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二十二章 你們作弊!

梁上長著一小片雀斑的克里斯多夫很郁悶.

體育館的比賽就要開始了,自己卻只能守在第六綜合大樓前面,心懷僥幸地等待教官出現.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誰叫自己機甲水平最臭呢.

遠處的體育館里,傳來了一陣喧嘩.熱烈的氣氛,仿佛要把體育館的屋頂給掀開似的.校園各處,一些剛剛下課的學員,正一邊往挎包里塞著書本,一邊慌慌忙忙地往體育館跑去.生怕去晚了找不到觀戰的位置.

克里斯多夫又看了平靜如往常的第六綜合大樓一眼,腳下不由自主地往體育館挪動著.仿佛離體育館近一點,心里就會舒服一些.

就這麼躊躇地走了一段路,克里斯多夫覺得更難受了.渴望觀戰的心里,就如同有十只貓在心口上抓撓,奇癢難耐.

又一聲轟然爆發的喧囂從體育館傳來.克里斯多夫一跺腳,拔腿就往體育館跑.這個時候,他已經把自己的任務丟到了九霄云外.

**

體育館里座無虛席.場地的左右兩側,早已經擺上了兩個圓柱體蛋殼頂的虛擬艙.而在場地上方正中央懸浮的虛擬屏幕上,五彩光團正逐步消失,變幻出虛擬網絡中的背景.

由于是軍校內部的比賽,所以,虛擬網絡使用的是學校里的內部訓練網絡.沒有《漫天戰火》那一套商業設置.訓練網絡里,雙方選用的都是性能和【勇士】系列差不多地訓練機甲.

不出蘿蔔頭們所料.首都第一軍事學院派出的第一個參賽者是泰勒.

這樣的邏輯其實很簡單.泰勒是首都第一軍事學院中,機甲近身格斗水平最高的學員.無論是為了保障不輸掉第一場比賽,還是為了制造出以學員出賽,毫無爭議地五局全勝慘案.泰勒都是最佳人選.

輸了.他後面還有高手.若是贏了,加里帕蘭學院簡直沒有任何話說.

"咱們誰先上?"蘿蔔頭們面面相覷.

"老兵第二."王福星咬牙道:"我來打頭炮."

細想王大頭地安排.大伙兒紛紛點頭.這里和泰勒實力相當的,就只有老兵這個唯一地七級戰士了.雖然老兵是軍用機甲評級.不善于近戰,可泰勒也只是評級制度的三級斗士.雙方從表面看,老兵還略勝一籌.

如果王福星能夠僥幸獲勝,那自然再好不過.如果輸了,至少也能讓老兵看清楚對方地實力和路數,對第二場比試有很大幫助.免得最強的一上去就被宰了,剩下幾個大頭菜干瞪眼.

隨著一聲鈴響,比賽正式開始了.泰勒在響徹云霄的歡呼聲中.率先跨進了模擬艙.

虛擬光幕上,泰勒駕駛的紅色訓練機甲飛快的做了個直線突進,落地時旋即接了個折線突進,再接一個退步跳躍穿行,機甲在高速慣性幾近失控的狀態下,硬生生拔地而起,最後扭身一擊旋風踢落地.

體育館里,上千人的歡呼聲和驚呼聲響成一片.泰勒不愧為三級機甲斗士,他熱身的這幾個動作,足以證明他地實力.

就連托馬斯和科茲莫.也不禁點了點頭.對于一個業余修煉民間機甲格斗的軍校學員來說,泰勒能做到這樣,已經很不簡單了.

"呸!"王大頭吐了口唾沫,很沒底氣地罵道:"半罐水響叮當,有什麼好顯擺的."

環顧左右,蘿蔔頭同伴們固然神情沮喪,就連老兵和請來的雇傭兵,也面色凝重.凱瑟琳等幾個女孩子,更是愁眉深瑣.大家都意識到,這一次比賽,加里帕蘭學院難保丟人了.

眼見加里帕蘭學院半天不派人迎戰.一旁觀看的首都第一軍事學院的學員們挾歡呼之勢,向加里帕蘭學院陣營,發出了海浪般一波接一波的噓聲.學院請來獲得自由港三級機甲騎士的學長坐鎮,本就已經傳了個遍,這時候有消息靈通的再打聽出學長身旁那個一直微笑著的青年,竟然是一級機甲騎士,氣氛頓時上升了數十度,直至沸點.

"怎麼了?"站在模擬艙旁邊地貝琳達看見王福星的臉上紅一陣白一陣,當即落井下石奚落道:"膽小鬼,你們不會連應戰都不敢吧?"

"我膽子是小."王福星的嘴巴向來不肯吃虧的,當下嘻皮笑臉地道:"可我別的部件大啊."

"流氓,你…"貝琳達氣的俏臉煞白,捏緊了拳頭就要發作.

王福星故作詫異地道:"你不知道麼,大家都叫我王大頭,我腦袋大怎麼流氓了."說著,上前兩步,擺出一副不依不饒的樣子:"你今天把話給我說清楚了,別仗著是女人,就可以隨便誹謗!我哪里流氓了,我流氓你哪里了?"

