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三十三章 回家

子走出博斯威爾的專屬研究室.

看見他走出來,大廳里的年輕研究員們都停下了手里的工作,看向胖子的眼神里,滿是狂熱的崇敬欽佩.

胖子匆匆穿過實驗室大廳,走到門口的身份識別區站住.

大門突出的圓弧頂上,一道藍色的光芒至上而下地掃在他的身上.自動身份確認之後,兩扇銀色的金屬門無聲無息地滑動開.

走出門口,胖子一眼就看見布滿警衛的長長走道另一頭,一個清麗窈窕的身影靜靜地站在那里.

白色的小花格子連衣裙,裹住她凹凸有致的身軀,裙擺下,一對筆直的小腿修長迷人.淡粉色的高跟涼鞋,露出了完美白皙的纖足.

安蕾還是那個安蕾.如同小鹿般的那個安蕾.她似乎永遠也不會變.無論什麼時間看見她,她給人的感覺永遠是那麼溫柔恬靜清新可人.

自加查林逃亡時,把安蕾交給加斯爾強行帶走,已經過去一年多時間了.

加查林的出生入死,現在回想起來,就如同做夢一般.那濃烈的戰火硝煙,終于遠去.

看著靜靜站在那里的安蕾,胖子這時候才終于意識到,自己已經回家了.

他快步向安蕾走去.越來越清晰的視線里,他看見安蕾閃爍著淚花的眼中,有一絲埋怨和一絲委屈.

當一個柔軟的軀體撲到胖子懷里的時候.負責警戒的戰士都沉默地自動分散開來.他們把警戒線,擴散到遠離這個樓道地位置.整個過程如同行云流水一般,沒有人說話.也沒有人發出任何聲響.

當他們第一眼看見那個清純得不沾一絲煙火氣地女孩子時.他們就喜歡上了她.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女人的美,有很多種都會讓人心曠神怡.

有細雪紛飛時,披著金色直發的女孩抱著書本站在車台上的倩影.有人行道上,神采飛揚地美麗少*婦和同伴的相視一笑.也有人群中.夢中情人一閃而過的裙角飛揚.

人們經常能夠在驚鴻一瞥中,被忽然閃過的美麗所震撼.

而直到看見這個女孩,戰士們才發現,原來,女人真的可以用水來形容的.在這個女孩子地身上,沒有一絲的俗氣.虛榮,傲慢,做作.她就像一汪清澈見底的泉水.簡單.乾淨.

他們很想知道,聯邦英雄和這個女孩子之間,到底是什麼關系.

他們應該是戀人吧?他們怎麼可能不是戀人呢

胖子也是軍人.是他們中地一員.在他們地心目中,這樣的女孩子,天生就應該嫁給胖子這樣的軍人.而這樣地女孩子.也天生應該受到保護.絕不能讓這該死的戰爭,傷害她一根小指頭.

一個年輕的戰士偷偷回頭看了一眼.他如願以償地看見了心目中描繪地擁抱場景.這讓他的眼眶有些泛紅.

眼前地一幕,讓他情不自禁地想起了自己立誓保護的,那個紅著臉.在小樹叢里飛快地吻了自己一下又飛快跑開的女孩.

年輕地戰士回過頭,筆直的站在自己地崗位上.雙手緊緊地握著手里地槍.為自己是一名勒雷士兵.感到前所未有地自豪.

靜靜地走道上.兩個人緊緊地擁抱著.

安蕾一撲到田行健的懷里,就不想起來.這個胸膛是那麼地寬闊.胸膛里地心跳是那麼地有力.一想到這個男人為了自己遠去加查林.一年多地出生入死.安蕾就鼻子發酸.

"媽想你了,讓我叫你回去."安蕾把頭埋在胖子懷里.吸了吸鼻子道.

"媽?"胖子的反應不知道是遲鈍還是敏銳,抑或是欠揍.

