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四十六章 碰撞

倫扣上了安全帶,契科夫也扣上了.【伯藍玫瑰】人都用安全帶把自己牢牢固定在了座椅上.

胖子更直接,他幾乎把自己捆成了一個粽子.

戰艦在加速.除了引擎的轟鳴外,整艘戰艦,再也沒有別的聲音.所有人都在一片死寂中,等待命運的判決.

胖子探出手,抓過了通訊器.在這一刻,他發現自己忽然想說些什麼.

要說不緊張,那都是騙人的.在很肯定的告訴所有人只要不超過每秒十公里的速度,驅逐艦就不會有問題之後,胖子一直在求神拜佛.

通過計算得出的理論數據,並不一定就能實現.撞上去會有什麼樣的後果,他自己心里其實也七上八下.

可是,胖子知道,自己沒有別的選擇.

他不能看著【卡斯爾百合】號變成四分五裂的殘骸消失在宇宙中.也不能任由聯邦寄予厚望的這次出使,成為幻夢泡影.多災多難的勒雷聯邦,再也經不起這樣的損失了.

博斯威爾……或許他的新空間跳躍技術研究,就能結束這場戰爭!

貝爾納多特……這位穩重的聯邦將軍,是三年衛國戰爭的定海神針.

還有弗拉維奧……這個不怎麼熟悉的老頭,現在,肩負著對勒雷最重要的使命!

他們每一個人,都比自己更有價值!他們才是這個國家的精英.失去了他們,勒雷還能撐多久?!

"請允許我在這個時刻說兩句,了一口氣:"我想說……我很榮幸."&#

"|

胖子的聲音通過遍布過道和艙室里的廣播,在戰艦里回蕩著……&#

"..瑰】號上,每一個人的義無反顧!"&#

"

"無論你是誰,無論你來自哪里.我們共同在一起戰斗."

"我們擊毀了兩艘武裝商船和四艘魚雷艇.我們營救出了肩負著勒雷使命的旗艦【卡斯爾百合】號,我們沒有後退,因為我們知道,在我們身後是十六億勒雷民眾!"&#

".的星域里,有我們地親人,朋友,戀人,有我們每一個人原本安甯祥和波瀾不驚的生活."&#

所有人都靜靜地看著廣播.靜靜地聆聽著.一些女性官兵的眼中,閃爍著晶瑩地光芒.

"|有希望,依然繼續生活.而我們的犧牲,將讓這個國家的精英,能夠去做更多有助于結束戰場戰爭的努力.&#

"++秒後,撞上我們的敵人.或許,我們最終將逃脫……或許這是一次空難.在我們化作奔向不同星域的流星之前.我想說……"&#

"

胖>:出一個比哭還難堪地笑臉.三百年前.這個國度誕生的獨立戰爭.就是一次又一次的犧牲.而現在,輪到自己了!

這場該死的戰爭!

一片死寂過後.【伯藍玟瑰】號上地每一個人,都在低聲重複著這句話.

"上帝保佑勒雷!"

這六個神奇的字眼,讓每一個人的心里,忽然間變得無比平靜而從容.

"上帝保佑勒雷!"

一個淚流滿面的年輕地戰士大聲吶喊著.他的聲音,席卷了整艘戰艦.在越來越多人加入的這響徹宇宙地吶喊聲中,主控航行員調整艦首,死死咬住了試圖規避地敵艦.

"列祖列宗保佑!"主控航行員畫了個十字.猛然一推操控杆.

"轟!"地一聲,吶喊聲嘎然而止.

【伯藍玫瑰】號上的每一個人都感覺自己仿佛變成了被揮杆抽中地高爾夫球.

如果不是艦載重力裝置的逆向作用力場,如果不是幾乎勒進皮肉的安全帶足夠結實把自己死死拉住的話,自己整個人一定會如同一發炮彈般沖出去.

"上帝啊!"一個德西克維修兵透過武裝商船的舷窗,呆呆地望著那艘瘋子般的勒雷驅逐艦.

繁星點點的宇宙中,兩艘高速運動中的戰艦無聲無息地擠在一起.戰艦流線型的優美外殼,就如同兩個互相碰撞的雞蛋殼一般,在一瞬間就已經完全變了形.脫落的裝甲被猛地拋了出去,還有一些管道,零件和金屬碎片,也在寂靜的宇宙中四散紛飛.

"哐當."一個工具盤落在維修兵的腳下,在滿是鉚釘的金屬地面上咣咣鋃的打著轉.

德西克維修兵回過頭,他看見自己的同伴呆滯地張著嘴站在自己身邊:"他們想干什麼?"

維修兵沉默地搖了搖頭,再度把目光投向宇宙中,那輛貼著【菲尼克斯】驅逐艦破碎尾部,在火花四濺的摩擦中,艱難前進的勒雷驅逐艦.

一陣耀眼的白光閃過,在勒雷驅逐艦的旁邊,又一艘護衛艦被摧毀了.六艘勒雷護衛艦,現在,只剩下了唯一的一艘,拖著傷痕累累的軀體,陪伴在驅逐艦的身邊.

一幕,所有的德西克士兵,都說不出話來.

在入侵勒雷的戰斗中,德西克幾度和勒雷艦隊交手.可是.他們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深刻地認識到想要征服勒雷這個國家所付出的代價.

這些勒雷人太剛烈了!他們似乎永遠也不會把死亡看做生命的消失.他們總是微笑著迎接死亡的到來,在星球硝煙彌漫地陸地戰場上,在壕溝里,在平原風馳電掣的裝甲集群中,也在這浩瀚的太空里.

