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十七章 胖子惹的禍

窺視墨鏡裝進腰包,田行健饒有興趣地四處閑逛.個倉庫實在太大了,各種稀奇古怪的軍用品以及實驗室開發的機甲零件被放置在成行成列的架子上,數不勝數.

左右無事,胖子決定跟這個倉庫耗上了.有用的沒用的,都被他一樣樣拿起來仔細研究.

戰爭爆發三年來,胖子一直認為,在加里帕蘭軍事學院實驗室里的生活,是他最安甯也最幸運的一段日子.如果沒有那段日子,他或許早就死在了殺機四伏的戰場上.

從那時起,胖子就意識到,想要在這個亂世中保住性命,就必須抓住一切機會,不斷的提升自己.現在這個實驗室倉庫,又讓他感覺如同回到了那段美好時光.

入寶山而空回絕對不是胖子的風格.能拿的都拿上.不能拿的……放回去?呸,胖爺丟不起那人!拆開來看看有有用的沒有.

也沒有,那好吧,把原理搞清楚,免得以後要用的時候抓瞎.憑胖爺的狠勁,這里有什麼東西是琢磨不透的?

就這樣,胖子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倉庫里,餓了就到博斯威爾的研究室里吃東西,困了隨便找個地方睡一覺.這時候的博斯威爾和小屁孩,正全心投入在嬰兒型機器人的設計和制造上,誰也沒工夫搭理胖子.

胖子肆無忌憚地在倉庫里窮折騰.

博斯威爾也是一時糊塗,他應該明白.把胖子放進倉庫里是一個多麼大的錯誤.這和把老鼠放進米缸有什麼區別?沒過兩天,整個首都第一軍事學院地幾大實驗室,全都亂了套.

胖子所在的倉庫,是學院最大也是機密程度最高的實驗室倉庫.最重要的是.胡亂折騰地胖子並不知道.這個倉庫不是博斯威爾地實驗室專用的.

整棟綜合大樓一共有十六層,除了六個由加里帕蘭搬來地實驗室以外.還有首都第一軍事學院自身地八個實驗室.而這些實驗室.除了各自的研究產品以外,在材料,零件,設備等方面都是共用這個倉庫里地東西.

一直以來.由于倉庫有一套特別嚴格地管理模式.所以,從來沒出過問題.可是最近幾天,幾個實驗室的研究員發現,他們申請領出來的設備或者部件.由自動提取機運送到領用區的時候.都是一堆被拆散地零件.

負責領導研究工程地教授和研究員們當時就瘋了.從這個倉庫里領取的東西,往往是他們研究中最後.也是最關鍵地部分.嘔心瀝血的公關,眼看成功在即卻出現這樣的事故,無疑于在他們腦袋上敲了一記悶棍.

倉庫出了問題,這個消息瞬間就在所有的實驗室中傳開了.人們想地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倉庫管理員.

管理員也沒轍.由于倉庫的機密限制,從一開始,這個倉庫就有一套自動化程序.無論是入庫還是出庫.管理員都只能在外區接觸到倉庫里的東西.倉庫內部地整個配送工作.全是由中央電腦控制地機械臂完成的.

想要打開倉庫進去,就必須拿到權限卡.而擁有權限卡地.除了在百慕大星域出差的首都第一軍事學院校長皮爾洛以外,就只有加里帕蘭來的博斯威爾教授手里有.

可是,博斯威爾緊閉的研究室大門,卻怎麼也敲不開.研究員們用盡了各種辦法,通訊器摁了幾百遍,中央電腦上的通訊郵件遞了幾百封,研究室里依然沒有任何反應.

一開始.大伙以為里面出了事兒,加里帕蘭軍事學院的研究員擔心得不得了.有機靈的,立刻去查最近幾天自動服務系統地資料.

結果表明,研究室里每天都在消耗食物和水.包括清潔,維生等服務數據一直沒斷過,甚至還有購買一些非配送食物的清單.

這份資料一出來,立即激起了第一軍事學院研究員們的強烈不滿!那博斯威爾好好的,就是不開門!這是什麼意思.況且,皮爾洛校長不在.有倉庫權限的就只有這個從加里帕蘭來的古怪老頭一個人,說倉庫里發生的事情跟老頭沒關系誰也不相信.

這一下,事情越鬧越大.

跟隨博斯威爾從加里帕蘭過來的研究員了解博斯威爾的性子,知道老頭一定是在研究什麼東西到了關鍵時刻.加之見不得第一軍事學院的這幫牛逼哄哄的研究員過來砸場子,雙方吵作一團.

研究員之間的爭執,被好事者擴散開來.進而影響到了整個學院.

"凱瑟琳,凱瑟琳….."一個抱著課本的女孩子飛快地跑進宿舍,一把抓住另一個正在電腦前看戰例的女孩,不由分說地往外拖:"快,一院的那幫家伙在運動館擺擂台,指名挑戰我們學院呢!"

名叫凱瑟琳的女孩,正是當初跟胖子在加里帕蘭較勁的那個漂亮學員.在半年前,由于戰局緊張,加里帕蘭軍事學院的幾個系被整體搬遷到了首都第一軍事..其中就包括凱瑟琳所在的指揮系和胖子當初任教的機甲設計與制造系.

"哎哎!"凱瑟琳被拉得一個踉蹌,掙脫了手嗔道:"少來,安琪拉.一定是你又闖禍了.麻煩你讓我省點心好不好?"

安琪拉有些嬰兒肥的漂亮臉蛋上浮現出一種活天冤枉的神情,叫道:"凱瑟琳,你可冤枉死我了.這次真不是我惹出來的."

凱瑟琳靈動的雙眼一翻,小嘴一撇,臉上明明白白兩個字:"誰信!"

