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十九章 引擎

間機甲戰士的等級,是由遍布宇宙的機甲協會制定和水平由低到高被授予護衛,精兵,斗士,騎士,統領,戰神的稱號.而每一個稱號,又由低到高分為三,二,一級.

一個機甲騎士,相當于軍隊的七級或八級機甲戰士.機甲統領大致等同于軍方九級到十級機甲戰士.而機甲戰神,則是幾近于傳說的存在了.

當然,這只是單純的近身格斗比較.如果考慮實際戰爭中的遠程打擊以及面對生死時候的心理變化等因素,一般的民間機甲戰士和軍方戰士實在沒什麼可比性,一個是競技,而另一個,則是殺戮.

民用私人機甲和軍用機甲,是兩個截然不同而又相依相附的系統.機甲的雛形坦克,是基于戰爭誕生的.可是,現代機甲發展的黃金期,卻正是在那段陸地裝甲力量淪落為戰爭附庸的曆史中,民間機甲興起的時期.

在那個時候,隨著人類星域探索的擴大,隨著民間對公共安全,競技,探索,科研,私人護衛等方面的需求,走下戰爭神壇的裝甲力量,開始了在民間的應用.這段曆史,造就了機甲在民間的深厚沉積.

這種沉積,隨著科技的進步,新材料,新引擎以及能量時代的到來而愈加深厚.最終,重新引起了軍方的重視.擁有了高速移動能力,能量護罩,對等打擊手段和遠低于戰機制造成本的機甲,開始重新走上戰爭地舞台.

可以說.是民間孕育了現代的機甲,改變了戰爭的格局.誰也不知道,數千年來,在屬于人類的廣闊星域里.隱藏著多少機甲高手.多少先進卻秘而不宣地機甲技術,多少有關于機甲材料.動力,操控地秘密.

尤其是現在.機甲已經到了又一次被民間發展所領導的時代.遠程攻擊地逐漸沒落,昭示著以私人機甲為代表的近身機甲格斗作戰地興起.各國軍方,都把目光投向近身格斗領先的私人機甲技術.

因為,用途的不同,決定了民用私人機甲和軍用機甲發展路線的不同.大多數私人機甲沒有能量護罩,不被允許裝載遠程武器,因此,也就無所謂遠程打擊和防禦.他們對近身格斗的專注.造就了格斗技巧的領先.這些,正是戰爭中,機甲近身格斗所需要的.

可以說,機甲的發展一直被民間智慧所引領著,且將一直引領下去.

而這一次,首都第一軍事學院請來地那位三級機甲騎士,正是不折不扣的民間私人機甲高手.尤其是那位名叫托馬斯的三級機甲騎士,更是來自于私人機甲格斗的聖地——自由港聯盟.

所謂自由港聯盟,實際是一個由五顆成員星球組成的松散型組織.這五顆移民星球,本身沒有沒有可開采的資源.周圍也沒有資源星球.只是適合人類居住而已.其中的四顆,是天然的無資源星球.而領頭的那一顆,則是被人類耗光了所有資源,最終遺棄掉的.

這一顆星球,就是人類地發祥地,宇宙中最著名的星球——地球!

由于沒有資源,這些星球只能依靠自身的地理位置發展星際貿易,旅游,加工以及其他的行業.而惡劣的生存環境,迫使他們在這些行業上出類拔萃.為了吸引旅游者,這些星球不但開發了各種各樣的旅游勝地,還建立了人類社會最豪華的賭場,紅燈區.

同樣,為了繁榮星際貿易,這些星球的進出口關稅幾乎沒有!以此來帶動加工等其他行業,創造就業機會.

也因此,這些星球成為了全人類富豪,罪犯的自由天堂.在這個充斥著黑暗規則的世界,弱肉強食成為了這里所有人的准則.在這里,一次冒險,一次劫掠或者一個商機,就能讓窮光蛋暴富.同樣也能讓千萬富翁變得一文不名.

這里有著各種各樣的誘惑,各種各樣的機會.只要有足夠的能力,任何人都可以在這里享受人間所能享受到的一切.這里有頂尖的科學家,有超級富豪,有流亡政府官員,有小偷,有騙子,有海盜,有雇傭兵,有星際探險者也有各國的通緝犯.

這里是天堂,這里也是地獄.

而對所有民間機甲戰士來說,這里是機甲格斗的聖地.

因為,除了每四年一次的宇宙機甲搏擊大賽以外,在這些星球上,還有各種各樣的,有著高額獎金的公開機甲競賽.這些競賽,囊括了機甲設計,機甲改裝,機甲競速,機甲格斗等所有項目.並且,這里有關于機甲的一切懸賞項目,只要你有能力,你就能獲得高額的獎金或者懸賞.

