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六十四章 當個長老

欺負人了.庫伯只氣得手腳發冷.

他並沒有意識到,平日里,泰流一幫人這樣干的事情也不少,別的不說,就說現在他養在臨海別墅里的那個小明星,當初也是手下的人威逼利誘,打砸搶恐嚇家人,逼賭放債最後逼上了絕路最後才得手的.

他也沒有意識到,在此之前,他其實一直覺得這樣的事情很爽——看著那小明星屈辱地在自己身下迎合,他一邊聳動一邊放聲大笑.那時候,他的感覺是那麼地興奮.

現在的庫伯只是覺得,這胖子欺人太甚.

"你怎麼能這樣……"庫伯幾乎咬碎了牙齒:"你不是都答應了麼,錢也收了……"

"那不是你補償我的麼?"胖子一臉驚奇.

"是啊,我都補償你了,為什麼你還這樣?"庫伯努力平息自己不斷上湧的不平之氣,試圖讓胖子明白那兩千萬的用處.

"你們剛才想殺我,這錢用來補償你們的錯誤,這沒錯吧?"胖子習慣性地裝蒜:"錢我是收了,可你沒說這錢給了就不用拍裸照啊."

"要拍裸照我還給什麼錢?"庫伯有些抓狂.

"我怎麼知道?"胖子撓了撓腦袋,好像也覺得有些奇怪:"我當時就覺得你挺傻的."

庫伯瞪著胖子,被胖子回瞪一眼,意識到自己的處境,趕緊收回目光,深呼吸一口道:"兄弟你該明白,我能給的都給了,就是不願意拍這裸照.現在,你收了錢我又許了你長老的位置,咱們可是一家人,你這麼做.不合適吧?"

"可你沒說你不拍裸照啊!"胖子梗著脖子直嚷嚷.裝傻充愣胡攪蠻纏.本就是他的拿手絕活兒.

庫伯死的心都有了,他這才算見識了什麼叫秀才遇見兵,冤枉得腦子發暈.

"你沒說你不拍裸照!"胖子還在叫.臉都漲紅了.一副拎不清的樣子.

這道理,是講不明白了.

一臉鐵青地庫伯也不敢再跟這粗脖子直喘氣地渾人夾纏不清.怕他再犯什麼病.當下轉頭看著老史密斯道:"史密斯館長,這可是你地地盤,今天的事兒,你不說句話?"

老史密斯一愣,沒想到庫伯竟然找上了自己,不禁失笑道:"地方雖然是我的,可這人不是咱們幻影流地.事情嘛,是庫伯宗主你自己惹出來的,你讓我說什麼?"

庫伯利誘胖子失利.對自己向來看不上眼地幻影流,很自然地選擇了威逼.發狠道:"我要是在這里出了事兒,你覺得你們獅鷲騎士館脫得了干系麼?到時候,我們立刻就是你死我活的局面."

"難道,我們兩家現在就不是你死我活的局面麼?"老史密斯微微一笑,一臉的云淡風輕.

庫伯一窒,這才反應過來.兩天後地機甲格斗挑戰,可是老史密斯自己提出來的.老家伙存了死志要保下一個名聲,早都豁出去了,這時候威脅還起什麼作用?

雖然有些羞惱.不過庫伯本是個拿得起放得下的人.目光陰沉閃爍地沉默片刻.旋即拿定了主意.

"史密斯館長,如果你能擺平這件事,作為回報......"庫伯道:"我可以和你聯合宣布取消這場魔王級擂台.並且,我讓斯蒂爾曼給你道個歉.把搶你們的東西原封不動地送回來.從此往後.咱們井水不犯河水."

幻影流眾人面面相覷.不得不說.庫伯開出來地條件.足夠讓在場的所有幻影流成員怦然心動.

兩天後的挑戰賽,幾乎可以肯定就是老史密斯地死期.此刻峰回路轉,幻影流不但可免去用老史密斯一條命來保名的悲劇,還能拿回屬于自己的家底.

