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四十五章 給我撞

天堂到地獄,不過短短幾分鍾時間.

比納爾特帝國的驅逐艦怎麼會出現在這里?

那艘德西克帝國的巡洋艦,又是怎麼經過連大一點的商船都無法經過的小型跳躍點的?

為了一個出訪查克納的秘密使團,西約為什麼會下這麼大的工夫?

種種疑問湧上了特別艦隊每一個人的心頭.眼前發生的一切,怎麼看怎麼透著詭異.

可是,現在不是尋找答案的時候!

"這幫雜種!"契科夫的手幾乎陷進了指揮席堅硬的木質扶手里.指尖因為極度用力而發白.

正如同那個吐字不清的胖子所說,這是一個陰謀,一次精心策劃的伏擊!二十艘海盜船的作用,就是把特別艦隊纏住,讓勒雷特別艦隊無法在西約艦隊的伏擊發動後,第一時間退入障礙區.

當先躍遷而出的三艘比納爾特帝國驅逐艦的主炮炮口,已經隱約可見如絲如縷游走纏繞的電離火花.它們正在積蓄著能量,准備發動驚天一擊.而在它們的身後,巨大的巡洋艦艦身,也已經漸漸閃了出來.

【卡爾斯百合】號已經被忽然靠攏的另一艘驅逐艦和一艘武裝商船纏得脫不開身.原本是獵物的那艘老式【菲尼克斯】驅逐艦,也在兩艘魚雷艇的掩護下,開始左舵回轉.

如果【伯藍玫瑰】現在不直接插到【卡爾斯百合】號的側翼前方,幫它切斷敵人地糾纏.那麼,搭載著整個秘密訪問團和勒雷未來希望的旗艦.連第一波攻擊也躲不過去!

可是!如果沖上去地話……等待【伯藍玫瑰】號數百名官兵和乘員的結局,就是成為宇宙的塵埃!

高速沖鋒過後,別說【伯藍玫瑰】號絕對無法在西約艦隊齊射之前脫離,就算強行轉身,身前的那些海盜,也能把這艘船送進地獄.

這個道理,不光契科夫明白.主控室里的船員們明白,就連海倫也明白!

整艘船一片死寂,只有那個胖子在嚎叫:"沖上去啊!白癡,你們想看見旗艦上的人都死麼?操你媽一號航行員,你還愣著干什麼,給老子沖上去!"

…………………………………………

"這是一次雖然不太完美.不過結局不錯的伏擊."

鮑爾森用手托著下巴,悠閑地盯著主控台虛擬屏幕.為了這次由索伯爾親自下達地伏擊行動,比納爾特帝國和納加聯邦派駐德西克的第一聯合艦隊,已經准備了近一個月的時間.

從勒雷聯邦到查克納共和國,除了已經被封鎖的主要航道以外,還有三條航道.而這三條航道,無一例外,都是只允許驅逐艦級別艦艇出入的小型跳躍點航道.

為此,聯合艦隊一共派出了九艘驅逐艦,並且.通過情報部把帝國控制的這個星域地海盜戰艦全部收攏了起來.換上德西克帝國的艦隊士兵,冒充海盜准備這次伏擊.

而三艘德西克帝國的老式巡洋艦.更是被拆卸開來.分別裝在拖船上,進入航道再利用拖船和海盜的船塢進行組裝.

工程浩大啊!

在這次任務結束後.這三艘巡洋艦,還有六艘即將報廢的【菲尼克斯】驅逐艦將成為海盜們的報酬,讓他們更有力的破壞斐盟的非常規補給路線.而德西克帝國,也將從比納爾特帝國手中,得到一艘新式戰列艦作為補償.

最不劃算的,或許就是行動的發起者比納爾特帝國了.雖然不明白索伯爾為什麼會對一個普通地勒雷上校產生那麼大地興趣,以至于如此勞師動眾,不過,作為聯合艦隊的第一分艦隊隊長,伏擊行動地執行人,鮑爾森明白,自己需要做地,只是服從!

為了計劃萬無一失,鮑爾森精心挑選了三條路線的伏擊地點!同樣地地形,同樣作戰方式.假海盜的職責,並不是如同勒雷人所猜測的那樣,想把他們逼離障礙區,這樣做的目的只是為了纏住他們,讓躍遷而出的主力艦隊,能夠完成包圍,最終,把那個胖子或者整支艦隊帶回去!

