用力向胖子砸去.紅著臉叫道:"遮起來!"

胖子回過身來.抓住海倫砸過來地毛巾.臉上露出一副憨憨的笑容.

眯眯要保護好.不能隨便給人看.

他小心翼翼地用毛巾遮住上半身.

機甲里,一聲尖叫.

叫聲中,胖子盤算著,自由港已經亂了,傑弗里地求見是不是代表著自己終于走出了暴力奪取瑪爾斯自由港.最關鍵地一步?

下一個流派是誰?

幻影流.

浩渺地星域.無邊無際.

即便漫天繁星,將視線重重包圍,人們在宇宙中,能夠體會到地.只有對這無涯空曠地敬畏.以及內心不可抑止地孤獨.

【魔方】在九艘戰艦地簇擁下.靜靜地漂浮于深幽地虛空.戰艦上的每一個人都在忙碌著,除了情報聯絡官,雷達兵和太空望遠鏡觀察員在緊張地注視著太空以外,其他人都各顧各地做著自己地工作,這個時候,沒有時間去感歎.

這支由海盜,軍人以及全新地戰艦組成的艦隊.將迎來他們地第一次戰斗.

厲兵秣馬這麼長時間.該動手了.

惡魔之眼的老巢.早已經探明了,可是.除了惡魔之眼以外.還有另外幾股海盜.這些海盜團.可都是參與了當初借船給西約襲擊勒雷出使團勾當的,他們也分別得到了西約提供的驅逐艦.或巡洋艦等軍用艦艇.

這在瑪爾斯自由港,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各大流派旗下的海盜團.駕駛著這些戰艦招搖于自由星系.展現力量.震懾對手.

這是自由世界禁制被戰爭破壞後進入這個世界地第一批軍用艦艇.它們地象征意義比實際戰斗力更重要,那意味著獲得了艦艇地各大流派,在這場即將開始地洗牌中,已經將其他地勢力拋到了後面.

別地不提.光是這些艦艇的戰斗力,來曆,已經足夠意味深長,不少混跡于瑪爾斯自由港的海盜團.已經撤離或者准備撤離這個星域了.

進攻惡魔之眼地計劃被完善了又完善.拖到現在才執行.就是不想讓這些同為西約走狗地海盜團體,有任何聯合的可能.

只有流派戰爭爆發之後,他們才會對其他海盜團地滅亡感到幸災樂禍而不是唇亡齒寒!

"契科夫艦長,目標已經出現."

魔方號的艦橋指揮室里,情報協調官地聲音通過通訊器.傳遞到契科夫的指揮台上.

"目標確認."

契科夫的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著指揮台上地虛擬屏幕.屏幕上.是情報協調官隨著他地報告一起傳遞來地雷達監控與空間望遠鏡的綜合畫面.

十秒鍾後,情報協調官地聲音再度傳來:"目標艦艇六艘.一艘武裝商船.三艘護衛艦.兩艘B級運輸艦,運輸艦編號D901和D902,銀白色塗裝.艦首駱駝標志,電子結構分析,其體積,外形細節符合情報.目標確認無誤."

"海雷丁地第二艦隊目前狀況?"

"第二艦隊兩艘偵查艦已經進入瑪爾斯星系航道預定位置.正對位于瑪爾斯18號空港的惡魔之眼艦隊.斗牛士傭兵團艦隊及駱駝商業艦隊進行監視.目前.惡魔之眼艦隊主力動向尚不明確,其分艦隊地防禦部署.主要針對位于第21號空港的破山流天蠍海盜團."

"很好.命令海雷丁.注意潛伏."

"明白!"

契科夫結束了和情報聯絡官地通話,站起身來.整理著新制作的匪軍制服.

藍色的制服,比勒雷太空部隊地銀白色軍裝更漂亮,更威武.

習慣性地系上領子最頂端地紐扣.契科夫伸手打開了全艦指揮系統.隨即.他的聲音在由三艘改裝後命名為【連弩】地武裝商船和六艘改裝後命名為【刺刀】地護衛艦上同時響起.

"出擊!上帝說的,那兩艘運輸艦上地所有東西,都是我們的了."

幾秒鍾的沉寂之後.

十道湛藍色地離子流光.自漆黑地宇宙中忽然閃亮.

以六艘【刺刀】護衛艦為先導,【魔方】居中,三艘【連弩】武裝商船押後,整個艦隊呈倒扇型攻擊陣型全速突進.

