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二十章 幻影流

據引擎上的編號和設計者名字的縮寫,胖子很快在中到了這個一百年前,就試圖把戰艦級引擎微型化的瘋子.

一看到電腦里這個瘋子的名字,田行健就被嚇了一跳.這個名字不光他很熟悉,大多數上過小學,曆史課成績及格的聯邦人也都應該知道.

卡斯帕,國家科學院科學家聯合會主席,人類科學界最高成就獎章的獲得者同時也是愛因斯坦物理學獎金的獲得者.勒雷聯邦三百年來最富盛名的科學家,世界級的科學天才.

這是個家喻戶曉的人物,在勒雷聯邦的曆史上,占有很重要的地位.堪稱國寶級科學家.當時的總統奧斯汀曾經在卡斯帕的表彰大會上說過一段話,並被傳誦至今.

奧斯汀的原話是:"卡斯帕先生,是勒雷聯邦的榮耀.他的智慧,是全人類最寶貴的財富.他的生命價值,遠遠高于我的生命價值,因為,聯邦獨立一百八十年來,有三十三位總統.而獲得最高成就獎章和愛因斯坦物理學獎的宇宙級科學家,卻只有卡斯帕先生一個人.讓我們向他致敬."

奧斯汀總統的話,沒有絲毫誇大.

卡斯帕以他的成就,奠定了他作為聯邦三百年來科技第一人的地位.他不但在科學研究上建樹驚人,更重要的是,他培養了一大批專注于研究,對科學癡迷,工作富有成效的學生.

而這些人,幾乎都成為了勒雷聯邦科學界地巨.這其中.就包括博斯威爾教授的老師,二代【魔獸】機甲的設計者,聯邦機甲設計天才希爾博士.

當時,還比較落後的勒雷科技和教育.幾乎是憑著卡斯帕地一己之力.全面提升到了和一些大國也不相上下地水平.

只花了不到三十年時間,科技轉化的生產力.讓勒雷聯邦地經濟和國力,躍上了不止一個台階.從一個小型國家.變成了一個中型國家.尤其是在軍事上,卡斯帕和他的學生,為勒雷積攢下了深厚地科技儲備,成為了勒雷國防的支柱.這樣的成就,是不可複制的.

可以說,勒雷聯邦的每一個領域,每一個角落,每一個人.都被卡斯帕惠及.他影響了勒雷近六十年.直到現在,在許多地方,都能感受到卡斯帕的影子.他遺留下來的科學教育傳承,是勒雷聯邦最寶貴的財富.

而這位享年九十七歲,去世于九十年前.被奉為比總統更值得保護地科學家,最讓普通老百姓印象深刻的,卻並不是他的成就,而是他人生中一系列讓人津津樂道的傳聞.

卡斯帕是一個科學巨人,也是一個風流種子.英俊的容貌,健康的體魄和睿智的頭腦.被完美的集中到他的身上.這樣的男人,是女人難以抵擋地.而最讓女人心動的是,卡斯帕的性格並不因為專注于研究而沉悶.恰恰相反,他幽默風趣,比當時最著名的影星更光芒四射.

那是一個女人為卡斯帕瘋狂的年代,那也是一個卡斯帕為女人瘋狂的年代.勒雷聯邦是一個實行一夫一妻制的國度.而卡斯帕為了同時迎娶他的五位女友,向傑彭帝國申請了國籍.

申請國籍時,年輕的卡斯帕已經嶄露頭角了.這樣一個人的申請,讓傑彭帝國沒有任何拒絕的理由,只用了不到三天的時間,就完成了審批,賦予卡斯帕傑彭公民的待遇.

卡斯帕在傑彭舉行了婚禮,和五位妻子度了一個甜蜜無比的蜜月,呆了近半年的時間,然後就舉家跑回了勒雷聯邦.

回了聯邦,卡斯帕也沒有申請重新加入勒雷國籍.對于專注于科學研究,不喜歡當官,選舉也從不投票他來說,他知道自己是一個勒雷人就夠了.

況且,因為國籍所產生的種種麻煩,在他回國後的第六年,獲得愛因斯坦物理學獎的時候,就已經不存在了.所以,直到他七十歲,迎娶第六位妻子的時候,人們才知道,原來這個勒雷聯邦的國寶,竟然不是勒雷國籍.

老牛吃能草的卡斯帕最後重新成為了勒雷公民.他娶的六位妻子,和他相守了一輩子,不離不棄.在卡斯帕去世前,最早和他結婚的幾位妻子都相繼離開了人世,這對卡斯帕的打擊很大.而在他去世之後,他的最後一位妻子,比他小近五十歲的選美皇後,也在悲傷中郁郁而終.

