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十八章 機甲騎士

幅幅生動的畫面從王大頭的口中被描繪出來.

男孩們仿佛親眼看見,在一場以寡敵眾的戰役中,數千勒雷機甲在數倍于己的敵方機甲群中亡命突進.左右兩翼已經被調開的敵人,拼命地轉向,想要封堵勒雷人的前進路線.

可是,一切都是徒勞的,勒雷裝甲集群在漫天炮火和塵煙中如同奇跡般從敵群中突圍而出,直奔萊因哈特坐鎮的出擊陣地.

陣地旁那孤零零的山丘上,四輛象征著神話軍團最高戰斗力的機甲.靜靜地站在那里.如同俯視眾生的神祗,對從千軍萬馬之中破開缺口咆哮而來的勒雷機甲,視而不見.他們是那麼的高傲,那麼的自信,那麼的不可戰勝.

而這種孤傲的畫面,在十幾分鍾後,被一輛忽然竄上山丘的【魔獸】撕得粉碎.四頭威風凜凜的雄獅,變成了【魔獸羊.萊因哈特狼狽敗走,三大團長一傷兩亡.

【魔獸】在四輛機甲之中肆虐般的攻擊,短暫而激烈的近身搏殺,在一幫學員聽來,是那麼的讓人熱血沸騰.

一劍光寒十九州!那支在數倍于己的敵群中,破甲而出一劍封喉的勒雷裝甲師,就是勒雷在戰爭中磨礪出來的鋒芒寶劍!而劍尖上的那一點寒芒,就是曾經與自己朝夕相處的教官!

恐怖的神話軍團和他們的軍團長九級機甲戰士萊因哈特,對于幾年前的勒雷聯邦來說.幾乎是不可戰勝地.他們總是拿勒雷最精銳的部隊開刀,倒在這頭怪獸面前的勒雷戰士不知凡幾.

沒想到現在,神話軍團和萊因哈特,在胖子教官領導下的勒雷裝甲部隊面前.竟然被打得潰不成軍!

男孩們興奮地難以自持.

成為一個頂級機甲戰士.幾乎是這個時代每一個男孩地夢想!在他們的印象中,那些雜志上.傳聞中,需仰望才見地別國頂級機甲戰士.曾經是那麼的遙遠,那麼地高不可攀.

可是現在,胖子教官卻擊敗了萊因哈特.這是否意味著,勒雷聯邦也終于誕生了一個真正的九級機甲戰士?

一個比萊因哈特更厲害的九級機甲戰士,已經是男孩們所能想象的極點.即使聽了王大頭的描述,每一個男孩腦子里都翻騰出十級戰士這個想法,可是,沒人敢說出來.

畢竟.勒雷聯邦的軍隊,還沒有出現過九級機甲戰士.即便傳說中,有那麼一個兩個等同于軍方九級的民間機甲斗士,可誰也沒見過.

說胖子教官是九級機甲戰士,已經很讓人心跳加速了.若是說他是十級戰士,那未免也太過瘋狂.

"太爽了."男孩們被王大頭的描述弄得神魂顛倒,一個個面紅耳赤摩拳擦掌,恨不得自己當時也在現場,跟隨著胖子教官,去經曆那一場讓人熱血澎湃地戰斗.

群情激昂中.雀斑男孩忽然興奮地問道."哎,你們說,模擬戰爭網絡上咱們的那個S*M教主和咱們教官比起來,誰更厲害?"

男孩們面面相覷,鴉雀無聲.

"怎麼了?"雀斑男孩困惑地道:"我覺得S*M的水平和教官很相近啊.而且都是咱們的偶像."

"呸!"男孩們齊聲啐了一口,七手八腳地捂住雀斑男孩地嘴.王大頭鬼樂地左右看了看,沖被摁在地上的小雀斑道:"S*M都成過街老鼠了,就算是我們的偶像,你他媽也不能在大庭廣眾下說啊!"

可憐的雀斑男孩奮力掙脫束縛,奇道:"為什麼不能說?網上不是還有那麼多猥瑣神教的鐵杆護法麼?你們說,你們誰不是猥瑣神教的?"

王大頭一巴掌拍在小雀斑的頭上,恨鐵不成鋼地道:"那是在網上.咱們再怎麼支持那個勒雷敗類,也沒人知道咱們是誰,在現實里,我們可是光明正直地熱血青年,這事提也不能提!"

眾男孩紛紛看這小雀斑,神情嚴肅地大點其頭!

小雀斑恍然,小心翼翼地道:"那如果有人問同樣的問題怎麼辦?"

"譴責!必須嚴厲地譴責S*M01314"王福星晃著碩大的腦袋,斬釘截鐵地道:"再說了,網絡畢竟是網絡.S*M再厲害,能跟教官比?上了戰場,不尿褲子就算好的!"

