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二十四章 他是間諜?
體育館里一片嘩然.這樣的禮節,學院的學員們如何不熟悉?每天,他們都在面向自己的授業恩師重複著同樣的動作,以表達自己的感激和崇敬.

尊師重道,是這個競爭極其殘酷的時代,人類社會每一個星域乃至每一個角落的通行准則.

想要獲得生存的智慧和技能,想要擁有足夠廣闊的發展空間,就必須擁有足夠的專業技能和學識.一個高水平的,負責的老師,對學生成長的幫助,甚至比他們的父母更重要.

老師水青高低,和他的責任心,決定著他的學生的未來.一個特殊的技能,一次盡心盡力的指導,就能讓學員受用不盡.

對很多人來說,拜入名師門下,已經成為他們人生曆途中最為重要的.

軍事家,機械師,藝術家,機士,乃至廚師.無論什麼行業,想要出人頭地,一個好的老師是必須的.他不但能夠給你忠告和指尋,他還能在這個行業的人脈,資源,機會等各個方面,給你奠定普通人難以想象的基礎.

想想看,就連加查林皇族,也因為斯蒂芬能拜入利布高特門下而歡欣鼓舞.這甚至影響了當初斯蒂芬在皇位繼承人爭奪中所處的位置.許多原本不看好斯蒂芬的貴族,正是從那時起,開始成為斯蒂芬的助力.

由此可以想見,當學員們看見兩位來自自由港的機甲騎士,竟然站在模擬艙門外,畢恭畢敬地以師禮等待他們的對手時,心中的震驚會有多麼強烈.

尤其是那個一直微笑著地青年.可是一….1 6K.CN級機甲騎士啊!

擁有一身高超的機甲操控技術,在這個時代有多麼吃香,就連三歲的孩子都知道.毫不誇張的說,這個叫科茲莫地一級機甲騎士自己本身.就是這里每一個想成為機士的學員夢寐以求的名師!

可是,現在的他正以最謙卑的姿態,等待別人的出現.

最讓貝琳達和泰勒等人心里泛苦的是,這位連模擬艙都沒進過的一級騎士,如此干脆果決地自降身份,意味著他已經被那幫蘿蔔頭請來的機士徹底征服了.也意味著,貝琳達對對手作弊的指責,是不成立地.

這對首都第一軍事學院來說,簡直比輸個零比五還難堪!

原來所憑借的驕傲,在更強大的對手面前.卻如此不值一提.這種滋味實在太難受了.如果不是看見了那個托馬斯地高超實力,如果不是托馬斯對這青年恭敬的態度,貝琳達簡直要懷疑.這個一級騎士是不是個冒牌貨!

也因此,包括她在內的所有學員,都對那個神秘的對手,有了抑制不住的好奇.

"或許,模擬艙里面地那個人.並不是加里帕蘭學院的一員.畢竟,勒雷聯邦這個國家,恐怕還找不出這樣的高手來.即便有那麼一個兩個.也不應該就那麼湊巧是加里帕蘭學院地人."貝琳達和泰勒等人凝視著對手的模擬艙,心里苦澀地安慰自己.

"沒人打了?"良久之後,一個聲音從模擬艙里傳來.里面的機士好像很困惑:"不是說比五場麼?這才兩場啊."

上千觀戰的學員相視苦笑,心里均想:"這里最厲害的兩個機甲騎士都被你打到模擬艙門口行禮了,還有誰跟你打.泰勒他們這幫學員麼?那不是勇氣,那是找虐!"

正沉默時,忽然,體育館的大門被推開,一群拿著掃雷木棍玻理瓶的教授研究員和十幾個學校警衛隊士兵從入口湧了進來.

"出什麼事了?"在場的所有人都吃了一驚.場面一下子騷動起來.

"請大家保持安靜,坐在原位上,現在臨時戒嚴."走在最前面的警衛隊長一邊指揮士兵控制體育館地每一排座位,一邊大聲宣布道.

