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六十五章 混入泰流

走罷."簽了合約,庫伯沒有絲毫停留,領著一幫疼得冷汗淋漓地手下,轉身出了獅鷲騎士格斗館的大門.

直到泰流眾人都離開了,整個格斗館大廳靜下來的時候,幻影流的所有成員都還懷疑這是自己做的一個夢.

一個小時之前,大伙兒還被籠罩在愁云慘霧之中,為幻影流即將面臨的劫難憂心忡忡.還在為庫伯的侮辱而憤怒且無可奈何.可是沒想到,路回徑轉,事情就這麼奇跡般地解決了.

惡人還需惡人磨.那個萬惡得有點混蛋地胖子,實在是庫伯的克星.

向來橫行跋扈的庫伯落在那胖子的手里,算是倒了血黴了.要這裸照真的一拍,庫伯可算把臉丟到姥姥家了.

不過那樣的話,幻影流也討不了好——就庫伯睚眦必報的性格,隨之而來地,必然是一場腥風血雨地報複.而殺了他,這樣的報複則來得更猛烈,在泰流里,心狠手辣的可不止庫伯一個人.

現在的結局,對幻影流來說,無異于喜從天降絕處逢生.不但取消了挑戰,而且還能拿回被搶去的家當.等到斯蒂爾曼公開歸還東西並道歉的時候,大伙兒甚至能夠想象其他流派是多麼的震驚.

要知道,取消決斗,歸還物品並道歉,擺明了是泰流服軟.對于不知道內情的人來說,這樣的結局無疑是匪夷所思.這麼多年來,和泰流硬碰硬的較量中,可沒有人能取得這樣的戰績.

幻影流究竟有什麼東西讓泰流投鼠忌器,這個流派還有什麼實力隱藏在暗處?在這樣的猜測中,幻影流的名聲不但無礙,甚至比以前更響亮!

而這一切,都是拜那個徒手格斗厲害得讓人目瞪口呆地胖子所賜.毫無疑問,他是整個幻影流的恩人.

這個胖子到底是誰?

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了科茲莫的身上.

剛才,那胖子最後屁顛屁顛離開之前.沖科茲莫點頭的動作,大伙兒可看得明明白白.

科茲莫還在看著空蕩蕩地大門發呆.

心中的喜悅和如釋重負地情緒來回翻騰,胸口仿佛要炸開一般.

自己.不再是幻影流的罪人.

拼命和這個人扯上關系.或許是自己這一輩子做的最正確地一件事.

"科茲莫......你認識他麼?"

"父親......"回過神來地科茲莫看著老史密斯詢問地眼神.眼眶忽然間有些泛紅.這些日子以來,他背負地自責和壓力實在太沉重了.

而現在,他終于可以重新面對自己父親地目光.

走到老史密斯面前,科茲莫輕輕道:"這位,就是兒子在勒雷聯邦要找的那個人,他就是田行健."

"是他?"老史密斯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確定,真的是他?"

"我確定!"科茲莫的語氣異常堅定:"我絕不會忘記他的樣子.以前不會,以後也不會!"

"原來是他......"老史密斯呆立半晌,想想剛剛發生的一切.想想胖子模仿自己的聲音之後.遞過來的那個眼神,不禁紅光滿面地用力拍了拍科茲莫地肩膀:"兒子,走,陪我喝酒去!"

***********************************

"這酒好喝,再給我來兩杯!"在幻境夜總會包廂里.胖子坐極其奢華地克那倫獨角牛皮制作地沙發上.一左一右地摟著一清純一火辣兩個美女,笑得眼睛都沒了.

此刻.他所在地包廂里已經坐滿了人.除了身邊的庫伯以外,還有他叫來的四位泰流長老和幾個陸續到來的分館館長.每一個泰流頭領的地身邊,都有兩個漂亮女人作陪,而那些衣著暴露地女招待,則扭胯晃乳地穿梭往來,不停地送著酒.

人一多,氣氛就熱鬧起來.聽著音樂,看著庫伯摟著女人,揮舞著手里的雪茄談笑風生,胖子不禁咂了咂嘴.說實話,他都有些佩服庫伯了.

眼前地這些長老,分館館長們,沒一個知道庫伯之前栽了多大一個跟斗——在走出獅鷲騎士格斗館的第一時間,庫伯就已經下達了封口令.現在,那些被胖子打死打傷的手下,都躺在他們應該躺的地方.

死人不會說話,而那些活人,則緊緊地閉上嘴.他們什麼都不敢說.事實上,沒人知道他們在哪里,知道的人也絕不敢問他們究竟發生了什麼.

庫伯在這方面,可以稱得上滴水不漏.不過,這不是胖子最佩服他的地方,真正讓胖子覺得佩服的是,在走出機甲館的那一刻起,庫伯似乎已經忘記了所有的不愉快.

一路上,胖子自己固然努力恬不知恥地忘了剛才的所作所為,庫伯也滿面笑容春風,渾然不把先前受辱當一回事.

胖子不得不承認,光是從這方面來看,庫伯就稱得上梟雄兩個字.

這個人陰沉狠辣的面相,一旦笑起來,有一種特別的感染力.而他能在受辱的情況下放下一切負面情緒,當作什麼也沒發生過一般,在胖子面前迅速恢複從容沉穩,反過來盛情款待籠絡,的確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

如果不是早從巴巴羅薩.海雷丁的口中知道,眼前這個豪爽的泰流宗主實際上是一條斑斕毒蛇.如果不是早詳細地了解過這個人的行為性格,胖子還真覺得庫伯的脾性對自己的胃口.

