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四十八章 動亂薩勒加

著雷達員的報告,艦載遠距離光學觀察儀迅速鎖定了千公里外的那艘貨運商船.

當主控台虛擬屏幕上的畫面在鏡頭調整中漸漸變得清晰起來的時候,剛剛從維修機甲上下來,回到主控室的胖子一下子怔住了.

這艘老掉牙的淺藍色【阿波羅】貨運飛船胖子再熟悉不過了.這正是他當初偷渡去加查林時乘坐的那艘裝載著驅逐艦引擎的走私船.也是慣出他改裝毛病的第一艘太空艦艇.

當初,為了改裝這艘老舊商船,胖子可沒少下工夫.整艘艦艇的控制系統和動力系統,防禦系統都被優化了不說,還對船體進行了加固.以增強抗攻擊能力和適應更高速度的航行需要.

更重要的是,整艘天藍色的【阿波羅】貨運飛船的艦首側下方,有一個由內向外凸起的"田"字標記.這正是胖子當初一時興起,偷偷給打下的標記.這也是他一眼就認出這艘船來最主要的原因.

而對于商船上那位集潑辣和水靈于一身,繼承了走私船卻無法控制局面,最後靠自己幫忙才搞定船員的女艦長奧黛麗,胖子至今還懷恨在心:"如果不是胖爺躲得快,那閉著眼睛開槍的小娘們,早在胖爺身上開上幾個窟窿了!"

虛擬屏幕上,【阿波羅】的情況看起來不太好.能量護罩已經只剩下了薄薄地一層紅色.艦身上的民用合金動能抗性裝甲,也變得殘破不堪.上面還殘留著能量炮余能突破護罩留下地灼燒痕跡.

"發送定向通訊請求."契科夫下令道.對于一艘明顯受到過攻擊的商船出現在這片人跡罕至的星域.他不得不小心提防.說不定,這艘商船的背後,就是一大群凶猛的獵犬!

點對點的定向通訊很快建立了起來.隨著通訊畫面幾團五彩斑斕地游光消散,奧黛麗的影像,出現在畫面上.

"我是【奧黛麗】號商船的船長奧黛麗.格羅,很高興與您通話,尊敬的艦長先生.能看到你們出現在這里,我可算松了一大口氣了."虛擬屏幕上地奧黛麗美麗從容,溫和優雅.和胖子以前的印象比較.成熟了不少.

"出了什麼事?有人襲擊你們麼?"契科夫警惕起來.

"是的,艦長先生."奧黛麗點頭道:"現在,紅胡子海盜團的兩艘高速掠奪艦就跟在我們艦隊後面,從薩勒加聯邦一直到這里.可能再過十幾分鍾,他們就該穿過跳躍點了.當然,對于艦長先生您和您地軍艦來說,他們不過是一幫紙老虎而已."

"紅胡子海盜團?"胖子一愣.情不自禁地接口問道:"他們應該跑不過你的走私船啊!"

胖子還記得上次去加查林,這個海盜團也曾經試圖劫掠奧黛麗的走私船,結果被自己想辦法給甩掉了.

這艘所謂的【奧黛麗】號上,裝地可是【卡洛夫上將】級輕型驅逐艦的引擎.雖然都是老掉牙的東西.可速度比【菲尼克斯】驅逐艦還快,更別提海盜那些民用快艇改裝的高速艦了.

胖子地話一出口,虛擬屏幕上的奧黛麗明顯愣了一下.

【奧黛麗】號從表面上看.就是一艘平白無奇甚至破爛不堪的普通商船.很少有人知道這艘商船干地是走私地勾當.更只有寥寥幾個人知道,這艘船地速度奇快.

現在.忽然被一艘勒雷驅逐艦上的人叫破了自己地身份和【奧黛麗】號最大的秘密,奧黛麗不禁一陣慌亂.

仔細大量通訊屏幕上站在驅逐艦艦長身旁的那個胖子,一個人的形象漸漸地對上了號!

"張原……死胖子……"奧黛麗驚喜地道:"你怎麼在這里……"

自從胖子抓獲詹姆士被聯邦大肆宣傳以來,奧黛麗早就知道了那個搭乘自己的走私船,前往加查林的胖子的真實身份.從哪以後,她就一直關注著勒雷聯邦所有有關于胖子的消息.

再加上後來米蘭通過同一條線索搭載奧黛麗的走私船趕赴加查林,奧黛麗在偶然間的聊天中,知道米蘭認識胖子以後,頓時和米蘭成了好朋友,從米蘭口中,也了解了不少關于胖子的事情.

對這個有些色迷迷,有些混蛋的胖子,奧黛麗一直是心懷感激的.如果不是胖子的話,自己現在恐怕早就成了廚子艾力克或副艦長安東尼的獵物了.父親遺留下來的走私船葬送在自己的手中不說,這些跟隨父親數十年的老伙計,也會窮困潦倒分崩離析.

