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三十四章 獨立指揮權

見客廳里,米蘭正坐在碎花布的老式沙發上,聚精會視,手里拿著一把菜掰來掰去.而加查林帝國公認的第一美女邦妮,卻系著圍裙,正小心翼翼地把一托盤蛋糕放進烤箱.

胖子完全崩潰了.雖然猜到了安蕾和米蘭之間有聯系,可是,沒想到邦妮竟然也出現在這里.

這不是要了親命了麼.

"我去學院里看看."胖子一轉身,拔腿就想跑.

"你敢."安媽佯怒地一把拉住胖子,看向屋里眼睛里掩飾不住地笑意:"還沒進家門你又想跑哪兒去?人家米蘭和邦妮都等你老半天了,趕緊去沙發坐著休息一會兒.陪人家說說話."

安媽的話,胖子聽得一陣頭大,仔細打量安媽的神情,又不似有什麼深意.當下一臉尷尬地唯唯諾諾.安媽寵溺地輕輕在他頭上拍了一下,轉身喜氣洋洋地進了廚房.

胖子目送安媽的身影進了廚房,回過頭來,卻見安蕾忙著收拾桌子,壓根就不搭理自己,邦妮似笑非笑地看著自己,一臉揶揄.米蘭著偏著小腦袋,假裝看電視,那眼睛卻不時往這邊瞟一下.

胖子干咳一聲,迅速做出選擇,他指了指安媽所在的廚房和背對自己的安蕾,沖邦妮遞了個詢問的眼神.

胖子知道,邦妮對這樣的情形是不怎麼在乎的.在她看來,一個男人同時擁有幾個妻子,就跟一把茶壺配幾個杯子般天經地義.這里唯一不覺得尷尬的.或許就只有她了.

等了半天,邦妮只是輕笑.卻不肯給個明確地提示,胖子耷拉著眼皮,嘴角微翹,用是左手摸了摸自己的右側肩膀.

邦妮地臉上飛起兩朵紅霞.成熟高貴的她,刹那間變得又柔又媚.一對湛藍的眼睛滿是水汪汪地羞意.胖子摸來摸去的部位,那是她在漏*點時,不自覺用牙齒在胖子身上留下痕跡的位置.

咬著牙又羞又氣地瞪了胖子一眼.邦妮飛快地沖廚房的位置搖了搖頭,又沖安蕾點了點頭.

明白了.安蕾知道邦妮的事情了,安媽還蒙在鼓里呢.

胖子想了想,歎了口氣,覺得自己這是純粹地自做孽不可活.他現在忽然很想把卡斯帕的工作筆記拿出來再翻翻,看看里面有沒有關于他處理六個老婆的經驗介紹.

腦子里胡思亂想著.胖子無聲無息地移動到沙發旁,東張西望地挨著米蘭坐了下來.

"哼!"米蘭和安蕾同時哼了一聲,胖子嚇得一屁股彈了起來.一張胖臉上,習慣性地陪著笑.

安蕾忍不住撲哧一笑,瞪了胖子一眼,轉身進了廚房.

安蕾這麼一笑,胖子的心總算落了地了.看來,即便有什麼危險,也不會太致命.

胖子一屁股坐了下來,不待沖他翻白眼的米蘭挪開身子.一把抓住她的手.嘻皮笑臉地道:"這幾天,被老頭關在實驗室里.想你我都想地睡不著覺.師妹.你想俺木有?"

"鬼才信你!"米蘭的手掙了掙沒掙開,臉蛋紅紅地任他握著.嗔道:"不是安蕾姐去找你,只怕你還想不起回加里帕蘭來呢!"說著,在胖子身上擰了一把:"死沒良心的."

胖子自知理虧,又急切想知道三個女人之間到底是怎麼回事,一時間嘴里囁嚅著,不知道說什麼好.

"想問我和安蕾姐怎麼和好的吧?"米蘭咬著嘴唇,細眼騷眉,一臉勾引的問道.

胖子拼命點頭.

"不告訴你!"米蘭得勝將軍似的站起來,端起菜籃飄進了廚房.廚房里傳來米蘭驚喜的叫聲:"哇,干媽,你做的排骨好香!"

"米丫,不許用手….這丫頭."安媽的聲音里透著笑.

"干媽?"胖子睜大了眼睛,也不知道自己是該哭還是該笑.他明白,這往後的日子,有得受了.

"哇,這小孩是屁屁?"廚房里地米蘭一驚一乍:"一定是博斯威爾老師地傑作.好可愛,來捏一個…….小色鬼,把你的臉給我拿開,邦妮,邦妮快來."

邦妮笑著進了廚房,廚房里,四個女人地笑聲,驚叫聲,埋怨聲混合著可憐地小屁孩的嘟囓聲,如同開了鍋一般.

