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五十二章 海盜船

胡子海盜基地的船塢,就在空間站改造的港口旁邊.

整個船塢,其實就以兩艘大型駁船作為基礎,加上兩個巨大的馬蹄形自動維修架改造成的,通過三個自動懸浮電梯和一個大型起落架,連接在空間站的旋臂上.

漂泊于宇宙中的海盜,在某些方面,有著驚人的適應力和創造力.他們的生存環境,決定了他們不可能擁有太正規的東西.所有的一切,都只能在現成的裝備上打主意.

這個船塢,也同樣秉承了海盜的傳統和技巧.看起來雖然簡陋,可是,功能卻並不比勒雷國內太空港里的維修船塢差多少.

船塢不但可以同時對四艘戰艦進行維修改裝.而且,由于是由活動部件構成的,對艦艇的體積並沒有什麼限制.就算來一艘航母,只要有相應的零件和技術,把駁船脫開來再改造一下,同樣能進行維修裝配.

簡單,而且實用.

海倫站在船塢最高的檢測平台上,專注地拍攝著.

一號分鏡頭正對著高高地梯形維修架,上面爬滿了密密麻麻的維修人員和維修機甲.他們正在緊張而忙碌地工作著.敲打聲,吼叫聲不絕于耳.一輛輛貨運機甲和微型貨運車,穿梭往來,把一個個巨大的零件或微型集裝箱,送上維修架的貨運平台.

二號分鏡頭拍攝的,是船塢最靠里的位置是加工區,那里同樣熱鬧異常.金屬構件成型機,高能熔爐,精密車床,切割機,焊接器等大大小小地機械被一字排開.此起彼伏地發出轟轟地響聲和刺目的光芒.

主鏡頭,則一直定格在船塢地四個船位上.馬蹄形的船位里.四艘不成形狀的艦艇兩兩一組,靜靜地矗立著,巨大的往複回旋器在它們旁邊來回移動,在電腦的指揮下,不斷地調整著船體下方自動裝配機械臂的角度.

船塢正中間,是一塊正方形的四面電子屏幕.藍色的屏幕上,顯示著艦艇地數據和改造圖,在每一個船位旁邊.也有數十個小型觸摸屏.無數身穿白衣地工程師正擠在屏幕前,緊張地查閱資料和數據.

這就是幾天前,那個死氣沉沉破敗不堪地海盜基地?

海倫的目光,一直沒有離開三號分鏡頭.鏡頭里.胖子正駕駛著一輛沒有座艙蓋的維修機甲.隨著他行云流水般地操控.簡陋的維修機甲正飛快地在一艘戰艦地艦首安裝著陣列雷達.

雷達是從【伯藍玫瑰】號上拆下來地.戰艦,卻不是【伯藍玫瑰】號.

海倫抬起頭,偷偷瞟了身旁地契科夫一眼,旋即死死咬住嘴唇.

每次看見契科夫鐵青的臉.海倫總是忍不住想笑.

這位聯邦驅逐艦的艦長,現在已經是徒有其名了——那胖子把整艘【伯藍玫瑰】號都給拆了!

現在的船塢里,停著地四艘艦艇,其中一艘就是【伯藍玫瑰】號.可是.如果不是一直看著這艘船的話,誰也不會把她認出來.這朵契科夫最珍愛的玫瑰.現在已經只剩下了一個孤零零的骨架.里面還有些人,正在契科夫噴火地目光中.一點點地拆卸著底艙隔板……

難怪契科夫心疼.這可是一艘價值近七億勒元地聯邦新式驅逐艦.建成服役.還不到一年!換誰是艦長,誰都受不了.

可是.該拆還得拆.用胖子的話來說,既然要當海盜,【伯藍玟瑰】號就不能暴露——駕駛勒雷地新式驅逐艦去搶劫,那是找死!人家正愁找不到人呢!所以嘛……契科夫你還是節哀好了.

當時,胖子說這話的時候,差一點就打了起來.

不光暴跳如雷地契科夫不理解,包括一幫海盜在內地所有人都不理解.

