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十三章 如果

滴,兩聲輕響過後,飛行車偏離了主道磁力金屬帶,車區尋了個空位停下來.

博斯威爾已經絲毫不懷疑眼前這個人工智能的真實性了.飛行車執行這一動作的時候,由頭到尾,自己和胖子就沒有說過一句話,全是那撅著屁股爬在駕駛台上,冒充車載吉祥物的球形機器人干的.

擬人度再高,人性化程序偽裝得再天衣無縫的機器人,也不可能在沒人的操控下自動奪取飛行車的控制權.

"我就不明白……"胖子伸手去開車門:"怎麼說也是久別歸來,過不了幾天又得走,還不讓我上街逛逛,這是什麼世道,還有人權沒有!"

"我知道你很想滿足自己的虛榮心!"博斯威爾盯著小屁孩目不轉睛,頭也不回的對胖子道:"不過,如果我是你的話,我就不會下車!"

胖子愕然道:"為什麼,我就站街邊上過過癮不行啊?"

對于這從小不受人待見的胖子來說,印有自己形象的海報被張貼得滿城都是,無論如何,都是一件讓他感覺極其牛X並強烈興奮的事情.

只要想象一下,如同大明星一般站在自己的海報面前,看人們驚訝而欣喜的圍上來索要簽名,胖子就快樂無比.

"淺薄!"博斯威爾鄙夷地瞪了胖子一眼,一時間有些頭疼.胖子無辜地眨啊眨的眼睛,讓博斯威爾想起了統帥部關于這個胖子的調查報告.

報告中.不但有他地同學,老師,鄰居的詳細描述,也有心理學家.社會行為學家.情報部門對他的綜合評述.

與所有英雄不同的是,從某個角度來看.田行健並不是一個有著主流社會思想地人.他地心智是模糊的.甚至在許多方面,還刻意停留在少年時期.

經曆塑造性格.而胖子地性格.在許多參與調查的專家們看來,則是一種奇跡.

小孩子是很難明辨是非地,長期受欺負的人,要麼,會成為一個心理陰暗的懦弱者,把自己隱藏在人們的視線之外,要麼,則會成為一個心理同樣陰暗.卻以極其強暴的態度敵視社會的冷血反叛者.

而六歲父母雙亡,沒有人關心,沒有人教導,在同齡人的欺侮和排斥中從此獨自長大的胖子不一樣.

這個天性樂觀,膽小,卻有著足夠善良地小男孩,在漫長的成長中,鍛造出了一層幾近癲狂的裝甲來保護自己.在這樣的外表下,他把自己成長付出的代價最小化了.

這個不能得到同齡人認可,無法融合進社會的男孩.可以在他的偽裝下,肆無忌憚地用偷窺以及各種惡作劇吸引別人的目光,用于滿足他成長的需求.而當這種行為成為一種常態時,付出的代價就無限傾向于零.

最典型地是,挨一頓打,這胖子一定會偷窺十次以降低成本.讓那些女孩的家長們哭笑不得又無可奈何.

他可以沒有任何心理壓力的拍馬屁,可以阿諛奉承,可以打滾求饒,可以說哭就哭,可以撒腿就跑,可以當面調戲女孩,可以以毫無心理負擔的猥瑣卑劣出現在人們面前.可以用最小的代價取得與社會的互動,可以用最卑鄙最無恥的方式來回擊任何人對他的傷害.

這是一種生存的智慧.一種源自古代地球東方民族,裝傻充愣游戲人間的生存智慧.這種智慧,是其他民族無法體會的.

是這種智慧,讓胖子守住了心靈上的那一塊淨土.因為,在他的心里,他對旁人,始終是處于強勢地位的.當你看見他蜷縮在你的腳下哭泣,當你在嘲笑他,譏諷他,罵他如同白癡一樣的時候,卻不知道,你在他的眼中,不過就是一傻X.

因為關心,所以,曾經專門跟專家聊過的博斯威爾現在非常明白,表面上看,這胖子或許是因為虛榮想下車炫耀.甚至他的思想也是同樣的.

可是,在他的潛意識里,忽然看見自己暴露在大庭廣眾之下時,感受到的,卻是一種嚴重的威脅!他下車,就是想弄明白,這一切是怎麼發生的.自己在別人的眼中,到底是什麼樣!