貝琳達一時語塞,被王福星抓住了理,不知道從何辯駁.只氣的兩眼發暈.總算明白這是王福星借題發揮,當下一咬牙,也不接茬,只冷笑道:"說了半天,就是不敢上場.要認輸趕

!不然,一會兒輸上個零比五,看你們的臉往哪里擱

兩人站在場地中央擺開架勢的一番爭執,早惹來了雙方觀眾的注意.貝琳達話音一落,首都第一軍事學院的學員們就鼓噪起來.畢竟自己這邊的實力優勢明顯,心里有底氣,嘴里的話就越發的尖利.

加里帕蘭學院的學員人數終究要少一些,再加上大家此刻心里都沒底,嘴上雖然反擊,可是心里著實有些難堪.

王福星看了看四周,心知這樣拖下去也不是辦法.反正縮脖子是一刀伸脖子也是一刀,先拿出爺們兒氣概來,大不了輸了再想辦法找回來.心一橫.轉身就往模擬艙走.

就在這時,只見兩個人忽然如同一陣風般刮過,大伙兒眼前一花,其中一個就已經鑽進了模擬艙.

全場一下子都愣住了.雖然這場比賽沒有規定選手次序.可看加里帕蘭學院這幫人的樣子.顯然在排兵布陣上出現了溝通問題.不知道最後那狂飆進體育館,頭發跟雞窩似地.瘋一樣的男子到底是個什麼人.

王福星,凱瑟琳.安琪拉乃至一幫蘿蔔頭,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在了大口喘著粗氣的那張雀斑臉上.眼神里充滿了期盼,喜悅,不敢相信.種種矛盾地心情,混雜在一起,一片寂靜.

克里斯多夫得意地一笑,點了點頭!

"哇!"幸福來地太突然了.包括幾個女孩在內的所有人都一下子跳了起來,旁若無人地擁抱在一起,擊掌相慶,盡情歡呼.

整個體育館里一片嘩然.大伙兒都被場地中間的歡呼雀躍地十幾個人搞得目瞪口呆不明所以.

比賽還沒開始呢,這幫瘋子怎麼都魔障了?

王福星一把拉起上氣不接下氣的克里斯多夫,狂喜道:"快,跟我們說說,你怎麼找到教官的?"

克里斯多夫順了口氣正要說話,卻聽不遠處的貝琳達嗤聲道:"你們又玩什麼花樣,到底打不打?"

"打啊!"王福星扭頭笑眯眯地看了貝琳達一樣.道:"既然你們這麼著急輸個零比五,我們當然要成全你們了."

"哈哈哈哈."如同聽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貝琳達和站在她身旁的學員都不禁笑了起來.就連托馬斯和科茲莫,也相顧莞爾.

貝琳達身旁的一個學員捂著肚子對王福星道:"真受不了你們,比吹牛的話,只怕我們還真得輸上個零比五."

"是麼?"站在王福星旁邊地安琪拉笑顏如花:"那你就等著瞧吧,這一次,你們要能贏上一局,就算我們輸!"說著,她一揮手,一干加里帕蘭學院的學員非常默契地齊齊走出了選手區,安琪拉笑道:"這樣的比賽,我們上一個人就夠了."

安琪拉的話,引發了全場嘩然.包括一些不明所以的己方學員在內,大家都覺得,安琪拉這話,未免太藐視首都第一軍事學院了.

"開始吧!"貝琳達覺得自己實在沒辦法跟這幫瘋子溝通,當即一揮手道:"打完了再看你們吹牛."

中央虛擬光幕上,一輛藍色的訓練機甲已經現出了身形.在它的對面,泰勒駕駛的紅色機甲已經做好了准備.

這是一個一片空白的訓練地圖.雙方機甲沒有任何的遠程武器和特別裝備,地圖上也沒有任何可以利用地地形.這樣的較量,完全比的是雙方對機甲的操控能力.

"說說,怎麼回事?"王福星一邊凝視著虛擬光幕,一邊用胳膊撞了撞克里斯多夫.

克里斯多夫不好意思的撓了撓腦袋道:"本來,我也沒抱什麼希望.等了半天沒動靜,就准備跑過來看比賽的.誰知道剛走了沒多遠,第六綜合大樓忽然間就鬧騰起來了…"

一旁的凱瑟琳奇道:"鬧什麼?和教官有關系麼?"

克里斯多夫臉上泛起一絲奇怪表情,苦笑道:"能沒關系麼,關系大了!我一聽鬧的動靜挺大,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就站在路邊准備看看再說.結果,那邊的聲音越來越大,沖著我這里就來了."

安琪拉遞上一杯水,催促道:"然後呢,然後呢?"

"然後,我就看見好多教授和研究員拿著棍子,掃帚什麼的往這邊跑…"克里斯多夫喝了口水道:"我心里正納悶呢,忽然被一個人一把扯進了路邊的小樹叢."

"是教官!"王福星眼睛一閃.

"猜對了."克里斯多夫點頭道:"原來,那幫教授什麼的,都是來追教官的,我問教官干了什麼,他也不說."