在這小樓里溫馨而詭異地氣氛中,胖子終于捱到了晚飯的時間.一家人圍坐在餐桌前,一邊吃一邊聊天,倒也其樂融融.尤其是三個本不該坐在一起的女孩子,更是有說有笑.不過,胖子幾次插話,都被不聲不響的頂了回來,心知自己家庭地位低,只好悶頭吃東西.

安媽年齡大了,本來就不怎麼好的胃口愈發地小,吃了一點就不吃了,只抱著小屁孩坐在胖子身旁,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他,不住給他填菜.仿佛想讓胖子一頓飯就把掉的肉給補起來.

"干媽!"米蘭有些看不下去了:"別在給他夾菜了.這家伙都這麼胖了,你還想把他喂成什麼樣兒啊."

安媽笑眯眯地不以為然地道:"小健是男孩子,胖點才好看."說著,又用筷子夾了一塊排骨放在胖子碗里,憐惜地道:"看看,他以前的臉哪有這麼尖的?你們看了就不心疼?"

"我們?"米蘭嚇了一跳,看了面紅耳赤的安蕾和邦妮一眼,囁嚅道:"我心疼什麼…"一時間也分辨不出安媽到底是有意這麼說還是一時口誤,終究心虛,嘟囓兩句就閉上了嘴.

"厄……"胖子也被嚇得一哆嗦,差點被嘴里的飯塞住氣眼兒.

安媽一邊慌忙給連連咳嗽的胖子拍著背,一邊嗔怪地白了他一眼,那眼神里.竟是一切都看透了的意味.只看得胖子一腦門子冷汗.

父母對兒女,總是有著驚人地洞察力.胖子至今還記得.自己小時候偷偷干了什麼需要隱瞞的事情,安媽總是很神奇地第一個知道.

胖子抬頭哀怨地看著邦妮一眼,遞出個詢問的眼神:"你不是說安媽不知道麼?"

邦妮忍俊不禁地擺了擺頭,這一次她加上了口型:"我是說我不知道她知道不知道."

胖子垂下頭,被徹底打敗了.

氣氛變得尷尬起來,安蕾最先吃完找借口下了桌子,接著是邦妮.最後米蘭也溜到客廳沙發上.

"都是大孩子了."安媽看了看三個在客廳里說說笑笑的女孩,慈愛地扯了扯胖子的耳垂,輕聲道:"你們的事安媽管不了,可是,男孩子就要有男孩子的擔待,可不許始亂終棄."

"安媽…"胖子一臉僵硬.

"安媽不是個古板的人."老人歎了口氣道:"這樣地世道.很多事情,我在家里一個人想啊想,想得比你們明白.今天不知道明天的事,人的命比草都賤.電視上那些城市,那麼多人說沒就沒了."

安媽說著話,眼眶就紅了,用手揉了揉眼

道:"世道亂了,這仗可不知道要打多久.我在家麼時候你和安蕾不在軍隊里了,回來陪著我那該有多好."

"安媽."看見老人傷心.胖子難受地握住老人地手.安慰道:"打不了多長時間的……你看,我和安蕾這不都好好的麼."

安媽拍這胖子的手道:"小健.你別哄我.我老了.可我不糊塗.你和安蕾地事情,我知道.米蘭這丫頭我也喜歡.你們沒在的時候,她就常來陪著我說話,說起你來,她就話多.我看得出來,她是真心喜歡你."

安媽回頭看了看客廳,壓低了聲音一臉好奇的問道:"那個叫邦妮的女孩子是怎麼回事?"見胖子支支唔唔,老人笑著一手指戳在胖子腦門上:"聽米蘭說還是加查林的貴族呢,怎麼就讓你給騙來了!臭小子本事倒大."

胖子沒想到老太太這麼有八卦天賦,一時間有些傻眼.

"你是我從小看大的,平時雖然皮點,可你的秉性我還是知道的."安媽把一副乖寶寶模樣的小屁孩換了只腿抱著,歎氣道:"世道就這樣了,怎麼開心怎麼過吧.你和蕾蕾從小感情好,以後日子怎麼過,我倒是不擔心.年輕人的事情年輕人自己解決.我就操心,你們什麼時候讓我抱上孫子."

老人地話,讓胖子又是頭大,又是難過.有著深厚心理學造詣地他知道,老人在害怕.害怕自己和安蕾有一天回一去不返.害怕在這個世界上,就留下她孤零零的一個人.

淚水,情不自禁地湧上了胖子地眼眶,面前,眼巴巴看著自己地安媽,就像一個渴望糖果的孩子.

*********

一個機密地超級計算機建造計劃,被提交到了勒雷最高統帥部.

在博斯威爾的計劃里,這台超級計算機,將是人工智能程序的大本營.它的作用,不光是為人工智能提供不需借助外力且不受干擾的運算能力,還將由此建立軍事,科學,信息,經濟等領域的觀察和控制程序,真正把勒雷捏合成一個整體.

