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九章 進修

"聽起來是很荒謬."一旁的拉塞爾開口鄭重地道:"可是,我們的調查結果的確是有這樣的指向."他指了指胖子手中的文件,示意他翻開,接著道:"你父母的最後一次探索行動是2042年6月5日啟程的,探索跳躍點通道位于查克納共和國境內.7月11日順利結束航行返程.7月15日,飛船在公共星系失事.這里面,至少有三個疑點."

胖子緩緩地坐了下來,把文件攤在顫抖的雙腿上,腦子里嗡嗡作響,一個字也看不進去,只聽著拉塞爾抽絲剝繭地進行分析.

"先說第一個."拉塞爾豎起手指道:"誰都以為飛船失事時,參與空間跳躍的人都已經死了.可是,據我們調查,在失事之前,有一個人不在飛船上.你看看資料…那個人叫卡薩諾,是查克納共和國的一個機械師,由于生病,在飛船回航的時候,先期離開了飛船.飛船失事後隨即不知所蹤.後據調查,這個人的身份是偽造的."

胖子的牙齒,咬得咔咔作響,問道:"這個人沒找到麼?"

拉塞爾搖頭苦笑道:"沒有.雖然我們有他的全息立體像,以及他偽造身份的所有資料.不過,畢竟已經時隔二十年,這個人是死是活,相貌變化誰也不知道,現在要想找到他非常困難.不過,偽造身份,並不是無跡可尋的,如果有足夠的時間和運氣,或許能順藤摸瓜把他揪出來."

胖子重重地點了點頭道:"那第二個疑點呢?"

"第二個就更能說明問題了."拉塞爾哼了一聲道:"你父母乘坐的這艘飛船是光明會提供的,由于任務重大,飛船是當時最新型地"銀梭"快速飛船.經過了加固和科研改裝,性能相當優異,通訊和導航系統都是當時的民用領域中最先進的.可是,在失事的時候.竟然沒有發出任何求助信號."

"這也就涉及到了第三個疑點……"拉塞爾頓了頓道:"在公共星系,飛船竟然偏離軌道,並離奇地撞上一顆隕石.這在有先進躍遷導航系統地"銀梭"飛船上,幾乎是不可能出現的失誤.而比這更離奇的是,在沒有發出任何求救信號又偏離航道的情況下,竟然有四方艦艇在第一時間同時到達飛船失事地點!"

胖子冷笑,笑聲讓人發寒:"那可真是很巧的事情,哪四方?"

"比納爾特帝國,斐揚共和國和查克納共和國!"拉塞爾道:"比納爾特帝國出現在失事地點的,是一艘改裝過的商業運輸艦.在那條航道上.出現這樣的運輸艦並不稀奇,即便是在現在的戰爭期間,民間貿易也從來沒有停止過.不過.那艘商業運輸艦里裝載的,卻是駕駛著太空機甲地雇傭兵,據稱是護送昂貴的珠寶.這個理由看起來充分,可是,應該小心謹慎避免麻煩和陷阱的他們.實在沒有道理出現在偏離航道那麼遠地地方去營救一艘沒有發出求救信號的飛船."

"而斐揚共和國……,拉塞爾皺了皺眉頭道:"抵達失事現場的,是他們在查克納共和國進行學術訪問的一艘武裝客船.說起來,查克納共和國的一艘小型驅逐艦.應該是和斐揚共和國算做一方,因為,這兩艘太空艦當時是編隊狀態."

"那還有誰?"胖子問道.


"還有一方則不屬于任何國家."拉塞爾緩緩道:"那是一艘由快速商船改裝地武裝海盜船.據調查,這艘最先出現在出事地點的海盜船,屬于一個叫"恐怖騎士"的海盜組織,最讓人覺得可疑地是,在這件事情之後,"恐怖騎士"就迅速解體了,組織的上層人物全部銷聲匿跡.據調查.當時他們好像並沒有受到什麼毀滅性的打擊,解體完全是自動的."

胖子在文件中仔細的翻看這四艘船的資料,奇道:"當時,這四艘船之間沒有發生沖突麼?"

拉塞爾道:"基本上沒有.海盜船在斐揚和查克納雙艦編隊抵達時,迅速脫離了現場.那時候,失事飛船已經爆炸了.那艘比納爾特帝國的商船被查詢了一下,由于他們自己聲稱是來救援的,現場又沒有他們有任何不軌行為的證據,在詳細坐了一份記錄後,查克納共和國只能將其放行."

