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二十七章 他想拜師

這張臉清晰地出現在電視屏幕上時,所有電視前的觀來.

廣場上,大街邊,酒吧里,住宅里,這時候不知道有多少人同時忍俊不禁地"撲哧"一聲,噴出了還沒來得及吞下的水,連連咳嗽.

電視里傳來了主持人海倫的一聲哭笑不得地呻吟.這位聯邦之花顯然沒有想到,在千辛萬苦拍下來的特寫鏡頭上,胖子竟然是這麼一副欠揍的表情.

大家樂呵呵地看著這個胖子.

對孩子來說,他像一只耷拉著眼皮,臉臭臭的加菲貓.對老人來說,他像家里最受寵的那個已經成年卻依然喜歡在自己面前做鬼臉的孩子,對男人來說,他像一個握著酒杯跟自己開玩笑的朋友,對女人來說,他像呵護著自己,卻時常在自己面前有些頑皮的丈夫.

他是那麼地真實,那麼地普通,和每一人的距離是那麼的近.在聯邦民眾的眼睛里,他不再是新聞里的一個名字,海報上的一副照片或一個虛幻的英雄象征.他是一個活生生的,有點可愛的胖子.

看著屏幕上的這張臉,每一個人都笑著在心底里承認,他們愛這個胖子.

胖子最終還是老老實實地跟在博斯威爾身後,消失在綜合樓大門里.茶色的自動門關上時,海倫失望得直跺腳.千辛萬苦地趕過來,就拍到了這麼一副畫面,這讓海倫很有些不甘心.可是她也明白,想要進軍事實驗室里去采訪.至少現在是不可能了.

難道,這一期興師動眾的特別節目,就這樣無奈地結束了

手腕上的通訊器又發出了""地聲音.

"表姐,你在哪兒?"通訊器剛一打開,一個聲音就噼里啪啦地冒了出來:"看見他了嗎,拍到沒有?哇,天啦,我真想不到能在這里看見他.我的偶像啊!我真是太幸福了."

海倫微微一笑.和她通話的.是她那個有著男孩子一般的性格.立志軍伍,視聯邦英雄田行健為狂熱崇拜對象的表妹貝琳達.正是貝琳達及時打來電話,她才知道田行健在首都第一軍事學院體育館的消息.

"我在……"海倫抬頭四周望了望:"我也不知道這里是哪里.離田行健進的那棟大樓大概一百米."說著,又埋怨道:"死丫頭,這麼好地機會你怎麼不早點給我打電話,害我們特別中斷節目地直播只拍了一個畫面."

"高興吧你!"貝琳達在通訊器里叫道:"我看見他地第一時間就給你打電話了,你還恩將仇報!本來想給你點資料讓你做一期震撼的.現在沒有了!"

"震撼的?"海倫一愣,急道:"你敢!"

"海倫."攝影師用手指捅了捅海倫:"導播問下一步怎麼辦?做不做其他人的現場訪問?"

"做!"海倫心里早已經被貝琳達的一句話攪得火燒火燎,她知道,自己的表妹手里,很可能掌握著這次田行健露面的詳細資料,她飛快地告訴攝影師,讓導播先找人現場采訪,把節目繼續下去.接著對通訊器吼道:"貝琳達.你現在立即給我過來!"

"先說條件."貝琳達顯然精通敲竹杠,時機把握得分毫不差.

"衣服,首飾.大餐,飛行車,機甲,游艇,房子,現金."出身豪門地海倫對這些根本不在意,爽快地道:"你隨便挑!"

"不要!"貝琳達和海倫同在一個家族,顯然對這些都不敢興趣:"你答應我一件事就行."

"我答應."海倫連什麼事也不問,當即拍板.為了能夠得到貝琳達手里的材料,她願意付出一切.英雄特別節目現在還在直播,她必須搶在采訪完現場那些激動無比的學員和士兵之前,拿到這顆重磅炸彈.

她相信,能被貝琳達稱為震撼的東西,絕對是一般人難以想象的.

"你等等,我馬上過來!"通訊器里傳來貝琳達的聲音,緊接著,海倫聽她對另外的一個人道:"科茲莫先生………"

幾分鍾過後,貝琳達領著幾個人出現在了海倫面前.

看著貝琳達興奮得暈生雙頰,盯著自己雙目放光的樣子,海倫一個激靈,終于忍不住問了一句:"臭丫頭,你讓我答應你什麼事?"

"小事!"貝琳達狡黠地一笑,話鋒一轉,指著身旁地三個人道:"表姐,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地同學泰勒,這一位,是科茲莫先生.這一位,是托馬斯先生."

海倫微笑著跟三位看起來有些尷尬局促的男子握手問好.隨即一把抓過貝琳達,走開幾步,壓低嗓子急道:"我來這里可不是玩的,三分鍾內你不把事情給我說清楚,看我怎麼收拾你!"

貝琳達從衣服兜里掏出一個電子文件夾,拿在手里晃了晃道:"知道田行健為什麼會出現在我們學院地體育館麼?"

"為什麼?"海倫來了興趣,催促道:"少賣關子."

"他是來參加學院間比賽的."貝琳達說出答案的時候,神情顯得有些古怪.

"學院間比賽?代表你們學院?"海倫問道.

貝琳達咳了一聲,無比尷尬地道:"他代表加里帕蘭軍事學院,來和我們比試機甲格斗."

海倫誇張地一撫額頭,美目一翻道:"你們還真是藝高人膽大啊.連以一敵四,擊殺神話軍團三大團長,打得萊因哈特落荒而逃的聯邦英雄都敢挑戰!好吧,我承認,這個消息的確很震撼!"

