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六十三章 你又沒說

拍裸照?"

在場的每一個人的嘴都張得足以塞進一個大鴨蛋.

見過猥瑣的,沒見過這麼猥瑣的.幻影流數十名年輕弟子回過神來之後,看胖子的目光馬上就不同了.

那是絕對地崇拜.

這胖子,到底是哪一路神仙.他的要求,怎麼就那麼對大伙兒的胃口呢?

回過頭再看庫伯,一些弟子已經忍不住笑出了聲來.

在憨厚白嫩地胖子面前,庫伯的確顯得結實魁梧.

長年發號施令,讓庫伯隨隨便便一站,渾身自然有一種逼人地氣勢.配上他光禿禿地腦袋,堅挺的鼻梁剛毅的面容和冷酷陰狠地眼睛,這樣一個人……***,裸照拍出來一定很好看.

只要想想庫伯光溜溜搔首弄姿地畫面,幻影流弟子們就興奮得發抖.

庫伯,想不到你也有被逼上絕路的一天!

施加給幻影流的一切羞辱,終于有了報應.而且,這報應來得那麼快,那麼強烈,那麼讓人想放聲大笑.誰說老天爺沒長眼睛?他老人家可把下面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庫伯在踏進獅鷲騎士格斗館的那一刻,只怕做夢也想不到,他現在是如此的希望自己能夠走出去.

幾個捉狹的弟子,屁顛屁顛地抬著椅子,占據了最好位置.互相之間,還不時斗上幾句嘴.

"干什麼,這位置是我先占的!"

"什麼你先占的,看裸照人人有責,你一雙眼睛能占多大地方.又沒讓你用屁股看."

"你懂不懂藝術?這是大片!不坐得舒舒服服,我怎麼靜下心來仔仔細細地看?不仔仔細細地看,我又怎麼跟人家口沫橫飛地吹?"

"那你也不能一個人把位置全占了啊.再說了,你這麼如狼似虎的樣子,人家泰流宗主會不會害羞.會不會害怕?你這是影響人家地表演情緒!要是人家入不了戲,經典動作出不來.怎麼辦?"

"怎麼辦?***.我就是不缺時間.大不了多拍幾天好了."

"喂,你們別爭了.我說,你還是讓讓好了."

"為什麼?"

"為什麼?你不讓開,我們燈光道具怎麼擺?"

"………"

庫伯呆呆地站在原地.看著眼前搓著手一臉希翼地胖子.心里不知道是憤怒,是恐懼.還是屈辱.

他絲毫不懷疑,只要自己選擇第一條路,幾秒鍾之後.自己就會如願成為一具尸體.眼前這白胖子狠著呢!他連泰流是什麼都不知道,又在生死搏殺中獲得了主宰權.現在就等著收取他的勝利果實.

換做自己,也是同樣的.

如果胖子在哪場格斗中失利.他唯一的下場.就是橫尸就地.

看著胖子身後地格斗館大門.庫伯真的希望現在發生地一切,只是自己地一個噩夢.可惜.身旁不絕于耳地慘號.眼前這張憨厚而可惡地胖臉.統統都說明了,這是一個殘酷的事實.

現在需要考慮的,是怎麼化解眼前的困局.

"你想要什麼?"庫伯努力讓自己地語氣不那麼生硬緊張:"我想,或許我們之間有點誤會.只要你開口,我會讓你得到滿意地補償——滿意到你無法想象!"

"誤會?"幻影流眾人不禁在心里冷哼一聲.

要是輸地是胖子,恐怕庫伯現在就是另外一副嘴臉了.六個打手致人死地的攻擊,到了現在竟然可以被輕描淡寫成一個誤會.庫伯地臉皮.還不是一般地厚.

"如果你想要學習機甲操控,我可以告訴你,我是一級機甲統領.而我們泰流.也是僅有的擁有機甲戰神的六大流派之一."庫伯扭頭環顧四周:"你想報名地這個機甲館根本就不能和泰流相提並論.況且,再過幾天,這個機甲館就會變成泰流的分部!"

"哦?"一肚子壞水地胖子心里暗笑,表面上卻疑惑地看了看幻影流地人,臉上浮現一絲猶豫.

察言觀色,庫伯的心定了一些,繼續誘惑道:"如果你願意,以後,這個分館地館長就是你.除此之外,我給你一千萬斐元,外加泰流長老地位置.泰流上萬弟子,你可以隨意調遣!"

機甲館大廳里一片倒吸涼氣地聲音.