"核對每一個人的身份."學院保安處長大步走到場地中央下令道:"一定要把破壞軍事實驗室的間諜找出來!"

"軍事實驗室被間諜破壞了!"

這個消息立即引發了一陣騷動.軍事學院是二級軍事單位,而學院里的軍事實驗室,卻是特級軍事單位.在這個戰爭時期,軍事實驗室被破壞,其嚴重性不言而喻.

"原來教官干的是這事兒!"蘿蔔頭們面面相覷,不明白胖子教官怎麼跟軍是實驗室過不去.

"教官,怎麼辦?"王福星這時候也顧不上旁邊還站著兩個外人了,壓低了聲音問道.

"怎麼辦?"胖子哪里有辦法,怒道:"講好條件的,這是你們的事.反正我幫你們打了架,你們就得保護我."

王福星苦著臉道:"可是,你老人家也給我們出個主意啊."

"我不管,反正我呆這里面不出去了!"胖子耍賴.

聽著兩人的對話,科茲莫和托馬斯面面相覷,一時間弄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眼見警衛隊士兵如臨大敵的模樣,托馬斯向科茲莫遞了個征詢的眼色,對于他們來說,似乎沒有必要卷入其中.

科茲莫心里也有些忐忑.不過,他很快把這些都丟到了一邊.托馬斯或許還不是很明白,可是科茲莫心里清楚,眼前的這個人這個機會,自己一旦失去,這輩子都會在懊悔中度過!

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模擬艙里這個神秘高手所使用的,絕對是幻影流的核心技法.

如此篤定的理由很簡單.在失去了核心技法之後,現代的幻影流傳人,別說拉出幾十個殘影,就連他自己的父親,也最多拉出九個殘影!

以一化百,早已經成了傳說!

這也是科茲莫一看見虛擬屏幕上的數十道殘影後,當即畢恭畢敬走到模擬艙前以師禮求見的原因!不管模擬艙里是什麼人,憑他露的這一手,別說一個師禮.就算是三拜九叩,這個人也當得起.

這不光因為他所掌握地核心技術,還因為科茲莫從托馬斯認輸的那一刻起就已經明白,這個人的手速和技巧完全不是自己所能抗衡的.那絕對是宗師級地水平!

宗師級的機士,無論是在軍方還是在民間,都意味著超人一等的權利和地位.科茲莫不相信,這樣的一個人會是什麼間諜!如果是真的,那麼派他當間諜的國家,從上到下都是一群蠢豬!

身份核對進行的很快.每個學員只需要用手指在士兵手上的身份識別器上摁一下,識別器就能自動檢測指紋並采集DNA.從識別到身份判識總共只需要幾秒鍾時間.就連核對來自自由港的科茲莫和托馬斯,也只花了二十多秒.

畢竟,所有通過正規渠道入境的人員,聯邦都有身份備案記錄地.

————

查來查去.最後只剩下了一個人沒查.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模擬艙上.很顯然,這個自始自終不出來的神秘高手.就是最後一個沒有進行身份辨識地人.

做完幾個吉卜頭的身份辨識,一個警衛士兵拿著身份識別器走到模擬艙前道:"里面的人出來一下."

人沒出來,門上的圓形窗口打開,一只手從里面伸了出來,上下晃動.

士兵走上前去.一邊抓住那只胖手,在身份識別器上摁了一下,嘴里一邊厲聲道:"光身份識別不行.你還得出來讓我們的人辨別一下."

兩秒鍾過後,士兵地呵斥停止了.嚴肅的臉上,一雙眼睛慢慢睜大,最後瞪得溜圓,看著手里的識別器,呆若木雞.

"怎麼了?"警衛隊長和保安處長同時發現了士兵地異樣,快步走上前去詢問道.

"他……他是……"剛才還面無表情平靜如水的警衛士兵指著手里身份識別器上的顯示屏,又驚又喜地抬起頭,結結巴巴.

