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三十五章 別給我機會

子並不知道因為統帥部的一個提案,包括建立一個新一支新的二級艦隊在內的絕密工程已經啟動了….統帥部必須未雨綢繆.風云變幻詭黠莫測的局勢容不得他們再看下去.

胖子正在心猿意馬地假裝看電視.此刻的客廳里,就只剩下他和安蕾兩個人.靜靜的客廳,只有電視的聲音,虛擬屏幕的光線變幻,映得客廳忽暗忽明.胖子甚至能聽見自己的心跳,感覺到緊貼在胳膊上安蕾有些發燙的臉.

胖子不知道安媽洗碗的時候,在廚房里跟三個女孩子說了些什麼,反正一收拾乾淨,米蘭就嬌媚地瞪了自己一眼,拉著同樣滿面紅暈的邦妮逃也似的回了加里帕蘭學院宿舍.

"安媽到底跟你們說什麼了?"胖子裝作很隨意的樣子問道:"怎麼一個兩個都很受不了的樣子?"

"呸!"安蕾的臉稍微離了他的胳膊,輕輕啐了一口,嬌嗔地伸手拍了他一下道:"女人的事情,你問那麼清楚做什麼?"

胖子白挨了一下,知情識趣地閉上了嘴.

"媽什麼都不想,就想抱孫子."一想到安媽的話,重新把臉貼在胖子胳膊上的安蕾就羞得恨不得找個地方把臉埋起來.

母親那期盼的眼神,讓安蕾忽然發現自己已經長大了.自己不再是依偎在母親懷里撒嬌的小女孩了.這樣的變化,讓她有些慌亂.有些喜悅,又有些莫名地悵惘.

電視頻道被胖子翻來翻去.忽然.這家伙停下遙控器不動了.

"冬季懷孕時,要注意保暖.早期孕婦需要補充…."電視上,一位婦產科醫生模樣地主持人,正在介紹懷孕知識.

胖子一臉憨憨地盯著電視看,專注無比頻頻點頭.

女孩羞不可耐地撲到這可惡的胖子身上,雨點般地小拳頭砸下去,打得胖子賴在沙發上打滾.關掉燈地客廳里.溫馨而曖昧,在光幕電視閃爍的光線中,響起胖子的求饒聲和安蕾銀鈴般的笑聲.

"我們走了,媽又得一個人了."良久過後,安蕾羞羞地靠在胖子的懷里,臉上一片滾燙.死胖子怎麼這麼壞.想到剛才胖子的偷吻.想到他在自己身上上下其手,安蕾就覺得渾身發軟.

想到自己的母親,安蕾幽幽地歎了口氣道:"不知道什麼時候,這場戰爭才能結束."

"現在百幕大星系地形式怎麼樣了?"說到這樣的話題,胖子也有些發愁.越來越強烈的危機感,讓他心神不甯.

或許,自己真的應該好好考慮一下博斯威爾那個瘋狂的計劃,勒雷再這樣下去,遲早是個滅亡的結局.如果現在不做點事情,等到勒雷被拖到了山窮水盡地時候.後悔都晚了.

安蕾現在已經是軍事情報局的中校了.職位也從聯絡官被調整到了情報局軍情處下屬的一個組任副組長,負責監聽敵方通訊和戰場上的電子監控情報彙集.對于百幕大的戰局.再熟悉不過了.她擔憂地道:"局勢很不樂觀.從我們手里掌握的情報來看,敵人正在策劃一次大的攻勢."

"針對百幕大戰區?"胖子皺了皺眉頭.

"暫時還沒有確切的情報."安蕾從胖子的懷里撐起身子.白晢如玉的小腳,把沙發下地拖鞋劃來劃去,怔怔地道:"除了東線地德西克帝國,在加緊集結小比利牛斯邊界的兵力以外,還有傑彭帝國,和蘇斯帝國,也有類似地動作.從我們彙集地情報來看,這三個國家,加上比納爾特帝國駐紮在德西克的一支聯合艦隊,總兵力已經超過了十六支混合艦隊,六十六個滿編裝甲師和超過兩百個全機械化步兵師."

胖子地腦袋頓時頭大如斗,這些兵力,從數量上看,只是勒雷目前兵力的兩倍,可是,如果他們能夠同時將這些兵力投入到兩線戰場,勒雷絕沒有還手之力!動員如此龐大的兵力,西約到底想干什麼,他們想畢其功于有一役?

"蘇斯?怎麼還有蘇斯帝國?"胖子忽然覺得想到了什麼,詫異地道:"他們不是在和查克納打麼?"

"查克納的雷斯克星系被蘇斯閃電入侵後,似乎並沒有急于收複失地的意思.這個國家的戰斗力是眾所周知的,可是,他們似乎只是很滿足于將蘇斯帝國堵在長征星系之外."安蕾秀眉微蹩:"這一次,我們了解到,蘇斯帝國在國內集合了一支混合艦隊,五個裝甲師,十四個步兵師的兵力,他們的目標,顯然不是雷斯克星系."

