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二十三章 殘影

張的氣氛籠罩了整個體育館.上千觀眾都不由自主眼睛一眨也不眨地死死盯著虛擬光幕,生怕一眨眼,就錯過了這場精彩對決的某一個經典鏡頭.

這里的學員雖然都有著軍人的身份.可是,前線戰場上的烈火和鮮血,大部分人並沒有真實的體驗過.對于他們來說,這樣的對決,已經是他們有生以來近距離看到的最高等級的戰斗了.

當托馬斯操控的紅色機甲在虛擬屏幕上現出身形的時候,全場爆發了雷鳴般的掌聲.

一個來自自由港的三級機甲騎士,和一個神秘高手進行的正面碰撞,將要迸發出的絢麗火花,只用想象,就足以讓人心馳神往.

依足自由港機甲格斗通用的禮數,紅色機甲彎腰致意後,隨即雙腿前後微分,兩臂一高一低,凝立不動.

紅色機甲的架勢一拉出來,立刻引來了幾聲驚呼.沒吃過豬肉總見過豬走路,一些經常翻看民間機甲格斗雜志的學員當即認了出來,紅色機甲擺出的,正是幻影流九路鬼影進擊的起手勢.

鬼影進擊,是幻影流的一級技法.在民間機甲格斗界有"如鬼纏身如雷轟頂"的評價.這八個字,不但精煉而准確地指出了這種進擊技法腿陰拳剛的特性,也間接點出了這套技法的厲害程度.

鬼影進擊一旦施展開來,腳下進擊路線飄忽詭異陰柔難防.而它的雙拳卻和步法截然相反,大開大合剛猛無匹.交戰之時.對手往往被幻影流機士詭異地走位搞得暈頭轉向.一旦露出破綻,便會遭到雷霆一擊.

所以,這路技法,被看做幻影流的代表技法之一.人們熟知的跳躍穿行.就是這套技法中的一路.

托馬斯在這套技法上.浸淫了近十年.這也是以他目前在【獅鷲騎士】地地位,所能掌握地最高技法.由于專心和勤奮.加上他本身不低的手速,所以.這套技法被他使出來,地確已經深得鬼影纏,鐵拳崩的真髓.

此刻,托馬斯地一個起手式,就已經引來了山崩海嘯般的叫好聲.

叫好的自然都是首都第一軍事學院的學員,且這些人心態各不一樣.一些人是因為看見了自己修煉的跳躍穿行的原版技法而興奮,另外一些人,則純粹是為了長自己士氣.滅對手威風.

雖然心態不一,可對即將開始的戰斗的期待,卻是相同地.在這些學員們看來,這絕對是一場讓人大開眼界的龍爭虎斗.

隨著托馬斯的起手式,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

兩輛機甲都沒有動.體育館中央的虛擬光幕上,紅色機甲依舊凝立當場.而那輛藍色機甲從一開始,就沒有絲毫動作.它的操控者,似乎已經睡著了!

體育館里一片寂靜,所有人都在等待著擺出起手式的紅色機甲,發動驚天一擊.

良久.就在大家都面面相覷,感覺有些不耐煩的時候.場邊觀戰的科茲莫右手食指忽然無意識地微微一動,與此同時,托馬斯的紅色機甲拉出一道幻影,猛然向藍色機甲撲去.

鬼影纏身.托馬斯的突進不是直線地.機甲在突進中連續的變向動作,快的讓人目不暇接.

所有人的心都隨著紅色機甲的啟動,被猛地提到了嗓子眼.太快了也太精彩了.撲向對手的紅色機甲,就像一條無從分辨軌跡的繩索,如絲如僂地圈過去.仿佛下一秒,就會將藍色機甲死死捆住.

一片驚呼聲響起,只一瞬間,紅色機甲已經到了藍色機甲面前.

右腳點地,跨步沖拳.

紅色機甲的鐵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直奔依舊呆滯的藍色機甲座艙.看到這里,許多性急的觀眾已經站了起來.

大家並不知道,托馬斯的正面跨步沖拳,只是一記虛招.當對手被迫後退時,紅色機甲將進步扭身,以弧線突進切轉到對手身後.到那時,才是真正的雷霆一擊!

知道這一點的,只有科茲莫.此刻,他的臉上不由自主地露出了贊賞的微笑.在他看來,這一路鬼影纏身,實在已經到了托馬斯操作的巔峰,整個動作一氣呵成,堪稱完美.

