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十二章 為屁所驚

呼小叫,丟人丟到統帥部的胖子被博斯威爾拖走了.

對于自己浪漫的性格,自由的特質在大咪咪美女面前被扼殺,胖子感到非常郁悶.

"怎麼了?怎麼了?"胖子一邊被博斯威爾摁在飛行車座位上,一邊東張西望的努力探著頭:"我說,老頭子你拉我干什麼?"

不遠處,一個曲線曼妙的年輕機要秘書手足無措地站在那里,盯著不斷掙紮的胖子,一臉的不可置信.

博斯威爾鑽進了飛行車.把貼在飛行車窗戶上的那張變形的胖臉摘了下去.飛行車晃了兩晃,急匆匆地開走了.

"他是……"年輕的機要秘書漂亮的臉上,掛著幾近崩潰的神情:"聯邦英雄田行健?"

幾個站在旁邊的統帥部軍官顧左右而言其他,紛紛散去.

他們實在沒辦法回答女人的這個問題.聯邦英雄……說起來就想哭,英雄的夢,全他媽碎了!

飛行車如同一只被打慌了的兔子,飛快地竄出了基地.

"真是的……"胖子的臉,又貼在後車窗上,嘴里埋怨:"一次多麼浪漫的邂逅,就被你破壞了."

博斯威爾一臉鐵青,他真的很想把這個胖子給踹出去.這樣低級的行徑,竟然也能被他稱之為浪漫邂逅!

"我說……"胖子從車窗上滑了下來,坐在椅子上問道:"老頭子,咱們這是到哪里去?你什麼時候在首都也有實驗室了?"

"首都第一軍事學院."博斯威爾道:"早在一年前.時局緊張的時候,加里帕蘭軍事學院就陸續把幾個系和大部分重要地實驗室搬遷到了首都.借用的是第一軍事學院的地方."

"那米蘭怎麼沒跟著過來?"胖子看著窗外的都市,隨口問道.

"學校在加里帕蘭和軍方還有合作項目."博斯威爾把頭靠在椅背上,半眯著眼睛道:"如果不是新跳躍技術地原因.我也還在加里帕蘭呢.你放心.過段時間,米蘭也會到查克納.她是第二批項目合作人員."

胖子差點哭出聲來.這放地是哪門子的心?想起米蘭地那把神器駁殼槍.胖子就心驚肉跳.他發現,自己應該加強鍛煉.不然,指不定什麼時候自己對美女吹個口哨就被米蘭崩了.

飛行車如水般在公路上滑行.引擎低沉的聲音幾不可聞,車內異常安靜.出了基地外圍地封閉公路,自動駕駛系統的方向盤微微轉動,車子拐上了一座雄偉的立交橋,幾分鍾後,就已經到了首都市區邊緣.越往前走,窗外就越顯得繁華.

對于這個生活了二十幾年的都市.胖子非常熟悉.迎賓大道,凱旋大道,落葉湖路,自由城市公園,一路行來,也不知引起了多少回憶.

小學,中學,大學.一個失去父母,且天生怯懦的小男孩,在同齡人的排斥下.如何變成一個俗稱狗不理的猥瑣胖子,一幕幕如在昨天.

一張巨大的征兵海報從眼前掠過.胖子驚訝地跳了起來,回身貼在窗戶上,指著窗外大叫:"我!我!"

博斯威爾早已經見怪不怪,木著一張臉,不去理這個欣喜若狂地胖子.

驚鴻一瞥地海報飛快地消失在街道拐角處,胖子沒得到博斯威爾的回應,有些不自信地問道:"我不是看錯了吧?"

又一張海報從窗外掠過,這是首都的中心城區,最繁華的地段.胖子瞪大了眼睛,看著海報上的自己沖自己憨笑.

"我,我啊!"胖子的手都在發抖!

海報在窗外飛快地倒退,一張又一張,在這條繁華的街道兩側每一根路燈杆上,都懸掛著同樣的征兵海報.一眼望去,成行成列連綿不絕.

胖子激動得都傻了!

"停車!停車!"他一邊把臉貼在玻璃上,擠壓得奇形怪狀,一邊伸出手拉著博斯威爾的衣服扯來扯去.

"停什麼車?"博斯威爾可是知道胖子不宜出現在公眾場合的.要不,統帥部怎麼蒙著頭把他給帶回來.當即拒絕道:"不就是用你地照片做征兵廣告的海報麼,瞧你那沒出息的樣兒."