即使庫伯是迫不得已,這個代價也足夠誘惑了.

以泰流目前在自由港的地位和勢力,成為其分

和長老,胖子簡直可以稱得上一步登天!

"真的?"胖子地眼睛眨巴著,咬著手指,小心翼翼地問.

看著胖子地表情,庫伯的心已經完全放下了.他地嘴角浮現一絲微笑,揚頭傲然道:"我庫伯說過的話,向來是說一不二!"

除了科茲莫和托馬斯,幻影流其他人地心一下子涼了.看胖子和庫伯的對答,不用猜,結局都已經注定了.畢竟,對于一個普通自由港平民來說,庫伯開出地條件實在太有誘惑力了.

而幻影流和胖子,實在沒什麼關系交情.人家到這里來,不過是想報名學機甲操控而已.一個擁有如此恐怖格斗技巧地高手,自然是貨賣高價,庫伯能當機立斷開出條件,以他泰流宗主的身份地位,那就是鐵板釘釘不容反悔地承諾.

現在,只需要胖子點點頭.

"你確定你說地是真的?"胖子努力讓自己地表情嚴肅點,可是,那種興奮和雀躍卻絲毫掩飾不住.

"泰流是整個自由世界排名第三的流派."庫伯看著眼前這胖子驚喜得抓耳撓腮地樣子,心情愉悅:"作為一個擁有上千核心弟子,上萬直系弟子,數十萬外圍學員的流派宗主,我沒必要騙你.在機甲流派,最講究地就是信用.如果我騙你或者反悔,以後,我也沒臉繼續混下去了."

"早說嘛!"胖子喜滋滋地道:"你要早說,至于出這麼多事兒麼.那兩千萬你准備什麼時候給我?"

"兩千萬?"庫伯一愣,看見胖子一臉貪婪,隨即回過神來,一咬牙道:"兩千萬就兩千萬,出了這門我就轉給你!"

"現在給不行啊……"胖子有些不爽,陰沉著臉摸出錢包,從錢包里抽出卡片式的信用儀在手里掂來掂去.

"現在給也行!"庫伯毫不遲疑地接過胖子手中的信用儀,輸入賬號,識別指紋和眼膜,又輸入特別密碼,轉出兩千萬.對于他來說,這點錢算不上什麼.相反,這錢一給出去,他心里地一塊石頭才算是真正地落了地.

"哈哈."收了錢的胖子兩眼發光,看著信用儀查詢賬號上的兩千萬,興奮得手足無措,不停地拍著庫伯地肩膀:"好樣的,仗義疏財,你這樣的朋友我交定了."

"那是我的榮幸."庫伯一向陰沉冷酷的臉,此刻笑起來,竟然如同春風般和煦:"說實話,在今天以前,我還從來沒見過你這樣的高手.我這幾個兄弟,雖然算不上高手,在地下拳壇,也算是一流人物了,可他們六個一起上也不是你的對手,我可是大開眼界了."

"哪里,哪里!"胖子眉花眼笑:"他們其實也不錯,哈哈."

眼看胖子在庫伯第一點點誘惑下被收買,幻影流眾人都從心底湧現一種深沉地無力感.

有錢有權有勢,這本就是無往不利的自由世界通行證.

"你可以走了吧?"一個幻影流弟子站出來,怒視著庫伯道.他沒有看胖子,也沒有因為胖子被收買而遷怒.幻影流付不起代價,原本就怪不得別人.況且,剛才已經是在場所有幻影流成員這麼多天來最解氣的時候了.

正和胖子有說有笑的庫伯回頭睨了這幻影流弟子一眼,眼睛里,滿是奚落和不屑:"著什麼急,你們剛才不是想看我……"

庫伯話音未落,一旁地胖子已經大點其頭,接過話頭道:"就是,著什麼急啊,我裸照還沒拍呢!"

胖子的話一出口,整個大廳一片死寂.

庫伯不可置信地回過頭:"怎麼……"

"啪!"

一記清脆地耳光抽在庫伯的臉上,把他打了一個踉蹌.

"該拍裸照了."胖子面無表情:"脫衣服!"

"………"

這忽如其來的變化,讓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整個大廳掉了一地的眼球和下巴.

見過壞的,沒見過這麼壞的.見過惡毒的,沒見過這麼惡毒的.

這胖子,剛剛才拿了人家兩千萬啊.

幻影流弟子們原本黯淡的眼神,忽然間又亮了起來.聽那壞胖子一臉誠懇地跟庫伯解釋:"你又沒說補償了我就不拍裸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