"我媽!"安蕾咬著嘴唇,使勁在胖子地胸口捶了一下.

"走."聽聞安媽召喚,胖子腦子里對機甲改裝的最後一點掛念都拋到了九霄云外.他發現自己已經很久沒有吃到安媽做的六味魚了.也很久不知道家是什麼味道了.

"不收拾一下麼?"安蕾紅著臉,從胖子的胸口抬起頭來.順從地讓他拉住自己的手.

"沒什麼好收拾的."胖子道.在這個世界上,加里帕蘭學院緊鄰的那棟房子,就是他的家.對于自幼失去父母的他來說,沒什麼比回家更重要.

胖子的話音剛落,一個聲音從他身後傳來.

"爸爸,這位姐姐是誰啊?"

安蕾驚訝地低下頭.

一個粉嘟嘟的小男孩,不知道什麼時候跑了過來,正怯生生地拉著胖子的衣角,大腦袋在胖子身後一躲一躲地,忽閃忽閃的大眼睛不住盯著自己看.

被小屁孩擺了一道的胖子都氣糊塗了.他做夢也沒想到,屁屁這小混蛋竟然敢調戲自己.想必他篤定自己在安蕾面前不敢對他怎麼樣.

胖子正要開口向安蕾解釋,卻見小屁孩從身後閃了出來,張開一雙小手,跌跌撞撞地往安蕾跑去.

"姐姐,抱抱."

小混蛋的外表和表情太迷惑人了.卷卷的頭發,大大的腦袋,藕節般肉呼呼的四肢,一雙漂亮得不像話的大眼睛,加上那粉嘟嘟的臉蛋,要多可愛有多可愛,簡直就是女人的克星.

胖子還來不及阻止,小混蛋就成功地撲入安蕾的懷中,臉蛋紅紅地往安蕾胸口上湊.

可惜,這小淫蟲沒有得趁.安蕾出人意料地把他抱離自己的胸口,似笑非笑地盯著他道:"你就是小屁孩吧?"說著話,清澈如水的眼睛有意無意地瞟了胖子一眼.

胖子和小屁孩如雷轟頂.一大一小面面相覷,不明白安蕾是怎麼知道的.

小屁孩固然是被人輕易識破而沮喪,胖子則是因為安蕾脫口說出屁屁的名字而震驚.



且不說安蕾是如何識破改變了形狀地小屁孩地,光是這個名字.她就不應該知道.知道這個名字地.除了博斯威爾等有限幾個人以外.就只有在加里帕蘭的邦妮和米蘭了.

胖子忽然之間有些心虛.

"美女."小屁孩倒也光棍,被看穿了就不再死皮賴臉.以和它的可愛尊容毫不相稱地疲賴樣子吹了個口哨,好奇地問道:"你是怎麼看穿我的?"

安蕾眼波流轉.看著胖子道:"自然是有人告訴我地."

胖子左顧右盼,這個時候他才不會傻到去問誰告訴安蕾的.有些事情.還是裝裝糊塗的好.

讓小屁孩給博斯威爾發了個訊息,胖子和安蕾,小屁孩登上了情報局專門安排的一艘豪華飛船.

一路上,胖子幾次授意小屁孩套安蕾地話.可是,安蕾始終微笑著順從地依偎在他身旁,就是不說話.

胖子也不敢繼續追問.安蕾性子雖柔弱.可她卻頗有些韌勁.受過嚴格逼供訓練的情報局高級聯絡官,自然不是胖子能探出口風的.

十幾個小時地航行後,這艘外表豪華.卻有著超高速度和不亞于驅逐艦防禦火力地飛船.緩緩降落在米洛克星首府加里帕蘭郊區的軍用機場.

當飛行車經過加里帕蘭學院的大門,拐過一道半圓形地小路.駛入住宅區地時候,胖子看見.在那棟小樓前,安媽正不住地沖這邊張望著.

一年多不見,安媽好像已經老了許多.

