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三十六章 生活和研究

別的戀人之間,總是會有很多說不完的話.

胖子享受著溫馨的客廳沙發和安蕾依偎在自己身上那香軟的嬌軀,聽她把別來的經曆,未來的憧憬有一句沒一句地挑著說.

安蕾說著話,會時不時的靜下來,摟著胖子,把臉埋在他懷里摩挲著不做聲.然後問問別後胖子在加查林的經曆.

沒出息的胖子在心中女神的溫柔鄉里越陷越深.當他最終發現,自己和邦妮的所有事情,都被安蕾套了個清清楚楚時,已經為時已晚.

安蕾還是那個清純得透明的安蕾,可是,這並不妨礙她在某種時候搖身一變,變成一個害死人的小妖精.

她會甜甜地倒在你的懷里,幽幽的問及她感興趣的問題.也會在你說謊的時候掐你幾下說實話的時候掐你幾十下.不輕不重也不疼,但是癢酥酥的,讓人心里如同貓抓一般.

當你摟住她,肆意輕薄的時候,她會嬌喘呻吟著,用適度的抗拒挑逗你.她那溫熱香軟的身軀,膩滑得如同泥鰍一般,在你情緒高漲的時候,卻哧溜一下溜出你的懷抱.

當你的手指尖,還殘留著她身軀的淡香,還回味著滑膩**的彈性時,她已經紅著臉縮到了沙發角落.羊羔般楚楚可憐而又羞澀地看著你.讓你恨不得把心窩子都掏給她看.

胖子就被掏空了心窩子.

當所有盤查都結束的時候,安蕾巧笑嫣然地宣布.睡覺時間到了!

胖子傻傻地看著美臀微扭地安蕾走上樓梯,忽然明白.隨著時間不知不覺的流逝,那個和自己青梅竹馬,如同陽光下一個嫵媚精靈般地女孩,已經長成了一個風情萬種,一個從生理到心理都已經完全成熟的女人.

更要命的是,她還接受過嚴格訓練的勒雷軍事情報局的現役中校!

這個萬惡的女特務!

第二天清晨,當胖子醒來的時候.晨曦地陽光,已經穿過窗簾的縫隙,灑在了床邊.小樓下的花園里,安媽正在跟安蕾說著什麼.不時能聽見安蕾撒嬌的聲音.

一只色彩絢麗的藍嘴云雀,從陽光中落在了陽台上.靜靜地來回跳躍了幾步,警惕地轉頭看了看四周停了下來.只幾秒鍾,它又啄了啄自己的翅膀,騰身而起,在空中嘰嘰喳喳地叫了兩聲,撲翅飛進了遠處地樹叢中.

胖子懶洋洋地躺在床上,一根手指頭也不想動.這樣安甯的日子,已經離開他太長時間了.這樣的清晨,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那麼的珍貴.能躺在這里,聽著,看著.感受著生活.就是一種莫大的幸福.

一股酥麻的懶意席卷全身,胖子愜意地伸了個懶腰.在放松身體躺在柔軟的床上.舒服得直呻喚.

"甜蜜蜜!起床了!"伴隨著高跟鞋清脆的上樓聲,安蕾的聲音在門口響起.

"不起來!"胖子有些憋屈地賭氣道.

"快…"安蕾擰開了門…:"啊!!!"

小樓里.同時響起了兩聲尖叫.

"你怎麼不穿衣服,你這個變態!色狼!"安蕾一陣抓狂.

"你怎麼隨便進人家的臥室,你這個女色狼,偷窺狂!"胖子不甘示弱,用手捂著要害,羞羞地道.

"甜蜜蜜,你死定了!"

安蕾撲了上去.房間里響起了胖子地慘號聲和安蕾咯咯地笑聲.

在安蕾不時發出地尖叫和上氣不接下氣的笑聲中,樓下安媽笑眯眯地一邊在蒸汽騰騰地廚房里麻利地洗菜和面忙活著做早飯,一邊不時寵溺地往一旁地小屁孩嘴里塞些剛剛蒸好的包子.

被老人完全當作孩子慣地小屁孩,並不反感這樣的游戲.沒有成長經曆的它,對人類的感情有著很大的好奇心.而融入一個家庭,對它來說,是一種難得的體驗.

如果說和胖子的相處,小屁孩體驗到的是朋友般毫無保留的信任和肆無忌憚的玩笑,那麼,在慈祥的安媽身旁,小屁孩有一種從來沒有想象過的,說不清道不明,非常依戀舒適的感覺,這種感覺,讓它覺得自己真的像一個人類,而不是一個孤獨的人工智能.

當胖子背著賴在身上的安蕾下樓一眼看見小屁孩的時候,差點笑死過去.

肉嘟嘟的臉上滿是面粉的小屁孩.一邊牽著安媽的衣角,在廚房和飯廳之間跟進跟出,一邊把手里抓的包子不住往嘴里塞.也不知道,這家伙的人造軀體到底知不知道包子是什麼味道.反正,這些包子算是浪費了.

