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五十五章 國會

圓形地國會合議大廳里.勒雷聯邦各州的參眾兩院十余排環形席位,擠得滿滿當當.

氣氛沉默而壓抑.寂靜中,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在了圓形大廳地中央發言台.

漢密爾頓站在發言台上,形容憔悴.扶在台面上的雙手,不自覺地因為用力,而青筋暴漲.他在努力讓自己站得挺直——在這個勒雷最危急的關頭,他絕不允許自己軟弱.

這是一次重要的咨詢.作為總統,他必須告訴國會,提請的這個議案對勒雷的重要性.演講已經進行了一半,盡管很疲憊,他也必須要堅持下去.

"既然開始了!"漢密爾頓揚起頭,他的聲音,在合議大廳里回蕩:"我們就要堅持下去!這場戰爭,是敵人強加給我們的,我們沒有選擇!如果我們要保持我們的獨立,要維護我們的榮耀,要捍衛我們的自由,要在每天的清晨,照常升起勒雷的國旗,那麼,我們就必須抵抗到底!"

"任何!……"漢密爾頓攥緊了拳頭猛地一揮,剛毅堅硬的臉部肌肉,隨之輕輕一抖:"任何敵人,都無法征服我們!即便有一天,敵人沖進了勒雷中央星域,占領了這里,我們也不會失敗!通過你們面前的法案,我們將有力量,在整個宇宙和他們戰斗!"

"我們失去了百慕大星域!上百萬戰士,犧牲在那里.德西克帝國的集結已經完成,蘇斯帝國,已經兵臨薩勒加!傑彭,已經把羅德比亞撰在了手里.無數的戰艦和裝甲部隊,正源源不斷地流入百慕大星系."

"我們必須未雨綢繆!"漢密爾頓環顧沉思地議員們.言辭懇切:"我知道.在座的各位,都深刻地認識到了目前的局勢.甚至,我們能預測,這是一場聯邦無法取得勝利戰爭!"

議員們默然.這是漢密爾頓.第一次在所有人面前,說出這樣地話.盡管這是一次非公開地咨詢.可是.在這樣的場合說這樣地話,也足以表明現在的局勢有多麼惡劣.

"我們面對的,是西約地五大敵國.德西克,傑彭,蘇斯.還有駐紮在德西克的比納爾特和納加聯合艦隊.三年來.我們在加里略,在牛頓.在百慕大犧牲地士兵超過兩千七百萬!"漢密爾頓的聲音顫抖著:"我們花在這場戰爭中的資金,已經超過了十三萬億勒元."

"聯邦政府,確切地說,已經瀕臨破產."漢密爾頓的嘴唇在顫抖.

成為這個國家的總統.曾經是他最自豪地成就.他夢想著.延續這個國家的榮耀和自由,讓這個民主國度,更加繁榮.可是,一場戰爭摧毀了他地夢想.

低著頭,盯著台面好半天.漢密爾頓才終于控制住自己的情緒.他愛這個國家,也愛自己的事業.可是.這一切到了現在,已經成了一個噩夢.

"情報表明……"漢密爾頓抬起了頭:"德西克帝國.將在一個月內.向我中央星域和加查林小比利牛斯星系,同時發動大規模進攻.這一次.在其皇室的直接領導下.他們已經傾盡全力."

"薩勒加聯邦地退出.已經將勒雷逼上了絕路.現在,蘇斯帝國就陳兵于薩勒加國境線上.隨時准備著躍過國境線.向他們發動進攻.他們沒有得到退出戰爭地好處,相反,他們會吞下這枚苦果."

"這是前車之鑒!"漢密爾頓的語氣沉重:"作為聯邦總統,帶領這個國家走到今天的地步,我應該負擔所有的責任.我不想打下去,可是,處于夾縫中的勒雷,就像是一艘航行于狂風和巨浪中地小舟,沒有選擇地余地!無論我把舵轉向哪一方.等待我們的,都是毀滅."

"讓我們通過這條法案,讓我們在滔天巨浪來臨之前,放下一艘小板."漢密爾頓凝視著前方:"我們用最後地力量打造的隊伍.將是勒雷聯邦地種子,當我們地國土被占據,當西約的艦隊成群地擁入勒雷通道.被迫流亡地勒雷聯邦,將有一支力量,能繼續戰斗."

漢密爾頓地講話結束了.在一片寂靜中,他默默地離開了國會合議廳.該做的,都已經做了,現在,是選擇地時候.

聯邦三十五洲地參眾議員,沒有一個人說話.他們只是靜靜地看著放在自己眼前的這份提案.

這是一個龐大提案.包括一個儲備基金和一個幾近瘋狂地軍備采購預算.

這是一份遺囑!

"現在開始表決!"主持審議的議長輕輕地敲了敲錘:"各位尊敬的議員先生,有什麼要說的麼?"