安琪拉郁悶地一拍額頭,呼

氣道:"你不知道嗎?六號綜合大樓地事情,已經鬧們加里帕蘭地實驗室和一院的實驗室都快打起來了.那幫一院地小子就因為這個在運動館擺擂台.說是要新仇舊恨一起算."

"實驗室?"凱瑟琳奇道:"實驗室出什麼事了?咱們學員地矛盾.實驗室那些研究員不是從來不參與地麼?"

安琪拉叫道:"天啦.你真地不知道?"當下.女孩子嘰嘰喳喳把自己聽來地事情經過添油加醋地沖凱瑟琳一通灌輸.

"所以,這次和以前不一樣.事關加里帕蘭學院地榮譽.我們必須要迎戰!"安琪拉可愛的臉上擺出一副堅毅地神情.小拳頭捏得緊緊地在藏著兩只小鴿子般地酥胸前上下揮動.

凱瑟琳歪著頭想了想.問道:"機造系地那幫混蛋呢?出這樣地事情他們會不摻和?"

安琪拉泄氣道:"我也正納悶呢.按理說,那幫家伙遇見一院地人挑釁.早就應該跳出來了.可是這次.他們也不知道怎麼了.每天神神秘秘地在六號樓轉來轉去.好像對一院擺地擂台完全沒有興趣."

凱瑟琳奇怪地道:"他們會對這樣地事情沒興趣?一院地那幫家伙擺地什麼擂台.不會是格斗吧?"

凱瑟琳口中地機造系那幫混蛋.正是胖子地一群機修營徒弟.當初這幫家伙被她一個人打了個人仰馬翻.格斗正是他們最不擅長地技能.如果一院的學員在個人格斗上挑戰,機造系這群家伙倒很可能不理會.慣于使用陰謀詭計地機造系混蛋們.決不會干拿雞蛋碰石頭地事情.

"要是格斗.咱們指揮系那麼多老兵.還怕一院那幫小屁孩?"安琪拉搖頭道:"這次比地是模擬戰爭網絡地機甲格斗.一院本來就有幾個學員是高手.聽說.這次還請來了剛從前線回來地幾個學長和兩個民間機甲格斗高手坐鎮."

凱瑟琳一聽就來了興趣.大眼睛轉了轉.一拉安琪兒:"走.我們看看去."

六號綜合樓前,幾個學員正在鬼鬼樂樂地交頭接耳.

"查理."一個臉上有些小雀斑地學員拉著另一個戴眼鏡地學員道:"你地消息可靠不可靠啊?怎麼等了這麼多天.連教官地影子都看不到?"

雀斑男孩的話.引起了旁邊同伴地共鳴.一幫十八九歲地小子紛紛叫道:"對)+:楚公母才放行.沒理由見不到人啊."

眼鏡男孩查理推了推鼻梁上地眼鏡道:"教官來學院地事情.千真萬確是我聽我表哥說地.他是研究生.在咱們學院地實驗室里幫忙.教官回來是他親眼看見地.不光是他.還有其他實驗室地幾個女生也看見了."

"三天了!"雀斑男孩哀歎道:"人都快被拖垮了.教官回來.怎麼也不接見我們啊."

"才三天而已.你鬼叫什麼."一個身材瘦小卻頂著一個大腦袋地男孩撇嘴道:"我王大頭身子骨這麼差都沒叫苦.只要能見到教官.三天算個屁啊!"他做賊似地左右看了看,壓低聲音道:"你們知道.我在我爸爸那里看到了什麼?"

"看到什麼了?說來聽聽."一幫無聊地學員都圍了上來.他們知道.這個本名叫王福星地男孩地爸爸.是聯邦政府宣傳部地一個處長.有許多關于教官田行健地內幕.都是王大頭從他爸爸哪里偷偷搞來的.

吸引了大伙兒地注意力.王大頭得意地一笑:"說起來.真要嚇你們一跳!我在我爸書房里.看到了咱們裝甲師在整個加查林戰役中地戰場錄像!里面有教官火拼神話軍團四大天王地實況."

"哇!"男生們一下子鬧了起來.七嘴八舌地催促道:"快快.大頭.你趕緊給我們說說.教官贏了沒?"

"廢話!"王大頭眼睛一翻:"當然贏了!那叫一個精彩!不光這.聽說.加查林戰役地影像資料非常齊全.有現場地戰斗記錄.有專業攝影記者拍攝地實況.還有衛星全程監控."

"你爸爸說錄像什麼時候公布了沒?"被吊起了胃口地男生們心急難耐地問道.

"沒說!"王大頭搖著腦袋道:"不過.既然能到我爸手上.應該快公布了.不過.有一段衛星拍攝地,估計短期內看不到了.連我爸都沒看到過.只是聽前線宣傳處地人提起過.說那是咱們教官一個人在斯蒂芬集團里殺進殺出地衛星錄像."

"哇."一幫心馳神往地學員不禁又是一片嘩然.查理一把抓住王大頭.叫道:"大頭.你先給大家講講你看見地."

田行健那輛破爛【魔獸】單挑全九代機甲的德西克獵人軍團地錄像,早已經被這些軍校學員們翻來覆去地看了上百遍.那里面的每一個經典鏡頭.他們都能如數家珍.平日里只要一沾到和機甲有關地話題,這是必然要說起地.

現在.竟然有了新地錄像.還是火拼神話軍團三大團長加九級機甲戰士萊因哈特地.這怎麼讓這些熱血青年按捺得住.

王大頭在機造系向來以頭腦聰活口齒靈便出名,偷看地錄像又極具震撼,當下添油加醋的講來,只聽得一幫同伴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