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七十一章 先手二

閉目養神的庫伯,幾乎就要睡著了.恍恍惚惚中,他仿佛做了個夢.夢到自己騎在一匹狂奔地驚馬上,脫缰地馬在懸崖峭壁之間飛快地奔跑著,四周荊棘,將自己的身上勾出條條血痕.

驚恐中,自己拼命地試圖重新抓住缰繩,將驚馬控制下來.可是,用盡了手段,驚馬卻越跑越快.一回頭卻發現,原來在自己身後,一個如影隨形地胖子,正呲牙咧嘴地用刀捅著馬屁股.......

一陣刺耳地電話鈴聲,將庫伯驚醒了.他神情古怪地看著響個不停地專線電話,回了回神,飛快地接了起來.

打來電話的,是幽靈狐的首領卡羅萊娜.

這位年過三十,風韻迷人,成熟得像一顆蜜桃般的女人,最先出現在電話中的,是她標志性地吃吃輕笑:"庫伯大人,這一回,你可真給了我一個好差使啊."

"怎麼?"庫伯抬頭看了看牆上的鍾,皺了皺眉頭.剛才下達命令的時候,卡羅萊娜一時聯系不上,就交代給了她的副手蘭蒂.這樣的事情,並不是第一次.庫伯也沒有在意.可是沒想到,這個時候卡羅萊娜卻打了電話過來,聽語氣,似乎有什麼問題.

雖然在很多人的眼中,卡羅萊娜這個風騷娘們顯得很輕佻,可是,庫伯知道,在干正事的時候,這個女人遠比許多男人都更沉得住氣.更穩重.作為一個精通暗殺地高手,她選擇接下的任務,都有十足的把握.

"我一回來,蘭蒂就跟我說了."卡羅萊娜酥軟地聲音綿綿地,如同一直伸懶腰地貓兒般."你知道這個人價值多少錢麼?"

"價值多少錢?"庫伯回味著卡羅萊娜話里的含義,情不自禁地坐直了身子,急問道:"你知道他是誰?"

"蘭蒂給我看照片的時候,我只是覺得有些眼熟."卡羅萊娜道:"跟公會的人聯系查了查,誰知道,真的是他."

"誰?"庫伯完全沒注意自己的聲音有些緊張.

"說起來.這個人可不簡單.在自由港雖然很少有人認識,不過,在勒雷聯邦和加查林,這可是個了不得的人物."卡羅萊娜似乎一點也沒體會到庫伯的焦急.依舊慢悠悠地吊了吊庫伯地胃口:"在頂級殺手組織里面,這個人也很出名."

"快說!"庫伯咬牙道.這個女人是泰流前任館長,也就是自己師父最小地一個女兒.自己多少年來,想打這個女人的主意卻一直沒能得逞.在泰流,她既是自己的核心力量.又擁有及其特殊的地位......無論是她那個死去地父親,還是她本身,都有天生的周旋手腕.

"別著急啊."電話里的卡羅萊娜嬌笑著:"真想不明白,找到這麼個怪物,你怎麼舍得把他殺了.現在這事兒,我是干不了了,其他長老都在那里,我要是動手.他們能把我撕了."

"其他長老?"依舊沒得到答案的庫伯恨得咬牙,同時又被卡羅萊娜話中透露的消息嚇了一跳:"他到底是誰?發生什麼事了?"

"我就知道......"卡羅萊娜在電話那邊似乎笑地花枝亂顫:"你一定是把自己關在你那誰都不敢打攪的辦公室里等消息吧?具體發生什麼事兒......我就不告訴你了....."

庫伯鐵青著臉,聽卡羅萊娜故意停了老半天才接著道:"反正,你出門買份緊急加印的瑪爾斯快報.就什麼都知道了.不過,我可以告訴你這個人的名字,還有一個忠告......."

"說!"庫伯閉上了眼睛,壓抑下心頭的不快.