博斯威爾慈愛地看著在自己面前眨著眼睛充可愛的胖子,歎口氣道:"你先仔細看看街上的行人."

"怎麼了?

聞言向車窗外看去,街道兩側的高樓大廈雖然褪了些熙熙攘攘的人群,依然重複著都市的繁華.這里,畢竟是首都路德里特市最核心的商業街區之一.

一隊女兵,排成一行,沿著街沿筆直前進.又有幾個女孩子,穿過了街道,跑上公交站台,和剛才的幾個女孩子站在一起.在她們身旁,幾個中年婦女,兩個白發蒼蒼的老人,靜靜地等待著公車的到來.

路口的交通信號燈變成了綠色,飛行車在節能磁力帶上紛紛起步.人行道兩側的行人停了下來,站在路邊,等待信號燈.那里面,有妙齡女郎,有女學生,有大嬸大媽級的婦女,有老人有小孩……

一個擰著公文包的中年男子從街道走到了人行道邊,他靜靜地站在人群的邊緣,那麼醒目.

胖子的眼珠艱難地轉動著,他終于明白博斯威爾想讓自己看什麼了.勒雷聯邦,這個國度的男人,不在這些街道上.他們被集中起來,穿上軍裝奔赴前線.或者死在了戰場上,或者,正准備死去.

遠處,一塊不斷滾動著字幕的光幕公告牌上,一個個名字浮現,又迅速消失.胖子知道,那上面飛速翻滾的,是陣亡名單!

信號燈變了,飛行車流停了下來.行人們快速的通過人行道.相對穿行的人潮中,除了那個擰著公文包的中年男子外,沒有別的男人.

中年男子消失在拐角處.

胖子靜靜地坐回了椅子,一種巨大的失落悲傷與深入骨髓的無可奈何,在這一瞬間席卷了他,剝去了他的偽裝.

他終究無法改變世界.聯邦一次又一次的取得了勝利,可是,戰爭還遠遠沒有結束.這個國家的男人,不得不放下他們的工作和生活,拿起槍,用生命去抵抗侵略.

短短三年多時間,生活,就已經被徹底改變了.那些戰死沙場的戰士,是眼前這些女人的戀人,丈夫,兒子和父親.從近往後,這些女人,老人和孩子的生活,將不再完整.

她們平凡而安甯的生活,被戰爭,生生碾碎了!

"斐盟聯合軍不得不阻止西約通過小比利牛斯,以及公共星系對勒雷聯邦的攻擊."博斯威爾沉重地道:"聯邦,已經拿出了最大的力量.光是百慕大星系,每天的犧牲就讓聯邦不堪重負.黑斯廷斯明白,所有人都明白,如果再任由勒雷遭受三路夾擊,幾個月後,我們將不得不征調女兵上前線!"

胖子默默地聽著,他透過車窗,看著自己在征兵海報上的頭像,只覺得渾身無力.他想結束這場戰爭,一直都想.可是,這種念頭,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強烈過.

"你應該能明白."博斯威爾憂傷地看著車窗外的行人,緩緩道:"或許,我們不能解決人類之間在經濟,政治和民族矛盾上的沖突,可是,至少我們應該再爭取幾百年的和平.戰爭,實在太殘酷了."

"用什麼結束戰爭?"胖子埋下了頭:"聯邦只是人類世界中一個已經耗盡全力的弱者,任人宰割.拼命取得的一場場勝利,又有什麼用.戰爭才剛剛開始."

"是啊.數十個人類國家,數以千億的人口被席卷."博斯威爾的聲音,在胖子耳邊有些飄忽:"數不清的士兵,數不清的機甲,數不清的戰艦.這場戰爭一旦開始,就再也停不下來.只有當一方無力繼續戰爭的時候,我們才能贏得和平."

胖子的臉上,浮現出一絲悲哀的苦笑:"如果那樣的話,勒雷聯邦絕對撐不到最後.無論斐盟和西約哪一方取得了勝利,我們都是輸家!"

"可是,如果我們掌握了新的空間跳躍技術."博斯威爾的聲音,變得有些亢奮:"如果我們掌握了一台,擁有人工智能的超級計算機呢?如果,我們可以以此整合勒雷以外的力量呢?"

*****

不要用普通人的思維來推測胖子.從一開始我就說過,這是一個在戰爭中喜笑怒罵的故事.當你期盼胖子成為一個嚴肅的將軍時,你已經失去了看這本書的樂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