認真說

由世界規則使然,這里沒有幾個人是好人.就連老人物,也不是什麼慈善家.在這里,不是別人吃你,就是你吃別人.沒點心狠手辣剛絕果斷,在這里是混不下去的.

不過,凡事都有規則.就連弱肉強食的叢林世界,也有規則.處于金字塔頂端的猛獸,吃飽喝足最應該做的,就是撒尿劃地盤交配曬太陽.如果一昧惡捕濫殺,對誰都沒有好處.

而庫伯,就是自由世界的一個另類.

在這片叢林中.泰流就如同一群從小失去父母,在流浪中長大的雄獅.他們不遵守規則,凶殘狠辣且貪得無厭.他們的存在無時無刻都在破壞叢林中的默契與平衡.他們對整個自由世界來說.都是一種威脅.

如果你是一只和他們共處一片叢林的雄獅.你必須睡覺都睜開一只眼睛.否則.不知道哪一天,這群流浪地獅子,就會把你撕成碎片,占領你的地盤和母獅群,咬死你的獅群里所有地小獅子.

他們不光凶殘,而且狡猾.

在沒有十足把握之前,他們只會在你地領地邊緣游走.每天,搖晃著朊髒發臭地鬃毛,閃爍著陰狠地目光遠遠地盯著你.等待你的疏忽.

你要面對的.不光是這一群凶暴的殘忍的雄獅,還有他們糾集在一起的那些貪婪地鬣狗豺狼以及各種各樣卑鄙無恥的手段.

庫伯,就是這群破壞規則的獅群中,最狡猾殘忍的一只.

凡是和他扯上干系地,無論是仇人還是朋友.總有一天.會被他生吞活剝.

無數曾經和泰流合作地勢力最後灰飛湮滅家破人亡的結局,早已經證明了這一點.唯一的保全方式.就是加入泰流,獻上自己的一切,然後同流合汙,把矛頭對准其他的獵物.

這樣地泰流,顯然是招人嫉恨地.可是,因為他們的強大,也因為人性地丑惡,目前的泰流不但沒有被群起而攻之,相反,他們已經成為了自由世界規則的制定者之一.

這種越來越殘酷的規則,已經讓許多無法適應的人連活下去的勇氣都沒有了.

禍害這樣的人,胖子一點心理負擔都沒有.庫伯越狠毒,泰流越囂張越猖狂,對他就越有利.

要知道,在自由世界,還有很多人盯著泰流.在泰流之上,還有絕殺和破山流,還有無數隨時可能對機甲流派格局產生破壞性影響的各種勢力.

制造混亂才好渾水摸魚,泰流,無疑是一個最好靶子.

胖子一邊頂著褲襠沖身旁的小姐上下其手丑態畢露,一邊在心里盤算著.

從庫伯下達封口令的情況來看,恐怕他不光是為了遮丑.維護他的權威,才是他最重要的目的.

結合泰流的資料可以想象,在這群好勇斗狠的流浪獅群里面,也有著種種看不見的矛盾.只不過這種矛盾,在泰流的急劇擴張和庫伯的強力統治下被掩蓋了,一旦有一天,泰流遭受了重大打擊,這種矛盾就會冒出來.

自己現在需要搞清楚的是,這種每一個組織都會有的矛盾,在泰流中到底有多大的隱患.

"來,我先介紹一下."

庫伯的聲音,打斷了胖子的盤算.

"這位,是郭兄弟."庫伯一手端著紅酒,一手親熱地拍了拍胖子的肩膀,對包廂里安靜下來的眾人道:"從今天起,郭兄弟就是咱們泰流第十一位長老,也是普羅鎮分館的館長了."

"十一長老?"

"普羅鎮分館的館長?"

庫伯的話,立即引起了一陣騷動.圍坐在沙發上的眾人紛紛驚訝地拿眼去看眼前這個他們一進門就發現坐在庫伯身旁的胖子.

沒什麼特別的啊,這樣的胖子,怎麼看都是個白白胖胖的窩囊廢,那些抽一巴掌會哭好幾天,嚇一下會哆嗦掉幾斤肉的商人里,倒很有幾個是這幅德行——他也能當長老,當普羅鎮分館的館長?

庫伯一口干了杯子里的酒,笑道:"雖然說我們這位新長老對機甲還不怎麼熟悉,不過,就徒手格斗來說,他絕對是咱們泰流的第一高手!"

"第一高手?"

幾位長老和分館館長面面相覷,眼神更加迷惑.若說這胖子有別的本事,他們還相信,要說他是泰流中徒手格斗的第一高手,這不是笑話麼?

泰流是什麼?是惡狼群!這里面,從黑市擂台上活著走下來的拳手,百戰余生的雇傭軍,縱橫星際的海盜,乃至家學淵源的搏擊世家高手簡直不計其數.在泰流,機甲操控敢選第一,徒手格斗,這第一恐怕還選不出來!

這一身肥肉一臉憨厚地水胖子,會是泰流的第一高手?

"兄弟大名是....."三長老桑基探身跟胖子握了握手,問道.

"小弟單名一個靖字......"胖子笑眯眯地握住桑基的手:"郭靖."

化名的時候,胖子原本想說自己叫田伯光來著.

可是仔細想想,老田淫是夠淫,可淫到最後卻把那活兒給弄丟了,下場未免不太喜慶,兆頭不好.再說淫賊祖師爺的名諱,輕易也借用不得.

而傳說中的一代大俠郭靖為人俠肝義膽正直忠厚,是天下一等一的憨厚老實人,可不就是說的自己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