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四十四章 亡命的海盜

報官的吼聲,頓時讓整艘戰艦如同炸了鍋一般.

在尖銳的警報和廣播里"契科夫艦長請立刻到指揮室"的電子聲中,戰艦上各部門的官兵紛紛湧出了休息艙,娛樂艙和餐廳,以最快的速度向自己的崗位奪路狂奔.

"一級戰斗准備!"契科夫狠狠瞪了胖子一眼,飛快沖出了備用動力艙,一邊跑一邊大聲下達指令:"炮手各就各位,主炮充能,打開艦載機出口,無人機信號接駁,動力艙全負荷運轉,備用動力艙啟動!把非戰斗人員集中到逃生區!向旗艦請求指令!"

【伯藍玫瑰】號在契科夫的指揮下進入了戰斗狀態.能源開始進行戰斗計劃分配,所有和戰斗無關的艙室都被關閉.戰艦的照明和維生系統,生活系統已經被切換到了最低能源消耗狀態.數十名船員引導著所有非戰斗人員,向位于驅逐艦腹部的逃生區集中.

"怎麼回事?"胖子亦步亦趨地跟在契科夫身後,一臉驚惶地連連追問.

契科夫理也不理胖子,旋風般地沖進了主控制室,氣喘籲籲地坐上艦長指揮席,向情報官道:"戰情報告!"

"哼,艦長很了不起麼!"胖子碰了個釘子,扭著脖子哼了一聲,右腳在地面上打著拍子,渾身上下水蛇一般挺不自在地動個不停,嘴里撇到了耳根,唧唧歪歪:"你不是也不知道麼?"

急匆匆跟在胖子身後地海倫終于忍不住了.一把把胖子拉開.秀眉一橫,怒道:"你這人到底怎麼回事.不明白現在是什麼情況麼?站一邊去!"

"哦."胖子老老實實地站在旁邊.想了想,又覺得不對勁.問海倫:"你是誰?"

"……"

竟然不認識我.這胖子真討厭!

"報告艦長.BU-1702星系.坐標78426-19103域.份戰艦向我艦隊迫近.其中,【俄克拉】重型武裝商船六艘.【幽靈】快速魚雷艇十二艘,【菲尼克斯】級老式驅逐艦兩艘.敵艦對我方警告沒有任何回應.並展開攻擊隊形,五分鍾後將進入紅色警戒區域."情報官飛快地報告道.

"旗艦指令怎麼說?"契科夫一邊查看指揮台上信息,一邊問道.

"倒A型編隊.了旗艦地可視通訊信號,對契科夫道:"列昂尼德上校已經命令護衛艦高速迎敵.務必把敵人阻擋在紅色警戒區外,我艦和【卡斯爾百合】號.以雙艦編隊鍾擺式移動.保持距離.發揮主炮優勢."

"知道了!"契科夫擺了擺手讓情報官離開.摁下控制台的通訊鍵:"伯藍玫瑰,我是艦長契科夫.現在由我指揮.動力艙,艦首主炮艙.電子艙.能量護罩發生室.魚雷艙,1-21號旋轉炮塔,雷達,通訊各組.通報情況."

"動力艙功率全開.運轉正常.一級戰斗准備完畢."

"主炮艙主炮充能完成.一級戰斗准備完畢."

"電子艙干擾啟動.進程正常.防護等級E.一級戰斗准備完畢."

"魚雷艙.一號發射管,三號發射管魚雷裝填.一級戰斗准備完畢"

"艦首一號炮塔………"

主控室地通訊器里.各部門的報告聲此起彼伏.

當所有部門地戰斗准備報告完成地時候.契科夫緊鎖地眉頭松動了一下,點頭道:"很好.各單位提高警惕,隨時准備戰斗.一號,九號變向推進器點火.向旗艦【卡斯爾百合】號靠攏."

在契科夫有條不紊地一道道指令中,整艘戰艦.如同一台精密的機床,飛快地運轉著.迅速進入角色地海倫也拿起了專業的廣角多鏡頭攝影機,開始拍攝主控室里這一片緊張而繁忙地景象.

相較于主持人.海倫其實更希望成為一名戰地記者.沒想到,自己的第一次戰地拍攝,就這麼忽如其來地降臨了.

