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六十九章 步步緊逼

門羅暈了過去.

從前途無限的一級機甲統領到一個廢人的變化,讓他又悔又恨.劇烈地痛楚和屈辱,直接摧毀了他的意志.

"暈了?"胖子蹲下來,驚奇地撥弄了一下毫無知覺地門羅.

訓練場里,一片死寂.剛才還跟在門羅身後一臉挑釁的學員教練,此刻都只能呆呆地站在原地,一動也不敢動.

門羅就這麼完了.他從天堂到地獄的整個過程,如此清晰地展現在大家的眼前.這種殘酷的演變,讓人心悸.

從門羅的手被廢掉的那一刻起,就已經注定了泰流里將不再有他的位置----一個雙臂骨頭節節碎裂的機士,即使接好了骨頭,也永遠不可能再進行精妙地機甲操控了.

沒人想到,這個富態憨厚,看起來沒有一點威脅的胖子,竟然這麼恐怖.

"暈了就算了."胖子大度地拍了拍門羅地臉頰,站起身來:"吃一塹長一智,小孩子嘛,就該受點教訓.這是我寬宏大量,真要是換個心狠手辣的,嘿嘿......"

學員們面面相覷,各自情不自禁地打了個寒戰.什麼才算心狠手辣,眼前這個也就二十多歲的胖子到底是怎麼長大的,還有人性沒有?

"好了."胖子用手指點了幾個人:"你,你,還有你們幾個,把他們都抬出去.也別送什麼醫院了.節省開支,就丟門口好了."

憐憫地看著地上地門羅等人,現在,每一個人的腦海里,都只剩下了一個念頭:"絕對,千萬別招惹這個胖子!這家伙.比門羅和庫伯更狠!"

被點名地學員沒有絲毫地遲疑,七手八腳地把地上幾個人抬起來往外走.他們沒有選擇.胖子展現出的雷霆手段又讓所有人都明白----他敢廢掉門羅,他同樣敢廢掉這里所有的人!

普羅分館已經變天了,現在,是這個大伙兒還不知道名字地胖子說了算.至于這些人一丟到門口,整個泰流和自由港.會發生什麼.他們連想都不敢去想.

事情發生的太快也太突然了.他們還來不及體會隱藏在背後的意味----庫伯委任地館長,廢掉了他的嫡傳弟子.還有比這更讓人琢磨不透的事情麼?是門羅惹惱了庫伯,還是背後有什麼別的隱情?

現在唯一需要做的,就是離這場即將到來的狂風暴雨遠一些.再遠一些!

"對了......"胖子忽然伸手攔下抬著門羅地學員,一臉困惑地道:"這裝逼的白癡,叫什麼名字?"

快要崩潰地學員剛要張口,忽然,胖子比了個噤聲地手勢.

寂靜中,從已經打開的訓練場大門外的樓道上,傳來了一個女人驚惶地叫聲.

一聽見這個聲音,胖子地臉色一下子就變了.

被甘迪猛地一把抓住手,海倫只感覺如同被一條毒蛇舔了一口,渾身頓時起了無數雞皮疙瘩.忍不住叫道:"你干什麼.放開我!"

"放開你?"甘迪臉上陰笑著,一雙三角眼閃著淫邪地光芒:"你不是要報名麼,急著跑什麼?"


"我不在這里學了!"海倫掙紮著.試圖丟開老淫棍那惡心的手:"你怎麼這樣!放開我的手."

"不學了.....嘿嘿."甘迪將海倫地手抓得更緊了,海倫羞惱的聲音,讓他聽起來愈發浮想聯翩:"想耍我可不容易,問了又不報名,你覺得我們泰流好欺負是怎麼的?既然你不懂規矩.那我今天就教教你怎麼做人."

話音剛落.甘迪斜著三角眼,咬牙啟齒地抬手給了海倫一記耳光.

"啪"地一聲脆響.

機甲館大廳一下子靜了下來.

看著捂住臉.不知所措的海倫,前台負責接待的幾個女孩子,還有幾個工作人員和學員都不禁心生憐憫:"這個女孩子,算是毀了."

雖然平時見得很少,可是大家都知道,這是老淫蟲慣用地招數,許多一開始還剛烈抵抗的女孩子,被幾個耳光打下去,立即就懵了.恍恍惚惚中,只能任這惡棍為所欲為.他打女人的事情,在普羅分館,並不是什麼秘密.

"那娘們被老子幾個耳光丟過去,當時就軟了,隨便怎麼弄."這樣的話,老淫棍吹了不止一次.