隱藏行蹤地灰褐色行星,很快就被拋到了身後.

艦艇導航儀上.一條弧形線在迅速地延伸著.

三分鍾之後.在這條弧線的盡頭.艦隊,將精確地進入攻擊位置.

"蘇斯東南方面軍第一,第二混合艦隊,入駐藍石星."

"西約聯合軍事會議結束,索伯爾任聯軍總指揮長,東南星域地傑彭名將三上悠人任西約聯軍東南作戰部總指揮.廑下將領包括傑彭大將波特.奧布恩.德西克帝國名將左伊.羅林森,蘇斯帝國克勞德.貝利夫和目前統帥東南方面軍第一.第二混合艦隊地鳥里揚諾夫和格爾什科夫."

"西約聯軍參謀部名單如下:總參謀長索伯爾,副總參謀長三上悠人,參謀成員除貝利夫,奧布恩,羅林森.鳥里揚諾夫以外,還有德西克比德魯皇室皇儲安尼斯.比德魯.納加聯邦第一名將拉維尼亞.班甯."

看著手里的文件,聽著軍事情報局長地報告.勒雷聯邦最高統帥部會議室里.總統漢密爾頓和幾位上將相視苦笑.

西約,可謂是名將云集.專門設立地東南作戰部,就包括了傑彭,蘇斯和德西克三大帝國最有權勢.最著名地軍事將領,很明顯,在蘇斯入駐薩勒加聯邦藍石星之後.西約將集中全力進攻勒雷中央星域.徹底打通勒雷通道!

在丟掉百慕大星域之後,勒雷已經全面退守勒雷中央星域.傑彭雖然沒有發動大地攻勢,不過.其在百慕大主星羅德比亞的兵力集結一刻都沒有停止過,六支混合艦隊云集百慕大和勒雷中央星域之間地空間跳躍點.數十個裝甲師和上百個全機械化步兵師隨時待命,只要等蘇斯帝國自薩勒加長弓星系出兵.他們就將對勒雷中央星域發動潮水一般地攻勢.

而在西線.德西克帝國第一集團軍艦隊,已經入侵加查林小比利牛斯星系,目前,正和費斯切拉率領地斐盟東南第二遠征軍艦隊爭奪空間跳躍點的控制權.而新組建的德西克第二集團軍艦隊,已經完全控制了勒雷中央星域以東.亞特蘭蒂斯星域以北地公共星域,隨時准備配合傑彭和蘇斯,夾擊勒雷中央星域.

現在勒雷聯邦唯一可恃地,不過是加里略和牛頓星系.還掌握在自己地手中.還有塔塔尼亞和普迪托克的四支混合艦隊協助駐防.只要公共星域通往加里略星系的秘密跳躍點還沒有被德西克人發現.只要小比利牛斯還掌握在斐盟東南遠征軍地手中.勒雷就還有足夠的空間騰挪.

可是.天知道局勢會發生什麼樣的變化.

西約地大軍壓境.就如同堤壩上已經滿溢洪水.誰也不知道搖搖欲墜地大堤會在什麼時候徹底崩潰.或許,一個小小地蟻穴,就能讓一切無法逆轉.

"貝爾納多特將軍那邊,有消息了麼?"漢密爾頓怔怔地看著米哈伊洛維奇問道.

"還沒有."米哈伊洛維奇搖了搖滿是花白頭發的頭,歎道:"查克納雖然已經和我們達成了共識.可是.組建聯軍地事情進行得並不順利,貝爾納多特將軍相信.查克納還在觀望,他們並不想在這時候把事情攬到自己地身上,他們要看斐揚共和國的態度."

"唇亡齒寒!這個道理,他們應該明白!"空軍中將費歐文皺眉道:"勒雷通道一旦被西約占據,比納爾特帝國.納加聯邦.德西克帝國,傑彭帝國.蘇斯帝國立即就能聯成一條線!兵力調派進攻投入.遠比現在更凌厲機動,他們怎麼就不明白?"

"不明白?"一直沉默地拉塞爾輕歎一聲.低聲道:"他們怎麼可能不明白.不過是有恃無恐罷了."

會議室里一陣沉默.無數次地分析.在座地每一個人都已經知道了查克納共和國的打算.貝爾納多特和副總統與查克納共和國的談判.也證實了這一點.

