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二十一章 五勝制

流傳上萬年的徒手格斗技法一樣,民間的智慧,賦予無數經典技巧.

這些技巧,在一場場勝利或者失敗中,被傳承,被改造.最終形成了一個個風格迥異的流派.

幻影流,就是民間千百個流派中的一員,曆史上,曾經名列八大流派之一.

在格斗界,幻影流機士被公認特別擅長腿法和步法.他們操控的敏捷型機甲進擊神速閃避飄忽.以詭異的走位和閃電般的速度著稱.在民間機甲格斗界有"以一化百如影隨形"的贊譽.

現今各國軍方的機甲操控規范中,關于"跳躍穿行"這種突進動作的規范要求和技術講解,就是完全按照幻影流的技術複制的.

只不過,軍方忽略近身格斗太長時間,對這類技術的提高,完全憑借著機甲戰士本身手速和一代代機甲更強大的功能.卻不知道,民間的技法,每一天都在進步.

這種操控技法的進步,就是流派的不傳之秘.

不過,時至今日,幻影流早已經隨著主宗李家的覆滅而沒落.幻影流的弟子失去了主宗技法的傳承,只能依靠一些老舊技法支撐,在民間機甲界的聲望越來越低,逐漸淪落為二等流派.

科茲莫很小的時候,就從自己的父親老史密斯歎息中,明白了幻影流的處境.

如果把流派比喻成一顆大樹,所謂主宗.就樹干.而主宗傳承的技法,就是大樹地根.

沒有核心技法做根基,沒有人才濟濟的主宗做主心骨研究新的技法,沒有更多的青年才俊加入.繼續流派地傳承和進步.幻影流這棵大樹,只會漸漸枯萎.最終和一些流派一樣,湮沒于曆史長河之中.

現在地幻影流.只剩下了零落的枝葉.為了重建幻影流,為了成為流派新地主宗,百年來,史密斯家族為此付出的心血和努力簡直無法計算.

可是,即便史密斯家族已經成為了幻影流新地象征,由于技巧研究只能在一級技法上打轉卻始終無法摸到核心,所以,距離成為新的主宗.重新壯大幻影流,的目標還很遠.

畢竟,千年智慧凝結的核心精髓,一旦失傳,並不是靠一人一族之力就能重新創造出來的.就如同現代的機甲戰士個個都會使用機甲操控規范里的技巧,可是,有誰能再制定一本規范出來?

以科茲莫自負天才,也不敢動這個念頭.

也正因為如此,當科茲莫和他的父親,看見一個弟子在網絡上找到地【魔獸】錄像時.心里的震驚簡直難以言表.

從身法特征上看,【魔獸】使用的,絕對是幻影流的技巧.而且是包括老史密斯在內的所有幻影流專家,都從來沒有想象過的技巧!

那短短的一瞬間,【魔獸】在幾輛【黑色武裝】之間拉起的幻影,如夢如幻似假似真.高速攝像拍攝下來的畫面,仿佛錯亂了時空.前一張,【魔獸】還在左邊,後一張,它的身體,已經出現在了右邊.

那才是真正地以一化百如影隨形!

幾輛追殺勒雷【勇士】機甲的【黑色武裝】,在【魔獸】詭異飄忽的攻擊下,毫無還手之力.這樣的格斗技法,即使是由巔峰時期的幻影流主宗李家使出來,恐怕也不過如此.

為了找到這個駕駛【魔獸】的機甲戰士.史密斯家族當即命令宇宙各地的分館傾巢而出進行調查.幻影流的絕學,竟然有門外的流傳,這不能不讓他們感到既驚且喜.

驚的是,流派絕學出現在不知名的人身上,家族對此竟然一無所知.喜的是,家族里的長老可以一致確定,那個勒雷機甲戰士使用的幻影技法,絕對超過了流派的一級技法,很可能出自核心技法的變種.

每一個人都知道這意味著什麼.核心技法的變種,這就意味著核心技法.就意味著幻影流在沒落了上百年之後,終于有了重新複興的希望.

只要有了核心技法,史密斯家族就有信心,在十年內,根據核心技法研究出新的技巧,重新站上機甲格斗界的巔峰.

調查的結果,讓史密斯家族感到有些棘手.

【魔獸】里的機甲戰士並不難查.在勒雷這個國度,幾乎是家喻戶曉.他就是勒雷聯邦新崛起的國家英雄,田行健.一個胖胖的查克納族年輕人.一個奇跡般崛起的機械修理兵.

能查到的資料僅限于此.

再往下查,史密斯家族即便動用了在勒雷聯邦所能找到的最高權限,中央電腦網絡里給出的答案也是:"絕密!"

三S級的絕密.除了最高統帥部和總統以外,別想從任何渠道了解到這個人的履曆,家庭,社會關系,文化程度等所有資料.

史密斯家族明白,這樣一個人,或許在勒雷以外的地方還沒有太多人關注,可是,對勒雷聯邦來說,他的衛國戰爭中誕生的英雄,是聯邦的雕塑!這種身份,自然會受到嚴密的保護,普通人是沒有辦法接近的.

無奈之下,史密斯家族決定從另一個方面著手.他們想知道,這個機甲戰士是從哪里接觸到幻影流技法的.勒雷軍方,會這種技法的是他一個人,還是他所在的整個隊伍!

所以,【獅鷲騎士】和勒雷民間機甲格斗館的交流就多了起來,最近一段時間,簡直到了頻繁的程度.

史密斯家族雖然在頂尖格斗界算不上什麼,幻影流也沒落了.可是,【獅鷲騎士】畢竟是屹立于自由港聯盟上

在宇宙各地有十數個分館的老牌格斗館.