而對于一些人來說,最吸引他們的,則是這些星球上的地下機甲決斗.這種不死不休的機甲比賽,和地下黑拳並列為人類最殘忍的比賽項目.可是,高額

,賭注,刺激的打斗,吸引了全人類的富豪和亡命之

這樣的星球,無疑是每一個機甲格斗高手所向往的地方.無論是單純地追求機甲格斗更高境界,還是為了混一口飽飯,甚至只是為了賭一把,在這里,都能得到滿足.

托馬斯曾經是首都第一軍事學院的學員,現在是亞特蘭大星球最著名的【獅鷲騎士】機甲搏擊館一名學員.因為在路德里克市有事情臨時逗留,恰逢其會,被一個第一軍校的學員通過關系給拉來助陣.

三級機甲騎士,雖然不算什麼厲害人物,不過,對付加里帕蘭軍事學院的這幫學員,已經綽綽有余了.畢竟,專精于近身格斗的民間機士,在近身格斗上比大多數同等級的軍方七級戰士更為精通.

在機甲界公認地看法是,若是同樣駕駛沒有能量炮的私人機甲進行近身格斗.擁有各種近身格斗技巧的民間機士勝率要高于軍方機甲戰士.若是駕駛軍用機甲進行無限制戰斗,情況則正好相反.

所以,托馬斯地到來.幾乎就意味著第一軍事學院,在這場沒有七級戰士的學院較量中.已經穩操勝券.

"嗨."泰勒走到一幫籮卜頭面前.微笑著打了個招呼,對王福星道:"你們在這里啊.正巧.有事情找你們."

"哼."籮卜頭們分不同方向各自扭開頭.王福星翻著白眼道:"找我們干什麼?我們可沒什麼交情."

泰勒也不著惱,笑道:"挑戰書你們可是早就收了地.不會是把明天地比賽給忘了吧?運動館已經准備好了.有空你們也該來練習練習啊."

"挑戰書是咱們收了."王福星擺擺手道:"可是,我們沒說我們答應比賽啊,過幾天再說吧.現在可沒空陪你們胡鬧."

這話一出口,站在泰勒旁邊的一個女孩子不樂意了.怒道:"你什麼意思,收了挑戰書,哪有不參加比賽地?膽小鬼.怕丟人是不是?"

王福星笑眯眯地看著那把制服穿得英姿颯爽的女孩道:"貝琳達,我丟不丟人是我地事,你替我著什麼急.看上我了?"

貝琳達性子潑辣,當下嘴一撇,奚落道:"就你這頭大身小地樣兒.有哪個女孩子看得上你,別做夢了."

這話引來首都第一軍事學院的學員們一通嬉笑.蘿蔔頭們冷笑一聲,正准備群起而攻之.這時,一個好聽的聲音傳來:"喂,你憑什麼說我男朋友?"

眾人愕然回頭,卻見安琪拉從人群外鑽了進來.一把挽住王福星的胳膊:"沒女孩看上他你就好貼上是不是?哼,你有我漂亮麼?"

這時候.凱瑟琳也被安琪拉拖了進來,兩個加里帕蘭學院最漂亮地女孩往人群中一站.頗有些傲視百花的架勢.

王福星一愣,不明白安琪拉什麼時候變成了自己的女朋友,不過,以他地七竅心腸,迅疾反應了過來,當即打蛇隨棍上,歎息道:"安琪拉,你也真是的.我本來是不想傷貝琳達自尊,你看你……"

貝琳達被這兩個人一唱一和氣的俏臉通紅,咬牙道:"有本事別耍嘴皮子,機甲格斗上分勝負!"

王福星作個地包天地嘴形,呲出下嘴皮一翻一翻的:"我就耍嘴皮子,你咬我!"

籮卜頭們哈哈大笑.

"你…"貝琳達暴怒,卻被泰勒伸手給攔了下來.

泰勒知道,跟加里帕蘭機造系的這幫家伙比什麼都可以,就是別比斗口.說起斗嘴來,這幫家伙能斗上三天三夜,還專門選你最惡心地話來說.他轉移視線,彬彬有禮地沖凱瑟琳點了點頭道:"凱瑟琳,你們學院對比賽到底怎麼說?"

"比就比好了.有什麼好說的."凱瑟琳淡淡地道.

"凱瑟琳…"蘿蔔頭們騷動起來,七嘴八舌就要開口.見得到了想要的答案,泰勒搶過話頭道:"那就這麼說定了.我們明天見."

說完,首都第一學院的學員們在蘿蔔頭們的怒目而視下轉身離開.貝琳達一邊走還一邊狠狠瞪了王福星一眼.

"凱瑟琳…你干嘛答應他."王福星不理貝琳達,對凱瑟琳道:"我們得到消息,這次,一院的這幫家伙請了好幾個高手來.就憑我們幾個,怎麼跟他們比啊."

凱瑟琳皺眉道:"誰叫你們接了人家地挑戰書.輸贏我們都該去.再說了,他們能請幫手,我們就不能請麼?"

"請誰?"一旁的查理茫然道:"我們學院來首都地幾個系,除了你們指揮系外,在機甲格斗上沒幾個高手,前幾屆的學長又都在部隊里,這時候誰能來?就一天工夫了."