"我要說……"一陣短暫地沉默過後,一個身材高大地中年議員站了起來,摁下了表決器上的通過鍵:"我不想把我們的財產留給侵略者——一分錢也不想留!

"說得對……"一個白發蒼蒼的議員站了起來,同樣堅定地摁下通過鍵:"可惜,我們沒辦法留下債務.如果能夠留下一筆巨債,或許,會讓他們對這片土地少一些興趣."

一陣笑聲中,提案全票通過.

就在勒雷國會通過最終議案的同時,在薩勒加聯邦國會大廳里,卻是另外一副景象.

"你們這是在賣國!"

如同一只老獅子般須發皆張地托爾斯泰,穿著他掛滿了勳章的上將制服,大步走進了雄偉華麗地薩勒加聯邦國會大廳.

在他的怒視下,原本還擠作一團爭執不休的議員們,迅速閃開了一條通道.

這個國家,不認識他們的有很多.不認識托爾斯泰的卻少之又少.

"你們真的以為,軟弱的退讓就能讓我們避免這場戰爭?"老人已經氣得渾身發抖:"你們睜大了眼睛看看!看看那些陳列在我們國境線上的蘇斯艦隊,看看他們的槍炮!"

盡管,我知道這是一個糟糕地決定,可是.我以為你們在盡你們的職責,你們代表著聯邦各州的民眾.人民不想打仗,這無可非議.我們也需要把我們的力量,放在國境線上,抵擋蘇斯帝國的威脅."

"可是!我萬萬沒有想到,在這之後,你們竟然通過讓蘇斯帝國征用藍石星,作為他們進攻勒雷聯邦的前進基地!"托爾斯泰憤怒地大吼著:"這和投降西約有什麼區別?你們這是把薩勒加往絕路上推!"

"不就是讓他們征用個星球做前進基地麼."一個議員小聲地辯解道:"這總比讓整個國家被戰爭拖垮來的好吧.我們現在的情況,根本就打不下去了."

"放屁!"老人的耳朵並沒有隨著年齡的增大而失靈,他敏銳得像一只獵犬:"你們這些見風使舵地白癡!你們期盼著.從西約的手里獲得什麼?我告訴你們,除了慘痛的教訓,你們什麼也得不到!"

"他們就像是一群吸血鬼!"托爾斯泰鄙夷地把目光從那議員畏縮地臉上移開,環顧四周,大聲道:"他們會吸附在我們身上,在我們一次又一次的妥協中,把我們的血吸得精光!他們先要求我們開放空域,讓他們借道,現在要求我們租借前進基地,下一步呢?"

"下一步.他們就會要求我們的資源,要求我們的生產配合.他們會用種種借口和我們發生矛盾,然後,讓我們做出讓步和補償!"托爾斯泰的聲音幾近咆哮:"而我們為了得到這一切欺凌,付出的,竟然是背叛的代價!"

"斐盟一定會輸麼?"老人地目光,如同刀子一般:"當斐盟贏得戰爭,我們作為一個背叛國和戰敗國會是什麼樣的處境?你們想過麼?就算西約贏得了戰爭,我們又能得到什麼?除了壓迫和瓜分,你們覺得那些貪得無厭地帝國,會和你們分享勝利麼?"

"從斐盟到西約.我們面臨的.同樣是戰爭!勒雷人打了三年,他們的損失是我們的十倍百倍!可他們比我們明白,這場戰爭,根本就沒有退路和選擇.不欲火,不重生!"

國會大廳里,一片死寂.

在一片片躲閃的.麻木的目光中,托爾斯泰離開了.

"我不會讓你們得逞!我也不會讓他們得逞!"老人臨走時的話,擲地有聲.

片刻之後,一群同樣義憤填膺地議員狠狠地啐了一地唾沫,跟上老人,走出了死氣沉沉地國會大廳.他們都是租借議案的堅定反對者,現在,他們已經懶得和那些議員吵了.那簡直是在侮辱自己的智商.

"他想干什麼?"留下的投降派議員面面相覷.

"虛張聲勢!"一直躲在主席台後面地議長塞弗很不自然地理了理自己的衣服,惱羞成怒中,又補充了一句:"危言聳聽!"

************************************

紅胡子海盜基地,已經正是被改名成為了匪軍基地.當然,這是內部用的名字,對外,還是以紅胡子海盜團存在.

六百多名勒雷驅逐艦士兵,和近千名海盜,已經被打散了編制,重新組合在一起,夜以繼日地訓練著.

對于勒雷戰士來說,軍事訓練是家常便飯.但對一幫懶散慣了的海盜來說,卻是苦不堪言.即使是最精悍地海盜,也有些吃不消.可是,田行健不管這些,他要在最短的時間里,集合戰斗力.