這項宏偉的計劃,讓總統漢密爾頓和整個統帥部都為止欣喜若狂.尤其是總統,在得知田行健自加查林帶回來一個具有完全獨立人格的人工智能之後,已經連續好多天沒睡好覺了.

誰都知道人工智能的意義有多大,可是,誰都不明白,該怎麼運用人工智能.

它可以指導勒雷的事務麼?它的能力到底有多強?它會把這個國家改變成什麼樣子?它會不會如同科幻電影中一般,無限繁衍它的智能,最終發動機器人叛亂,奪取人類的政權,把人類變成機器人的奴隸?

一切,都是未知的.博斯威爾的報告中,對這些問題做出了推論.可是,在沒有實踐以前,推論終究只是推論而已.

在考慮了整整一個晚上,並看了凌晨從總參謀部送來的新的戰報之後,漢密爾頓批准了計劃,並要求以最快的速度不遺余力的實施.

漢密爾頓知道,以勒雷現在的形勢,自己其實別無選擇.自己需要做的,只不過是承擔責任而已.要麼,自己成為一個偉大的總統,要麼,自己成為這個國家的罪人.

在統帥部的親自指導下,國內三大軍事學院的頂級學者,被秘密集中起來開展工作.

計劃開始實施以後,如何褒獎立下這不世奇功的田行健,就成為了一項需要勒雷統帥部整個最高領導層專門研究的課題.

之所以需要專門研究,實在是因為這個題目太難了.

誰也沒想到,胖子竟然立下這樣的不世之功.人工智能的出現,等于在一瞬間將勒雷的科技水平,提升到了一個讓人無法想象的高度.只要看看那些有幸參與人工智能應用工程的頂級專家們激動得變形的臉,就知道胖子帶回來的這個東西,對勒雷來說,意味著什麼.

人工智能的意義,不亞于星級跳躍點的發現!光憑這個,給個上將軍銜千萬財富,都只能被成為吝嗇!

而胖子,偏偏是升不得官的.除了斐盟聯合軍總指揮部的原因以外,更重要的是,整個聯邦高層都明白,這胖子的能力在于前線.

他或許是一個優秀的軍事參謀,一個眼光獨到,思維敏銳的指揮者.可是,這些都不是他最重要的本事.他光芒,只有在最危險最關鍵的地方,才會如同行星爆炸一般迸發出來.

在絕境里,這個貪生怕死的胖子有著超越常人想象力的力量.正是依仗他的力量,再加上一點點運氣,勒雷才支持到了今天.

如果把這樣的人,給個高官厚祿放在大後方享福,顯然是種極大的浪費,也是統帥部的瀆職.在造神計劃取得突破性進展之前,讓領導能力並不成熟的胖子一路青云直上,無異于拔苗助長.

問題是,不給高官厚祿,又給什麼?

雖然一直用"這是他的宿命"安慰自己.可是一想到不斷立下赫赫功勳的英雄,被自己逼迫著,不斷投入到最危險的地方去執行任務,甚至還降了職,所有人都覺得坐立不安渾身冒冷汗.

這些內幕,一旦泄露出去,只怕整個勒雷都立刻會鬧翻天.

"獎金是必須要給的!"貝爾納多特看著愁眉苦臉的總統道:"那家伙愛錢,私下里給我打了幾次電話,問能不能報銷他在加查林的差旅費!"

"差旅費?"漢密爾頓人都病了.那胖子在加查林能有什麼差旅費?!

"除了錢以外,我倒覺得,應該多為以後想一下."米哈伊洛維奇認真地看著漢密爾頓:"現在,我們還能做主,如果以後……"

米哈伊洛維奇的話只說了一半,不過,他不需要再說下去,所有人都明白他的意思.勒雷目前的情況,自能用暗潮洶湧來形容.雖然國內某些人還沒有那麼明目張膽,可是,一旦戰局出現什麼重大波折,誰也不知道這個國家會變成什麼樣子.

雖然勒雷加入斐盟已近兩百年,雖然勒雷的地理位置決定了戰爭的無法避免,可是,一旦被判定為執政失誤,被綁上斐盟戰車這個黑鍋,只能由漢密爾頓和最高統帥部來背!而類似的指責,從開戰伊始,就一直沒有停息過.區別只是聲音的大小而已.

如果要繼續完成造神計劃,把勒雷在機會出現的時候拖離這場戰爭的漩渦,那麼,必須給選定的人,足夠的特權!任何人,都無法剝奪的特權!

"你是說…."漢密爾頓張大了嘴.

"獨立指揮權!"米哈伊洛維奇斬釘截鐵地道:"獨立戰爭時期,基洛元帥的獨立指揮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