德西克帝國的假海盜們干得還不錯.畢竟是正規軍,沒有海盜那麼松散.在執行計劃的時候顯得更堅決.現在,勒雷這支小型艦隊,已經被他們纏住了.

從截獲的通訊信號來看,陷入重重包圍之中的,正是勒雷艦隊的旗艦!那個胖子,應該是在這艘旗艦上吧?

鮑爾森摁下了通訊器:"通知所有戰艦,主炮保持滿能量威懾,全速前進.完成包圍後,發送信號,勒令勒雷艦隊投降,我們將保證他們的生命安全.太空機甲中隊做好准備,隨時准備破甲強攻."

………………………………

"雷達被干擾,通訊被干擾!和艦隊失去聯絡."

"本艦已被鎖定."

"尾艙受損,噴射流強度下降百分之二十,正在搶修.預計需要二十分鍾."

在縱橫交錯的能量炮光團中,一個個壞消息出現在卡爾斯百合號上.

戰艦又是一陣劇烈的震動,接連兩發能量炮擊中了戰艦的左舷.雖然只是小口徑旋轉炮塔發射的炮彈,不過,對戰艦已經岌岌可危的能量護罩來說,同樣是個不小的負擔.

這是列昂尼德人生中最危險的時刻.他不怕死,可是,他怕自己在這里終止弗拉維奧的航程!

那樣的話,就算死了,列昂尼德也不會原諒自己.

"主炮充能還需要多長時間)頭上,一根根青筋,如同蚯蚓般蜿蜒著.

"四分鍾!"

"取消主炮充能,防護罩和主推進器動力分配雙滿.

)|里.整個艦隊都會因為他之前的追擊命令而陷入絕境.

"艦長!伯藍玫瑰號沖上來了!"主控台前地觀察員忽然大叫道.

"什麼?!"列昂尼德跳了起來,而副總統弗拉維奧比他的動作更快,矮小地老頭一個健步,就已經沖上了主控制台.

"他們打來燈光信號!讓我們右舵1900,

"1900刻?他們想穿插到我們前面

"他們在加速!哦.天啦!"

在【卡斯爾百合】號數百名官兵地注視下,一直跟隨在身後,原本處于脫離戰場最有利位置的【伯藍玫瑰】號忽然加速.尾部巨大的橘紅色噴射流.驅使著導彈一般的戰艦.以一種昂揚的決死姿態.躍過【卡斯爾百合】號地左舷,硬生生卡在了海盜艦隊身前.

"【伯藍玫瑰】信號……趕緊滾蛋,查克納見."觀察員忽然之間,淚流滿面.

"右舵1900刻…"列昂尼德跌坐在

整個主控室里,一片死寂.

"右舵1900刻."主控航行員咬著牙.啟動了轉向推進器.在艦首兩個推進器的作用下.【卡斯爾百合】號,精確地轉到了1900刻位上.

【伯藍玫瑰】號.就在他們的正後方.這艘【卡斯爾百合】地姊妹艦.正在用它地身軀.阻擋海盜艦隊潮水般地進攻.艦身的藍色能量罩閃爍著,全艦的每一門能量炮都在開火.

"加速脫離!"下達命令的,是副總統弗拉維奧.老人用顫抖的雙手,捂住了臉.

一直站在指揮台後地博斯威爾張了張嘴.想說什麼.卻終究沒有發出聲音來,雙腿一軟,癱坐在指揮台上.

"胖子……還在那艘戰艦上."

轉向推進器熄火……主推進器噴射口全開……動力分配全滿……

在推進器噴射流蓬勃而出之前地那一秒停滯之中.【卡斯爾百合】號上的每一個人,都呆呆地看著虛擬屏幕上.舷窗外,那艘在敵群中如同一道防波堤般偉岸地戰艦.

噴射口猛然一亮,藍色地離子噴射流變成了橘紅色……

幾秒種後,【伯藍玫瑰】號.已經成了一個小點.只有縱橫交錯地能量炮光.隱約可見.

……………………

"巡洋艦留下來,其他的跟我加速追上去!"鮑爾森一把扯開了制服緊扣的衣領怒吼道.他沒有想到.在艦隊已經距離勒雷艦隊近在咫尺的情況下.到手地獵物竟然會溜掉!

那艘該死的勒雷驅逐艦.他們難道沒有看到.在他們面前,三艘比納爾特帝國【狂流】級驅逐艦和一艘德西克【北極星】級巡洋艦的主炮已經充能完畢了麼?在這樣地威懾下.他們竟然敢用身體橫在航道中央!