大頭男孩的話,引起了大伙兒的共鳴,紛紛七嘴八舌地道:"就是!完全沒有可比性."

王大頭接著道:"回答問題的時候,你要從心底里唾棄S*M.你想想,那家伙的慣常手段極端卑鄙下流.有幾場戰斗是他正大光明贏來的?不說技術,單從人品上來說,教官和他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一個是勒雷英雄,另一個….***,雖然也是勒雷人,可是,我總忍不住想罵他!竟然比我還陰險!"

男孩們哄笑起來.在這群人里面,沒有人會以陰謀詭計為恥的,畢竟是一幫沒什麼力氣又頗有自知之明的大頭孩子,玩智力比較重要.王福星是這個***里的狗頭軍師,經常會出些下賤主意,能被他這樣罵,其實也算是一種贊賞了.

"S*M那家伙,已經成為網絡公認的敗類了.不過,就算是敗類,畢竟也是咱們聯邦的敗類,我必須得承認,那家伙很對我的胃口."查理在一旁笑道.

"教官其實也有點猥瑣."雀斑男孩不知死活地道:"我怎麼總覺得他和S*M很相像呢."

"哇!"男孩們叫嚷起來,紛紛呵斥誠實的小雀斑.

在這個愛國主義燃燒到了沸點的國度,在這個戰爭的十代,這些有著一腔熱血的年輕人,無不夢想著有一天.能夠成為和自己教官一樣頂天立地的英雄!用生命和勝利,去捍衛國土.

他們當然做夢也不會想到,他們心目中地英雄,和那個猥瑣的S*M01314然是同一個人.雖然他們其實感覺S*M01314很對拿教官跟那家伙相提並論,那就是一種褻瀆了.

正亂糟糟吵得熱鬧.王大頭眼尖,一眼看到一群首都第一軍事學院的學員迎面走了過來.當即撮嘴道:"噓!"

機造系的男生們也看見了過來地人,頓時安靜了下來,惡狠狠地盯著走在最前面地一個高大英俊的學員.

這個走在最前面,名叫泰勒地男孩,是首都第一軍事學院四年級學生,身高一米八五,有著一張陽光般的笑臉和一副勻稱健美地軀體.他不但是第一軍事學院公認的美男子,而且是連續四年特級獎學金的獲得者.

除此之外.擊劍,自由搏擊,馬術,游泳,及各種球類運動也是他的特長,更讓人發指的是,他不單擁有顯赫的家世,還是學院中屈指可數的機甲高手.曾經無數次在銀星級別的私人機甲比賽上獲獎.

這樣地人,簡直就是機造系一幫頭大身小發育不良的男孩們的天敵.

女生口中,諸如"你以為你是泰勒啊?

"你要是泰勒,我就答應你."乃至"對不起,我勒."之類的話,機造系男生們幾乎把耳朵聽出了繭子.

實在太傷人自尊了.所以,機造系男生和泰勒水火不容.

最讓人機造系一干蘿蔔頭可惜的是.泰勒雖然長天怒人怨,為人處世倒還不差.大家的糾紛,也只限于兩個學院之間的明斗.不然的話,機造系就可以心安理得地拿出諸如造謠,毀容,陷害等常規手段對付他了.

而說起學院之間的爭斗,其實最開始也不關泰勒地事.百年來,勒雷聯邦的三大軍事學院就一直是競爭者.三個學院不但在教學水平,訓練水平上互相不服氣,甚至畢業的學員在軍隊中,也要比個高低.

拋開鋼鐵軍事學院不說.首都第一軍事學院,在這三家軍校中,是曆史最悠久的.無論是師資力量,軍隊中的影響還是本身的威信,都遙遙領先.最優秀的學員,幾乎被首都第一軍事學院給壟斷了.

在曆年來的各種校際競賽中,勝利者,似乎永遠是首都第一軍事學院.這讓另外兩個軍校的學員很不服氣.

而這一次,加里帕蘭軍事學院,在經曆了米洛克保衛戰之後,如同涅槃的鳳凰一般.不但因為全校的預備役學員正式加入軍隊,成為基層指揮官在戰爭中大放異彩而名聲大噪,更有拉塞爾和統帥部特批的高級將領回校任教錦上添花.

胖子任教官的那一屆學員,就集中了勒雷聯邦所有最優秀的年輕人.無論是沖著拉塞爾還是學院聲望而去,首都第一軍事學院被壓過了一頭,卻是不爭的事實.

從那之後的一年多以來,聯邦的第一軍校,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成了加里帕蘭軍事學院頭上的桂冠.

作為首都第一軍事學院的師生,對這自然很不服氣.兩大元帥,四十多位上將,五百年校齡.首都第一軍事學院的底蘊,豈是加里帕蘭這個建校不過百余年的軍校可以媲美的?