正是因為胖子的改裝,老舊的【阿波羅】,才能在戰火四起海盜如潮,越來越艱難的星際走私行當中干得風生水起,名頭也越來越大越來越響

許多別人不敢接的貨,奧黛麗都敢接下來.別人不敢跑地線路,奧黛麗敢跑.依仗【奧黛麗】號的速度.她無數次從海盜眼皮子底下溜走.走私船的船員們,有了更豐厚的收入,變得更團結,也更服從.

這一切,都是托胖子的福.

在通訊接通的時候,奧黛麗並沒有認出胖子來.畢竟當初胖子化妝成張原的模樣,和現在的相貌實在有很大的分別.此刻胖子一問話,奧黛麗立刻反應了過來,那個一年多來,已經刻在自己腦海里的胖子,就在眼前.

"死胖子……"胖子一腦門子黑線.

奧黛麗興奮地道:"太好了,真沒想到你也在……你最近怎麼樣?哇,樣子變了不少哦,原來你真的長這模樣啊.死胖子你那時候是怎麼化妝的?聽說你是勒雷聯邦英雄哦!……"

主控室里,所有人都有些傻眼.

怎麼這個剛才還成熟優雅的女艦長.一眨眼就變成一個嘰嘰喳喳興奮無比地小女孩了?大伙兒看了看臉上肌肉亂抽抽地胖子.心下不禁歎服:"不愧是聯邦英雄,傳說中地奇跡締造者,能把熟女變蘿莉.這功夫可厲害!"

"打住!"胖子翻了個白眼:"先說說海盜地事情!"

"哦……"黃鸝般叫個不停的奧黛麗當即安靜下來,順從地道:"是這樣的,紅胡子海盜團在我們經過IE-1404公共星系地時候伏擊了我們,他們不知道從哪里購進了兩艘民用護衛艦改裝的高速掠奪艦,速度很快.現在,我們的主推進器出了點問題.所以,一直甩不掉他們."

"只有兩艘掠奪艦?"胖子松了口氣.這個時候.只剩下側翼兩門副炮和十幾個旋轉炮塔的【伯藍玫瑰】號.可經不起什麼大的折騰.要說紙老虎.自己這些人才是紙老虎.

"嗯."奧黛麗點頭道:"只有兩艘掠奪艦.紅胡子海盜團的主力,好像是在距離薩勒加長弓星域兩跳以外地公共星系進行掠奪."

"紅胡子海團……"契科夫皺了皺眉頭,插話道:"他們不是長期在塔塔尼亞自由商業聯盟和德西克,加查林之間的三角星域活動麼?怎麼這幫雜碎又跑到薩勒加聯邦去了?"

"最近薩勒加聯邦地局勢有些動亂地跡象.由于資源枯竭,加工出口貿易受戰爭影響.金融體系也出了問題,經濟衰退,每天都有各行各業地人上街游行.治安局勢變得很惡劣.加上一些人蓄意制造動亂.薩勒加政府已經不怎麼能控制住局面了……"奧黛麗說著.有些尷尬地道:"無論是走私船還是海盜團.最近都蜂集在這里,想趁亂撈上一筆."

契科夫和田行健對視一眼.心下都有些擔憂.作為勒雷聯邦軍人,他們自然知道薩勒加聯邦此刻的問題.只是沒想到,局面竟然已經到了這種地步.一般來說.海盜是不敢過于靠近一個主權國家的,他們的活動區域.通常在距離這些國家五跳以上地公共星系.

而現在,紅胡子海盜團竟然敢在距離薩勒加聯邦長弓星域兩跳的距離公然作案,可以想見.薩勒加聯邦的亂局.肯定已經影響到了軍隊.不然.海盜和走私船是絕對不會如此猖獗地.

薩勒加聯邦一亂.勒雷聯邦地局勢,就更嚴峻了.

一想到拉塞爾預測地由此而來地一系列連鎖反應.胖子就想沖到薩勒加聯邦,把所有親西約的家伙都抓起來毒打一頓,然後關起來.不改變立場,不許吃飯!

聽到奧黛麗地消息,整個【伯藍玫瑰】號主控室里的官兵們.一時間都愁眉深鎖.那里,畢竟是另一個國家,雖然是同盟,可是,勒雷沒有理由也沒有實力對薩勒加聯邦的政局產生影響.

只能眼睜睜看著!看著這個鄰國亂起來,甚至看著她倒向西約.這種深沉地無力感.讓每一個人都覺得有些壓抑!

"怎麼會這樣?"海倫喃喃地道:"薩勒加聯邦不是還有托爾斯泰將軍麼,他怎麼可能任由薩勒加聯邦變成這個樣子?"

回答她的,是一片沉默.

海倫口中地托爾斯泰,是勒雷民眾最熟悉的薩勒加人.

這位年過七旬的老將軍,是薩勒加聯邦軍前首席上將,勒雷聯邦最堅定地盟友之一.

托爾斯泰年輕時曾在勒雷聯邦鋼鐵軍事學院就讀,後來,又前往斐揚共和國首都海德菲爾德軍事大學深造.