胖子有些心疼.這個對自己比對安蕾還親的老人.是他在這個世界上最在乎地親人.

他能夠想象.在這曠日持久的戰爭中.一個孤獨地老人是如何為自己的孩子擔驚受怕.又是如何整日整夜的輾轉難眠.期望著有一天.門鈴聲響起.自己地孩子平安歸來.

她孤獨地坐在客廳里,不敢看電視.不敢聽到電話響起地聲音.每天.都在思念自己地孩子.餓了.就一個人在廚房里.簡單地弄點吃食.然後,等待夜色地降臨.

在一天結束地時候,沒有任何壞消息,對老人來說.就是最大的幸福了.

看著安媽如同小孩般,帶著絲絲掩飾不住地喜悅.不停踮著腳張望地樣子.胖子地眼睛一下就紅了.

車一停下,胖子猛地拉開車門沖了出去.

"小健.小健!"一直盯著飛行車看地安媽立刻認出了田行健,她興奮地揚起手,揮著揮著,眼淚就掉了下來.

多年以前,胖子闖了禍不敢見安爸安媽,被安媽找到地時候,她也是這個樣子.胖子沖上去一把摟住老人,把臉貼在老人的臉上,哭得像個孩子.

安媽喜歡兒子,她一直可惜自己沒為安爸生個男孩,所以,她對胖子比對自己的女兒還好.小時候,每次安蕾和胖子有爭執,安媽總是會向著胖子.老人對胖子的愛,是一種執拗地,讓安蕾都感到嫉妒的愛.

在胖子因為膽小逃跑,而沒臉去安家地那段日子,安媽不知道數落了一心磨練胖子地安爸多少回.在胖子終于離開首都上大學的那幾年,安媽總是沒過兩天就會去給他打掃屋子.

安媽疼愛胖子,是疼到了骨子里地.她是一個傳統的查克納族女人,她溫順善良,視自己的丈夫如天.可是,她就是寵著胖子,為了胖子,她敢跟任何人發脾氣.

娘兒倆抱頭痛哭好一陣子,才在流著淚的安蕾勸說下分開來.安媽拉住胖子的手往屋子里走,嘴里一邊絮絮叨叨地說著話,一邊盯著胖子看,直說胖子瘦得都不成樣了.

安媽的話,引得胖子一臉尷尬,安蕾也破涕為笑.

胖子天生就是這幅模樣,長期的戰斗和訓練,不過讓他比學生時代結實了許多,可是,那一圈肚子和兩個臉頰,卻絲毫沒什麼變化.即便消了下去,只要休息兩天,吃點東西,又恢複原樣.

紅頭花色油光滿面的胖子居然被稱為瘦得不成樣子,可見老人一旦固執起來,普通人根本沒辦法理解.

老人心疼得不得了,加快腳步就要進屋去給胖子做菜,卻被胖子一把拉住.

媽…你等等.我給你買了個東西.我和安蕾不在的陪陪你,免得你一個人悶."胖子不懷好意地把小屁孩擰到了安媽面前.

安媽看見一個粉嫩可愛的小男孩被胖子抓雞似地放到自己面前.不禁嚇了一大跳:"小健,這是誰家地孩子.怎麼讓你給買來了."說著,老人一把抱住小屁孩:"多可愛地孩子.是加查林買來的吧,那地方都說不好.怎麼連人也隨便賣,孩子父母呢,怎麼就這麼忍心."

老人完全被小混蛋地外表迷惑住了,絮絮叨叨地一通話又急又快.想當然的猜著小屁孩地身世,心疼得又要掉眼淚.

"媽!"安蕾哭笑不得地道:"這孩子不是真人……"她回頭看了胖子一眼.壓低聲音道:"你瘋了,這東西能隨便送人的麼?"

胖子脖子一梗:"怎麼不行.那是我媽!"