"是誰?"保安處長從士兵手里接過了身份識別器.警衛隊長也湊過頭一起看.他們迫切的想知道,這個向來冷靜的戰士發現了一個什麼人.以至于如此手足無措.

識別器上的資料,除了一個SE級權限標志和一個名字,和這個人的照片以外,什麼也沒有.

一看之下,警衛隊長和保安處長當時就傻了.兩人幾乎同時揉揉眼睛,再看一次,這一次之後,在場的所有人都發現,這兩位軍官的表情甚至比身旁地那個士兵還精彩.

警衛隊長和保安處長驚喜地抬起頭,看著模擬艙圓窗上依舊晃晃悠悠的那只胖手,一臉崇敬.他們做夢也沒想到,自己竟然有幸遇見了這個人!這只手,竟然是那個人的手!

聯邦英雄田行健,全勒雷最英勇善戰的軍人!所有勒雷青年的偶像!

保安處長激動地道:"長……長官,真是很抱歉,我們沒有想到竟然會是您!能在這里見到您,我們真是太榮幸了.請您接受我們的敬意!"兩位軍官同時敬禮:"長官好!"

呆在模擬艙里,咬著手指頭惶恐不安的胖子當即就愣了:"榮幸,什麼意思?"不知道自己在勒雷出名程度的他,雖然明白自己的軍銜夠外面的基層軍官敬禮,可他想不通的是,那兩家伙為什麼這麼激動.

斜眼望天想了半天,胖子覺得還是不要因為好奇而節外生枝,胖手擺了擺道:"沒關系,你們有你們的職責嘛.可以繼續比賽了麼?"

"比賽?"兩個軍官詫異地看了站在另一個模擬艙前的泰勒等人一眼,嘴里忙道:"當然,當然!"心下苦笑,這加里帕蘭請了這位來,那些學員竟然還敢比賽,這不自找不自在麼!

"喂,到底還比不比?"眼見警衛隊往外撤,生怕他們又轉回來的王福星扯著嗓子對貝琳達叫道:"你們首都第一軍事學院提出來的比賽,輸兩局就不敢來了麼?用抓間諜當借口,還有更濫的招沒有,真是莫名其妙!"

旁邊的蘿蔔頭立即明白了過來,當即七嘴八舌地鼓噪附和.反正教官…也不是什麼間諜,事情再怎麼鬧他們也不怕.在這幫吉卜頭的鼓動和慫恿下,加里帕蘭的學員同時發出一陣噓聲.

眼見貝琳達等人臉上紅一陣白一陣,吉卜頭們心下催促:"趕緊丟極具狠話走人吧,還杵在哪里變什麼臉啊."

"就是,你們才輸了兩局而已."成功過關的胖子得意地躺在模擬艙里,翹著二郎腿起哄:"剛才跟我打的那小伙子還不錯,後面的高手接著上啊,我還沒過癮呢!"

"我跟你打!"一個聲音從體育館門口傳來:"我今天讓你好好過過癮!"

"博斯威爾教授!"

人群閃開的通路中,博斯威爾閃亮登場.老頭拿著一把實驗用槍就著槍柄在模擬艙上一通猛敲:"跑啊,你倒是跑啊!你給我出來!"

樂極生悲的胖子垂頭喪氣:"不出去!"

"你出來!"

"不出去!"

"出來!"

"就不!"

翻來覆去的兩句話,一老一少隔著模擬艙門吵得熱火朝天.

一看見博斯威爾,其他研究室的教授和研究員也不走了.看老頭這架勢,聽他說話,模擬艙里的人很有嫌疑.

一個教授瞪了保安處長一眼,問道:"你們怎麼回事,那里面的人沒出來讓我們看你們就放過了.說不定他就是間諜!身份正常就不是間諜了麼?"

保安處長驚詫無比地把手里的識別器遞給教授:"教授,您沒糊塗吧,你仔細看看,這個人會是間諜?救了兩百多名戰俘出來,抓了詹姆士的聯邦英雄田行健,會是間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