正專心致志地拍攝.耳邊傳來一個酸唧唧地雜音

"有什麼了不起的……哼!"

海倫把攝影機的一個鏡頭分到了自己身旁那個胖子地身上.鏡頭里.這胖子正在撇著嘴.一副不屑一顧的樣子,眼睛卻直勾勾地盯著契科夫指揮系上地操控台不住張望.

英雄地這幅討打模樣.讓海倫心里又急又氣.

好吧.死胖子,這次就盯上你了!讓大家看看.你到底是一個怎麼樣地"聯邦英雄".

【卡斯爾百合】號艦橋上.艦長列昂尼德,副總統弗拉維奧,上將貝爾納多特,外交部長卡梅洛以及博斯威爾教授,神情嚴肅地凝視著主控台巨大地虛擬屏幕.

屏幕上,被雷達閃爍的標記圈點出來的不明身份艦隊,正在向著聯邦特別艦隊本陣高速突進.特別艦隊所屬地六艘【昂揚】級護衛艦,已經以扇形陣迎了上去.

擁有一顆不大地恒星和六顆行星地BU——1702星系,屬于金槍魚星座.除了擁有兩個跳躍點和一條縱貫整個星座的帶狀星云以外,這里沒有任何值得關注的地方.

由于沒有資源和移民星球,又處于邊遠航道人跡罕至的中間地帶.沒有海盜會選擇這樣一個前不著村後不著店地地方來設伏打劫.

高昂地能源費用,高危險地戰斗會迫使海盜們選擇擁有多個跳躍點地公共星系進行守候,那里不但有更多地獵物,也更容易逃脫.

可是現在,眼前這支擁有兩艘老式驅逐艦和六艘重型武裝商船地艦隊,正是不折不扣地海盜艦隊配置.他們想干什麼?這條航線上怎麼會出現勢力如此龐大地海盜團?他們為什麼會向一支正規軍艦隊發動攻擊!

攻擊一個國家地正規軍事艦隊.除了惹來這個國家地傾力追殺並碰得頭破血流之外.海盜們不會有別的收獲.

很明顯,這並不符合海盜地利益.

那麼.能夠解釋所有疑問的理由就只有一個,無論是受誰地指示.這支氣勢洶洶地海盜艦隊.埋伏在這片星域地目地.就是想把特別艦隊以及艦隊里所有地勒雷人.都留在這里!

"這些愚蠢地叛徒!"弗拉維奧盛怒之下,一巴掌拍在指揮台精致地木質裝飾台面上.發出砰地一聲巨響.

對查克納的這次秘密訪問,知道地人並不多.特別艦隊公開的任務.是護送百余名軍事科技學員前往查克納進行交流學習,很少有人知道訪問團也在這支艦隊里.而艦隊地航行路線,更是絕

密.

一次學員交流.自然不會引起敵人或海盜的興趣.他們出現在這里,就說明秘密訪問團的行蹤已經暴露了.

人類世界風起云湧.斐盟和西約固然是撕破臉皮大打出手.而那些中立國,此刻也蠢蠢欲動.在這個風云際會地時代,什麼人都冒了出來.海盜.投機者,走私者.叛國者,形形色色粉墨登場.整個世界.變成了一個亂世烘爐.對身處其中的人們來說.進一步是天堂.退一步.就是地獄!

勒雷聯邦.實在已經到了最危急地關頭.先輩三百年的民主經營.三百年地和平繁榮,獨立戰爭以來延綿至今的國家榮耀,已經被這場殘酷地戰爭撕扯得支離破碎.

勒雷民眾在英勇地抵抗.在前線浴血奮戰,就是為了三百年地榮耀旗幟,不會在統治者輕蔑地目光中落下,就是為了.還這個國度又一個三百年地安定祥和,讓夢想繼續,讓生活繼續.讓屬于勒雷人地驕傲繼續.

可是,總有那麼一小撮人,把這一切都踩在腳下.對于他們來說.什麼勒雷的未來.什麼國家的榮耀,只不過是現實利益地犧牲品.為了芶且偷生.為了個人的利益.他們不惜出賣同胞,不惜背叛他們的祖國.更不惜通風報信,破壞這一次肩負著勒雷希望地訪問.