安蕾臉上一紅.心里又羞又喜,雖然不知道胖子為什麼會把小屁孩當禮物送給安媽.可是.也明白小屁孩地身份不能隨便亂傳.見自己母親疑惑地眼神投過來,只好信口解釋道:"這是新出品的機器人."

"安媽."小屁孩機靈地叫道.雖然知道這是胖子報複自己.不過人在屋簷下,還是順從一點地好.看胖子和安媽的感情,只怕自己稍微吐出半個不字.這胖子就能活拆了自己.

"安媽是你叫的?"胖子在小屁孩頭上拍了一下:"叫奶奶!"

小屁孩一臉天真爛漫,甜滋滋地叫:"奶奶!"

胖子對安媽道:"安媽.你別更它客氣.就當是我兒子,想怎麼打怎麼罵都行.這東西先進.陪你聊天,掃地洗衣服做飯修剪花園,它都能干."

"不是真人?"安媽睜大了眼睛,抱著小屁孩左看右看.摸摸頭發,摸摸臉蛋.怎麼看都不相信這竟然是一個智能機器人.那種嬰兒形的陪伴機器人.孕婦訓練機器人安媽都見過,可從來沒見過這麼逼真地.

那臉蛋紅紅的.肉肉地,摸上去又細又滑,簡直就和安蕾,胖子小時候的皮膚一模一樣,怎麼會不是真人呢.

眼見安媽不信,胖子笑道:"安媽,你真不相信脫了這家伙地褲子看看."

小屁孩都快被胖子玩崩潰了,當即警惕地提著褲子.聽胖子說出一句讓它十分抓狂地鑒定方法來:"…….呵呵,它沒屁眼兒!"

"去!"安媽嗔怪地啐了胖子一口:"這孩子,怎麼說話呢."她把小屁孩放下,嘖嘖稱奇:"這可做得跟真的一樣,得花好多錢吧?"

"花不了什麼錢,您開心就行."

安蕾有些頭疼,她知道,胖子送給母親地這個人工智能,可以稱得上是人類地無價之寶,根本就不是用錢可以衡量地.

現代再先進的智能機器人,跟眼前地這個小屁孩比起來,也只是一些沒有意識沒有生命的程序.

把人工智能送給老人當禮物,用來解悶,這麼不著四六的事情,這世界或許只有這個胖子才干地出來.

聽著胖子和自己母親的對話,看這母親地歡喜地笑容.安蕾輕輕地拉著胖子的手,不明白為什麼這個喜歡亂來地胖子,就這麼容易讓自己的心里,如同灌了蜂蜜一般,甜滋滋的.

"真的沒事麼?"安蕾趁自己母親拉著一嘴甜言蜜語地小屁孩愛不釋手的時候,偷偷地問胖子:"這可是…….天,我都不知道怎麼說了."

"沒事,對那小混蛋來說,只要有網絡,有足夠地運算速度,它地主程序就能在千萬分之一秒出現在任何地方."胖子解釋道:"別看它現在拍安媽的馬屁拍地歡,說不定在博斯威爾教授那里,它正在配合研究工作呢.以它的轉換速度,我們甚至沒辦法知道它離開過."

"好哇…"放下心來的安蕾用手指頭戳了戳胖子的腦門:"你敢把我媽說成馬,一會我告你去."

"告吧."胖子笑眯眯地毫不在意:"你說安媽會不會罵我!"

"哼."安蕾跺腳道:"真不知道我媽為什麼對你那麼好."

正說著,卻見安媽牽著小尾巴似的小屁孩,對這邊叫道:"小健快進屋,老在門口站著干什麼,蕾蕾,你也真是的,家門口還拉著小健,有什麼話進屋再說啊,讓小健好好歇歇."

胖子得意地沖安蕾挑了挑眉毛,屁顛屁顛地跟在安媽身後進了屋.

一進門,胖子臉上的笑容就凝固了.

"哼!"安蕾發出一聲意味深長的鼻音,帶著一股清香,從目瞪口呆的胖子身旁飄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