"斐盟聯合軍指揮部怎麼說?"胖子一邊思索著蘇斯帝國集結如此重兵的意圖,一邊問道.

"他們給了一個作戰指導."安蕾把修長的美腿蜷起來,斜縮進柔臀下,靠在扶手上道:"他們要求薩勒加聯邦,克那威爾共和國,塔塔尼亞商業聯盟,普迪托克聯邦和我們,在第一,第二東南遠征軍艦隊的協助下,在盟軍指揮部的指揮下,進行聯合作戰."

"聯合作戰!"胖子忽然明白了,冷笑道:"很明顯,黑斯廷斯是想讓東南星域承擔起拖住,並消耗西約主力的重擔,為日後的中央星域戰線的開辟,打下基礎."

"卡爾斯頓星河?"安蕾睜大了眼睛問道.

"斐揚共和國,不會無緣無故派兩支聯合艦隊來幫助我們.他們,自然是有他們的打算."胖子一揮手,臉上的表情顯得有些猙獰:"想想真是不寒而栗,黑斯廷斯從一開始,就把所有人都算計進去了.我們偏偏還只能按照他的計劃執行."

安蕾張大了嘴,聽胖子冷笑連連:"難怪查克納擺出一副防禦的態勢.丟了一個星系都不急著拿回來.估計他們和斐揚共和國,是早有默契地.只要能把西約幾個大國的主力消耗在東南星域.他們才不會管我們地死活!"

"是啊!"安蕾氣憤地道:"可是,他們就沒想過,西約一旦打通勒雷通道,就能在外圍連成一條線.到那個時候,塔塔尼亞這些國家,都不能幸免.就算斐揚,萊恩和查克納三國的鐵三角防禦線.也抵擋不住西約的全面進攻啊."

"你小看黑斯廷斯了."胖子凝神看著牆壁,咬牙切齒地道:"我敢打賭,他會讓我們犧牲,可是,他不會讓我們失敗.等到東南星域到了最危急的時候,他的艦隊.就應該出現了!"

安蕾怔怔地說不出話來.這樣的結論,讓她情不自禁地打了個寒戰.聰慧剔透如她,很快明白了過來.只需要順著胖子的思路,想想小比利牛斯戰役,她就知道胖子地推論是正確的.

黑斯廷斯,是在有計劃的執行著他的戰略.

在這場席卷整個人類社會的曠世大戰中,所有的國家,所有地軍隊,都是他手中的棋子.在加查林和勒雷戰爭最關鍵的時刻,正是第二遠征軍艦隊的出現.決定

利牛斯的歸屬!

而這支艦隊.早在小比利牛斯戰役開始的半年前,就已經集結並踏上了星際旅途.當勒雷擊敗了加查林.又拖住了德西克之後.他們才出現在克那威爾通往小比利牛斯的跳躍點.

勒雷付出了慘痛的犧牲,卻將小比利牛斯拱手送給了費斯切拉.不僅如此.到最後,勒雷人甚至還得感謝黑斯廷斯為自己拿回了加里略星系.

那是第一階段戰役.勒雷為此奮戰了三年.可是,這三年不過是黑斯廷斯在戰爭棋盤上落下的幾塊棋子.接下來,如同第一階段一般的棋,將層出不窮.他能讓勒雷付出三年犧牲,他同樣,能將整個東南星域捆綁起來,付出同樣地犧牲.

當斐揚共和國姍姍來遲地艦隊出現在滿目瘡痍的東南星域時,他們會在哪一個地方,插上屬于斐揚地旗幟?

"索伯爾為什麼就盯著勒雷通道不放?他就甘心再這麼吃上一次虧?"安蕾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到那個時候,他會不出手麼?"

"會出手!"胖子盤著腿坐在沙發上,用手撐住下巴道:"索伯爾一開始就出手了.對于勒雷通道,他是勢在必得!如果比納爾特帝國要在卡爾斯頓星河跟斐揚共和國正面交鋒,索伯爾並沒有取勝地把握.無論是從軍力還是國力上看,斐揚共和國的實力都比他們高.再加上黑斯廷斯地指揮,索伯爾絕不會冒險尋求決戰."

"他需要的,是勢!"伴隨著胖子的話,光幕電視猛然間一亮,銀白色的屏幕光芒映射在他的臉上,讓他黑色的眼睛里,如同滑過兩點璀璨的星芒.

安蕾癡癡地看著胖子,她覺得,沉思中的胖子,有一種特別的魅力.讓她目眩神迷.

"整個人類的星際版圖,已經被索伯爾指揮的西約各國閃電入侵,分割成了支離破碎的小塊.這是索伯爾下的第一步棋."胖子目光炯炯:"索伯爾家族,曾經輸給了黑斯廷斯.那場以國運未來做賭注的戰役結局,也直接導致斐揚共和國最近幾十年來一直騎在比納爾特帝國的頭上."