更重要的是,斯蒂爾曼公開道歉.幻影流的名聲不但無礙反而會因此水漲船高.而庫伯最後井水不犯河水的保證.也免去了幻影流眾人對泰流事後報複的擔憂.

一時間,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在了那胖子身上.

戰爭.還是和平?

田行健地眼睛咕嚕嚕轉個不停.

今天來這里之前,他斷然沒有想到會遇上泰流宗主庫伯,更沒有想到,自己會這麼快和自己走進自由世界的第一只攔路虎發生沖突.

從加查林回了勒雷聯邦,再輾轉到占據紅胡子海盜基地.這些日子以來,胖子一直在思考在這個時代,自己到底該做些什麼,怎麼做.

他從來不認為自己是什麼英雄,更不可能是什麼救世主.在人類社會遼闊的星際版圖上,一個人的力量有多大他很清楚.即便是索伯爾和黑斯廷斯,他們也分別受制于比納爾特皇室和斐揚共和國總統.

胖子一直覺得自己是被稀里糊塗卷入這場戰爭地.光靠逃,自己是逃不了地.這場戰爭,已經波及到了整個人類社會,無論你在哪里,戰火,總會燒到你或者你地親人面前.

所以,一直以來,他都努力地克服自己的心理障礙,試圖在這場戰爭中發揮一點作用.

可是,隨著戰爭的持續,胖子越來越覺得自己就像一個已經紅了眼的賭徒.在這場被迫參與地賭局中,拿著生活和親人做賭注,一次又一次地被迫下注,卻永遠也看不到賭局地結束.

眼看著勒雷所面臨地局勢越來越危險,眼看著這場戰爭還在各國大鱷地撕咬中遙遙無期,最終,他在電梯里下了決心,走一條不一樣地路.

胖子明白,自己不能繼續困在勒雷這條船上.這條船,已經在敵人的圍攻下千瘡百孔.

想要拯救這條船,唯一的出路,就是另外找一條船,一條足以把勒雷脫到岸邊的船.

如果說查克納是勒雷聯邦最高統帥部公認的唯一指望,那麼,自由世界就是胖子選定地救生

電梯里的推演,胖子一直貼身收藏著.這已經是他能抓住的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了——半年之內.只要能夠在自由世界集聚一定地力量,大規模騷擾和打擊蘇斯和傑彭艦隊的補給線,襲擊運兵船,勒雷就有可能挺過一年.

現代戰爭.在勒雷狹小的星域里,已經沒有了轉的余地.敵我雙方都在硬碰硬地爭奪每一個星球,每一個城市.而遼闊無垠地自由世界和公共星域,卻是游擊戰的天堂.

只要堅持一年,或許就能等到博斯威爾研究的突破,等到查克納的救援,等到局勢向好的方面變化,甚至等到一顆火星落在卡爾斯頓星河!

可是,每每計算自己手里的實力.胖子就愁得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

現在手上掌握的,只有【伯藍玫瑰】號上六百多名戰士,紅胡子海盜團選拔出來的六七百海盜.

一艘剛改裝的分體式巡洋艦還只是驅逐艦配備,另外幾艘武裝商船和掠奪艦,也只是民用裝備.再加上一個海盜基地和數百名後勤人員,當海盜是夠了,要跟正規艦隊叫板,那就是找死.

而在自由世界,擁有更大規模艦隊,更多人員.更強大私人武裝機甲團地海盜,雇傭軍,巨型企業和財閥比比皆是.要想把這些人捏合在一起綁到自己的船上,別說半年,一輩子都嫌不夠.

自己唯一可以依仗的.是自己還躲在暗處.沒有人知道現在的紅胡子海盜團擁有什麼樣的爪牙.

必須在整個自由世界的勢力重新洗牌之前閃電般地站上制高點.否則,等到自由世界的秩序被打破,等到大量的軍用武器艦艇湧入這片星域,那些背後有著各種背景的勢力,自己恐怕一個也啃不下來.

