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六十二章 脫衣服

子的聲音,在寂靜空曠的格斗館大廳里顯得異常清晰

庫伯的臉上一陣青一陣白.手機站zuilu光禿禿的額頭上,青筋暴跳.凶狠地眼睛,在這一瞬間滿布血絲.

從來沒有人敢這樣侮辱他,從來沒有!

在他成為一級機甲統領接任泰流之後,就沒有人敢在他的面前有絲毫的不敬.更別說如此的奇恥大辱.

庫伯一直認為,在這個弱肉強食適者生存的世界,自己,和自己領導的泰流,就是站在食物鏈頂端的獅群!當一群強大暴戾的雄獅聚集在一起的時候,任何猛獸,都只能遠遠的避開.

而那些處于食物鏈下端的普通人,庫伯從來不把他們當作對手——那只是食物.

可以隨意攻擊,撕咬,吞噬的食物!

在飽餐之後,或許,還可以用來玩弄一下.

一切都是天經地義的.

這原本就是殘酷的叢林法則.所有的仁慈和憐憫,都是一種愚蠢.這是一個殘暴的世界,只有淋漓的鮮血,才是一切問題的答案.

可是現在,殘暴而強大的獅子,被一只白胖的肉豬,輕蔑地在臉上灑了泡尿!

這種被藐視,被奚落的感覺,讓庫伯發瘋.隨之而來的,是一股伴隨著血液直沖頭頂地怒火.

"哈哈哈!"

已經七竅生煙地庫伯怒極反笑.沖胖子狠狠翹起大拇指:"好好,真不愧是英雄出少年,你有種!……"

庫伯的笑聲響起的時候,包括老史密斯在內.所有幻影流的人臉色都變了.科茲莫和托馬斯更是情不自禁地跨上一步.

誰都知道,庫伯已經發怒了.無數地傳說描繪中,這個泰流宗主,就是這樣在笑聲中把一個個對手送進地獄的.

看看場中,庫伯的牙齒已經咬得咔咔作響.他陰冷地目光已經判定了眼前這個胖子的死刑.

"可惜.你想不到你會……"

庫伯帶著一股凜冽殺氣的聲音忽然間嘎然而止.

在眾目睽睽之下,那胖子不耐煩地一巴掌撥開庫伯.一邊往里走,一邊一臉厭惡地嘀嘀咕咕:"最煩這種裝逼地.手機站zuilu還真拿自己當個人物了……挨了罵還笑,還英雄出少年,呸.傻逼."

沒有人敢相信自己地眼睛和耳朵.

如果說剛才胖子對庫伯的奚落讓大家無比震驚地話,現在.所有人都已經傻掉了.就連被推得一個踉蹌的庫伯,也直著眼睛發愣.

這胖子地嘴是什麼做的?太刻薄了!

庫伯呆呆地站著,看著那胖子鼻孔朝天地從自己身旁走過.

一片死寂.

"殺了他!"庫伯的臉上肌肉不住地抽搐著,爆發出一聲歇斯底里地狂吼:"給我殺了他!殺了她!"

在大廳回蕩地怒吼聲中.六個打手閃電般地向胖子撲去,就連泰流的機士也沖了上去.雖然不擅長徒手格斗.可是,在這樣地情況下他們只能沖上去.庫伯赤紅地眼睛.讓他們沒有辦法在站在原地看熱鬧.

"住手!"老史密斯大吼一聲.他不能眼看著一個來報名的青年就這麼慘死在自己面前.

幻影流的弟子們也騷動起來,他們紛紛往上湧.這里,還是獅鷲騎士格斗館,他們不能看著那個讓他們痛快無比的胖子倒在他們面前……那胖子地話,就是所有幻影流弟子想說而沒敢說的心聲.

咆哮聲.喧囂聲,呵斥聲,叫停聲已經混雜在一起.沒有人理會老史密斯地制止.跑在最前面的一名泰流打手在地上猛然一蹬.身子騰空而起,一記穿云腿直踹胖子心口.

這是這名打手最得意地一招.作為一名地下黑拳出身地打手,他在腿上花的功夫,是普通人無法想象的.

踢沙袋,踢木樁乃至踢石頭.他的雙腿早已經如同鐵棍一般堅硬.這一腳一旦被踢實了,踢十個死十個,斷無活命的道理.在以前地無數次戰斗中,被踢正部位的對手,只有一個下場,那就是口吐鮮血倒地身亡!

沒有絲毫猶豫,泰流的人已經痛下殺手.

在自由世界,死一個普通人,絕對不是什麼大不了地事情.對心狠手辣地泰流來說,殺這樣一個胖子,就如同殺一只狗那麼簡單!

打手的腳已經到了胖子的面前.手機站zuilu眼見胖子就要被這一腳踢個透心涼,幻影流的弟子們都發出一聲驚呼.

石火電光間,胖子忽然伸出了手.

他就像一只巨大的狗熊,揮舞著自己的爪子.凌空飛踢的打手被他閃電般抓住了腿……一拖,一抖,反身一掄.那可憐的打手,就如同一條破麻袋,被胖子掄起來舞了個大風車,狠狠砸在地上.

一下……兩下……三下.

所有人都被眼前發生的一切驚呆了

"***,想殺我!老子摔死你!"在胖子咬牙切齒地罵聲中,每聽到一聲肉體和地面碰撞所發出的巨響.大伙兒就情不自禁地打上一個哆嗦.

當胖子停下手的時候,那被他捏著腿倒提在手里的打手,上身軟綿綿地躺在地上,身上的骨頭不知道已經碎了多少根,直直碰在大理石地板上的腦袋已經凹了一大塊,口泛血沫,全身不住地抽搐,眼見是不活了.

"上帝!"

在幻影流一干人的驚呼聲中,大廳中央,剛才還一臉膽怯小心翼翼地胖子,已經如同狂風般卷入了泰流洶湧而上的人群里.整個大廳隨

狂飆突進,頓時陷入了一片狂亂.

眾人的驚呼回音未落,那白白胖胖的身影,已經閃電般迎上了第二個撲上來地打手.面對打手重炮般地拳頭.他竟然一聲不吭,悍然一拳頭對了上去.

兩個拳頭在空中的撞擊,如同悶雷扯爆了空氣.隨著一聲巨響和一聲淒厲地慘叫,那打手如同岩石般粗壯堅硬地胳膊.忽然變成了一個爆裂地氣球——整條胳膊寸寸而斷.軟軟地耷拉著.斷裂地骨頭甚至刺穿了肌肉折露在外.

不管這打手如何慘號,胖子一轉身.一個旋風腿.狠狠掃在第三個打手的身上.對手的整個身體,就如同被一把破空而來地戰斧砍了一斧.護在身側地胳膊.完全沒有任何作用,如同一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