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七十章 先手一

一旦下定決心,庫伯絕對是一個狠決果斷敢于壯士斷腕的人.

當斷則斷,庫伯決不允許自己第二次犯下同樣的錯誤.他要在那個胖子搞出更大的亂子之前,將一切都解決掉.

為此,他甚至放棄了繼續前往銀河機甲制造公司的行程.對他來說,就算這只煮熟的鴨子飛掉了,也好過繼續讓那個該死的胖子多活上一秒鍾!

回到了位于中心城利奈商業廣場的泰流機甲總館,庫伯把自己一個人關在辦公室里,接連打了四個電話.

在泰流的勢力組成中,最核心的部分,當然是庫伯和十名長老.如果把他們比作泰流的骨架,那麼,在這每一根骨頭上,都依附著強健的肌肉組織.那就是其核心弟子領導的各種勢力.

決心痛下殺手的庫伯,這次沒有再猶豫.這四個電話,分別打給了四個最適合執行計劃的人選.

海盜團惡魔之眼,殺手集團幽靈狐,斗牛士傭兵團,以及中心城最大的黑社會組織獠牙會.

這四個組織,和泰流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其成員,大都是泰流的外圍弟子.而他們的首腦,更是泰流的核心成員.在利益上,與泰流共享.在勢力組成中,也脫不開泰流的糾集和支持.

從表面上來看,泰流似乎只是一個提供各種勢力互相糾合地平台.而實際上,把這些已經被泰流影響到了骨子里的組織稱為泰流的下屬部門,也毫不為過.在自由港,不光是泰流,其他的流派也大抵如此.

這些存在了數百年甚至上千年的流派,沉積下來的力量,絕對是常人無法想象的.在自由世界.這就是他們地生存方式.也是他們地根本.在他們的長期經營下,各大財團,企業以及武裝勢力,都早已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地捆綁在了流派之中.

一旦有事,流派就能迅疾召集其所屬勢力全力出手.實力相若,自然是一場你死我活的龍爭虎斗.而和其作對的若只是一個人,不用想,下場不外乎灰飛湮滅四個字.

對付胖子,庫伯其實只需要動用幽靈狐.

之所以打四個電話,庫伯的意圖很簡單很明確----他要整個幻影流和那個胖子,同時消失!

放下電話,庫伯閉上眼睛,把頭靠在椅背上養神.現在,他需要做的,只不過是等待而已.

寂靜地辦公室里.老式的古董鍾機械地,一成不變地擺動著鍾擺.那單調的聲音,如同死神的腳步聲.再向著指定的獵物前進.

庫伯鐵青的臉,露出了一絲殘忍的笑意.既然那胖子將自己逼到了這個地步,自己也不用在乎發生在獅鷲騎士機甲館的事情是否曝光了.卸掉了枷鎖,現在,到了幻影流和那個胖子付出代價的時候.

他不相信.在自己全力出手的情況下.那個該死地胖子,還能翻起什麼風浪來!

天一黑.就是胖子和幻影流的死期!

"庫伯館長對普羅分館的現狀,感到十分地失望和痛心!"寂靜地普羅分館大廳里,胖子口沫橫飛地信口雌黃:"我受他老人家地指派,來領導普羅分館,就是要帶給所有屬于分館的成員,一個光明的未來!"

看著站在大廳中央慷慨激昂發表就職演說的胖子,所有人都有一種恍然若夢地感覺.

在胖子腳下一大攤鮮血里,躺著在普羅分館當了近二十年副館長的甘迪.而在緊閉地分館大門外,泰流青年一代地領軍任務門羅,正在其他流派驚奇嘲笑的目光中,痛苦哀嚎.這就是胖子帶來地光明未來?

"我到這里,看到的是什麼?"胖騙子已經入了戲,此刻正晃著碩大地腦袋表示其痛心疾首:"連續六年丟掉普羅格斗賽的三甲,學員招收率逐年下降,機甲統領晉級率不足百分之三,機甲騎士晉級率不足百分之八!市場占有率,不足百分之二十!你們不覺的臉紅麼?"

所有的教練學員,都有些尷尬.胖子說的這些,正是普羅分館長期以來在泰流各大分館中被人奚落嘲笑的痛處!若是一個普通流派,這樣的數據也算說得過去了,可是,在泰流強勢擴張的現在,普羅分館的這些數據,實在擺不上台面.

"這樣的成績誰能滿意?"胖子繼續扯虎皮拉大旗:"庫伯館長不滿意,長老們不滿意,泰流的每一個人都不滿意!"

"更讓人痛心的是......"胖子的眼神分外正直凌厲:"我剛一來就發現,光榮的泰流,在這個分館,竟然墮落到了這種地步!有幾個不尊師長橫行跋扈目中無人的學員不說,竟然還有一個持強凌弱色膽包天的副館長!"

所有人都面面相覷.雖然不敢出聲反駁,可大伙兒心里卻隱隱有些納悶,泰流不一直都是這樣麼?怎麼在胖子嘴里,倒成了一個道德標兵了?

"這是絕不能容忍的!"胖子正義凜然:"有這樣的學員,這樣的的副館長,我們普羅分館怎麼抬得起頭來,怎麼能發揚光大?"

在胖子的掃視中,所有人都紛紛躲開了他的目光.懵懵懂懂地聽他語重心長繼續道:"我來的時候,庫伯館長一再跟我說起這里的情況,一再要求我采取雷霆手段整肅風氣.我還不相信......"

"這胖子.是握著尚方寶劍來地?"這是聽到胖子這話,所有人心里不約而同閃過的第一個念頭.隨之,大腦里不受控制接踵而來的念頭是:"門羅和甘迪,是因為得罪了庫伯而被借手清除的?"