"忠告麼,這個人你最好別輕易動手.即便要動手.也別找我."卡羅萊娜悠悠地道:"他的名字叫田行建.勒雷聯邦英雄.活捉了加查林皇帝詹姆士,一個人單挑整個德西克獵人機甲團.獨斗神話軍團四大團長,......少有人知道,排在我前面的霍普金斯,是在一對一的動態狙決中被他殺死地.加查林的霍華德家族,被他弄得支離破碎,現在懸賞三億斐元,要他的命.不過,這筆錢我是沒什麼興趣的.錢再多,命也要緊不是?"

庫伯呆呆地握著話筒,卡羅萊娜地話,驚得他目瞪口呆.他猜到了胖子一定有不簡單的來曆,可是,他做夢也沒想到在這個人的身上,竟然是這麼一份匪夷所思的履曆.拋開他個人的能力不說,光是他背後地背景,就讓庫伯頭皮發麻!

在這個時候,這個人出現在這里,是否意味著斐盟勢力,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滲透進了自由世界,而他們,竟然就在自己身邊!

扣下電話,庫伯飛快地沖出辦公室.

不需要再吩咐人去買快報了,整個泰流主館里人人手里都拿著一份快報,而大廳里地電視虛擬光幕上,也正播放著發生在普羅鎮的一切.

在各種各樣複雜地目光中,庫伯飛快地搶過一張快報.

快報上,一個大大的標題《泰流連踢九館!》

張凱是瑪爾斯快報的記者.

一個剛進報社不到三個月,許多東西都還不怎麼明白的記者.

在這個資訊高度發達的世界,人們並沒有改變一邊看著紙質報紙,一邊喝咖啡的習慣.改變地.是報社.由于報紙新聞本身特定的時效總是落後于其他媒體,所以,對新聞的要求就更高.

在張凱進入報社的第一天,主編就給他提出了兩點新聞要求.第一,是重要性.重大事件的報道,必須抓住.這樣的新聞,是不受時效影響的.第二,就是獨特性.最好是有其他媒體沒有報道過,卻又有相當新聞價值的事件.

作為一個新人,張凱苦苦奔波了三個月.發稿量依然居于他所在的整個小組的最後一位.

沒有足夠地關系,找不到內部消息,也沒有足夠的經驗和敏銳的嗅覺.看著滿面春風的同事,看著面沉如水地主編.張凱以為,自己真的不適合做一名記者.他明白,這樣的情況再持續下去,要不了幾天,自己就該卷鋪蓋滾蛋了.

在戰爭陰云籠罩下的自由港.張凱懷疑,失去了這份工作,自己還能不能找到一份同樣正常的工作.

為了保住工作,張凱發瘋般地駕駛著他那輛破舊地微型麋鹿飛行車,在自由港最可能出現新聞的地方亂轉.

交易所,空港,賭場區,工業區......然後.他就看見了被幾個學員抬著丟到門外的門羅.

作為一名機甲愛好者,張凱自然是認識門羅的,他甚至做夢都想成為另一個門羅.


年僅二十六歲,就擁有一級機甲統領的實力.要不了幾年,門羅就有希望成為自由港最年輕的機甲戰神.

現在的門羅,什麼都有了.他的機甲天賦帶給他地,是崇高的地位,一呼百應的權利和數不盡的金錢.

張凱做夢也沒有想到.這樣一個人.竟然如同一條死狗般,被人丟在了門口.

直到沖下車.近距離將門羅地慘狀拍下來,摁下了相機上設定到報社地數據傳送鍵之後,張凱都無法相信發生在自己眼前的一切,竟然是真的.同樣,他也沒想到,自己竟然有這麼好的運氣!

當主編和社長親自打來電話,對他大加贊賞,並緊急調派了其他幾名記者作為張凱的助手,趕過來進行跟蹤報道時,張凱終于相信,自己發達了.

再然後,張凱就看見了那個胖子.

當胖子走到千軍道機甲館,輕描淡寫地要求踢館地時候.張凱已經混進了泰流成員地隊伍當中.

千百年來,上門踢館,就被視為流派之間最不留情面的挑釁.同時,這種挑釁,也被公認為最容易招致失敗,最容易瘋狂地舉動.