這可是軍艦!在這個海盜基地里,是戰斗力最強悍地艦艇.把這艘船拆掉,難道用那些武裝商船或者掠奪艦去搶劫軍艦?

那不叫找死,那叫送死.

契科夫擂著桌子跟胖子叫板:"誰他媽敢動老子地船,老子跟他拼命!"

胖子扭開頭,耷拉著眼皮,斜著一雙死魚眼睛跟動畫片里的加菲貓似地.

海倫想著,把嘴唇都咬疼了也沒憋住笑.

言猶在耳,【伯藍玫瑰】號就成了一個骨架了.也沒見契科夫怎麼跟胖子拼命.

"笑什麼笑……"契科夫恨恨地睨了海倫一眼:"不是那胖子發誓給我改一艘我一輩子都沒見過的超級戰艦出來,我會讓他動我的船?"

"超級戰艦?"海倫哭笑不得地看著胖子駕駛著維修機甲上串下跳地那艘戰艦——那東西也能叫戰艦,還超級戰艦?

把那東西稱做一艘船,海倫都覺得實在夠勉強的了.那根本就是一堆破爛!她懷疑這東西建造好了以後,到底能不能動!

可就是這堆破爛,在當初胖子拿出一份建造圖的時候,已經引得所有人都發瘋了.【伯藍玟瑰】號上的機械師,工程師,機修兵,那些從國內選拔出來的學員里面的機械專家,艦艇專家,學員,乃至那幫剛剛放出來,還低眉搭眼的海盜,也跟著鬧騰.

接下來,工程就開始了.【伯藍玫瑰】被拉進船塢里,三下兩下就給拆得一塌糊塗.連帶著的,還有兩艘武裝商船,一艘紅胡子海盜團在自由港拍來的塔塔尼亞軍方淘汰的【狂】級巡洋艦外殼.

海倫就想不明白,這胖子對破爛情有獨鍾是怎麼的.以前駕駛一輛破爛機甲就不提了,現在當海盜,竟然也弄出這麼一艘破爛戰艦出來.

【伯藍玫瑰】號就不說了,那兩艘【泰勒女王】級武裝商船.和那艘只有外殼和一些基礎裝置的【狂】級巡洋艦,至少當初看起來.也是整整齊齊亮亮錚錚地啊.

怎麼一到胖子手里,被他東拼西湊出來,就成了一堆慘

地破爛了呢?

"等吧!"契科夫在海倫身旁咬牙切齒:"要是這家伙把我的船拆了,弄不出個花樣來,我把他也給拆了!"

契科夫發了一通狠,轉身走了.

海倫眨巴著眼睛看他離開,心里明白.這位聯邦艦隊上校,實在是看不下去了.任憑那些機械師,艦艇專家和胖子說得再怎麼天花亂墜,事實擺在面前——那就是一堆破爛!

被稱為【魔方】的戰艦.靜靜地停在三號船位上.

巴巴羅薩指揮著自己的手下,將加工區里剛剛改裝完成的零件一塊塊地按編號放置在維修架上.

一邊指揮著,巴巴羅薩一邊不時回頭打量著這艘還沒成型的新型戰艦.

沒人能夠知道他心里的震驚.如果說在此之前,他還對胖子當海盜的想法感到可笑.對加入勒雷人還只是被迫的話,那麼此刻,巴巴羅薩已經徹底被自己看到地一切給震懾住了.

除了震撼和畏懼以外,巴巴羅薩的心底.還有那麼一絲壓抑不住的興奮.

他從來沒想到,這個世界上,竟然有人比自己更適合當一名海盜!那個胖子.簡直就是一個天生的土匪.從這艘船上.他就已經把海盜地精髓.給聚集到一起了——海盜船,這才是真正的海盜船!

來去如風.聚散無常!

看著眼前這艘破破爛爛的戰艦,巴巴羅薩不得不承認,那胖子是個瘋子,也是個天才!

作為一名幾乎一輩子都生活在太空中,和各種各樣艦艇打了一輩子交道,每天往返于最危險的航道,在生死之間游走地海盜頭子,巴巴羅薩只一眼,就看出了這艘從未出現過的戰艦的厲害.

