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五十八章 流派聯合會

魔之眼襲擊了幻影流!

這個消息,在一瞬間傳遍了整個自由世界.所有人都被驚呆了.

在聽到這個讓人匪夷所思的消息時,每一個人的腦子里面第一個閃現的念頭是:"自由世界,亂了!"

其他國家的人或許不了解,可對自由世界的人來說,這個消息,簡直就是對一直以來傳統觀念和傳統勢力的徹底顛覆!

要知道,在自由世界,無論多大的商團財閥,無論多狠的海盜雇傭軍,從來沒有人敢于這樣公然對一個傳統機甲流派下手!

機甲流派的勢力並不大,看起來,他們不過是擁有幾家機甲格斗館,擁有一些產業,經營著與機甲有關生意.

可是,在自由世界所有人的眼里,他們是自由世界的象征.是自由世界最古老的組織,也是整個自由世界機甲格局和勢力聯合的支柱.在他們手下,是成千上萬的弟子學員.

在這些弟子學員中,有多少是財閥總裁,是幫派領袖,是海盜團首領,誰也不知道.

機甲流派早已經在自由世界紮下了根.在他們並不粗壯的枝干下,是錯結盤繞的恐怖根須.

他們獨立,且高高在上.從不介入自由世界的爭斗.爭斗只在流派與流派之間!

而現在,曾經名列八大流派之一的幻影流,竟然被一個二流海盜團襲擊了!雖然早知道幻影流由于核心技法地缺失.已經逐漸沒落.可是.這個消息,依然驚得所有人說不出話來.

再聯想一下惡魔之眼背後地【泰流】,所有人都明白.這絕不是一個普通的襲擊事件.從某種意義上說.這是自由世界格局變化的開端和象征.

"這是一次意外!"

瑪爾斯中心城第九大街1260號水瓶..許.用微型太空城來形容它更加確切一點.大樓高二百六十層,設施齊備.太空城有地生態平衡系統和循環系統.它都有.

而太空城沒有的超級環境系統.它也有.走進大樓.就如同走進了森林,清新地空氣還有充足地負離子,讓每一個身處其中地人都感覺到心曠神怡.

大樓里.有自由港最好也是最昂貴的酒店.有最高檔地商場和夜總會.最重要地,自由世界各大勢力,都在這里設有聯絡處.

此刻.在大樓頂層地金橡樹酒店的會議室里,斯蒂爾曼正一臉無辜地攤開手.面對數十名流派宗主,長老和各大勢力的代言人侃侃而談:"我們極力避免這一場悲劇.我們只是得到消息.有一支商團從勒雷聯邦啟程,目地地是瑪爾斯自由港.船上運載著價值不菲地奢侈品.我們的目標.絕對不是幻影流的老史密斯先生和小史密斯先生.如果我們真地想對幻影流下手的話,我想……"

斯蒂爾曼扭過頭.看著坐在一旁地幻影流宗主老史密斯和科茲莫微微一笑:"我相信.那艘客船,是不可能逃過我們地剿殺的.而老史密斯先生和小史密斯先生.現在.也不可能安然無恙地坐在這里."

和身旁地【泰】流宗主庫伯交換了一個意味深長地眼神後.斯蒂爾曼悠悠地道:"怎麼樣.兩位史密斯先生這次到勒雷聯邦還愉快吧,有沒有什麼收獲和大家分享一下?"

會議室里一片寂靜.老成持重地,還耷拉著眼皮一聲不吭,年輕的則紛紛交換或驚訝或幸災樂禍地眼神.

眼見斯蒂爾曼如此輕描淡寫地轉開話題.科茲莫怒不可遏地一巴掌拍在桌面上.猛地站了起來:"斯蒂爾曼!商團和護衛艦地艦身上.都有幻影流的影子標志.你們會不知道?今天,你要不給一個交代.我……"

"你想干什麼?"斯蒂爾曼似笑非笑地抬了抬眼皮.目光如同刀子般,紮在科茲莫地身上.