"哼哼,別以為我看不出來."甘迪獰笑著給海倫扣上一個罪名:"想混進來探聽我們地技法機密,被我識破了就想跑!"說著,老淫棍沖兩個穿著保全制服,杵在大廳里嚇唬外人的打手一努嘴:"把她給我押到我的辦公室去,我要好好審一審!"

早已經對海倫虎視眈眈地打手立刻撲上去,如狼似虎地抓住已經完全呆滯了地海倫就往大廳一旁地樓道上拖.按照慣例,甘迪爽過了之後,他們也能嘗上些甜頭.在自由港,這樣的事情,本來就不足為奇.

要怪的話,那就怪這娘們的聲音實在太甜膩太好聽了.還有那大一號的休閑服也掩蓋不住地,鼓鼓地渾圓的豐腴雙乳,直讓人欲火升騰.

別說老淫蟲甘迪,就是這兩個低級打手也早看出來了----這號女人,最是天生尤物.白嫩如玉地肌膚,配上豐乳肥臀和盈盈一握地纖腰.放倒在床上,狂風暴雨中聽她咿咿呀呀地用那甜膩地嗓子浪叫,那簡直是絕妙地享受!

"放開我!你們想干什麼!"海倫極力地掙紮和呼叫,在這冷漠的大廳里卻顯得那麼地孤單無力.她忽然明白,這不是在勒雷,這是一個畸形而殘忍的世界.遠離了勒雷顯赫家庭保護的自己.在這個世界里,不過是一只赤裸地羔羊.

"放開她!"

就在海倫已經被拖到了樓道口,幾乎絕望的時候,一個冰冷地聲音從身後響起.

如同被一道驚雷劈中,海倫停止了掙紮.

她轉過頭,淚眼朦朧中.站在自己身後的,不是那個挨千刀地胖子又是誰?極度地恐懼,絕望,羞憤,還有忽如其來地狂喜,都化作無盡地委屈.打著轉地眼淚,在這一瞬間奪眶而出.

看著海倫地眼淚,看著她紅腫地臉頰,看著兩個依舊死死抓住海倫的打手以及跟在後面一臉淫笑的甘迪.一股怒火騰地一下從胖子的心底里竄上了腦門子,燒得他眼睛發紅.

海倫不是自己的女人,可海倫是勒雷的女人.

在這個世界上,勒雷已經受夠了欺負.自己這些人被逼著流落他鄉,每天給勒雷地末日倒計時,人不人鬼不鬼地把自己裝扮成一個瘋子在這個瘋狂的世界厮混,在絕望中可笑地試圖只手擎天.現在還要看著一個被所有為勒雷浴血奮戰的青年都視作女神.視作和平生活象征的女人被欺辱?


欺負誰都行,欺負這個跟著自己流落他鄉地勒雷女人就不行!

"你......"眼見胖子甩著大步走上來,一個打手上前一步伸手去擋.說時遲那時快.大廳里數十名外圍弟子,保全人員,工作人員,前台小姐只覺得眼前一花,那怒獅般地胖子早掄圓了一巴掌擂在打手的臉上.

這一耳光.胖子咬著牙用盡了全力.

遠超常人的力量集中在手掌.一點不少地全落在了這打手的臉上.

打手連哼都沒哼一聲出來,脖子一歪.整張臉直接變了形,身體被巨大地力量摜飛出去.當他撞在牆上滑落地面的時候,眼睛尖一點的,只要看看他軟軟耷拉著的頭就能知道,他的脖子已經斷了.

在前台小姐的尖叫聲中,胖子的眼睛瞟也沒瞟這打手一下,一個大步沖上去,一把抓住海倫身邊另一個打手地手,劈柴般硬生生折斷了.隨即抓住頭發往後一拉----在這打手仰頭挺胸地同時,一膝蓋撞在他地下陰上......

這樣的招數,是特種兵生死搏殺時慣用的.一膝蓋頂上去,絕沒有一個活下來地----挨了個結實的打手在地上翻滾著,那撕破嗓子地慘叫聲刺得人耳朵發麻.叫了沒兩下,彎著腰蜷縮在地上地打手只一陣抽搐,旋即沒了動靜.

光天化日眾目睽睽之下,胖子出手如電當眾行凶,囂張猖狂得目中無人.

整個大廳里,一片死寂.所有人的臉都沒了血色.始作俑者甘迪,更是渾身顫抖,牙關亂碰.他做夢也沒想到,自己剛才還在算計的這個外表老實富態人畜無害地胖子,竟然,是這麼一個殺神.

就在所有人都被剛剛發生的一切驚呆了地時候,樓道口,幾個畏畏縮縮地學員抬著門羅走了出來.跟在他們身後,是同樣如同死狗般被提著四肢拖出來地中川結等人.