說起來,巴巴羅薩可是也算半個艦艇工程師.紅胡子海盜團的那些高速掠奪艦,都是在他買來圖紙地情況下,一點點集合海盜的戰斗方式指揮改裝的.可是,他從來沒想象過戰艦可以這樣改造.

眼前,是一艘多體巡洋艦!

說出去,恐怕自由港那些艦艇專家會哈哈大笑.他們會譏諷,會嘲笑:"戰斗艦艇做成多體,設計師地腦子一定被屁熏過!"

多體船,在這個時代並不罕見,商船和探索船,都有多體船.其中最常見地是拖船和駁船.

這些船只大部分是雙體船,三體船.四體以上地船比較罕見.之所以做成這樣的多體船,一是因為這類艦艇實在沒必要把資金浪費在結構上,二是為了獲得足夠地艦艇空間或平台.

而多體船的弱點是,速度慢,目標大,轉向不靈活.所以,這類艦艇,通常都航行于主航道上,作為重載商船,或者探索隊大本營.而拖船和駁船,就更不用說了.

這樣的船,自然是不能作為戰斗船的.

可是,眼前的這艘多體船,卻實實在在是一艘六體船.

它的結構,不是平行六體,而是重疊六體.也就是說從表面上看,這就是一艘巡洋艦級別大小的戰艦,艦首,艦身,艦尾渾然一體.它的六大主體,是集合在一起的.

在巴巴羅薩看來,這已經不能稱之為創造了,這簡直就是對造船業和海盜界的徹底顛覆!見過魔方麼?這艘船,就是一個巨大的異形魔方!

交戰的時候,它是一艘巡洋艦,它的外形,體積,它的裝甲,能量罩,它的主推進器,轉向推進器.無不表明它的巡洋艦身份.

可是,在逃跑,或者在需要的情況下,這艘所謂的巡洋艦,就不再是一艘巡洋艦了.而是一艘比驅逐艦小一點的主艦和五艘或大或小的副艦!它能夠在一秒內進行彈射式分裂!

別人不明白這種分裂的好處,可當了一輩子海盜的巴巴羅薩再明白不過了.當海盜遭遇更強大的敵人時,一哄而散,是宇宙中最實用的逃跑法則.而在星云,小行星帶以及各種需要機動規避的障礙區,一艘巡洋艦,永遠也比不上這六艘戰艦靈活.

更重要的是,胖子已經完全把這艘船的所有功能利用個夠.他不但給船披上了破爛到極點的外衣,還在接口除,設置了大量的光效裝置和道具.

巴巴羅薩現在還記得,當大伙兒看見電腦模擬時,一個個目瞪口呆地樣子.

虛擬屏幕上,巡洋艦散了架,火光四冒,爆炸迭起.破爛不堪地船體在爆炸中裂成大大小小的殘骸向四面八方翻滾.期間,還不斷地往太空中拋撒著肢體,零件,乃至艦艇上的電腦,桌子,床,枕頭,被子……

***,這胖子怎麼想出來的?

在敵人眼里,這船已經被摧毀了.接下來,無非兩種情況.一種,是敵人繼續上路,然後,六艘豺狼一般地戰艦忽然沖著敵人最關鍵的主推進器發動偷襲……另一種,則是在敵人強大的威脅下,大伙兒翻啊翻地溜掉.

能夠正面擊潰巡洋艦的,總是一些大型艦艇.當【魔方】分裂之後,在敵人發呆的那幾分鍾里,足夠開足馬力逃之夭夭了.這些大型戰艦,無論如何也追不上分裂出來的高速艦,如果是在障礙區,那更是想都別想.

在大型的會戰中,算下來造價昂貴的【魔方】或許起不了什麼作用.可是,當海盜,沒有比它更適合的了!

這才是真正的來去如風聚散無常一擁而上一哄而散!只要不招惹大型軍事艦隊,巴巴羅薩想不出來,在自由世界的這幫海盜,走私者和一些小型軍艦面前,這艘船還有什麼不足的地方.

那胖子,以前干過海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