隨即,科茲莫的微笑就凝固

因為藍色機甲也動了.面對托馬斯的攻擊,它並沒有後退,而是腳下穿花般向前跨了兩步.這如若白駒過隙的兩步,不僅閃過了托馬斯的攻擊.也如同一道驚雷,劈在了科茲莫的心上.

"好!"體育館里,加里帕蘭學院學員們不管看明白沒看明白,此刻都跳了起來,叫好聲暴起.在他們看來,藍色機甲能夠在千鈞一發之際躲過紅色機甲的攻擊,已經足夠精彩了.

對手的動作,顯然出乎托馬斯的意料.科茲莫發現,屏幕上,紅色機甲的動作明顯有了一線停頓.

好在,托馬斯沒有讓科茲莫擔心下去.有著豐富實戰經驗的他在一怔過後,迅速回過神來,右手飛點,操控機甲強行轉身,以扭身進步接弧線突進……

鬼影進擊的九路技法,早已經被托馬斯修煉得爐火純青.他不相信,在被自己近身後,還有人能從容脫離.

幻影流的特點,被托馬斯詮釋得淋漓盡致.機甲的轉向和弧線突進銜接得天衣無縫.身形轉換間,也如同行云流水般讓人賞心悅目.紅色機甲仿佛一瞬間分裂成了三個,殘影流動,如夢如幻.

這便是幻影流的以一化百如影隨形了.

能親眼看見機甲因為高速運動拉出清晰的視覺殘影,所有學員都興奮得不能自已.雖然,他們在網絡視頻或在《漫天戰火》里見過更快的機甲突進,可是,在半徑如此小的進退趨避中,像這般舉重若輕的拉出符合視覺頻率的殘影,這還是頭一次見到.

一時間,體育館里歡聲雷動.

可是很快,首都第一軍事學院的學員們就靜了下來.因為,他們無法置信地看見,幾乎就在紅色機甲拉出殘影的同一時刻,藍色機甲也同樣做出了轉身,以扭身進步接弧線突進的動作……

完全相同的動作和步伐,只不過,藍色機甲飛旋奔跑的半徑更小,殘影,卻有四道!

震驚,困惑,呆滯,欽佩.種種表情,在加里帕蘭學院的歡呼聲中,出現在首都第一軍事學院學員們的臉上.

感受到藍色機甲的威脅,屏幕上的紅色機甲再度提速,殘影上升到同樣的四道.雙方機甲一正一反,互相畫著圈高速追逐.小小的***里,間錯著八個機甲身影.蔚為奇觀.

就在大家被虛擬光幕上出現的一切弄得目瞪口呆大呼過癮之時,更讓人瘋狂的事情出現了.只見那藍色機甲仿佛很隨意的抖了那麼一抖,又有兩道殘影出現在屏幕上.

"嘩!"這一次,誰也無法保持鎮定了.第一個蹦起來的就是科茲莫!

一紅一藍兩輛機甲在瞬間化作了兩道飛舞迷離的光團,只看得上千兩院學員們目眩神迷.誰也分不清,到底是紅色機甲在追藍色機甲,還是藍色機甲在追紅色機甲.

雖然自始自終兩輛機甲沒有交換過一拳一腳,可是,這一場比賽,無疑比第一場更扣人心弦.

所有人都在猜測並等待最終的結局.

他們的等待沒有多長時間.一分多鍾過後,當藍色機甲發癲般的跳出旋繞圈,然後在整個地圖上串下跳拉出數十道殘影時,托馬斯認輸了.

直到系統判定勝負的聲音響起,在場的所有人都還沒回過神來.

誰都知道,身法步法,是幻影流的立派之本.軍用機甲操控規范中,許多步法操控標准都是參照幻影流制定的.在這方面,幻影流就是頂級專家.可是,幻影流機士,竟然在最強的步法上輸給了別人,怎麼可能?這簡直比兔子賽跑輸給了烏龜還荒謬.

一片嘩然中,托馬斯走出了模擬艙.

他的臉上,似乎並沒有什麼羞憤難堪的表情.他只是走到科茲莫身前,兩個人悄悄說了幾句.

科茲莫站了起來.

這位一級機甲騎士,一直都是全場注意力的焦點.在所有人驚詫的目光中,在越來越小的喧嘩聲中,他和托馬斯並肩走到了加里帕蘭學院的模擬艙門前.

彎腰撫胸,行師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