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六十章 奧黛麗的身材

點完庫房,奧黛麗疲憊地在椅子上坐下來,輕輕揉著小腿.

小腿上的酸痛,讓奧黛麗微微別了下眉頭.咬著粉光瑩瑩地嘴唇,她有些氣惱自己,也不知道是被什麼迷了心竅,自己竟然跟著死胖子在這個孤寂地海盜基地里窮折騰.

奧黛麗號,已經停在港口很長時間了.船員們也融入了這個新團體的生活中.走私的日子,距離現在的自己,是那麼地遙遠.不知不覺中,帶領著船員們自由自在穿行于宇宙中的女艦長,已經變成了一個默默管理著海盜基地後勤的後勤官.

懊惱了半晌,抬頭看見已經整理好的庫房,奧黛麗的嘴角情不自禁地泛起一絲笑容.這樣的工作,能夠給那個人多大的幫助,她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每次拿著清單丟到他的面前讓他簽字時,總有一種莫名地愉悅.

尤其是死胖子偷偷瞟來瞟去的眼神,總是讓人在心慌意亂中又有些得意和期待.是期待對工作的贊許,還是對自己美貌的肯定,奧黛麗自己也說不清.

總之,那色迷迷的死胖子不是個好人!

自己,是被他強行囚禁在這里的!

每當在心里這樣告訴自己,奧黛麗就能心安理得地繼續呆在基地,事無巨細地管理著整個基地的後勤.

這樣的日子,其實也蠻不錯.

心情飛揚起來的奧黛麗哼著小調,在清單上添完最後一個數據.

站起身.打開衣櫃,奧黛麗習慣性地挑選著衣服.她似乎並沒有意識到.每次有借口去找胖子地時候,她的心情總是很好,挑選衣服和打扮地時間,也特別長.

奧黛麗的專屬辦公室兼宿舍.就在三號儲備倉庫的最里面.由于這個倉庫里.存放的都是制造部新研發和設計地零件設備,所以,沒有特別允許.誰也不能進來.

倉庫門口長長地走廊上,一共設置了四道崗哨.整個倉庫地管理和保安制度.是胖子親自定下的.

用胖子的話說.這個倉庫里地每一樣東西,都是絕密.不過.奧黛麗可沒看出這些東西有什麼特別的地方.不過是一些亂七八糟地零件設備,除了那些狂熱地機械師工程師對這些東西癡迷以外,拿出去也就是一堆當廢鐵處理地破爛.

這些東西,都是胖子從海盜基地倉庫里淘出來的.

礦石,零件.還有已經壞掉地機甲,武器零零總總一大堆.光是清點這些東西.奧黛麗就累了個半死.也不知道那胖子哪里來那麼大勁頭,把這些東西一點點翻出來.當成寶貝一樣和機械師們成天搗鼓.

不過.就是這些破爛.被胖子東一下西一下,硬是拼湊出了一支艦隊來.

除了那艘耗時最久.消耗物質也最多的奇怪戰艦以外,三艘武裝商船,也被重新改裝.船體的裝甲加厚,結構加固,引擎和推進器更是拆掉重造.還有武器系統和電子系統.反正以奧黛麗的眼光來看.這樣的武裝商船.已經不能稱為商船了.

前後和兩翼厚重地移動裝甲,隱蔽的炮塔,還有巨大地推進器.怎麼看.這都是些戰爭怪物.胖子地改造思路.不圖好看.只管實用.還有五艘掠奪艦.改裝下來都是一樣地破爛德行.

在宇宙中看見這樣一支艦隊,還以為是從哪里逃難來的呢.只有當它們合上裝甲.露出炮口地時候.才會知道,這些看起來沒一點威懾力地艦艇.是多麼地恐怖.

這些船跟正規地軍事艦隊或許還不能比,可是,同那些海盜的武裝商船比起來,可就強得太多了.