對于勒雷民間這些普通機甲格斗館來說,【獅鷲騎士】里隨便來一個人.就是絕對的高手了.自由港地機士來進行友好交流,平常可是花錢請都請不到,哪還有個不願意的?

尤其是一些有志于軍伍的年輕人,更是歡欣鼓舞.現在.軍方剛剛開始重視近身格斗.許多模擬戰爭網絡上的民間高手,都被網羅了去.有些水平高地.一進軍隊就是校級軍官.

如果能從自由港來地機甲高手手里學兩招,對于日後的前程.可是有著莫大地好處!

科茲莫和托馬斯是在一周前被家族派過來的.科茲莫在和幾個格斗館進行了索然無味地交流,並通過勒雷的關系接觸了幾個軍方機甲戰士後,唯一得到的,就是失望.

作為幻影流未來的接班人,沒有人比科茲莫找到核心技法的心情更迫切了,所以,當他聽到托馬斯說在軍校有個比賽的時候,他當即決定過來看看.

泰勒和貝琳達等人.走出了首都第一軍事學院寬闊的大門.

泰勒其實是不願意其他人參與這場比賽的.可是,這場比賽關系到首都第一軍事學院所有學員地臉面,加上加里帕蘭學院那幫蘿蔔頭實在很讓人生氣,所以,他並沒有明確的提出反對.

尤其是當泰勒得知這次前來助陣的,是一位在高手云集的自由港闖蕩了近十年的學長之後,作為一個世家弟子,他覺得有必要在禮節上迎接一下.

自由港,一直是泰勒心目中的聖地.

雙方在那位邀請托馬斯的學員引見下見了面,寒暄過後.包括泰勒在內的所有一院學員,都掩飾不住自己的興奮.

原本以為有一個來自自由港的三級機甲騎士助陣就已經很牛了,沒想到,學長竟然帶了一位一級機甲騎士來!

這可是自由港地一級機甲騎士!和勒雷民間這些機甲騎士,簡直不能同日而語!就近身格斗來看,就算來個九級機甲戰士,或者來個勒雷民間的機甲統領,也不見得能贏他.

誰都知道,自由港的機甲稱號,不是評選的,是靠真本事一場場打出來的!

雖然這個叫科茲莫的溫和青年並不是一院的學員,可是光這個一級機甲戰士名頭就足夠讓人興奮的了!就算那幫陰險的蘿蔔頭請了不屬于學院的高手來,在一級機甲騎士的面前,也只有投降的份兒.

所以,當一院的學員簇擁著科茲莫和托馬斯走進體育館的時候,他們看那幫加里帕蘭學員的眼神,透著無盡的憐憫.他們懷疑,是不是把那個叫科茲莫的機士等級一亮出來,那幫蘿蔔頭就會嚇得臉色發白,然後跪地求饒.

貝琳達甚至跟同伴打賭說:"要是咱們學院輸了這場比賽,我把名字倒過來寫!"

學院體育館里,此刻已經是座無虛席.

無論是首都第一軍事學院還是加里帕蘭搬遷到這里的幾個系,幾乎能來的所有學員,教授都來了.

兩個學院之間的競爭,從一開始的小打小鬧到現在已經升級為一項盛大的賽事.學員間的這種較量,甚至比校方組織的友好比賽還讓人過癮.畢竟,學校選拔的隊員參與比賽,比這種無限制尋找包括教官在內的頂尖力量進行的較量,在精彩程度上,要差上許多.

這樣帶有斗氣性質的較量,才讓人熱血沸騰.

看著對面選手區里,貝琳達等人投過來的輕蔑目光.加里帕蘭學院的學員們有些催頭喪氣.

就連向來囂張無比的蘿蔔頭們,都變成了苦瓜頭.

學院幾個系里,能找的人都找遍了.在機甲格斗上有那麼一手的人,屈指可數.而這些人,除了一個老兵是七級機甲戰士,給大家帶來些意外之喜外,其他人的水平,也就停留在學院訓練營的水平上.

算起來,恐怕經常在虛擬戰爭網絡上混的幾個蘿蔔頭,都能在這里猴子稱霸王.畢竟,除了指揮系外,學院搬遷到這里的其他幾個系,培養的都是後勤管理或者科研人才.舞刀弄棒的,不是他們的長項.

籮卜頭們怎麼算,老兵加自己幾幅顏色,最多再加上一個機甲操控還算不錯的凱瑟琳,也湊不成一只雞.

而對方,這次提的是牛刀.

教官到現在都沒有露面,托了許多在實驗室里實習的學長去找,到現在也沒有消息.唯一的希望,只有凱瑟琳請來的雇傭兵了.

可是,這個好不容易花錢請來的家伙,也不過七級頂端的水准,更讓人傷心的是,他修煉的操控技術,都是基于遠程攻擊的.給他一輛沒有導彈沒有能量炮的機甲,他也就會幾招突擊.

最重要的是,賽制是無限制五勝制.也就是說,無論出多少人也無論一個人打幾場.誰先贏滿五局,誰就取得勝利.

這樣的賽制,簡直就沒蘿蔔頭們什麼事!田忌賽馬這樣的計謀,壓根就用不上.人家很可能一個人橫掃你五個.真要是那樣的話,加里帕蘭軍事學院的臉,可就丟到家了!快趕上古代中國男足了!

所以,蘿蔔頭們那叫一個愁啊.

事到如今,也只有死馬當作活馬醫,管他三七二十一打了再說.蘿蔔頭們努力讓自己站直一點,看起來有那麼幾分氣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