卡斯帕是一個傳奇.也是田行健的偶像.

胖子至今還記得,小時候在曆史課上,老師在講台上聲情並茂地講述卡斯帕的豐功偉績,而自己,卻盯著電腦上卡斯帕的奇聞異事發呆,並最終因此遭殃的情景.

"哇.這老頭有六個老婆!"當時,震驚而驚喜地小胖子不知死活地在課堂上信誓旦旦:"偶像!從今天起,他就是我的偶像了!………我也要娶那麼多老婆哇."

然後,道德敗壞的小胖子不但被同桌的安蕾狠狠掐了一下,並且在全班的哄笑聲中,被老師拎著耳朵提出教室罰站.

看著面前的半成品引擎,田行健又驚又喜.因為他知道,無論如何,卡斯帕也決不會是一個不自量力的瘋子.而且這是卡斯帕的遺物,是他的研究.別的不說,光憑引擎上的設計者縮寫,這個引擎就能在拍賣場里拍出天價!

胖子現在總算明白,為什麼這個引擎會在這里躺上一百年的時間,成為一個古董而不被清除.不光是因為這個倉庫是全封閉的自動倉庫,也不光是因為這個引擎的不起眼.實在是因為,在把卡斯帕的青銅塑像放置于校區中心花

都第一軍事學院,沒有人敢動卡斯帕的東西.

翻閱著電腦里地記錄.田行健仿佛又回到了那一個屬于卡斯帕的年代.這個倉庫,早在百年前,根本就是卡斯帕實驗室的專用倉庫.整個第六綜合大樓,都是勒雷聯邦政府和首都第一軍事學院.為卡斯帕專門修建的.

沒有絲毫猶豫.胖子唏哩嘩啦地拆開引擎.

如果博斯威爾或者別地什麼人看見胖子這麼干地話,一定會跟他拼命!這可是卡斯帕的研究遺物啊.這胖子竟然下得去手!他難道不明白.這東西有多麼珍貴麼?

胖子當然明白,不過.一想到如果能有一個戰艦級強大地引擎裝在自己機甲上,他就興奮得發狂.既然發狂,別說卡斯帕死了九十年了,就算卡斯帕在旁邊看著,胖子也照拆不誤!

複雜的引擎內部看得胖子眼花繚亂.順著能量導入管,能量聚變器,動能儲存倉,動能回旋.動能輸出,引擎電腦等一處處地看下去,呈現在胖子眼前的,完全就是一個微型化的戰艦動力艙!

幸虧這只是一個沒有被完成的作品.胖子想象不出,如果這樣的引擎出現在一百年前,會引起怎樣的瘋狂.即便是現在,一輛擁有戰艦級引擎的機甲,也是讓人不敢想象的.

越是深入地研究,胖子就越感到震驚.為了微型化戰艦級引擎,卡斯帕的構想之奇妙.簡直讓人佩服得五體投地.而當引擎電腦上的設計資料被讀取出來時,胖子忽然意識到,自己,發現了一個巨大的寶藏!

這個寶藏就是卡斯帕在引擎設計電腦中,儲存的工作日志和設計資料!

資料里包涵的,不光是這個引擎的圖紙和數據,而是卡斯帕在一百年前,基于這種引擎,融合他的學識,對未來機甲的構想和研究!

遠近融合戰斗形態,可變化軀體,思維操控系統,更輕更堅固的合金,更先進地驅動系統和火控系統.在這個構想中,卡斯帕描述了一種可以上天入地.可以改變戰爭模式的新型武裝機甲.

並且,他在他所設想的每一個方面都進行了研究,並完成了其中許多極其重要的工作.

胖子一項項看下去,越看越驚訝,越看越欽佩.百年前,這個學究天人的科學家所提出的種種設想,有許多,已經在今天變成了現實.還有許多,是連當今的學者和機械師也沒有想到的新思路.更有許多研究成果,足以讓任何一個機甲愛好者發狂.

在標記著1960年1月21日的最後一篇工作日記中,胖子看到了卡斯帕結束研究工作的最後一段話.

"我終于跑不過時間,輸給了我衰弱的身體和愈見遲鈍的大腦.八十五歲,並不是一個可以停止思考的年齡.可是,我沒有辦法,也不能再繼續了."

"我似乎看見了未來的戰爭,鋪天蓋地的戰艦,戰機和洶湧的機甲在行進,這些殺戮者所過之處,血流成河.人類的文明在倒退,無數的無辜民眾死去,幸存者在斷垣殘壁之中哭泣."