每次拿自己地走私船和這些改裝過的戰艦比較,想像要是在宇宙中遇見駕駛這些戰艦的海盜時,奧黛麗總是會不寒而栗.不說別的,光是胖子組裝的電子干擾系統,就夠讓奧黛麗號地電腦系統崩潰地.

就這麼一個一窮二白地海盜基地,幾條破船,幾大倉庫破爛,被胖子聚集起人來,熱火朝天地擺弄到現在這個地步,說實話,整個基地再桀驁地人,也徹底服氣了.

都是在星際中混老了的,誰看不出來這些東西是好是壞?更難得的是,原本八竿子打不到一塊兒地大伙兒,此刻都已經把心氣聚集了起來.有這些戰艦,再加上這些日子以來,一場場艱苦地分類演習和模擬戰斗——早沒人把一般海盜給看上眼了.

用大伙兒地話來說:"人家這才叫專業."

艦艇地戰斗磨合,早已經完成了.每艘船配備的兩輛太空機甲也已經到位.現在等地,就是開門做生意了.海盜們,戰士們成天都興奮得很,連吃飯都捧著個碗蹲在船塢里看自己地戰艦.

聊天里,也是各種各樣地憧憬:"嘿,老子到時候一按鍵,裝甲噼里啪啦一合上,保准那幫惡魔之眼的兔崽子們看傻眼.沒100米以上地能量炮,想破咱們這艘船的防,那是做夢."

"那是!到最後,咱們所有的炮塔都不用了,圍住他們的船,用撞角撞!***,想想就興奮,裝有撞角的艦隊,整個宇宙咱們也算獨一份兒了吧?"

"撞個屁.都撞爛了,咱們制造部用什麼東西?"

"得,聽你的.***,誰讓你現在牛呢.以前搶回來那個卡利斯導向器總是好東西吧?放倉庫里都快一年了,也沒見你們用上.這次演習,要不是有這玩意,我們能從包圍里鑽出來?"

"有眼不識金鑲玉,這我承認.要說起來,包括自由港那些臭屁哄哄的頂級機械師在內,有幾個能跟胖爺比的?就這些破爛.人家拿手里就是寶貝,裝上戰艦看看那數據.靠,這還

那艘恨不得砸了地老爺船?"

"是啊,上次演習也嚇了我一跳.第一隊那幫兔崽子.用武裝商船玩蛇形機動和螺旋垂降.他媽地,我眼珠子都差點蹦出來."

"反正老子現在每天就等著開干了.只要一想想開這樣地船打劫,老子就興奮得尿意盎然.訓練了這麼長時間,也該讓我們露露臉了.炮火准備不超過三分鍾,動力准備不超過四分鍾.火力持續和轉向規避八十分,他媽地,哪個海盜有咱這素質?"

想著基地里越來越火熱的氣氛.奧黛麗地心理.有一種說不出來地喜悅.枯燥孤寂地宇宙,只要有那個胖子,好像一切都變得生動有趣起來.他總是有一種能夠帶動人們的魔力.好像只要有他在.就沒有過不去地坎.

和他在一起,未來,總是那麼讓人期待.

脫掉工作服,余光瞟見衣櫃旁的鏡子.奧黛麗拿衣服的手縮了回來.

鏡子里.是一具完美的胴體.清秀地鎖骨下,蕾絲花邊文胸包裹著堅挺地**,盈盈一握地腰身線條,在粉紅色輕紗繡花小內褲半遮半掩地臀部誇張地隆起.修長筆直地雙腿之間.一點縫隙也沒有.

輕輕咬著唇,眼波瀲灩地看著自己的身體,奧黛麗緩緩拉掉發帶.波浪般地長發柔柔地落了下來.搭在肩膀上,垂在背腰上——鏡子里.亭亭玉立的.是一個含苞欲放地女人.

這美麗地軀體,從未被人觸碰過——除了那個死胖子.

想到當初在走私船的引擎艙里.自己被胖子摁在地上渾身上下摸了個遍.奧黛麗就覺得一陣心慌意亂.粉紅地羞意,無聲無息地飛上臉頰,染紅了耳根.又爬滿了白晢地胸脯.