和挑戰不一樣,踢館,不涉及賭注.對失敗者唯一的懲罰,是封館一個月.這一個月內,戰敗的機甲館,不但不能招收學員,連內部的訓練活動也一概停止.

這是民間機甲格斗界的傳統,這樣的傳統,基本上保證了很少有人敢隨便開館誤人子弟.沒有足夠的實力,遭遇踢館就必須封館一個月.遇見存心要將你踢出區域的挑戰者,在一個月結束之後,會再次上門踢館.讓你一個月一個月地關下去.

在流派聯合會登記備案,有悠久曆史傳統的流派之間,踢館幾乎已經絕跡了.沒有哪個流派,會輕易采取這種最易兩敗俱傷的爭斗方式.畢竟,你踢掉人家一個分館,人家可以采取同樣的行動,在別處踢掉你的一個分館.

尤其是那幾個擁有機甲戰神的流派,更是輕易招惹不得.

除此之外,和挑戰不一樣的另一方面,同時也是上門踢館最大的缺陷是比試用的機甲.因為踢館的性質在于貶低對方的技巧.所以,要純粹地在技巧上分出勝負,雙方必須使用同類型的機甲,而不是各自流派的特型專用機甲.

而機甲,是由被踢館的流派提供的.

作為傳統,每一個流派都會備上迎接踢館者的專用機甲.機甲按規定都是普通型號.看起來似乎沒什麼區別.可實際上,普通型號的機甲也分特性.

有些流派善于蟲型機甲,有些則善于獸型或人型機甲,而機甲的速度快慢,力量大小,引擎,驅動乃至控制程序都不一樣.更重要的是,提供給上門踢館者的機甲,顯然,不會經過什麼太好的保養.

沒有足夠的實力,貿然上門踢館,遭遇到勢均力敵的對手,使用契合對方風格,又多少有些不顯眼小毛病的機甲,失敗,幾乎是注定的.

這也是為什麼踢館在現今的流派之爭中,幾乎已經絕跡的原因.有再大的矛盾,流派之間都樂于通過各種等級的挑戰來解決.沒有絕對的把握,沒有壓倒性的整體實力,踢館幾乎等同于找死.


可現在,泰流偏偏選擇了踢館.而且,一踢就是九館!

紙質媒體,終于在和其他媒體的較量中,第一次占據了搶先報道的位置.

沒有照片,沒有拍攝.所有的一切,都是張凱用文字記錄下來的.

而這些簡單的文字,注定要被載入民間機甲格斗界的史冊.

12點10分,泰流普羅分館新任館長駕駛千軍道機甲館人型訓練機甲,用時一分三十秒,擊敗千軍道普羅分館三級機甲統領.千軍道封館.

12點30分,泰流普羅分館新任館長,駕駛花形門機甲館蟲型機甲,用時二十六秒,擊敗花形門應戰者,三級機甲統領.花形門封館.

12點45分,用時五分十六秒,擊敗黑龍道應戰者二級機甲統領.黑龍道封館.

13點20分,用時三分五十三秒,擊敗暴雨道二級機甲統領.暴雨道封館.

13點55分,用時七分五十五秒,完勝明心流二級機甲統領.明心流封館.

14點30分,用時十六分五十二秒,擊敗絕殺流一級機甲統領.絕殺流封館!

15點30分,用時四分零七秒,擊敗殺甲門三級機甲統領.殺甲門封館.

16點05分,用時二十一分,擊敗破山流一級機甲統領.破山流封館.

16點50分,克魯流無人應戰,封館.

張凱傳出的消息,在第一時間,被緊急印刷成了快報號外.整個瑪爾斯自由港中心城,因為這個消息,陷入了一片瘋狂.

最瘋狂的,是張凱的主編.這位平日里看張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老頭,幾乎是拼了老命抓著跟隨目光呆滯地泰流成員走出克魯流機甲館的張凱,一路飆車回了報社.然後,他就守在張凱的面前,等他寫出詳細的報道.

一個小時後,張凱的報道出籠了.

在兩眼閃著光,反複看了三遍之後,主編親自為這篇報道起了標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