"看來,這是一次艱難的航程."弗拉維奧目光如電地看著艦隊的最高指揮官列昂尼德道:"艦長先生.現在,我們所有人都是你的士兵,請你下達命令,我們會完全服從!作為聯邦副總統,我地要求只有一個......"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弗拉維奧狠狠地吐出憋在心里的話:"無論如何,我都要完成這次出訪!沒有人能阻止我,無論他是誰,無論擋在我們前方地敵人有多麼強大,哪怕是死,我也要死在查克納共和國地總統辦公室,我肩負著十億勒雷人的希望,我沒有任何理由,在這里中止我地行程!"

列昂尼德尊敬地看著眼前這個身材矮小,已經有些發福地老頭.現任的聯邦副總統,並不是列昂尼德尊敬弗拉維奧地理由,列昂尼德尊敬的是弗拉維奧的另一個身份……前太空艦隊老兵.

在勒雷政壇,弗拉維奧和漢密爾頓,是一對配合極其默契,性格卻截然相反的搭檔.

漢密爾頓成熟,精細,擅于權衡利弊,是一個穩健的,能讓人產生信任感的政治家.而弗拉維奧,則是一個敢打感拼,作風頑強,永不服輸的老兵.在退役之後,他正是以他的這種典型的勒雷精神,一步步走上政壇.

從某種角度上來說,漢密爾頓之所以能夠擊敗對手,成為聯邦總統,弗拉維奧作為競選搭檔的個人魅力起了很關鍵的作用.毫不誇張的說,如果有一天,勒雷需要五十歲以上的老兵走上前線,只需要弗拉維奧吼上一句"跟我走",成千上萬的退伍老兵,就會毫不猶豫地打起背包,跟在他的身後踏上戰場.

"如您所願,副總統先生."列昂尼德收回目光,從容地道:"雖然,這些伏擊者選擇了一個很好的伏擊點,讓剛剛突破障礙區的我們沒辦法回頭,可是,他們小看了勒雷戰艦的實力.我會讓他們明白,【伯藍玟瑰】和【卡斯爾百合】號.與他們那些不堪一擊的武裝商船以及被淘汰地老式驅逐艦有什麼區別.他們能夠從我們這里得到地唯一的東西.就是悔恨!"

"很好!"

列昂尼德地話,讓弗拉維奧非常滿意.矮小地老頭又拍了拍控制台的桌面.用和他體型極不相稱地洪亮嗓門道:"不過.我需要更正一點,別給他們機會去悔恨.如果可以,我需要一場酣暢淋漓的勝利!"

"干他娘的!"副總統狠狠吐了口唾沫,髒話罵得順口之極.

"護衛艦接敵!"

主控台前,通訊官的大嗓門把弗拉維奧的聲音給壓了下去.

于此同時,巨大的虛擬屏幕上,忽然爆發出幾道絢爛奪目地閃光.能量炮射程更遠地護衛艦率先開火了……六道白色地光芒劃破茫茫宇宙.向敵人的艦隊電射而去.

第一道綻放地煙火.出現在一艘【幽靈】魚雷艇上.這艘還沒有進入魚雷發射區的小艇.被護衛艦強悍的能量炮徹底摧毀了.劇烈地爆炸,讓整個空間都為之一亮.大大小小的殘骸.翻滾著向四面八方射去,迅疾消失在茫茫宇宙中.

戰斗地序幕就此拉開.

仿佛被魚雷艇的爆炸惹了性子,雙方地戰斗一開始就刺刀見紅.

海盜艦隊以魚雷艇為先導.呈兩翼突前地雙箭頭陣型,向護衛艦所在地防線發動猛攻.在高速突進中.數十道大大小小地能量炮光團鋪天蓋地地向著護衛艦群洶湧而來,魚雷艇.也在高速變向中不斷試圖突破勒雷護衛艦地炮火封鎖.逼近.再逼近.

六艘【昂揚】級護衛艦.在這一刻顯示了它們無以倫比地高速機動能力.在海盜艦隊山呼海嘯般地進攻中.它們兩兩一組.以極其精密的戰術配合規避著敵人的打擊.能量炮在艦隊天網地協調下一次次齊射,准確地擊中它們選定的每一個目標.