所以,當加里帕蘭軍事學院的指揮系,機甲設計與制造系,光學與電子工程系,艦艇與動力學院,兵器工程系,控制工程系等分部臨時搬遷到首都第一軍事學院,並占據了學院七分之二的地方後,雙方學員互相看不順眼,凡事要分個高下的矛盾就顯露了出來.

這種曆史造成的矛盾非常複雜,不單牽扯到兩大學院師生的榮譽臉面,還牽扯到軍隊,政府乃至社會各階層從上到下.即便是在這齊心協力保家衛國的戰爭期間,雙方的明爭暗斗也從沒停止過.

對于這種帶有促進作用的良性競爭,學院通常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研究生們已經不怎麼摻和了,最激烈的,正是這幫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十八,九歲的學員.

泰勒雖然並不喜歡惹是生非,可是,他終究也是首都第一軍事學院的一員.加上他自身的實力在學院里首屈一指,自然也就成為了一院學員公推出來和加里帕蘭學院進行各種比試的最好選手.

在加里帕蘭學院搬遷過來以後的這不到一年的時間里,雙方學員以各種名義舉行的競賽,大小累積起來已經有十二起了.無論是沙盤推演,電子對抗,基礎訓練科目等軍事競賽,還是越野障礙馬拉松,飛行車競速等民間項目競賽,雙方都斗得高潮迭起.

迄今為止,兩個學院的戰績是六比六平.誰也奈何不了誰.

不過,戰績是死的,人可是活的.加里帕蘭學院的學生們說,學院參與比賽的,最高不過二年級學生.高年級的,都在前線浴血戰斗.哪里有空來陪首都第一軍事學院的這些以大欺小的三,四年級學生胡鬧.所以,加里帕蘭的學生勝要驕敗不餒.輸了也算贏了.

第一軍事學院的學生被氣得夠嗆,當即指責加里帕蘭學院的學生不要臉,硬往自己臉上貼金不說,還在比賽中長期從事無恥勾當,使用包括竊聽,放瀉藥等各種不規范動作獲取勝利,且不以為恥反以為榮.實屬軍人敗類.

加里帕蘭學院則反唇相譏,自稱熟讀兵法,種種所為無不深合兵法要義,是第一軍院的人不懂科學.不知道情報的總要性,也不明白藥理學,不了解斬首行動在戰爭中的作用.

雙方喋喋不休你來我往推來攘去吵作一團.

頻繁比試的好處是,兩院學員們各自的學業和技能都大有進步.壞處則讓人有些傷心了,那就是,加里帕蘭學院的男生泡不到第一學院的女生,第一學院的男生也別想泡到加里帕蘭的美女.

這實在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雙方狼友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交流,覺得十分有必要盡快結束這場曠日持久的交戰.盡快恢複到和平共處的局面,為解決個人問題創造有利條件.

于是,當實驗室的事情鬧出來以後,學院里立即暗流湧動,大家都認為,有了實驗室那幫高手參與,正是一次徹底分個高下的好機會.通過這最後的競賽,讓輸的人去哭,讓贏的人去笑,一次了結恩怨.

第一軍事學院的學員們,在第一時間發出了挑戰,並選擇了最讓人無法拒絕的模擬機甲格斗作為競賽題目.

選這個題目,第一軍院是動了腦筋的.原因有三個.

首先,就如同太空飛船象征著宇宙一樣,機甲是這個機械時代的陸地象征.任何人都無法拒絕機甲的魅力.在人類社會中,機甲已經成為了每個人生活中的一部分,擁有一輛機甲,成為一個機甲高手,是每一個熱血青年的理想.

其次,機甲操控是軍校預備役的基礎訓練科目.無論是在軍界,還是在民間,機甲格斗都盛行不衰.軍校的學生,多少都會一點機甲技術.有一些,還是裝甲部隊來深造的軍官或者民間私人機甲格斗高手.藏龍臥虎,比賽人選撲朔迷離,更具有不確定性和觀賞性.

最後,機甲格斗,是幾大軍事學院互相之間的傳統對抗項目.比賽不僅僅是考驗操控水平,還將全面測試雙方在電子工程,機械工程,動力工程等方面的綜合實力.在內部的軍用虛擬網絡上,機甲可以進行和現實完全一樣的改裝.

實力相當的機甲戰士,勝負分際往往就在機甲改裝上.

這樣一次融合了學業,技能和興趣愛好的比賽,足可以確定兩院的地位高低!如果在機甲這麼重要的比賽中失利,其他的比賽再贏多少次,都是白搭!

所以,為了這一次比賽,首都第一軍事學院不但派出了拿到民間三級機甲斗士稱號的泰勒,還請回了幾個剛好從前線回首都休假的前學員,甚至請到了一個一級機甲斗士和一個三級民間機甲騎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