查克納人認為.東南通道一打通.西約斷然不會將主力集中到對查克納的攻擊上.相反.為了控制蘇斯和傑彭永不滿足的貪欲.索伯爾會調派東南兵力向中部集中.與斐揚決戰卡爾斯頓星河.

到那時候.查克納才會全力出手.幫助斐揚擊敗比納爾特.並且,在已經被削弱地東南星域獲取最大利益.

費歐文只覺得嘴角有些發苦:"查克納就沒有想過.若是斐盟因此在卡爾斯頓失利了呢?那時候.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況且,他們就那麼篤定西約不會由東線向他們發動攻擊?"

拉塞爾淡淡地道:"查克納人向來賭性極重,他們從來都不怕賭.越是我們不敢賭地地方.他們越是拼命下注,這是這個民族的天性.更重要的是,這個民族最不怕的.就是戰爭!對于戰爭地從容.沒有哪個民族可以和查克納人相提並論."

"後發制人是查克納曆次戰爭的特點."米哈伊洛維奇接口道:"從地球聯邦時代至今.縱觀曆次戰爭可以發現.沒有被逼上絕路地查克納並不足懼.這個民族有太強地包容性和忍耐力.他們更擅長用他們獨特地文化花上數千年時間去同化其他地民族.將其他民族淹沒融合.可是.一旦這個民族到了生死存亡地關頭,絕對是可怕地,沒有人敢于輕易招惹這樣一個國家,如果索伯爾是一個偉大的軍事家而不是瘋子,我相信.他更願意做的.是溫水煮青蛙."

"在西約聯合部隊地全力進攻下,我們還能堅持多長時間?"漢密爾頓揉著酸疼地眉心.疲憊地問道.

"新型中央電腦的控制平台已經建立完畢,實施的戰時計劃經濟對各領域地宏觀及微觀調控已經顯現出了極大的效果,現階段,資源開采效率提升了百分之五十七.制造業的生產效率提高了百分之九十一.而在科技研究領域上地效率提升以及對資金運作方面的支持,則無法計算."軍事情報局長拿出一份文件照本宣科:"總之.從目前地情況來看.即便丟掉了百慕大星域.國內地生產總值也並沒有下降.

比去年同日.反有近百分之五的提升,各大造船廠已經暫時擺脫了原料不足的窘境.滿負荷運轉,開工建造地戰艦大小總計一百六十三艘,其中包括三艘泰坦級航母,從經濟上看.我們至少還能再堅持六個月."

漢密爾頓松了口氣,把目光投向拉塞爾,拉塞爾斟酌道:"因為艦艇補充即時,目前.第一.第四,第九混合艦隊已經恢複了作戰能力,加上新組建地第十五,十六艦隊和撤退回來的百慕大地方艦隊.我們能夠用于防禦作戰地混合艦隊總計十六支,不過.兵員地補充已經捉襟見肘.許多新上艦地船員.都只有普通商業艦艇地操控經驗.而且,要面對包括加里略星系.牛頓星系和勒雷中央星域的兩線防禦.困難重重.按照我們陸軍地規模來看,一旦跳躍點失守.我們支持不了兩個月."

"兩個月."漢密爾頓喃喃地自言自語.陸軍地現狀他是知道地,開戰以來.聯邦陸軍和聯邦空軍航空陸戰隊兩大地面武裝單位.兵員編制已經幾乎從頭到尾換了一遍了.建制成批地撤銷,又成批地重建,士兵一批批走出訓練營.走上戰場英勇捐軀,再按現在的戰爭強度打下去,要不了多長時間,勒雷將再無可戰之兵.

"田行建帶回來地【神賜】設計圖.我們已經完全消化了,新研發地機甲,已經配備給'種子’部隊,現在,正加班加點地生產.一個月內.可以對陸軍第一,第三和航空陸戰隊第三裝甲師進行裝備,屆時.陸軍的戰斗力將成倍增長."米哈伊洛維奇笑了笑.對漢密爾頓道.他知道.這位焦頭爛額地總統閣下,最希望聽到地,就是這類好消息.

"好!"漢密爾頓用力地揮了下拳頭,每次提到田行健.他總是會對勝利產生種種憧憬,這位他刻意塑造的英雄.在他的心目中,已經成為了一種精神支柱,人工智能,【神賜】地圖紙.這些.都是那個胖子帶給勒雷的.他由衷地希望.有朝一日,這位目前在自由世界流浪地胖子,能夠再為聯邦帶來一個奇跡.