此時,胖子獨斗神話軍團四大高手

還沒有公布,貝琳達完全沒想能從海倫口中聽到如此息,頓時瞪大了一雙漂亮地眼睛.驚道:"神話軍團,以一敵四?表姐.你說的是真地?"

海倫沒好氣地道:"我騙你干什麼,這又不是什麼秘密.實況錄像就在我手上.播放時間也確定了,現在我們節目正在進行後期制作."

貝琳達張口結舌,半天都說不出一句話來.作為一名軍人,她自然知道神話軍團究竟是一個什麼樣地怪物.尤其是他們的軍團長萊因哈特,對于勒雷聯邦的機甲戰士來說,簡直就是一個不可逾越的大山.

而那個頭發亂糟糟的胖子.竟然在以一敵四的情況下打得萊因哈特落荒而逃!貝琳達只覺得腦子里一片空白.她已經無法維持正常的思維了.這個消息.實在太驚人了.她現在就能夠想象,當這段錄像在《英雄》里播出地時候.勒雷聯邦將陷入何等地瘋狂.

震驚過後.貝琳達忽然一陣泄氣.她忽然發現自己地設想只怕是要落空了.

貝琳達原來打算,把手里地兩場模擬對戰實況給海倫,把田行健和三級機甲騎士托馬斯地較量作為重頭戲,可是,和海倫手里地錄像比起來,這樣的實況簡直就不入流.

和神話軍團的戰斗.是生死之間的真實搏殺!而和托馬斯的模擬戰斗中,那胖子幾乎是在玩!最可惜的是.唯一夠場面的一級機甲騎士科茲莫,連場也沒上就已經認輸了.

這樣地東西,要打動海倫只怕有些難.想要海倫帶自己和科茲莫去見田行健地要求,自然更不用提了.

眼見貝琳達神情轉變,海倫狐疑地道:"貝琳達,你說的震撼呢?拿出來啊."

貝琳達苦笑一聲,把手里的電子文件夾塞到海倫手里:"諾.就是這個.這是那家伙和我們比賽時的錄像!"

"就這個?"海倫驚訝地道:"你們才什麼水平.怎麼可能跟他較量.這東西有什麼震撼的

"我以為自由港來的三級機甲騎士和他比賽的錄像,就已經夠震撼了嘛."貝琳達臉上一紅,嘟囔道:"那邊那個一級機甲騎士光看看.就認輸了,還沖他行師禮,這樣不算震撼,什麼才叫震撼!誰知道你手里會有他和神話軍團的錄像啊!"

"自由港來地三級機甲騎士?"海倫忽然睜大了眼睛.興致勃勃地問道:"還有一個一級機甲騎士,沒打就認輸了

貝琳達點了點頭,沖不遠處一臉期盼地科茲莫努了努嘴道:"就是那個叫科茲莫地.他是幻影流的一級機甲騎士.我還專門把他領過來,就是好讓你們采訪他."

海倫美麗的臉上浮現出滿意地笑容,拍了拍貝琳達地胳膊道:"行啊,知道我們節目需要些什麼人.這些資料雖然對我來說算不上什麼震撼,不過,用來做這期節目足夠了.一級機甲騎士,在普通人眼里,可是神仙一般的人物,這期節目做完,接上惡斗神話軍團的節目,哇,這次地收視率鐵定創紀錄!"

反手將手里的文件夾遞給身邊的攝影師,交代了幾句.海倫嫵媚的臉上,笑彎了一雙月牙兒般的眼睛,看著貝琳達道:"現在說吧,你要我答應你什麼事?要求別太高哦."

貝琳達見自己提供的資料派上了用場,一時間喜出望外,一把挽住海倫的胳膊,央求道:"那個科茲莫答應接受采訪,條件是想請你在采訪田行健的時候幫忙為他引見一下,他想拜師!我呢,也想跟去看看,要個簽名什麼的."

"什麼?"海倫驚訝地張大了眼睛:"一級機甲騎士,拜師?!"

無怪海倫驚訝,要知道,私人機甲流派,由于涉及技藝傳承和勢力分配等錯綜複雜的問題,自古以來,就沒有改投他人為師的做法!這簡直就是私人機甲流派的一項鐵律!

如果有人在正式成為一個流派弟子後,又改投別的流派,那他這輩子都別想在格斗界出頭.欺師滅祖,叛出門牆這八個字,會牢牢地刻在他的身上,不但別的流派不會要這樣的人,就算是要了,兩個流派之間,也會因此出現你死我活的戰爭.

就算因為這個人新投的流派實力強大,原流派無力挑戰,可是,對這個人的追殺,卻是不死不休永無止境.

如果科茲莫想要和田行健進行技法上的交流,海倫還想得通,可是,拜師這樣的事情,就顯得太過荒唐了.這中間的忌諱,就連普通人都知道,作為一個一級機甲騎士,科茲莫沒理由不知道啊!

這是怎麼回事?

似乎是明白海倫的想法,貝琳達歎氣道:"表姐,你沒看過比賽實況.看過你就明白了,田行健擊敗那個和科茲莫一個流派的三級機甲騎士,用的就是幻影流的技法.

科茲莫說,這樣的技法,在幻影流里早已經失傳了.就連他這個幻影流的未來傳承人,都從來沒見過.所以,別說他自己拜師,就算讓他那位三級機甲統領的父親來拜師,也毫不猶豫!"

"海倫,直播車已經准備好了,采訪還有兩個人就結束了.你趕緊過來一下!"海倫的耳機里,傳來了導播的聲音.

"天啦."海倫這才從震驚中回過神來,不禁呻吟一聲:"三級機甲統領來拜師,這個胖子到底是個什麼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