安甯的日子總是波瀾不驚,甚至顯得有些枯燥.吃了早飯,胖子就會陪安媽在住宅區旁的森林公園里散步.順便去太空城的自選商店里買些菜.然後回家陪安媽做午飯.

做飯的快樂,

不會跟安媽搶的.他只是和小屁孩在旁邊打打下手老人來說,能在飯桌上擺滿自己親手做的飯菜,看著自己的孩子吃得津津有味,那便是人生最大的意義了.

米蘭和邦妮每天都會到家里來.三個女人都頗有默契.有時候,她們會聚在一起,討論女人的話題,把胖子遠遠趕開.有時候,她們中的一個人,會靜靜地陪在胖子身旁或者給他帶上墨鏡帽子,拉他去逛街.

不過,這顯然不是一個色*情狂的全部生活.

晚上,安蕾洗澡的時候,總會發現一些偷窺設備.她會故意裝作不知道,也會和胖子膩在床上卻什麼都不許他做,讓胖子一次次捶著枕頭失聲痛哭.

幸好,還有米蘭和邦妮.

食髓知味的米蘭從不拒絕胖子的騷擾.她會在她實驗室地小房間里,脫去那身研究員白衣.用她堅挺的雙乳,豐腴地美臀和極有底蘊的小蠻腰.一次次地挑戰著胖子的極限,癱軟如泥媚眼如絲卻永不服輸.

而邦妮,則會臉紅紅地被胖子拉進斯邁大酒店的豪華套房里,剝去人前那美麗高貴到讓人不敢接近的外殼,變幻著各種姿勢,徹底化身為一個任胖子予取予求的絕世尤物.

這才是胖子的幸福生活!

日子一天一天地過去.在這個朝不保夕的戰爭年代,每天電視里反複播放的新聞.清冷的街道,不斷翻動的陣亡者名單,都在提醒著女人們都彼此包容,互相關心.提醒著她們珍惜這安甯平和的時光,抓緊每一分每一秒,體驗著生命地美好.

同樣.每天來自軍部的戰報,也在提醒著胖子,這樣的日子,是一種奢侈.戰爭還在繼續.自己,還肩負著更大的責任.

因此,除了享受生活,胖子一有空,就會紮到米蘭的實驗室里.

加里帕蘭實驗室,是胖子的福地.如果不是當初在實驗室的學習訓練,如果不是擁有了普通人做夢都得不到的【邏輯】.就憑一個小小的機修兵.只怕早就葬身在了戰場上.

藝多不壓身,這已經成為了胖子的人生宗旨.但凡是對他有用地.他就會狠下心來.逼著自己去學,去練.去想.再雞鳴狗盜地玩意兒,說不定什麼時候,就能幫他撿回一條命來.

口技,曾經不止一次的幫助胖子解決難題.現在,只要他聽過地身影,就能模仿九層像.

當初學習地那本集合了魔術,幻術,心理學,光學等在內的《刺客隱身術》,則是胖子用地最多的.他的消失潛行和機甲潛行之所以厲害,就是因為他大量的使用了這本書上傳授的經驗.

而作為一個大師級的心理學家,胖子更是結合騙術,在加查林騙了個昏天黑地.向來謹慎的萊因哈特,也自始自終沒有看穿過胖子的真實面目.在所有加查林貴族眼中,胖子不過是一個有些天才,有些憨厚的機械師而已.

現在胖子想哭就流淚,一笑就憨厚,活潑可愛天真純樸,全他媽是當時對著鏡子練出來的.那苦可沒少吃.

而這一次,除了繼續深造自己的口技,騙術,魔術幻術,心理學,催眠暗示,用實驗室重力模擬艙訓練機甲操控,徒手格斗以外,最重要的,胖子要繼續研究卡斯帕的工作日志.

以胖子的專業眼光,他很清楚比納爾特帝國研制的十二代機甲究竟有多厲害.

如果有一定的數量,那種機甲,甚至可以改變整個戰爭格局!

尤其是在太空中,如果沒有足夠的戰機,任何一支艦隊遭遇這種機甲的群體伏擊,都會吃大虧.而以這種機甲的動作和能量級別來看,它在地面戰爭中,也占據著絕對的優勢.

能在渾身是炮的戰艦攻擊下閃躲,在密密麻麻的彈幕縫隙中生存,那麼,在地面上,有多少機甲能夠對它產生威脅?而它能夠破開戰艦裝甲的高能離子光刀,又有什麼機甲能夠擋得住它的全力一擊?

這樣的機甲,有一輛,就足以在團一級的戰斗中影響勝負,如果在一場戰役中,有十輛,甚至數十輛這樣的機甲呢?

這種機甲是神秘的.別說找到這種機甲的弱點,就連它什麼時候會出現,胖子也不知道.

他只知道,如果不想辦法迎頭趕上的話,這個國家,將付出更大的犧牲.而在未來的某一天,自己說不定就會倒在這種機甲猙獰的屠刀下.