跑步,格斗,射擊,戰艦維護,崗位演練,模擬戰斗.各種各樣的訓練項目,被胖子安排得滿滿當當.他要用這些訓練,占據海盜們地所有精力.讓他們疲憊的腦子里,只是

白.

累得像狗一樣的滋味,這幫懶散麻木的海盜,有多久沒有嘗過了……

"當海盜!不是殺殺人,搶搶東西,每天喝酒賭錢就行的.你們這是在玷汙海盜這個光榮的職業!想要被人瞧得起,你們就得讓人聞風喪膽,讓整個自由世界都匍匐在你們的腳下!"

跑在訓練隊伍旁邊,看著夾雜在勒雷戰士中間的數百名海盜.胖子大聲地咆哮著.

"窩在這個沒有女人,陰暗地世界里,混吃等死.這就是海盜的生活?不!這是可憐蟲的生活.海盜,應該受人尊敬,應該住有海景的別墅,應該享受比貴族更精致的美食和最貴最好的酒,最漂亮的女人!"

胖子這番話,每天,海盜們都要聽見無數次,他們幾乎可以一字不差地背誦下來.可是.每一次聽,他們都有不一樣的感受.這種感受的變化,隨他們日益減少的雜念而變化.

"跟在老子地屁股後頭.等哪一天,你們的訓練項目超過了我,那你們就不用再訓練了!我會帶著你們,成為這個世界上最有權利的人!享受你們從未享受的一切!"

沒有人懷疑他的話.

只要看看支配著自己一切生活的團長,和那些大小頭目,再看看身旁那些沉默而服從的勒雷士兵,看看船塢里那艘戰艦.海盜們就明白,只要這個瘋子說得出.就做得到.

"海盜!本來就是亡命之徒!"操場上的胖子每時每刻都在盡力地撩撥著海盜們.用盡各種手段,把這些海盜們.撩撥出精氣神撩撥出騰騰殺氣:"這是我們最大的本錢!想要贏得尊重,就他媽豁出命來!"

所有的海盜都咬緊了呀.

他們是宇宙中地被放逐者.他們沒有家庭也沒有未來.

他們大口大口地喘息著,強忍著火辣辣的肺部,拖著又酸又沉地雙腿不讓自己掉隊——因為恐懼,因為未來,因為勒雷士兵們輕蔑地眼神,也因為這個孤獨的群體,已經沒有了後路.

"感到你們身上的疲憊了麼?那表明你們還活著!"胖子貼在隊伍旁邊,一邊跑,一邊沖最邊上一個面色蒼白地海盜大聲地吼叫著:"除了玩女人.喝酒賭錢以外,讓我看看你們的真本事!"

胖子的咆哮在繼續.

整個基地,都籠罩在機器轟鳴聲,雜亂地腳步聲.密集地槍聲炮聲,嘶啞地口令聲和他瘋狂地咆哮聲中.

鏡頭,從胖子身上拉成了訓練場全景.

海倫怔怔地歎了口氣.雖然很不想承認.可是,每當看見現在的基地,她總是有一種熱淚盈眶地感覺.

在這個宇宙深處,遠離勒雷的角落里.那個胖子,正抓住每一分每一秒地掙紮著.

是的,他煽動起所有人,在拼命地掙紮.

海倫想不明白,是什麼東西在支持著鏡頭里這個咆哮地胖子.換做自己,或許,早在被西約艦隊伏擊的時候,就已經放棄了.

即便是幸運地活著來到這個海盜基地,可是,當聽見薩勒加聯邦退出戰爭的消息之後,自己也已經絕望了.誰都知道,對風雨飄搖地勒雷聯邦來說,此刻失去薩勒加互為支撐,究竟意味著什麼.

誰還在意戰爭地勝負,結果已經被注定!

自己做選擇的話,不是孤注一擲回勒雷,就是在這個海盜基地里當一只鴕鳥.把腦子埋進沙子,等待塵埃落定.

可是,這個胖子不一樣.

他幾乎是執拗地偏執地在做著努力.

他的身影,出現在船塢,港口和戰艦上,也出現在會議室和指揮室里.他通宵達旦地在剛組成的參謀部和參謀們制定計劃,在後勤部和機械師工程師討論太空機甲和戰艦地設計改裝.

即便是整夜整夜地熬夜,他也每天准時出現在訓練場上,和戰士們一起訓練.幾天下來,他已經把那些懶散麻木的海盜和堅強服從地勒雷戰士,擰成了一股力量.海盜們依舊對他畏懼,可是,海倫分明能夠感受到,海盜和勒雷士兵之間的融合——那是一種精神上地融合.

麻木的海盜們開始在意勒雷士兵的眼神,他們開始用行動,贏得他人的尊敬.他們開始意識到,自己不再是那個被大小頭目任何打罵使喚,在宇宙中孤獨漂泊的被放逐者.

他們在沉默中,越來越精悍.

距離這支剛剛成立的隊伍第一次出擊,已經不到三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