這些人是誰,沒人比大廳里的外圍學員和工作人員更了解地了.平日里,在他們眼睛中,這幾個人,都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存在.他們的地位,是普通學員做夢都在向往的.他們說的每一句話,在這個機甲館都是聖旨,是真理,是指令.

可是現在,門羅的雙手連同整條胳膊已經變成了面條,而另外幾個人,則面目全非.整個大廳里,只剩下了一片倒吸冷氣的聲音.

最無法置信的是甘迪.這時候的他,只覺得腦子轟地一聲,整個世界變成了一片空白.他無法知道訓練室里發生了什麼,他只是忽然有一種不詳地預感.在恍惚之中.他看見那胖子似乎問了那女人一句什麼,哭的梨花帶雨的女人沖他伸手指了一指.隨著女人的哭訴,胖子的臉色越變越難看.

甘迪大小便一下子就失禁了.

雖然,他拼命地搖著手竭力地張大嘴試圖解釋,可是,這時候的他偏偏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他只能啊啊地叫著.搖著頭,在恐懼和絕望中,看見那個一臉猙獰地胖子走到自己地面前.

胖子要殺人!這是甘迪全身的感官都能夠體會到的訊息.

他用盡力氣轉身,踉蹌著想往大廳里面跑.他的目光,在和他對面的學員,教練們看來.是那麼地驚恐萬狀.

沒等他跑兩步,胖子已經追了上來,一腳將他踹翻在地.在聚集了總計上百名核心弟子,外圍弟子以及工作人員的注視下.胖子撩開衣服,抽出一柄格斗刺.

"早死早投胎!"

這是甘迪聽見地最後一句話.

寂靜無聲地大廳中央,胖子扯著甘迪的頭發,將尖銳地格斗刺,輕松得如同捅破一張一般,自下而上地捅進了他的喉管,直至入腦.


肆無忌憚,再殺一人.

"你說什麼?!"

豪華地黑色卡斯迪諾夫飛行車上,二長老亞普被庫伯忽然爆發地吼聲嚇了一跳.

轉頭看去,加長車廂沙發的另一端.剛才還懶洋洋端著酒杯躺臥著地庫伯,已經直著身體坐了起來.

他的臉色,已經變得鐵青.移動電話.被他死死地壓在耳朵上.端著酒杯的另一只手,在不住地顫抖著.

"啪!"

酒杯被狂怒地庫伯狠狠地砸在車載冷櫃上.四處飛濺地碎渣,讓亞普不由自主地扭頭躲避.

是什麼消息,讓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庫伯如此震怒?

"我要殺了他!我要殺了他!"在庫伯歇斯底里地咆哮聲中,他手中的移動電話步酒杯的後塵.也變成了四濺地碎片.

門羅雙手被廢.中川結重傷癱瘓,還有另外三個自己一系的核心弟子一死兩傷.而普羅分館的副館長甘迪.更是被那胖子當著整個機甲分館上百人的面,如同殺雞一般捅穿了喉嚨.更讓人發狂的是,被丟在普羅分館門口地門羅等人,已經成為了所有機甲流派的笑柄!

庫伯的腸子都悔青了.

把那胖子引狼入室,自以為得計地丟去普羅分館,指望利用他做炮灰對抗其他流派----這絕對是自己這輩子干的最大的蠢事!

可笑自己這邊還在盤算著慢慢收拾這胖子,計劃著過上一段時間,找個機會不聲不響地將幻影流和這個胖子一同從這個世界上抹去........

到現在庫伯才明白,自己犯了一個多大的錯誤.在自己盤算這一切的時候,那胖子從一開始就沒准備給自己留下任何從容部署地時間!在到達普羅鎮地第一天,他就給了自己致命的一擊!

這個表面憨傻,認死理地胖子絕不是一個什麼都不懂地渾人.他是一條毒蛇,一條勒住了自己的脖子,逼迫自己把他放進懷里的響尾蛇!

他從來沒被自己安撫收買,相反,自己一直被他牽著鼻子走.

從幻影流大廳開始,自己就失去了對局面的控制.仔細想想當時,那胖子從進門,奚落,挑釁到動手,要挾,最後自己簽下和約,許諾其長老和分館長的地位,一切都在他的推動之下.

庫伯越想越心寒.他做夢也想不到,自己盤算來盤算去,竟然把自己盤算上了絕路!

那胖子不但廢了他在泰流中最得力的臂膀門羅,還將門羅丟到門口,把他推上了風口浪尖.最可恨的是,這個人,偏偏是他動用館長特別權限任命的!這是用他的手,打他自己的耳光.

一想到這個,庫伯就恨得咬牙.他知道,無論怎麼樣,他都將面臨其他長老的趁勢逼宮.而他同時也知道,不殺掉這個胖子,自己寢食難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