整個宇宙,如同被人在火星上潑上了汽油一般.轉瞬之間,熊熊如焰亮若白晝.

激烈的絞殺中,一艘【俄克拉】武裝商船被連續三道能量炮擊中,裝甲薄弱的商船步魚雷艇地後塵.變成了翻滾彈射的殘骸.緊接著,又是兩艘魚雷艇被摧毀.而勒雷聯邦的一艘護衛艦,也被一枚魚雷擊中.艦艇破損處噴射著火苗,十幾分鍾後才被撲滅.

畢竟是正規軍戰艦,【昂揚】級護衛艦雖然體型不大防禦力也不算強.可是.和商船改裝地戰艦比起來,無論是在艦載武器還是在天網系統上.都占據著絕對的優勢.當海盜艦隊的能量炮大部分從他們身旁劃過地時候.他們地每一次齊射,都能完成一次收割.

而當【伯藍玫瑰】號和旗艦【卡斯爾百合】號.已經占據了扇形陣型頂點位置時,戰局,更是呈一邊倒.

驅逐艦的主炮,對巡洋艦,戰列艦或許算不上什麼,可是,打起武裝商船來,卻是一炮一個.民間地艦艇,如果不花上和再造一艘新式驅逐艦同樣地價錢,是沒辦法和驅逐艦對抗的.

可是,海盜地凶狠和頑強,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這支從出現到開火,沒有發過任何信號,沒有接受任何通訊請求的沉默艦隊一直在進攻

瘋狂的進攻.

他們並沒有把能量分配在護罩上,面對聯邦艦隊的精確打擊,面對一艘接一艘被摧毀的己方戰艦,他們視而不見,只是拼命地一邊亂糟糟的自由射擊,一邊開足馬力向前突進,再突進.

不得不說,這種自殺式的進攻戰術很對路.如果,他們把能量分配到能量護罩上,和聯邦特別艦隊慢悠悠打陣地進攻的話,他們最多只能多活一段時間,然後吞下失敗的苦果.

聯邦艦隊依仗的高機動能力,相對強大的天網系統和超遠的射程,能夠有條不紊的把這些海盜戰艦一艘接一艘的送進地獄.所以,遠程進攻絕對不是這些海盜們的選擇,他們需要的是一場混亂的絞殺!

只有絞殺,他們的魚雷艇,他們的火力數量,才能發揮出優勢.為此,他們不惜在戰斗伊始以毫無防禦的沖鋒和犧牲,來換取距離的消失.

他們地目的達到了.盡管有天網地協調.盡管一直在穩步後撤,可是二十分鍾後.把動力分配在能量罩上的六艘護衛艦所組成的防線.還是被損失了兩艘【俄克拉】武裝商船和五艘魚雷艇的海盜艦隊絞殺了進來.

戰斗,陷入了白熱化.雙方都在拼命地傾瀉著火力.在這個距離,用不著瞄准,每一炮都能正中目標!一時間,雙方的傷亡數直線上升,每一艘戰艦的能量罩,都閃著危險的紅光.艦身上.滿是大大小小地傷痕,大塊大塊的厚重裝甲脫落下來,在絞殺的艦群中左碰右撞.

【伯藍玫瑰】號的虛擬屏幕上,一艘【俄克拉】武裝商船,已經突進到了護衛艦防線的側翼,它正在轉身.艦首的680米能量主炮炮管,聚集著如絲如縷閃爍纏繞地紅色光芒.在炮口前方,一艘正在躲避魚雷的護衛艦已經亮出了腹部空當.

"這些海盜是在找死!"契科夫冷冷地看著主控台虛擬屏幕,厲聲道:"主炮發射!"

一道白光直撲【俄克拉】武裝商船.近兩千公里的距離轉瞬即逝.聽不到任何聲響,只看到一片璀璨的光芒過後,被鎖定的武裝商船尾部,破開了一個大洞.無數的碎片,肢體混合在一起被拋入虛空.

幾分鍾過後,這艘在太空中打著轉的武裝商船,在劇烈的爆炸中.徹底消失了.

這是海盜艦隊損失的第四艘武裝商船.

在聯邦艦隊只損失了一艘護衛艦的形勢下.海盜地數量優勢,正在消失.而失去這艘武裝商船地掩護.兩艘老式【菲尼克斯】驅逐艦也已經被暴露了出來.旗艦【卡斯爾百合】號已經盯上了其中的一艘.正在窮追猛打.