鮑爾森只能下令追擊!

如果這次行動失利,他想象不到自己會受到什麼樣的懲罰!當初阿利桑德羅傳達命令地時候所說的話,鮑爾森至今想起來,依然有些發寒.

情報部門,動用了極寶貴的資源,聯合艦隊,甚至為了這次行動推遲了配合德西克出兵小比利牛斯的時間表,花了這麼大地代價,整整一個月地安排策劃,只不過為了抓一個人!

可以想象,索伯爾對這個人是如何的勢在必得.如果,在幾乎已經到手地情況下,把人給放跑了,那自己,還是抹了脖子吧!

那艘走在最後地驅逐艦,怎麼就沖上來了呢?他們地動作,只要再慢上一分鍾,這次行動就能圓滿結束了!

"快一點,再快一點!!"

在鮑爾森地怒吼聲中,一直保持躍遷結束時慣性的西約艦隊,如同一群餓狼般,直直向逃往障礙區地【卡斯爾百合】號追去.只要不逃出雷達監控,他們就有信心把溜掉的獵物再次叼在嘴里!

三艘比納爾特帝國最先進的【狂流】驅逐艦,絕不是那艘水滴形的普通勒雷驅逐艦所能媲美的.無論是電子,雷達,火力還是速度!

………………………………………………

當【伯藍玫瑰】替代旗艦.打出自由撤退的燈光信號時.六艘護衛艦,已經只剩下三艘了.

沒有理會【伯藍玫瑰】地信號.傷痕累累的它們.依然在海盜艦群中飛快地閃躲,開炮.其中一艘,已經失去了航行能力.而另外兩艘,則拼命地向【伯藍玫瑰】號靠攏.

海倫死死咬著嘴唇,把身體靠在指揮台地欄杆上.在戰艦劇烈地晃動中,努力保持平衡.她沒有想到,自己的人生竟然這麼快就已經走到了盡頭.這不是電影.這是殘酷的現實.

"現在……"契科夫整了整衣冠.嗓子沙啞地道:"大家祈禱吧."

在一片沉默中.他轉身向胖子伸出手:"田上校,很高興認識你.相信下一次,我能比你更果斷的做出這樣的決定."

"唔……"跟契科夫握手地胖子明顯有些心不在焉:"我說,現在咱們該逃跑了吧?"

"逃跑?"契科夫苦笑著回頭看了看主控台巨大的虛擬屏幕,四面八方.都是敵人的艦艇.兩艘驅逐艦,兩艘武裝商船和三艘魚雷艇.幾乎堵住了每一個方向.

而那艘擁有一門2000MM口徑主炮和六門800MM口徑副炮.都是旋轉炮塔地【北極星】巡洋艦.已經居高臨下地浮在了【伯藍玫瑰】號地正前方空域.

"怎麼逃?"契科夫覺得自己連苦笑地力氣都沒有了.在場的船員們.也是一片黯然.

"撞開咱們面前的那艘驅逐艦."胖子眨巴著眼睛,很慎重其事地道:"用我們地艦首,去撞它的艦尾!只要它暫時失去控制,我們就有機會在巡洋艦地身子下面完成動力准備.我們地護盾強度.還能頂一陣子.等巡洋艦回過頭來,我們已經走遠了."

"撞上去?"所有人都被胖子的打算嚇了一跳.

契科夫驚道:"你瘋了?在那麼高速度下撞擊.我們很可能直接就撞毀掉了.別說能不能撞開一艘驅逐艦,就算撞開了.在重新完成動力准備之前,我們就已經被撕成碎片了."

"艦艇地結構我有把握,只要撞擊速度不超過每秒十公里,我們最多傷艦首!"胖子斷然道:"這你不用擔心.你只需要告訴我.動力准備需要幾分鍾?"

"六分鍾!"對自己地戰艦爛熟無比地契科夫毫不遲疑地說出了答案.

"如果我告訴你,啟用備用動力艙.這個時間只需要三分鍾."胖子終于有機會證明自己的傑作.不禁有些得意洋洋.道:"你覺得我們能跑掉麼?"

"三分鍾?"契科夫一愣.作為一名在太空艦隊服役近二十年的老兵.他熟悉各種艦艇.無論哪一種艦艇,動力准備.都是非常消耗時間的.