"勒雷是一個和平的國度,這樣的和平,已經持續了近兩百年,還能持續多久,誰也不知道.我一直希望,這是一個沒有戰火的淨土.可是我明白,這樣的希望,終究會在某一天,被戰艦的主炮擊碎."

"所以,我想研究一種能夠改變人類戰爭模式的武器.我不是政治家,我無法以政治和戰爭來結束戰爭.我是一個科學家,我希望以我的知識,讓戰爭變得不再那麼殘酷.我不敢希望未來的宇宙,是沒有戰爭,統一的宇宙.我只希望,未來的戰爭,是少數人的戰爭."

"基于對未來戰爭的構想,我把研究方向,定在了可以自由在陸地,天空和太空中戰斗的武器.這是機甲和戰機的結合體.是人類早已經研制出來,用于戰爭的太空機甲.我需要做的,是完善它,讓它成為一種絕對武力.從而,改變人海洶湧的戰爭模式,減少雙方在較量中,產生的傷亡."

"他們似乎很支持我的想法,從我著手開始工作時,給了我很大的幫助.我一直感佩于他們的智慧和品德.我相信我和他們共同的選擇.所以,我用了三十年地時間.來進行我的研究."

"用一種武器來遏制戰爭,這是一種很天真的想法.可是,偏執的我,直到現在才明白.人類.總是能夠創造出用于戰爭地各種武器.當這種絕對武力誕生以後.人類會想方設法地將其普及,然後.用更尖端的科技,創造出新地殺戮者.繼續血流成河的戰爭."

"石器.青銅器,鐵器,火藥,槍械,坦克,導彈乃至原子彈.一個又一個發明,莫不昭示著人類地自相殘殺進入更富有效率的時代.沒有完美的政黨,沒有完美的統治.人類的貪婪.無知,所謂正義,宗教和意識形態,決定了人類無法滅絕戰爭."

"所以,我在這里放棄了我的努力.我不想因為一種不屬于這個時代的武器提前出現,讓聯邦某些人的信心膨脹,從而結束勒雷聯邦地和平生活.我不能犯這樣的錯誤."

"而且,我終于開始懷疑,他們居心叵測.盡管,他們自始自終沒有做出任何有悖于道德標准的事情.可是.道德並不高尚的我,依然懷疑."

"我不知道,在我死後,誰會繼續我的研究.誰會看到這篇日記.我的學生們,我曾經告誡過你們,在和平年代,在你們的學識超過我之前,不允許繼續我的研究工作

|的時間,並給國家帶來不安甯."

"可是,我還是希望,如果有一天勒雷陷入了戰爭的泥沼.我地研究,能夠為保衛這個和平的國家貢獻一點力量."

"如果你需要,並能繼續我的工作,那麼請完成它.如果不能,我想,我可以給你一個我小小的心得.到民間去,那里藏龍臥虎.我的一切靈感和學識,皆來自于那里,不要把自己關在軍事實驗室."

"最後,請記住.當你掌握了絕對武力的時候,你的責任,不是取得勝利或攻城略地.你的責任,是結束戰爭.至少,結束勒雷的戰爭.並確保你掌握的東西,不會給人類帶來災難."

日記結束了.看完最後一段話,胖子沉思了很久.

這份資料里,是卡斯帕一生的心血.雖然並不完整,可是,其中的許多成果堪稱神跡.有了這份資料,勒雷在機甲研究上,將站上和斐揚共和國,甚至研制出十二代機甲的比納爾特帝國等高的位置!

就是不知道,卡斯帕口中的"他們"到底是一群什麼樣的人.

正困惑中,手腕上的通訊器里,傳來了博斯威爾的聲音:"胖子,給我開門!"老頭的聲音有些不善.

沉迷于驚人發現中的胖子,並沒有意識到這一點,順手在控制台上打開了倉庫和博斯威爾研究室之間的合金門.

博斯威爾瞪著眼睛大踏步的走了進來.在老頭身後,一個粉嘟嘟的小男孩怯生生地牽著他的衣服,一路蹣跚.

"屁屁?"胖子完全傻了.他雖然知道博斯威爾和小屁孩一直在研究室里為裝可愛廢寢忘食,可是,他做夢也想不到,屁屁的擬真身體制造出來後,竟然這麼逼真.

而且,胖子不得不承認,屁屁的樣子可愛得簡直有點過分!

嫩白中泛著紅潤的皮膚,比例偏大的腦袋,卷卷的頭發,粉嘟嘟的臉蛋,天真烏黑的大眼睛,小巧的鼻子,有點小招風的耳朵,再配上肉嘟嘟,大約一歲半小孩的身體,這家伙簡直比丘比特還可愛.