胖子抓耳撓腮,驚喜地問道:"怎麼會

照片?這個,聯邦比我帥地人就算不多,總還能找出個吧?"

"呸!"博斯威爾氣極反笑:"比你帥的有多少我不知道,比你更不要臉的,聯邦倒找不出幾個來?"

"你是說……"胖子愈加喜不自禁:"我就是最不要臉的那一個?"

沒法交流,博斯威爾扭過頭,向自動駕駛系統發出語音指令:"快開快開!"

胖子喜悅地看著窗外,欣慰不已.

飛行車繼續前行,車窗外,一個美麗的少*婦從一段貼有海報的圍牆邊經過,忽然扭頭看到海報上憨厚地胖子,不禁莞爾.

幾個青春靚麗的女孩子手挽著手嘻嘻哈哈地穿過馬路,走上公交站台.其中一個女孩子扯著同伴的手,指著站台上征兵海報里地胖子嘰嘰喳喳,不知道說了些什麼,惹得同伴羞紅了臉去胳肢她.

胖子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掐住博斯威爾的脖子,叫道:"停車!趕緊停車!"

暫時不讓胖子暴露在公眾面前,可是統帥部專門交代的,博斯威爾被胖子掐得來回晃悠,就是不下令停車.

胖子心癢難耐,情急之下掏出小屁孩,往博斯威爾手里一塞:"知道這東西是什麼麼?你停車我就告訴你."

博斯威爾眼睛一翻,把手里的金屬球往座椅上一丟道:"不就是個球形機器人麼,這麼粗糙的工藝,市面上幾百塊錢就能買一個.現在的小學生養電子寵物都比這個先進!"

隨著茲茲幾聲輕響,金屬球裂開幾個洞,小屁孩的四肢從洞里翻轉出來.那圓頭一露出來便破口大罵:"老不死的!你他媽才電子寵物呢!幾百塊一個,你買老子試試!"

博斯威爾嚇了一跳,看著自己眼前上蹦下竄的球形機器人目瞪口呆.

"趕緊的!"胖子用手把小屁孩扒拉了幾個圈,一指駕駛台:"屁屁,把這車接管了,給我停下!"

小屁孩兀自不解恨,又沖博斯威爾啐了一口,這才很不樂意的嘴里嘀嘀咕咕,往駕駛台爬去.

如此擬人化的動作,博斯威爾怎麼會看不出來.老頭一下子激動了,一把抓住胖子的脖子,雙眼發光:"這是什麼,這機器人有多少擬人度?"

擬人度,是人工智能研究對機器智能的一項考量指標,原本只人工智能研究時的專業用語.後來,就成為了服務類機器人制造企業,玩具制造商在衡量產品時的通用詞了.

擬人度越高,產品的價格也就越貴.現在,機器人的擬人度已經達到了百分之五十,可是,這終究只是模擬,而不是新生命的創造.那些逼真的電子機器人只能在有限的范圍內和人類互動,任何感情對他們來說,只不過是表面擬人化的一種程序而已.

而小屁孩一出場,就把成天跟機器人打交道,在人工智能這個領域浸淫了一輩子的博斯威爾給鎮住了.

現代的機器人,絕對不可能在主人沒有下令的情況下如此迅捷的對旁人的奚落做出這麼激動的反應.尤其是最後,在胖子下令之後,這圓球還意猶未盡地啐的那一口,在博斯威爾看來,簡直就是神跡!

這不顧命令,進行不相干動作的行為,雖然只短短一秒時間,可是已經完全顛覆了機器人守則!

"擬人度?"胖子輕蔑地撥開博斯威爾的手,一臉臭屁地道:"狗攆摩托,不懂科學.聽清楚了,這是具有完全獨立人格的人工智能!"

"人……人工智能."博斯威爾如同被雷擊了一般,整個人都呆滯了:"完全獨立人格."他發瘋般地抓住胖子:"你騙我,這怎麼可能?"

胖子哼聲道:"本來想到了實驗室再給你個驚喜的.誰叫你不停車,沒辦法,只好讓屁屁自己動手了."

"屁屁,屁屁."忽然冒出來的人工智能對老博斯威爾的沖擊顯然太過強烈了.他嘴里喃喃地念叨,看著爬上駕駛台,把機械手伸入數據接口的球形機器人發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