胖子直勾勾地盯著庫伯.火熱地眼神.只看得庫伯背心冷汗直冒.

對胖子來說,眼前的泰流.倒是一大補品.在原來地計劃中,利用泰流和幻影流之間的賭約,利用自由世界的規則和其他幾大流派和勢力的制衡,一口吃掉泰流,自己就能操控紅胡子海盜團和幻影流兩大勢力強力踏足自由世界.

可是,這也是標准地弄險.後遺症很明顯.且不說泰流勢力盤根錯節,一口吞下會不會鬧得消化不良.單說一旁虎視眈眈地其他流派和勢力,就夠成為眾矢之的的自己提心吊膽的了.

而此刻,庫伯提出來的條件,顯然給了自己另外一個更好地機會.

既然他開口讓步,自己不但可以順水推舟成了幻影流地救星,回過頭來,還成了泰流的長老.

只要干掉惡魔之眼海盜團,在賭局上撈一票,暗地里,就可以以幻影流和紅胡子海盜團為基礎,發展一里一外兩大勢力.自己則隱身于泰流挑撥離間,怎麼看,都是個左右逢源地好局面.

一想到自己以泰流長老的身份四處煽風點火為非作歹,胖子就激動不已.

壞事自己干,黑鍋別人背,這樣的好事兒哪里找去?

"這為小兄弟......"老史密斯終究受不了保全幻影流的誘惑,走到胖子面前,躊躇著,欲言又止.

"干嘛?"胖子一臉的戒備,仿佛對面老頭要搶自己的糖一般.旁移一步,不聲不響地將庫伯擋在身後.

"我想向您求個人情......"老史密斯老臉一紅,明知道自己連眼前這胖子姓什麼叫什麼都不知道,開口討人情,未免交淺言深.

正猶豫間,卻聽自己的聲音響起:"要不這樣,我找個美女代替庫伯宗主,讓你拍裸照,你想怎麼拍就怎麼拍."

老頭一愣,聲音是自己的,可是說話卻不是自己.抬起頭,卻見面前的胖子正背著庫伯沖自己擠眉弄眼.

"真的?"胖子變回了聲音,一副將信將疑地樣子.

"真的!"老頭趕緊道.

"早說嘛!"胖子回頭拍了拍庫伯的肩膀道:"你瞧這老頭多懂事,有美女拍,我拍男人干什麼....."轉頭又問史密斯:"除了拍照,可以干別的麼?脫都脫了,光拍照其實也挺浪費的...."

庫伯只覺得喉頭一甜,差點一口血噴出來.早知道這渾胖子願意用女人代替自己,自己還答應幻影流這麼多條件干什麼?

"不過......"胖子皺了皺眉頭.

庫伯心里一緊,說實話,他現在對這胖子已經有了心理障礙了.這個混蛋,又不過什麼?

"剛才聽你們的話,比賽取消了,那這格斗館的分館長,我不是沒戲了?光當個長老有什麼意思!"胖子一臉地不樂意.

庫伯心里簡直是百味雜陳,這種不要臉的胖子,全宇宙也找不出第二個來!不過,此刻可不是糾纏的時候,當即爽快地道:"這你放心,我答應的事,就一定做到.從今天起,你就是我們泰流第十一長老兼普羅鎮分館的館長了!"

雖然受了些折磨羞辱,對胖子恨得咬牙切齒,不過,庫伯一向很懂得控制自己的情緒.

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再說什麼也沒用.現在需要的,就是走出這道大門,以後算賬的時間多的很!

況且,這胖子既然這麼能打,放到三教九流云集,四戰之地,黑拳之鄉的普羅鎮,未必不是一招好棋.

"那好吧."

隨著胖子勉強的答應.早有一位幻影流長老將一份帶影像資料的電子合約,遞到了庫伯的手上.

.

.

.差點寫進死胡同,想了很久才繞出來.後面的思路很清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