回國後,托爾斯泰曆任薩勒加陸軍第八裝甲師營,團,師軍事主官,後任第三集團軍作戰部副參謀長,集團軍副總參謀長,集團軍司令員,長弓軍區副司令員,司令員,經三十

,大器晚成.二十年前,任薩勒加聯邦兩軍司令部年後,升任總司令.

托爾斯泰為人正直,堅毅卻不迂腐.在軍事指揮上,他或許沒有什麼特別地才能,可是,在識人用人,在軍隊建設上,他有著異常獨到的眼光.正是在他執掌薩勒加聯邦軍的十年間,原本屬于三流軍隊的薩勒加聯邦軍,徹底改頭換面.成為了斐盟定鎮東南星域的主力.

如今執掌軍權地聯邦軍高層將領,近三分之一都是托爾斯泰破格提拔上來的.這些人里面,沒有一個是靠裙帶關系或者溜須拍馬提升的.

說托爾斯泰是薩勒加聯邦軍的定海神針,一點也不為過.雖然早在八年前,托爾斯泰就已經卸任回家安度晚年了.可是,在許多薩勒加軍人的心目中,這位聯邦一級上將,是他們永遠地領袖和偶像.

海倫曾經在托爾斯泰卸任後應邀回勒雷鋼鐵軍事學院母校講課的時候采訪過他,對于這位機敏.健談.直率,豁達的老人.有著極其深刻的印象.所以,當她聽到薩勒加聯邦竟然亂成這樣的時候,感到分外震驚.

海倫想象不出.薩勒加聯邦陷入混亂時,托爾斯泰將軍竟然會不聞不問.要知道,只要他站出來說幾句,就絕不會出現海盜在距離長弓星域兩條地地方猖狂劫掠地事情.

【伯藍玫瑰】號已經繞過了隕石帶.與【奧黛麗】號商船彙合在一起.

"格羅艦長……"契科夫打破了沉默.

"叫我奧黛麗好了."奧黛麗微笑著道.

"嗯……奧黛麗艦長…"契科夫點了點頭道:"你們這是准備前往什麼地方?"

"原本是准備前往塔塔尼亞自由商業聯盟.不過……"奧黛麗有些發愁地道:"以商船目前的情況,恐怕不適合進行遠程航行,我打算先找個自由船塢進行修理,又怕遇見海盜……"

說話間.【奧黛麗】號已經緩緩滑行到了【伯藍玫瑰】號身後.

對于奧黛麗打地小算盤,契科夫只是微微一笑,對于【伯藍玫瑰】號來說.解決兩艘剛剛突破跳躍點.引擎.雷達和防護系統必然處于暫時停滯狀態的民用護衛艦.並不是什麼難題.這些民用艦.可沒有軍方的無人探測機進行先期跳躍監控!

"奧黛麗艦長……"契科夫沉思了一下,說道:"你也看出來了.我們剛剛經曆了一場戰斗.艦船需要修理.對于目前薩勒加聯邦星域周圍地情況,我們不是很了解,所以……我想,我們需要你和你的商船的幫助."

對于契科夫來說,現在最重要的,就是通過這個跳躍點,擺脫追兵.想辦法完成修理補給並和勒雷國內取得聯系.

不過,在沒有得到國內確切地指令之前,契科夫是不敢把驅逐艦大搖大擺開進薩勒加聯邦地.

雖然目前和薩勒加聯邦還是盟國,可是,以薩勒加目前的情況,一旦有人拿這艘勒雷驅逐艦做文章,或者想看看這艘新式驅逐艦艦載電腦里的什麼秘密,那事情可就麻煩了.

所以,【伯藍玫瑰】號需要借助薩勒加聯邦勢力之外的力量.

這種力量,就是太空探索時代以來,延續至今地自由太空力量.無數貨運商船,走私船,探索飛船,海盜團乃至各種各樣的黑幫,機械師,補給品商人,政府官員,正規組織構成了這個自由力量的主體.

他們有自由港,也有自由船塢,自由基地,自由空間站.在那里,只要有錢,你就能買到你所需要地一切!別說什麼能源,武器,毒品,女人,就算你想要個奴隸,買匹在狹小空間站里面跑圈地馬,打獵地狗,都有人送到你地面前!

而一艘勒雷新式驅逐艦想要在目前薩勒加聯邦附近混跡,沒有走私者或者海盜這種人地協助,許多事情都會不方便.在主權國家的星域以外,只有這些成天在宇宙中周游地機會主義者,才知道哪里有自由船塢,哪里可以補給,哪里可以隱藏行跡.

需要奧黛麗地協助,不過是因為胖子和奧黛麗認識的關系所說的這是客氣話.事實上,在太空這個領地中,向來是強者為尊的.面對一艘新式驅逐艦,走私也好,海盜也罷,都沒什麼發言權.

奧黛麗對契科夫的要求似乎沒有絲毫排斥,她只是嫣然一笑,若有若無地瞟了胖子一眼,隨即沖契科夫爽快地答應道:"能為您提供幫助,我感到非常榮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