他們原本是享受著三百年和平的綿羊.

而現在,當他們拿起武器,站在國家陣線上的時候,他們就是一群舍生忘死的狼!

狡猾而又勇猛.

他們比帝國殘酷訓練的戰士更適合戰爭.

他們永遠也不會妥協.永遠也不會在絕境中崩潰.他們總是會吐上一口唾沫,罵一句娘,然後跟你拼命!

這樣的戰士,值得所有人尊敬!

當人類世界已經在貪婪和欲望中失去了信仰和榮譽.

當超級大國依仗著堅船利炮縱橫宇宙.

當士兵們開始學著討價還價.開始對指揮官地命令問個為什麼的時候.

這些勒雷人,卻丟掉了他們的享樂,丟掉了他們的軟弱,變得更純粹.更剛烈,更服從,更不怕死!他們用他們地表現,告訴他們的對手.什麼才叫軍人!

是什麼在支撐著他們?

是什麼,讓這些遠離戰爭的普通人,變成了比戰爭機器更可怕的怪物?!

一支連分艦隊都算不上地小小艦隊.兩艘驅逐艦.六艘標准載員三十人的護衛艦.竟然在這個完全無關于戰爭局勢的星域.打出了如此慘烈的戰斗.是什麼讓他們如此瘋狂?!

炮火,一刻也不停地傾瀉在【伯藍玫瑰】號上.德西克士兵們靜靜地看著這艘緩緩移動地勒雷戰艦,悵然若失.

"艦首主炮艙受損百分之九十五,三號觀察艙受損百分之六十,艦首一號,七號炮台損毀,隔離艙門關閉,氣壓正常,E-11隔離艙液壓系統受損無法正常開啟,艦體前部主梁扭曲,受損度百分之十,裝甲受損百度百分之十二………

艦艇中央電腦故障監控那毫無起伏波動的聲音,在報告著艦船的受損情況.

沒有闖過鬼門關地歡呼,也沒有絲毫遲疑,【伯藍玫瑰】號上地每一個人都在撞擊後第一時間,解開了自己身上地安全帶.

雜亂的腳步聲在艦艇上響起,士兵們都用最快地速度撲向自己的崗位!就連已經失去了崗位的主炮艙炮手們也沒有閑著.只要有人喊上一聲幫忙,他們就會擁過去.

動力艙,成為了此刻最忙碌最緊張的部門.

動力引擎在撞擊後受到的震蕩傷害需要修複,備用動力艙需要在三分鍾內完成動力准備.主推進器需要時間重新啟動,還要保證在這幾分鍾內,轉向推進器和能量護罩的動力供應.

主管動力艙的上尉艙長,赤紅著眼睛一邊分配任務,一邊帶頭鑽進了受震蕩波及的線路夾壁.那里面的高溫,幾乎能把人給蒸熟!

主控室里,所有人都在等待著.

為了節省能量,整艘戰艦除了能量護罩還在運轉以外,其他的都陷入了停滯狀態,就連炮塔,也沒有發射一槍一彈.

雷達,電子干擾等工作,在西約艦隊出現的那一刻就已經被干擾了.除了主控航行員和二號副航行員在死死盯著動力准備燈以外,其他的人已經沒有了工作.可是,他們卻必須堅守崗位.

這樣的等待,無疑是一種煎熬.短短的兩三分鍾,在所有主控室里的官兵們看來,比兩三年還漫長.

如果不能在能量護罩被擊破,或者巡洋艦拉開距離進入射擊位置之前完成動力准備的話,一切,都結束了.

那個胖子說的動力艙改裝,會是真的麼?

三分鍾!在三分鍾內完成動力准備.這個平時並不怎麼在意的指標,現在看來,卻是性命攸關!胖子,真的在這上面做過什麼麼?

海倫繼續著她的拍攝.

敵人的電磁干擾,讓她手里的攝影機畫面有些扭曲發抖.

她把大部分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那個在控制台電腦上飛快輸入著什麼的胖子身上.

他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

一個討厭的胖子,一個性格頑劣的混蛋,一個天馬行空般思維的瘋子還是一個用低沉的聲音祈禱上帝保佑勒雷,毫不猶豫地帶著大家走進絕境,又拼命走出來的鐵血軍人?

又一發能量炮落在了艦身左舷,在戰艦劇烈的震動中,舷窗外的能量罩如同風中的燭火,變成了淡紅色.

鏡頭掃過寂靜的主控室,對准了主控台上那巨大的虛擬屏幕以及屏幕下方拼命敲打著鍵盤的通訊兵.

虛擬屏幕上,那艘僅存的護衛艦,還在固執地為【伯藍玫瑰】號阻擋著炮火.對【伯藍玟瑰】號通訊兵流著淚不停閃動的燈光信號視而不見.

護衛艦身上的能量護罩在急劇變幻著眼色.

敵人戰艦十余道旋轉炮塔的炮火,如同暴雨般落在護衛艦身上.護衛艦的外殼和裝甲,已經被打得千瘡百孔,可是,他們依然擋在【伯藍玟瑰】號的側翼,沒有移動分毫.

又是兩發接踵而至的能量炮擊中了護衛艦.

在護衛艦爆炸解體的白色光芒猛然爆發出來,橫著掠過舷窗,將整個【伯藍玫瑰】號的主控室照得透亮的時候.主控台,一盞綠燈亮了起來.

三分鍾,動力准備完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