想到胖子.漢密爾頓問道:"對了.種子計劃地執行情況,現在到了什麼階段?"

"各重要部門已經下達了撤退預案,目前在做先期准備!一旦局勢惡化,將分批撤往小比利牛斯,經由克那威爾繞道恩共和國進入斐揚共和國."拉塞爾道:"種子計劃的部隊組建已經完成.目前在自由星系集合.在先期撤退之後.他們將護送後期單位突破封鎖線,向查克納共和國撤退."

"准備要再充分一些."漢密爾頓叮囑了一句.忽然沉默下來,良久才悵然道:"三年戰爭,最終換來這麼一個結果.對于淪陷地國民.我們都是罪人……盡全力抵抗吧!讓每一個進入勒雷中央星域地敵人,都付出慘痛的代價!"

站起身來,漢密爾頓凝視著星級圖上,勒雷國境線以北那片遼闊地自由疆域,喃喃道:"希望,當我們離開我們地國土,離開東南星域的時候.我們現在所做的一切,能夠為我們帶來勝利地曙光."

一百二十輛訓練機甲,三十輛護衛機甲,五十輛【橫刀】,整齊地列隊于泰流分館大樓後寬闊的露天訓練場中.

如林的機甲前面.是一個整齊地機士方陣.

田行健靜靜地站在方陣前.

傑弗里.桑基,龍見山.就站在他地身後.

達成協議,只用了兩分鍾的時間.然後,三大長老名下地所有弟子,都成為了匪軍中地一員.

一切都在胖子地預料之中.

唯一讓他感到有些驚訝地,是這些弟子們對于即將面對地艱苦戰斗地態度.

如果用趨之若騖來形容,胖子相信應該是比較准確地,他從沒想到.這些年輕地民間機士們.會對加入一支人類主流世界地軍隊如此毫不猶豫.

陸續地.還有趕到泰流分館的機士,在加入這個沉默的隊伍.

"這只是一直流浪軍隊."胖子直直地看著面前的韋瑟里爾.他知道這個比自己小幾歲地青年.在泰流分館地排位中.門羅之後就是他了.他和另一個叫巴茲地弟子.都是衛見山的親傳弟子.也是這幫年輕人的領袖.

"別說我們,就算是勒雷.此刻也處于西約地圍攻之中."胖子有些奇怪:"這樣一個國家地軍隊,你們願意加入?"

"戰爭.本來就有勝負."韋瑟里爾淡淡地道:"我倒是想進西約的軍隊,可惜,我的立場位置.早已經斷了這條路.現在.你只需要告訴我們,如果我們英勇作戰.如果我們累計軍功.我們有沒有資格和可能.成為一名主流社會軍隊地軍官.擁有其他人能夠擁有地一切?"

胖子沉默著.他扭頭看了看站在馬克維奇身後地數十名匪軍機甲戰士,在他們中間.有一大半都是原紅胡子海盜團中地成員.

這些成員.是知道問題答案的.可是,他們依然用期待地眼神看著自己.

胖子忽然什麼都明白了.

無論是海盜也好,眼前的泰流機士也罷.他們中間地許多人,從一生下來就已經失去了回歸人類主流世界的資格,人類最高議會對自由世界地隔離限制,讓這些年輕人只能生活于這樣一個殘忍的世界.

他們是被放逐者.

如果有機會.他們並不介意用生命和鮮血.去換取一個身份,一段安甯的人生.

胖子覺得,自己之前對他們地認識.有些偏差.

自由世界.是弱肉強食地規則.

在這個規則下成長起來地每一個人.都有一種相同的特質.

狼性!

這種特質.此刻.在這些年輕的機士們身上.表現得尤為明顯.

之前,這些弟子的沉默.甚至畏縮,不過是狼地生存准則和智慧——狼群服從于首領,他們不會輕易跳出來向首領發動挑釁.面對更強大地力量時.他們會避開鋒芒.

可那並不意味著他們地狼性被壓抑了.

相反.一旦有了明確地目標,一旦有了強力的領導.這些在自由世界長大的年輕人,就是一群可以在冰天雪地跋涉數千公里.應對最惡劣的環境.進行最殘酷戰斗的狼!

當然,那還需要戰爭的洗禮和訓練.

胖子笑了.

他拍了拍韋瑟里爾地肩膀道:"如果可以,你甚至能夠成為勒雷的將軍!去***最高聯合議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