光幕電視的光芒,隨著畫面的變幻黯淡了下去,幽暗寂靜的客廳里,只聽見胖子的聲音:"如果我是索伯爾,我也不會貿然以全國之力和斐揚共和國這樣的對手拼死一搏.當沒有把握一擊致命的時候,我會在棋盤邊角上慢慢地落子.讓我的棋連成一片,讓我的優勢,最終,在卡爾斯頓變成勝勢!"

"最重要的是!"胖子的聲音里,透著無奈和憤怒:"這兩個超級大國,都不會給別的國家坐收漁人之利的機會!他們需要獲取的,不光是這場戰爭的勝利,還是未來數百年的優勢地位!他們絕不會干兩敗俱傷,致使別的國家乘機坐大的傻事!"

"所以…他們同時把目光,投向東南星域."安蕾喃喃地道,她目不轉睛地看著胖子.這一連串令人眼花繚亂的分析,讓她如癡如醉.她從來沒想過,在那些頂級軍事家的手心里,世界是如此被玩弄著.

胖子抽絲剝繭的剖析,讓安蕾看到了一個逐漸清晰的真相.

胖子歎息道:"從加查林入侵勒雷的那一天起,東南星域注定成為他們絞殺的戰場.只有這里,他們才有足夠的理由爭奪,他們也只有在這里獲得了足夠的勝勢,才會真正的吹響躍過卡爾斯頓星河的號角,畢其功于一役!"

"那麼,索伯爾下一步會怎麼做?"安蕾咬這嘴唇道:"他真的想把這里變成一個戰爭絞肉機?"

"不.索伯爾決不會讓自己的優勢,在東南星域被消耗掉."胖子看著安蕾的眼睛,斬釘截鐵地道:"如果說因為比納爾特帝國沒有來得及直接參與小比利牛斯戰役,而導致德西克功敗垂成的話,那麼,這一次,他決不會等到最後才出手.想要占據優勢,我想,索伯爾的第一張牌,就是蘇斯帝國!"

"蘇斯帝國?"安蕾驚訝地道:"為什麼是蘇斯帝國?即便他們要參與戰斗,也不過是和傑彭組成聯軍.他們和我們根本就不接壤!"

"知道為什麼嗎?"胖子長歎一聲:"因為,蘇斯帝國的目標,或者說索伯爾指揮的西約的目標,根本就不是我們!什麼大攻勢,那只是一個幌子!"

"幌子?"安蕾愕然,她和情報局里的同事,整日里都為西約的軍事調動,大規模的集結而憂心忡忡,怎麼在胖子看來,這一切都不是針對勒雷的,她坐正了身子,疑惑地問道:"他們的目標是什麼?"

"薩勒加聯邦!"

胖子的這五個字一出口,安蕾只愣了一愣,旋即什麼都明白了.

只要想一想薩勒加聯邦的位置,想想他們國內的政治局勢,再想想蘇斯占據的雷斯克星系,一切,都浮出了水面.

西約根本沒必要跟幾個斐盟國家硬拼.索伯爾只需要逼迫薩勒加改旗易幟,就能讓勒雷陷入萬劫不複的境地.

安蕾看著依舊在播放節目的電視出神.胖子描繪出的未來,讓她又是震驚又是恐懼.原來,這才是事實的真相.情報局里同事們在自己面前的高談闊論的局勢分析,現在想起來是那麼可笑.

安蕾張了張嘴,想說些什麼.當她的目光從電視移到了胖子臉上時.忽然之間,她驚恐的情緒就平靜了下來.看著眼前這個沉思中的胖子,她發現,那個小時候一直被自己保護著的懦弱男孩,已經成為了一個睿智的男人!

這一發現,讓她感到一種由然而生的驕傲.

"這些,統帥部知道麼?我們應該怎麼做?"安蕾輕輕挽著胖子的胳膊,喃喃問道.

"那幫老狐狸能不知道麼?"胖子從沉思中回過神來,臉上浮現一絲笑容,心道:"這幫老家伙早就留了退路.不然,他們怎麼會在這個時候,對新的空間跳躍點技術和這次聯合機甲研制工程如此熱衷,不但派我去查克納,甚至還特地抽調了部隊.只怕就連博斯威爾老頭的話,也是他們早就商量好了的!"

"我們應該怎麼做…"胖子忽然笑了起來:"有人早就布置好了要拉查克納下水,用不著我們操心.我倒是覺得,有機會給黑斯廷斯和索伯爾這些高高在上,拿人命不當回事的大神搗搗亂,會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

"你又有起什麼壞心眼了?"安蕾風情萬種地賞了胖子一個白眼.

"現在只是想想…不過…"胖子咬牙切齒一臉猙獰:"等有機會,我他媽倒不在意把戰火點到卡爾斯頓星河去!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勒雷還要犧牲多少人!黑斯廷斯,索伯爾,你們千萬別給我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