安琪拉放開王福星地胳膊,順手在他腦袋上拍了一下道:"沒出息,接了挑戰書不迎戰,難怪人家

你:|問我那幾個老兵."

一旁地王福星搖頭道:"沒用的.對方請地人里面有個三級機甲騎士.比近身格斗的話,就算我們能招來軍隊里的七級機甲戰士也未必能贏.現在.國內哪里還找的到人,有點技術地都上前線了."

安琪拉有些泄氣地道:"是啊,連我們軍校地訓練營教官都上去了.搞得我們這批學員變成了學院曆史上機甲操控技巧最差地一屆."

王福星扭頭看著安琪拉,眼睛一亮.忽然叫了起來:"對啊.我怎麼忘了這個?"

安琪拉啐了一口.撇嘴道:"一驚一乍的,你忘什麼了?"

王福星興奮地道:"教官.我們教官啊."

安琪拉狐疑地看著興高采烈地王福星.問道:"教官.什麼意思?"

王福星得意地道:"我們教官回來了,就在綜合樓地實驗室里.你們不知道吧?"

"什麼?"凱瑟琳和安琪拉同時嚇了一大跳:"他回來了?你是說真地?"

幾個點得跟雞啄米似的蘿蔔頭,證實了王福星地話.安琪拉的雙眼簡直成了心形,一拉王福星:"聯邦英雄,哇.快帶我去."

王福星哭笑不得地道:"軍事實驗室是那麼好進的麼?我要是能進早就進去了.查理的表哥說,教官和博斯威爾教授進了教授地專屬研究室,就再沒出來過.估計是在研究什麼重要課題."

"天啦,想辦法讓他出來啊!"安琪拉又是興奮又是著急,雙腳直跳:"快快.大家想辦法.聯邦英雄田行健,加里帕蘭學院的驕傲,我的偶像啊.要不……咱們在綜合樓放把火?"

所有人都被嚇了一跳,凱瑟琳一巴掌拍在安琪拉後腦勺上,嗔道:"死丫頭,你瘋了?"說完,她凝神想了想,咬唇接著道:"我找我爸爸想想辦法,他地那些保鏢里面,有好幾個技術都不錯.實在不行.大不了花錢請人來."

籮卜頭們面面相覷,他們知道凱瑟琳出生于富豪之家,請幾個民間高手來並不是什麼問題.可是,首都第一軍事學院請來的畢竟是這個學院以前的學員,若是請外人來,恐怕對方不會服氣.

王福星歎氣道:"多准備幾個方案吧.這場比賽不能砸在我們手里.凱瑟琳還是請人來,先冒充我們學院畢業地學員.反正他們一時半會兒也查不到.我們明天先看看情況.實在打不過再想辦法.最好教官能在明天的比賽開始之前出來.憑他的技術,來一百個三級機甲騎士都揍趴下.實在不行,咱們也不點火,想辦法拉響火警就行了."

*********

胖子並不知道因為自己在倉庫里一通胡搞亂拆,竟然惹出這麼多事情來.

他拿出了狠勁,每天如饑似渴的吸收著一切有用的沒用的知識.許多東西,只要被他拆上一次,就能完全弄明白.一時想不透的,他就在中央電腦里去尋找答案.直到弄懂為止.

和博斯威爾這樣的科學家不同,機修兵的職業病讓胖子更注重實際操作.他對每一個零件都反複的拆裝,直到閉上眼睛都能分清楚零件地毫厘尺寸,材料和功能才罷手.

而長期在前線的戰斗,讓胖子對機甲及各種機械的實際使用情況,改進思路,戰斗數據,操控感受等方面,有著遠比埋頭于實驗室的科學家更加豐富的經驗和更清晰的思路.

現在,胖子正對著一台離子引擎發呆.

這台引擎的設計,如同一個扁扁的長方形盒子.黑漆漆的並不起眼.引擎上鋪滿的灰塵,表明這台引擎,已經在這個自動化倉庫里被遺忘了很長時間.架子上的入庫記錄顯示,自從1960年這台引擎被送進以後,就再也沒有被人提取過.

一百年前的引擎,而且,竟然只是一個半成品.有許多地方,引擎都沒有完成,顯然,設計者遇見了無法解決的難題,最終導致了這個引擎的開發失敗.這樣的一個東西,似乎很難引起別人的注意.

可是胖子,卻被眼前的這個引擎驚呆了.這個引擎的形狀,設計思路,竟然是戰艦式引擎的微型版!引擎的設計者,顯然是個瘋子!

***

最近幾章,是未來情節的交代.從胖子回勒雷開始,針對他的懸賞,博斯威爾關于聯邦戰略的想法,民間機甲格斗,地球,查克納共和國,機械研究,人工智能等,是我必須交代出來的看點,所以,有些介紹是必須寫的,大概思路出來後,後面的情節,會進入一個有別于上部的新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