機甲,按照功能,劃分有十個部分.分別是動力系統,武器系統,平衡系統,電子系統,操控系統,感知系統,防禦系統,行動系統,能源系統和計算系統.

武器,平衡,電子,操控,感知,防禦這些系統是不需要解釋的,顧名思義,它們指的

的能量炮,近身武器,行動平衡儀,雷達,干擾,通杆,鍵盤,以及遠視儀,光學儀,能量罩,裝甲等部位.

需要特別解釋的,是動力系統和行動系統.這兩個系統,是有本質區別的.動力系統.是指機甲地核心引擎,以及關節驅動.而行動系統.指的卻是機甲地機械腳.傳動杆,齒輪,輔助推進器等部件.

而計算系統.則是指裝載著所有系統地程序,控制和分配動力,能源的機載電腦.

胖子作為一個機修兵.對這些系統再熟悉不過了.不過,知道學習了卡斯帕的工作日志,他才真正對這些系統有了更深刻地了解.在卡斯帕為他打開的大門里.胖子看到了一個嶄新的世界.

每一個系統地不同,都會導致機甲的性能和風格大相徑庭.

比如說獸型機甲.蟲型機甲和人型機甲,在行動系統上,就有著本質上的分別.而這種分別,又導致了其能源和動力分配地不同以及操控方式的不同.而即便是同一類型地機甲,一個系統的優劣.也能決定這台機甲的等級.

就若同勇士先驅者和勇士領導者,這兩個生產自同一平台的機甲,就是因為行動系統的不同,而有了優劣之分.勇士領導者.使用地是勒雷聯邦在五年前研制的新型驅動模式.動力損耗遠比先驅者低,敏捷和速度卻高的多.

所以,兩個操控水平大致相同的戰士駕駛不同地機甲決斗的話,如果不計算偶然和錯誤,那麼,勇士領導者的勝率要遠遠高于先驅者.

胖子已經從卡斯帕搞到了一個微型戰艦版引擎,和【蜂鳥】輔助推進器.雖然戰艦版引擎只是沒有完成的半成品.不過.吃透了引擎原理和設計的胖子,非常有信心在不遠的將來完成這件曠世傑作.

這兩樣東西.可以說.已經是當今世界機甲的頂級部件了.就算是一台最普通地機甲,裝配上這兩個部件.也能成為一個以極端速度和靈巧著稱地超級殺手型機甲.

只是擁有這兩個部件,對胖子來說,並不滿足.在卡斯帕工作日志的指導下,胖子又把目光盯上了人類社會林林總總地私人機甲.

這些機甲,或許在戰爭中無法和軍用機甲抗衡.可是,就近身格斗,或某種極端地技術來說,他們無疑有著軍用機甲不具備的優勢.甚至,由于多了近百年地技術積累,這些機甲在某些專項上,比卡斯帕提出的概念更先進.

這就給了胖子一個思路.如果能夠集中所有私人機甲的先進技術,會不會創造出一種比比納爾特帝國的十二代機甲更先進的機甲呢?

要知道,在機甲底蘊深厚如海的民間,隱藏著那麼多的能人奇士,那麼多驚才絕豔的人物.這些人的智慧,是連卡斯帕也不敢輕視的.在卡斯帕的工作日志中,有許多設想和技術,都來自于民間.

胖子現在需要做的,就是把這些技術給找出來.結合自己的機甲武學,創造出一種真正適合自己的機甲.

說干就干,胖子一邊研究工作日志,一邊把網絡上能找到的所有機甲都拿出來研究,一有空,他就鑽進民用網絡的機甲論壇里,尋找支持卡斯帕設計理論的各種知識,和人探討私人機甲的設計,制造技術.

一時間,許多私人機甲研究論壇上,都出現了一個名叫"打破砂鍋聞到底"的家伙.

人們發現,這個家伙不但精通各種機甲知識,同時也有著各種各樣稀奇古怪的理論和問題.

而他的所過之處,一片狼藉.

這個家伙通常喜歡找到一個新論壇以後,就把所有技術帖拿出來一一點評.如果他看上眼的,馬屁拍得震天響.發帖的樓主,常常會大生知音之感,對他的問題詳細答複不厭其煩.相處愉快惺惺相惜.

而他看不上眼的,就倒了血黴了.常常被他連譏諷帶嘲笑,罵個狗血淋頭.把其中的謬誤,一一甩出來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若是樓主反擊,則正中這混蛋的下懷,不把你問嘔吐了,他絕不罷休.

最可氣的是,明明有時候因為不忿,將關鍵技術說了出來,被他掏空了底子,這家伙還不領情,總是想方設法胡攪蠻纏,非要挑點其他漏洞出來.

有一個典型的例子是,一個論述能量發散的帖子,被他胡亂指責,結果樓主應聲而戰,有理有據地擺事實講道理,駁的他無話可說,到最後,這混蛋竟然指責樓主長得丑,宣稱人丑就沒有發言權,氣的樓主差點腦溢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