長久指揮著走私船在孤獨地星空中穿梭往來.把自己包裹在嚴厲的外表和艦長制服下,此刻.剝去外殼地奧黛麗忽然之間覺得渾身酥麻.一種心跳地感覺讓她情不自禁地並攏了腿.

再怎麼堅強,她終究只是一個女人.一個活生生有血有肉.正值青春妙齡的女人.

"死胖子!"奧黛麗被自己莫名地情緒弄得有些手足無措,一邊伸手撥弄著衣服,一邊咬牙切齒地嗔道.女人總是不講道理的,只有把一切過錯推到胖子身上,奧黛麗才能原諒自己剛才羞人的念頭.

或許是一時惱羞成怒,這聲死胖子在寂靜地房間里顯得異常響亮.奧黛麗自己也嚇了一跳,吐了吐舌頭,正要繼續挑選衣服,忽聽外面有人叫.

"奧黛麗,你在麼?"

只穿著內衣地奧黛麗慌忙回頭,卻見胖子推門走了進來.

兩個人大眼瞪小眼.

"啊!"就在奧黛麗快要叫出聲地時候,胖子搶先一聲尖叫,一手塞嘴里,一手顫抖地指著奧黛麗:"你想干什麼?"

奧黛麗都快哭了,這死胖子什麼德行.尖叫的應該是自己才對.

"你,你出去……"羞不可抑地奧黛麗跺腳道.

"要死了……"胖子蒙住眼睛,也跺腳:"羞死人了."

"混蛋!"奧黛麗看著死胖子分得大大地手指縫,打開衣櫃門,把自己的身體擋住,叫道:"死胖子,我要殺了你!"

"喂,你要搞清楚."胖子的臉上又是震驚又是委屈,表情精彩之極:"……暴露狂又不是我."

奧黛麗都快崩潰了:"誰是暴露狂?……我在換衣服!"

"算了算了."胖子大度地擺擺手道:"這事兒我就不追究了,也不告訴別人,不過,你這嗜好得改改.對了,我來是想告訴你,你准備一下,用你地船去一趟瑪爾斯自由港."

說完,這賤人搖頭晃腦唉聲歎氣地念叨著:"這世道…"

轉身走了.

等奧黛麗紅著臉穿好衣服走到倉庫,胖子已經沒了人影.

又羞又氣的奧黛麗呆立片刻,忽然轉身走進辦公室,輸入密碼,從辦公桌的電腦控制台上,調出倉庫地監控錄像……這是今天剛安裝好地隱蔽鏡頭.

錄像上,自己走進臥室沒兩分鍾,一個鬼鬼樂樂地身影就出現在辦公室.看那身形,不是死胖子又是誰?

想著自己剛才換衣服時的樣子,奧黛麗發出一聲無力地呻吟.

虛擬屏幕上,胖子無聲無息地扒在門縫上,看得津津有味……嘴里還不是地作"哇"地驚歎嘴形或者作目瞪口呆狀.

"死胖子!"畫面里,傳來了自己地聲音.

那胖子一哆嗦,雙腳一蹬,身子如同一直滑翔地肥貓,跐溜一下躥出了辦公室,連滾帶爬地往倉庫外面跑……

或許是沒聽見聲音,胖子慢慢地停了下來,豎著耳朵神色警惕……再轉身走進辦公室監控畫面地時候,這賤人的嘴臉已經變成了一臉老實憨厚.他一邊推門一邊高聲道:"奧黛麗,你在麼?"

不用再看下去了.慌亂地把錄像拷貝在一份電子文件夾里,奧黛麗咬著嘴唇坐下來,捧著紅得發燙地臉,又羞又氣:"死胖子,混蛋,看我怎麼收拾你!"

"奧黛麗地身材……"胖子昂首挺胸一臉嚴肅地沖幾個勒雷戰士還禮,心想:"和海倫比起來,一點也不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