"是我太天真了......"騙子的眼睛里,一片落寞:"我沒想到,庫伯館長所說的,原來都是真的.他老人家早就已經看清楚了這些人地真面目!"

機甲大廳里.爆發了一陣不由自主地輕微騷動.

真相.似乎在漸漸浮出水面!

"到了這里我才明白,不拿出雷霆手段,根本不能讓普羅分館起死回生!"胖子挺胸昂頭,聲音朗朗:"忍一時之痛,根除毒瘤,庫伯館長說地沒錯.我做的也沒錯!"

騷動,越來越大.一些學員,已經忍不住開始交頭接耳.

在驚疑,困惑,畏懼,恍然大悟等種種複雜的眼神中,胖子知道,自己這個庫伯動用特別權限晉升的長老和分館長,現在說的每一句話,已經在這些人的心里紮下了根.

無論是否完全相信.至少,他們已經多了一些想法.這就夠了.不過,他還是決定再添上一把火.

"大家都知道.現在,西約和斐盟地戰爭,已經席卷了整個人類社會.自然,我們瑪爾斯自由港,也會受到波及!這是一個機會.同時.也可能是一場災難!"胖子的目光毫無痕跡地從巴茲等人的身上掃過,接著道:"而要在這場戰爭中火中取栗.我們不但要對付其他流派和敵人,同樣,我們也需要捏合一個團結的泰流!"

"而泰流,必須團結在一個人的周圍!"胖子大聲道:"這個人,應該且只能是領導我們的庫伯館長!對于一切不利于團結的因素,我們要把他堅決地扼殺在萌芽狀態!"

"嘩"機甲大廳里一片喧囂.

大伙兒都知道,胖子的話,顯然指的是長老們之間的爭斗.而門羅和甘迪,也顯然在這場斗爭中站錯了位置.盡管想不確定這兩個人為什麼,又是和哪個長老勾結.可是,這並不妨礙大伙兒依靠想象力給出種種猜測.

"而普羅分館,應該團結在我地周圍!"胖子渾然不知羞恥,飛快地往自己頭上套光環:"從今天起,從現在起,我要徹底的改變普羅分館.我要讓所有人都以身為普羅分館的一份子而自豪.我也要讓你們明白,雷霆手段,不光是對內!還要對外!"

"對外?"眾學員呆呆地看著胖子,不明白這胖子到底想干什麼.就連海倫也早已經停止了飲泣,看著胖子發怔.

經曆了這一場驚嚇,海倫不得不重新審視胖子.別地不說,光他這種無論什麼環境,面對什麼人,都能掌握主動的本事,就已經讓海倫自歎不如.這里,可是泰流的地盤,而胖子剛剛才為了自己,在眾目睽睽之下殺掉了泰流的副館長.又打傷了那麼多學員.其中,還包括泰流青年一代的領軍人物門羅!

而現在,他不但沒事,反而站在大廳中央教訓這里地所有人.這樣地事情,或許,也只有這死胖子才干得出來吧.

"對!"胖子斬釘截鐵地聲音,在大廳里回蕩著:"普羅分館,不能再這樣沉寂下去了.打開大門,去聽聽我們的敵人那瘋狂地笑聲.他們以為,他們抱成團,泰流永遠也拿不下普羅鎮,以為這樣就能抵擋我們的進攻.現在,我將帶領大家,給他們一記響亮的耳光!"

說著,胖子走到了大門前,打開大門.

"他想干什麼?"學員們有了一絲不詳的預感----這個新來的館長,是個猛人.猛到你很難想象他下一步會做出什麼事來.

猛人走出大門,左右看了看,回頭道:"跟我來."目睹了胖子廢門羅,殺甘迪之後.此刻,胖子的聲音雖然不大,在學員們聽來,卻有著讓人無法抵抗地統治力.

凡是被胖子眼光掃過的人,都不由自主地走到了門口.

普羅分館的大門外,此刻已經是人山人海.泰流門羅被廢掉雙手丟棄于門外的消息,早已經傳遍了整個自由港.圍觀的人潮中,擠滿了形形色色各行各業的人,最多的,則是第一大道兩側數十家機甲館的學員教練.

原本嘈雜喧嘩的街道,在泰流大門打開的一瞬間,變得鴉雀無聲.

"看,泰流的人出來了."

在萬眾矚目中,一個胖子當先走出了大門,緊接著,是上百個目光茫然,行動遲緩的泰流成員.

"哇,真的是內訌.你們看,他們壓根就沒有管門羅他們."

"那個胖子是誰?怎麼從來沒見過?"

"是不是泰流剛冒出來的那個長老,兼普羅分館的館長?聽說那家伙就是個胖子."

"不是吧,這樣的胖子,那些財團里一抓一大把,他也能當長老?嘿,他操機甲還是機甲操他?"

"我說就是他,你沒看見他領著頭麼.........怎麼往隔壁的千軍道去了?"

人群一下子騷動起來,大伙兒議論紛紛,猜測著這件事和緊鄰泰流的千軍道,到底有什麼干系.而數十個看熱鬧的千軍道弟子,則面面相覷,丈二和尚莫不著頭腦.

在整條街上千人的注視下,胖子走到千軍道駐普羅機甲分館的大門前,彬彬有禮地在敞開地大門上敲了敲........

沒等機甲館里面的人迎出來,人群中的千軍道弟子,早已經閃身出來搶步上前.一個顯然威望最高的弟子走到胖子面前,困惑地道:"你們有什麼事麼?"

"哦,是這樣......."胖子搓了搓手,很不好意思地道:"麻煩通報一下,我們踢館."

片刻的寂靜後,整個普羅鎮第一大道上千圍觀者頓時一片嘩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