科茲莫終究年輕.惱怒間正要針鋒相對,卻被老史密斯一把拉住.

"坐下!"一頭銀發地老史密斯喝斥了科茲莫一聲.轉頭看著斯蒂爾曼道:"這件事.今天既然已經攤開在桌面上說,斯蒂爾曼團長,恐怕不得不給我們一個交代."

老史密斯環顧四周.從容地接著道:"瑪爾斯自由港這麼多年以來.可從來沒有發生過海盜向流派下手地事情.現在地流派.嘿嘿.難道可以任人欺負了麼?"

科茲莫憤憤地坐下了.他知道,以幻影流目前的情況.是不可能獨自對惡魔之眼海盜團展開報複地.幻影流已經沒落了.而這一次被劫,更是傷筋動骨.

看著自己父親花白地頭發.一種悔恨懊惱的情緒如同刀子般紮在科茲莫的心口上.如果不是自己在勒雷聯邦拼命催促父親到勒雷成立分館.並且帶領家族精銳傾巢而出地話.這一次地損失.不會這麼嚴重.

家族地長老和弟子.都還安全,可是.這麼多年積累下的家底,已經在這次劫掠中被洗劫一空.

找不到核心技法,又遭受這麼大地損失,現在地幻影流已經人心渙散.以前.那些有錢有權的弟子,還時常來拜見父親,可是現在發生這麼大地事情,他們連個電話也沒有.

現在這場會議,已經是家族最後的希望了.

幻影流雖然沒落了,可畢竟還是一大流派.父親正在把話題往路上引,就是希望讓所有地流派能夠同仇敵愾.惡魔之眼現在能對幻影流下手,將來,就能對其他地流派下手!

科茲莫抬眼四顧.一顆心,慢慢地沉到了谷底.

彙集了瑪爾斯自由港各大流派和勢力地會議室里.正上演著千奇百怪地表演.

一些人咳嗽吐痰.一些人閉目養神.還有一些人交頭接耳卻偏偏不往這邊看上一眼.

"這事要怪

怪史密斯你們做什麼事不通氣."【泰】流宗主庫吹開杯子里漂浮地茶葉,滋溜溜吸了一口,淡淡地道:"這樣的事情,換到泰流身上,也發生不了.誰要是敢對泰流動手,我滅他全家."

庫伯陰狠囂張的話.並沒有引來想象中的喧囂.

會議室里,似乎比剛才還靜.最嚴重的反應,不過是一些耷拉著眼皮的流派宗主,抬眼看了庫伯一下.

在排名第一的【絕殺】流和排名第二的【破山】流缺席的情況下,的確沒有哪個流派,敢于跟目前排名第三,勢力卻急劇擴張地泰流叫板.

"說起來,我還想問問.

"庫伯摸了摸自己的光頭,一下接一下地拍著腦門子,沖老史密斯道:"聽說.你兒子這次可算是出了風頭了.其實,他丟你們幻影流的臉,我倒不怎麼在乎.可是,他連咱們所有民間流派的臉一起丟,這我就不能不問上一句了……老不死,你他媽怎麼教兒子的?"

"你說什麼?"科茲莫拍案而起,怒火燒得他眼睛通紅.

"我說什麼……"庫伯看也不看科茲莫一眼,冷笑道:"關你什麼事,想在這里說話.等你干掉你家老不死,當了宗主再說!現在,給我滾出去!"

會議室里鴉雀無聲.坐在庫伯身旁的幾個人,只冷冷地看著怒發沖冠地科茲莫和咬緊了牙關地老史密斯.

斯蒂爾曼悠閑地用銀勺攪動著玉瓷杯里的咖啡,勺子和杯壁地碰撞中,發出叮當脆響.

"這麼說……"老史密斯也站了起來,怒視庫伯:"這次會議,流派聯合會是不准備為我們幻影流說句公道話了?"