"那是咱們教官尊老愛幼!"一旁的查理撇嘴道:"別說那些個武力值為零的教授,就算全換成特種兵,咱們教官也能把他們揍趴下!"

"我也這麼想啊."克里斯多夫道:"可是,教官看起來好像很狼狽.眼神特別慌張."

"哼!"凱瑟琳忽然哼了一聲道:"不用說,

一定吃女人豆腐的時候被人抓住了!"

籮卜頭們相顧默然,只覺得以教官地品性,凱瑟琳地猜測實在不容反駁.

"再後來呢?"王福星岔開話題.

"再後來.教官叫我找個地方讓他躲起來."克里斯多夫道:"他一出綜合樓就進樹林用了消失潛行.那幫教授領著人把他追丟了.可是,這里畢竟是人家的地盤.教官說要先避避風頭."

"再然後……"克里斯多夫這回沒用大伙兒催促.喝了口水接著道:"我就把我們的事情給教官說了.他躲進模擬艙里誰也看不見.咱們地人也都在這里.總之誓死保衛他."

"嘿…聰明啊小…"王福星正要誇克里斯多夫兩句,忽然聽體育館里爆發出一陣驚呼聲.

"嘩!"

喧嘩聲中.大伙兒定睛向虛擬光幕看去.

只見藍色機甲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變成了一團圍著對手亂閃地藍光.駕駛著紅色機甲的泰勒如同狂風暴雨中搖曳地燭火.在噼里啪啦地暴擊聲中,毫無還手之力.

屏幕上方地數據顯示條上,代表紅色機甲被攻擊地數據以一種幾近失控的速度翻滾著.幾秒鍾過後.在所有人目瞪口呆地注視中,紅色機甲的被攻擊數,竟然被生生打爆了.雙方打點數,最終定格為九百九十九比零.

上千人地體育館里鴉雀無聲,所有人都被眼前發生的一切給震傻了.

大家都知道,在近身格斗程序中.壓根就沒有設定一千擊以上的數據.這不是技術問題,而是完全沒有必要!

普通地較量,不過幾次有效攻擊就能讓失敗方失去戰斗力,就算最終打點判勝負.也從來沒出現過上百的有效打點.

眼前這個九百九十九比零是什麼概念?那意味著在這前後不過一分多鍾的時間里,一個三級機甲斗士被人狂風暴雨般揍了一千下,而且是全部擊中在有效得分區域.

而泰勒,甚至連對方的影子都沒有摸到!

這瘋狂的一幕就這麼出現在眼前,怎能不讓人目瞪口呆.

"好!"隨著王福星的一聲喊,寂靜地體育館中,所有加里帕蘭學院的學員們同時跳了起來.縱聲大叫.半邊看台,頓時成了歡樂的海洋.

"卑鄙!"貝琳達清脆的聲音在歡呼聲中顯得特別刺耳.

歡呼地人們一愣,聲音漸漸小了下來.

貝琳達走到王福星面前,咬牙道:"我說你們怎麼這麼有恃無恐呢,原來早打定主意在程序上作弊!"

"作弊?你憑什麼說我們作弊?"王福星詫異地道:"這兩台模擬艙是你們安裝的吧?"

貝琳達臉上一僵道:"是…"

王福星又道:"模擬戰爭網絡的程序,是你們第一軍事學院的,主機在你們學院自己的機房里,我們連碰都沒碰過,怎麼作弊?"

"不是作弊的話,怎麼可能出現這樣的結果?"貝琳達鄙夷道:"別以為我不懂,通過模擬終端數據交換,你們照樣可以做手腳.只不過,只怕你們自己也沒想到,弄出個999:0露出了馬腳!"

"井底之蛙!"安琪拉上前一步道:"沒見過高手吧?輸了就說別人作弊,好意識麼?"

"高手?"貝琳達不屑地道:"把你們地高手叫出來讓我們看看,勒雷什麼時候出這麼一個高手了!"

"你面子好大麼?"安琪拉譏諷道:"憑什麼讓你看?"

雙方針鋒相對各執一詞,一時間吵得不可開交.

這時候,泰勒也從模擬艙里走了出來,一臉鐵青地站在旁邊不說話.這樣的結果,是他怎麼也沒有想到的.那輛藍色機甲的進攻,對他來說,簡直就是一場噩夢.

如果這是在戰場上,如果這是對手真實的水平,泰勒相信,自己早就死了無數次了!對手的攻擊根本就是在玩弄自己,上千次打點中,只要有那麼一兩次用上力量,戰斗早就結束了.

可那家伙偏偏就不打倒自己,偏偏以打爆數據的方式結束戰斗,這讓泰勒怎麼想得通!

難怪貝琳達提出質疑,對手的作戰方式,實在很像作弊.

泰勒看了看被自己請來的師兄.作為一級斗士的師兄,正沖自己緩緩搖頭.顯然,他也沒有辦法對付這樣的對手.

"下一局,讓我來試試吧."

一個聲音結束了雙方的爭執.托馬斯神情慎重地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在恭敬的聽身旁的科茲莫低聲交代了幾句後,大步走進了模擬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