"胖胖."小屁孩張開小手,蹣跚著跑過來:"抱抱!"

"抱個屁!"胖子一腳印在小屁孩臉上.把這粉嫩裝可愛的小混蛋踩在腳下.任他肉呼呼的四肢在地上劃來劃去.

"死胖子!"博斯威爾冷笑:"你很牛嘛!"

胖子不敢惹老頭,賠笑道:"這小混蛋裝可愛太惡心了,我這也是條件反射."

"條件反射?"博斯威爾暴跳如雷:"外面都鬧翻天了,你把倉庫里的東西拆成這樣,讓老子背黑鍋,總不是條件反射吧?"

"這個…"胖子心虛地用身體擋住卡斯帕的引擎,一臉茫然地道:"我也不知道啊,可能是研究太入迷了."

"入迷?"老頭在屁屁偷偷的暗示下,發現了胖子地不自然.走上來伸手一撥拉:"讓開!"

胖子一個踉蹌,順勢把刻有縮寫的引擎蓋踢開.手足無措地站在一旁,表情極度無辜.可惜,他忘了.博斯威爾是一個在機械方面浸淫了一輩子的專家.

第一眼看見引擎的時候.博斯威爾就呆住了.引擎內部和普通引擎完全不同地結構,讓他迅疾明白過來這是個什麼東西.

老頭看了胖子一眼.飛快地走過去,把胖子踢開地引擎蓋揀了起來.一看見引擎蓋上的縮寫.老頭當即暴走.

"我要殺了你這個敗家玩意兒!"老頭四處找武器.

胖子拔腿就跑.他知道,要是跑得慢了,這被氣瘋了地老頭說不定真的會下手.

倉庫里一時間雞飛狗跳.胖子在老頭地追逐下,飛快地在倉庫里打著轉.憑博斯威爾那老胳膊老腿兒,怎麼可能追得上他.

直到博斯威爾找到一把試驗用槍,胖子這才真的慌了神.趕緊跑到倉庫正門,掏出權限卡往讀卡器里一插,啟動了大門.飛快地從剛剛開啟的門縫中閃身穿了出去.

一出門,胖子就懵了.

在倉庫門口大廳里,數百雙眼睛同時驚愕地盯上了他.

"你是誰?!怎麼在倉庫里?"一個教授模樣的人厲聲喝問道.

很顯然,這位在大廳里等待博斯威爾解決倉庫問題的首都第一軍事學院教授,並沒有認出眼前這個人是誰.

當時目睹胖子進研究室的,都是加里帕蘭實驗室的研究員.別說這位教授不知道胖子的身份,就算知道了,他也沒法把聯邦英雄和這個從倉庫里狼狽逃竄出來,因為癡迷研究而滿臉胡茬,頭發亂得跟雞窩似地.兩眼里還閃爍著倉惶無比眼神的家伙聯系到一起去.

身後,博斯威爾急促的腳步聲傳來.

胖子眼珠子滴溜溜亂轉,來不及理會教授的質問,一把把面前的教授撥拉開,飛快往大廳門口倉惶逃竄.幾個來不及閃避的研究員被他撞得東倒西歪.

博斯威爾老頭紅著一雙眼睛,揮舞著試驗槍沖出了倉庫大門:"快,抓住他."

一看這架勢,大廳里聚集的數百名研究員終于明白了.

"抓小偷啊!"

"什麼小偷……抓間諜啊!"

"快快,通知警衛隊!攔住他!"

"活要見人,死要見尸."

一時間群情洶湧.大伙兒紛紛跟在胖子屁股後面緊追不舍.

首都第一軍事學院,從上到下可都是聯邦軍人.竟然有人敢入侵軍事實驗室的絕密倉庫大搞破壞,簡直就是建校五百年來的奇恥大辱.

整個第

大樓頓時沸騰了.數百人蜂擁奔跑地腳步聲跺得樓一個教授.研究員,學員都拿起了掃帚,試驗用硫酸,特大號,機械零件等種種武器.胖子成了一只被圍追堵截的老鼠.

當博斯威爾氣喘籲籲地被人群丟在了後面.事情,已經失去控制了.

胖子挺胸腆肚飛奔,一邊回頭張望.一邊在心里暗暗叫苦.無論是因為誤會,還是因為拆了第一軍事學院每一個人心目中最神聖的卡斯帕地遺物,自己一旦被抓住,肯定沒個好下場.

三步並作兩步的跑下樓,飛快地閃過從電梯里撲過來的幾個學員,胖子飛快地沖出了綜合大樓.

**********

站在首都第一軍事學院宏偉的大門前,想起以前的軍校生涯,托馬斯忽然覺得有些好笑.