胖子合上文件夾,拿在手里沖博斯威爾擺了擺,問道:"怎麼這上面沒有這四艘船接觸失事飛船地記錄?"

"事實上……"博斯威爾苦笑道:"他們雖然是第一時間抵達現場的,可是,那艘"銀梭"解體爆炸的過程非常快,沒有人能夠靠上去營救.事後搜索,也沒有發現任何幸存者,就連飛船的飛行記錄器也沒找到."

博斯威爾搖頭歎息著,繼續道:"從種種跡象可以斷定,那次探索是成功的.而飛船的失事,是人類千年以來最大的損失.要知道,這二十年來,科學界花費了無數地時間,精力和金錢,損失了一大批優秀的宇航員和科學家,卻再也沒有找到成功穿越並返回的精確速度點.從每小時60120公里的第三宇宙速度往上,每增加1000公里的速度,就意味著一百個可能性.就算去除百分之十五的浮動,那也是一個恐怖的數字.如果把"銀梭"的躍遷速度考慮進去,那幾乎就是無窮的可能性."

******

"是啊!"一旁一直沉默著的貝爾納多特也歎息道:"現在幾乎沒人敢接受這樣的試驗了.就如同死亡一樣,人類自古就有著對死亡的種種認識.科學的,宗教的,還有神秘主義的.可是,沒有人能夠在死亡以後回來告訴我們死亡是怎麼樣的.以非常規速度進行空間跳躍,完全就是送死."

"那個卡薩諾…"胖子咬著牙問道:"他也參與了探索行動.如果他是制造飛船失事的罪魁禍首,屬于某一個國家或某一個勢力,為什麼這二十年來,完全沒有發現新星域的消息,是封鎖嚴密還是他們沉得住氣,可以忍二十年而不去利用新的空間跳躍技術."

博斯威爾和拉塞爾對視一眼,雙雙搖頭道:"無論對于個人,企業和國家來說,這個技術,都意味著無法估量的利益!絕不可能隱藏二十年之久.而一旦執行,無論是探索還是開發移民,都不可能不透露出消息來.對于這一點,我們也非常疑惑."

"你們告訴我這些."胖子把文件輕輕放在面前的桌子上:"一定已經有了計劃了.想要我做什麼,怎麼做?"


"事實上…"拉塞爾苦笑道:"我們沒有任何計劃.新的空間跳躍技術是博斯威爾教授的課題.教授在了解資料的時候,偶然發現了你和這件事的關系.之所以告訴你,一是因為你有權知道自己父母的事情,二是因為,按照統帥部的安排,你恰好要到查克納共和國的首都漢京紅軍第一軍事學院進修."

"進修?"胖子一愣:"進修什麼?"

"機甲工程."拉塞爾道:"不光你一個,還有聯邦各大軍事學院選派的學員.你比他們多進修一門戰術學,一門戰役學.另外,博斯威爾教授也會去,那邊的實驗室邀請教授去共同參與研究空間跳躍點技術."

"為什麼要派我去進修?胖子有些想不明白.

博斯威爾道:"送你去進修是我提議的.在選拔的這些人里面,你是我的學生,機甲制造這方面你的水平怎麼樣我很清楚.說句不吹牛的話,加里帕蘭實驗室的機甲材料技術,放在全世界都是最先進的.況且,你本身是機修兵,有實際操作能力還會駕駛機甲.無論是理論還是實踐,你都符合進修學員的要求.最關鍵的是……"

博斯威爾的話忽然停頓了下來,房間里一片沉悶.

胖子奇道:"關鍵是什麼?

博斯威爾一臉憂郁地道:"關鍵是,比納爾特帝國已經出了一種新機甲."

"哦?"胖子呆了呆,問道:"什麼機甲?十一代麼?"

博斯威爾歎了口氣道:"若是是一代,我又何必這麼鄭重其事?斐揚共和國的十一代機甲已經開始量產了,再過幾個月就能列裝.從我們得到的參數情報來看,比納爾特的新型機甲,應該稱為十二代,甚至是十二代半機甲."

胖子驚訝地張大了嘴:"這怎麼可能?"

博斯威爾苦笑道:"的確不可思議,誰也不會想到,比納爾特帝國的軍事技術儲備,竟然比斐揚共和國還雄厚.要知道,這麼多年以來,從七代機甲開始,他們就一直被斐揚共和國壓著.現在忽然冒出這十二代機甲,簡直無法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