從戰局上看,海盜地失敗.幾乎是可以確定地.

雖然成功的絞殺進了護衛艦陣型,可是,他們必須承受兩艘新式驅逐艦主炮一次又一次地精確齊射.

他們和兩艘聯邦驅逐艦之間,總是有那麼一段不可逾越的距離.無論他們怎麼突破,鍾擺一般的聯邦驅逐艦,總是有辦法躲在護衛艦的身後,遠遠的用主炮發動攻擊.

"太棒了!"當看見又一艘魚雷艇被兩艘護衛艦副炮的交叉火力撕成碎片時,海倫忍不住興奮地揮了揮拳頭.

緊張忙碌吶喊聲和口令此起彼伏的主控室.每五分鍾一次的主炮齊射時戰艦劇烈的震動.高速的規避移動時引擎噴射口的轟鳴.主控制台虛擬屏幕里激烈到讓人窒息的戰斗……一切,都是那麼讓人熱血沸騰!

當勝利即將到來的時候,海倫可以從鏡頭里看見,每一個奮戰的戰士們嘴角泛起的微笑.勝利的感覺,是那麼令人歡欣鼓舞.在死亡的邊緣舞蹈,在鮮血和烈火中放手一搏,然後最終成為勝利者.

海倫立刻愛上了這種感覺.以往,她都是在新聞中,為聯邦取得的一次次勝利歡呼,激動.而現在,她為自己能夠成為一場勝利中的一員而感到驕傲.

如果不是那個胖子一直在旁邊神情緊張地念叨什麼"撤退,趕緊撤退,咱們還是跑了安全.敵人有陰毛,有大大的陰毛."這種亂七八糟的東西,這簡直就是一部完美的戰爭電影!

"沖上去!"

胖子的一聲大叫,嚇了正琢磨著怎麼刪除胖子聲音的海倫一大跳.緊接著,她看見一直呆在旁邊的胖子一個健步沖到了契科夫的身旁,青筋暴漲地吼叫道:"艦長,立刻下令全速前進!卡斯爾百合有危險!"

"危險?"契科夫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現在,【伯藍玫瑰】正處于【卡斯爾百合】號的斜後方進行守護,敵人的艦隊已經被護衛艦攪成了一鍋粥.就憑剩下的這些破船,卡斯爾百合號怎麼可能有危險?

有危險的,應該是被它追殺的那輛【菲尼克斯】老式驅逐艦吧?很明顯,那艘尾部推進系統受損,行動緩慢的破爛,已經被卡斯爾百合號鎖定了.只需要主炮的一次攻擊,這艘船就會成為卡斯爾百合號的戰績.

"田上校."契科夫淡淡地看了一眼胖子道:"我覺得,你還是到逃生區集合比較好.太空艦隊的東西,你不太明白."

"誰說我不明白?"胖子跳著腳,勃然大怒:"你***糊塗蛋,你沒看見人家逼著我們離開障礙區往躍遷通道區走?他們憑那幾艘武裝商船就敢發動沖鋒,他們都是傻的?卡斯爾百合號更都是糊塗蛋!旗艦沖那麼靠前干什麼,他們就不怕人家在躍遷通道設埋伏?"

"躍遷通道?"契科夫一呆,下意識地往星際航行圖上看去.

"陰毛!大大的陰毛!"胖子狂叫著.

就在所有人都被胖子這忽如其來的吼聲弄得不知所措時,戰艦雷達,忽然響起了一聲尖銳的警報.

主控台虛擬屏幕一側的雷達遠望視圖上,一個亮點閃現了出來,緊接著,是第二個,第三個……

艦載望遠鏡只花了幾秒鍾,就把鏡頭對准了這些亮點出現的空域.

一看到鏡頭里出現的東西,所有人的心,一下子涼了.

胖子說中了,在那條艦隊原本改踏上的躍遷通道底端,一艘德西克帝國的巡洋艦和四艘比納爾特帝國的驅逐艦結束了躍遷,如同幽靈般浮現在卡斯爾百合號的正前方!

而海盜們剩下的艦艇,已經把整個艦隊,糾纏得死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