一個三級機甲騎士,來參加一場學院間的機甲格斗,實在是一種不怎麼值得誇耀的經曆.要不是請自己來地那個學員的長輩,對自己地家族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自己是決不會來參加什麼比賽的.

作為這個學校的畢業生,托馬斯並非不願意為自己曾經的母校爭光.可是,他實在太清楚首都第一軍事學院地機甲近身格斗水平了.

現在想起來,即使是學院里最厲害的機甲訓練營教官,在外面闖蕩了十幾年的托馬斯看來,近身格斗水平也不值一哂.

經曆了自由港近八年的磨練,托馬斯相信,在這個世界上,這個時代的所有軍校都不可能有什麼近身格斗高手.就連軍隊,近身格斗的水平也早已經遠遠落後了.

這完全是由戰爭形態所決定的.

擁有遠程火力的軍用機甲,操控重點在瞄准,閃避和配合上.即便進行近身格斗訓練,也遠遠無法和民間機甲格斗相提並論.

剛剛把目光投向近身格斗的軍隊,或許到現在還不明白,近身格斗的精髓,可不光是他們一直追求的手速!也不是依靠高手速進行的死板機甲規范操控!

以手速論勝負,那簡直是對機甲格斗的侮辱!

這一點,托馬斯早在從軍隊退役,為了心中的機甲夢想而遠赴自由港的第一年就已經明白了.

那時候,自持手速接近每秒四十動的他,在一場場比試中,被那些手速不到三十五動的民間機士揍得滿地亂爬.一個准八級機甲戰士,經曆了這麼多年的磨練不過才取得三級機甲騎士的稱號,自然不是因為愚笨.

現代的民間機甲格斗,早已經到了百家爭鳴的時代.千年流派傳承的格斗精髓,是忽視近身格斗數百年的軍方無法想象的.

對于這次比賽,托馬斯幾乎不認為自己有出手的機會.他覺得,即使勒雷民間的三級機甲斗士遠比自由港的三級機甲斗士水平要低得多.不過,憑那個名叫泰勒的學員已經可以打遍學院了.況且,還有一個一級機甲斗士在壓陣.自己來這里,或許就是一次對學生時代的追憶.

"托馬斯師兄,這就是你的母校麼?"一個清朗的聲音問道.

托馬斯收回了思緒.問話的人,是他的師弟,【獅鷲騎士】機甲格斗館少館長,一級機甲騎士,也是【幻影流】的年輕一代領軍人物,科茲莫.

所謂【幻影流】,是民間機甲格斗的一個流派.起源于查克納,後來,在一次政治事件中,幻影流的主宗李家,遭受了毀滅性的打擊.幻影流弟子流散各地,現在,最著名的代表,就是托馬斯所在的【獅鷲騎士】機甲格斗館.

館長老史密斯,是三級機甲統領.幻影流格斗術早已修煉的爐火純青.只不過,隨著各種流派的興起,沒有主宗技法傳承底蘊的幻影流,已經漸漸沒落了.

"是的,科茲莫師弟.這里其實沒什麼好玩的,近身格斗水平不會太高,而且,由于是軍事院校,里面有很多的限制."托馬斯神情恭謹地回答道.

名叫科茲莫的青年微笑著擺了擺手,饒有興趣地看著學院.在普通人看來,科茲莫是一個笑容很溫和的普通年輕人,可是,托馬斯知道,在這個年輕人微笑和煦的臉龐背後,是遠超自己的機甲操控實力.

所有人都相信,只要假以時日,科茲莫就能扛起【獅鷲騎士】的大旗,在高手云集的自由港聯盟,再度讓逐漸沒落的【幻影流】,成為機甲近身格斗的頂級流派.

這位史密斯家族的天才,今年,才不過二十歲而已.

托馬斯沒有再說話,這次受邀參加學院比試,他實在是恰逢其會而已.這原本是他的私事,卻沒料到,科茲莫堅持要一起來.

托馬斯有些不明白,為什麼一場自己都不怎麼看上眼的低水平的學院比賽,會引起這個人的興趣.

對于托馬斯幾乎是寫在臉上的困惑,科茲莫視而不見.

雖然托馬斯在【獅鷲騎士】已經呆了六年,對流派極其忠誠.可是,有些事情,並不是他有資格知道的.

科茲莫負手看著學院大門,遠處,一群身穿學員制服的年輕人,正迎面走來.科茲莫微微一笑,他對比賽的興趣,並不在于誰輸誰贏.他只是想來碰碰運氣,看能不能找到和網上流傳的那輛會幻影技法的【魔獸】有關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