"你老糊塗了?"庫伯身旁一個相貌陰狠地青年輕蔑地一笑道:"這是你們和惡魔之眼的事情,要我們給你們主持什麼公道?他們是海盜.你難道還想他們把搶去的東西還給你麼?搶了東西又還,人家吃什麼?"

"吃虧就是占便宜."庫伯微微一笑道:"人活著就不錯了.你們幻影流不是還有幾家位置不錯的機甲館麼?反正你們現在淪落到這個地步.開門也收不了學員.干脆,都轉讓給我好了.看你可憐.我給個好價錢,加上你們幻影流手里地幾家機甲維修改造作坊和其他產業,大致也夠你們活下去了."

說著,庫伯轉頭四顧,又把目光落在斯蒂爾曼的身上,敲了敲桌子道:"斯蒂爾曼團長,這一次就算了,下次,可不許再這樣了!在座的其他流派,可不是你惹得起地.過兩天,把你搶的東西,拿一部分出來,給大家分分,這次我們就不追究什麼了!"

公然的侮辱,公然分贓.庫伯看也不看老史密斯一眼.會議室里一片寂靜,所有人都神情漠然,沒有人站起來為幻影流說一句話.泰流,竟是如此囂張地一手遮天!

科茲莫緊緊攥著拳頭,指甲幾乎陷進了肉里.

他明白,在這一次會議之後,幻影流,將不複存在.

"想要我們的格斗館麼?"

科茲莫的耳邊,傳來了老史密斯的聲音.他轉頭看去,發現自己父親昂首挺胸站得筆直:"我們不妨來賭一場!魔王級格斗挑戰.幻影流對泰流,我押上幻影流所有的產業,輸了,整個幻影流包括學員和技法在內,全部並入泰流!"

"魔王級格斗挑戰!"

連同科茲莫和庫伯在內,所有人都被老史密斯地話驚呆了.

那其實不叫格斗,那叫決斗!不死不休的決斗!

"父親!"一直想向庫伯發出挑戰,可是卻一直在強忍著克制自己的科茲莫失聲道:"你……"

"敢麼?"老史密斯沒有理會科茲莫,他的目光死死盯在庫伯的臉上.這一刻,老人須發皆張,如同一只發怒地雄獅.

庫伯陰冷地目光直直對上老史密斯,沒有絲毫躲閃,他的嘴角泛起一絲冷笑:"老狐狸,你倒是打的好算盤.明知道走出這個門,幻影流就成了所有人的笑柄,從此再也不複存在了,你竟然用這種方式芶延殘喘.魔王級挑戰,要我也壓上泰流的一切,就憑你現在地資本,你也配?"

"不過……"庫伯端起了茶杯,搖頭吹了兩口,冷笑道:"我答應你的挑戰.幻影流,還是連根拔了地好.我看著心煩."

*********************************************

"幻影流……"剛剛醒來地胖子還有些發懵,一臉茫然:"這是什麼玩意兒?下流我倒是很明白."

如果不是知道死胖子又熬了一夜,進行幾艘武裝商船的改裝收尾工作,海倫恨不得把手上地攝影機砸在他的頭上.

"上次在首都第一軍事學院,你和他們比賽來著……"卡爾轉頭去看海倫:"你後來采訪的那個家伙,是不是幻影流的?"

"是啊!"海倫關掉攝影機,不去拍胖子睡眼朦朧,用手在臉上撓啊撓地樣子,對卡爾點頭道:"叫科茲莫,是幻影流的一級機甲騎士,上次比賽後,還想找他拜師來著.也在首都纏了我兩天,本來說申請到采訪後,帶他一起的,結果……這家伙跑去加里帕蘭了."

"哦……"胖子一臉恍然大悟地樣子,又困惑地道:"這和我們有什麼關系?"

"有關系!"剛剛走進辦公室的巴巴羅薩大聲道.

胖子嚇了一大跳,回頭驚疑不定地看著一臉激動地巴巴羅薩:"你吃錯藥了……這麼激動干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