雖然在勒雷國內,【伯藍玫瑰】號算是最新型地驅逐艦,在速度上.比那些大型戰艦更有優勢.可是,要完成動力准備.也需要六分鍾時間.這已經是戰艦里最快地速度了.

可是.這胖子竟然說,他改裝的動力艙.進行動力准備只需要三分鍾!

"這不可能!"契科夫斷然道.

"放屁!"胖子勃然大怒:"你剛才就百般侮辱我,我還沒跟你算賬呢!你現在竟然還敢質疑我地技術!我說三分鍾就是三分鍾!"

"這怎麼……"

契科夫搖著頭,話還沒說完,就被胖子一把拽住衣領從指揮席上拖了下來:"你眼睛瞎的?你自己好好看看你控制台上地數據!從開始到現在,要不是我幫忙改裝了主炮充能系統和能量罩發生系統,你以為這艘破船能挺到現在?……"

"數據?"契科夫一愣,探頭去看控制台.只一眼,他就呆住了.不光是他,所有主控台前,好奇地看了一眼數據的船員們,都呆住了.

"一邊給我呆著,好好看!"胖子撥開契科夫,一摁通訊器:"伯藍玟瑰,我是田行健,現在歸我指揮,動力艙切換到備用動力,在碰撞熄火後,立刻進行動力准備,主炮能源關閉,所有人員撤離艦首.艦首分隔艙密封."

"怎麼……"動力艙和主炮艙顯然被忽如其來的指令給弄懵了.

眼看胖子瞪著自己,剛剛從控制台那一串串統計數據中回過神來的契科夫趕緊在通訊器上道:"執行."

"是!"

"德西克巡洋艦發來訊號,請求通話."主控台前,通訊官摘下了頭上地耳機.

"接通."胖子過艦長地癮:"讓我聽聽,他想說什麼."

虛擬通訊屏幕上,出現了一個德西克少將的畫面:"勒雷驅逐艦,現在,我命令你們立刻關閉艦艇引擎投降,停止一切抵抗.否則……"

"可以投降麼?"一聽這話,胖子眼睛發亮,自言自語地道:"這倒不是不能商量……"

余光一掃,看見四周船員,包括身旁那個扛著攝影機地女人面色不善.胖子當即趕在德西克少將把話說完之前,和契科夫同時怒道:"放屁!"

契科夫罵了一句就收了口,可胖子卻不依不饒:"吐你口水!"說著,呸地一聲,天女散花般不成形狀地口水,一半穿過虛擬屏幕灑在後面地艙壁上.另一半卻落在了他自己的身上.

看著手忙腳亂擦著口水地胖子,整個主控室一片寂靜.尤其是站在一旁堅持拍攝的海倫,覺得自己頭都大了.這樣的記錄播出去,不知道勒雷民眾會不會集體喪失對戰爭勝利地希望.

鏡頭里,胖子一邊哧啦哧啦地抹著嘴邊地口水,一邊大聲道:"航行員,右舵5度,給我撞!"

隨著胖子的一聲令下,破釜沉舟地【伯藍玫瑰】,如同一支脫弦地利箭,猛然間加速向處于自己斜前方的一艘老式【菲尼克斯】驅逐艦尾部撞去.

這個瘋狂地舉動,出乎所有圍攻者的意料.

尤其是處于【伯藍玫瑰】號前方的老式驅逐艦艦長.他原本一直在密切關注並計算著眼前這艘防護罩強悍得驚人,主炮發射也比普通驅逐艦快了近三分之一的勒雷驅逐艦的主炮充能時間.

在他看來,只要自己占據著這個位置,在身旁還有一艘巡洋艦的情況下,勒雷人除了投降,沒有別的選擇.他們的主炮,在兩分鍾前剛剛才發射過.再要積蓄能量,得花上好幾分鍾.這段時間,足夠巡洋艦的太空機甲突入勒雷驅逐艦內部了.

就算讓勒雷人再發射一記主炮也沒什麼.畢竟,【菲尼克斯】雖然老了一點,可護盾同樣管用.以現在護盾的情況來看,挨上一炮,並不足以致命.

可是,他沒有想到的是,這艘勒雷驅逐艦,竟然根本不使用主炮,而是直接撞了上來!

這些勒雷人瘋了!

太空里,戰艦全力加速後,每秒幾十上百公里的速度,撞在一起會有什麼樣的後果,這些勒雷人難道不知道麼?

他們這是想同歸于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