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八章 謀殺

軍用懸輪兩驅越野飛行車無聲地行駛在空寂的公路上.

從窗口看去,原本車水馬龍的繁華首都,由于戰爭的持續,已經顯露出了一絲疲憊.

街道上的行人的寥寥可數,公路上的民用飛行車數量也大不如前.遠處,密密麻麻的高樓大廈和幾棟高聳入云巨的太空城靜靜地矗立著,黯淡的外表已不複幾年前的霓彩繁華.

飛行車拐進了一條被軍警封閉的高速通道,順著金屬磁力線平穩地懸浮前行,不多時,就已到了聯邦陸軍第一裝甲師的基地.

第一裝甲師是現今聯邦唯一的一個五星級特級主戰師.她前身是勒雷獨立戰爭時期的起義軍第三師,戰功之顯赫在勒雷國內無以倫比.

就是這個裝甲師,在最關鍵的時刻,抓住了稍縱即逝的戰機,于一片混亂中強行突破,率先攻克納德米克王朝的皇宮,宣布了這個王朝的覆滅.也宣布了勒雷聯邦的獨立.

飛行車在基地里悄然無聲的行進,一輛輛新型機甲出現在胖子的眼前.

眼睛里還帶著淚花,胖子已經一副好奇寶寶的樣子,東張西望地把注意力都放在了訓練場上的新型機甲上了.看得幾個軍官直搖頭.

接連過了幾道警戒線,飛行車終于駛入了一個防衛嚴密的花圓停下.花圓里的小樓,就是勒雷衛國戰爭最高統帥部的所在地了.

胖子扭頭一看,只見小樓外,米哈伊洛維奇一級上將,拉塞爾上將.貝爾納多特上將以及聯邦總統漢密爾頓竟然統統站在小樓前,面帶笑容地看著停下來的飛行車.

"不像是要處分我的樣子啊."胖子一愣,在推開車門的一瞬間,臉上地淚水"刷"地一下就沒了.連抹都不用抹.看得坐在他身旁的軍官一愣一愣的.

看見胖子推門下車,遲疑地站在車門旁,一向不苟言色的拉塞爾當先快步走上來,越走越快.就在胖子嚇得渾身發抖呆若木雞地時候,拉塞爾用肯太族的禮節給了他一個擁抱.

"謝謝!"拉塞爾的聲音里,充滿了感激.對于一個一生都致力于民族解放的軍人來說,沒有別的詞,能夠表達他的情感了.

有了拉塞爾這句話,胖子原本七上八下的心一下子就穩當了.

當漢密爾頓等人迎上來的時候,看見的.是一個穩重的軍人.並腿,敬禮.職業軍人地風范一絲不苟.

"勒雷聯邦軍人田行健奉命前來報道!"胖子的臉上,疲倦中帶著剛毅.

貝爾納多特和米哈伊洛維奇還禮後相視一笑.這個混蛋胖子是個什麼德行,沒人比他們更清楚了.副統帥還不自覺地摸了摸臉,對一年多以前在加里帕蘭的一間酒吧里被這胖子吐了一臉唾沫地事情記憶猶新.

漢密爾頓緊緊握住胖子的手,朗聲道:"歡迎你的歸來,田將軍!"

胖子不卑不亢.微微一笑道:"謝謝!"

"你可是為勒雷聯邦立了大功阿!"漢密爾頓笑道:"加查林的那位皇帝,沒有你,我們可請不來.怎麼樣.在加查林吃了不少苦頭吧?"

胖子一臉的風輕云淡寵辱不驚:"為我地祖國,我願意付出我的一切!這是一個職業軍人的宿命!田行健萬死不辭!"

一旁接送胖子來這里地幾個統帥部軍官早先迎接英雄時的激動和興奮已經蕩然無存,滿腦門子大汗.真的很想沖上去,把這個剛才還在飛行車里哭得唏哩嘩啦的胖子摁在地上暴打一頓.呸,太不要臉了!冒牌貨,這該死的胖子一定是個"牌貨!

"走!"一旁的米哈伊洛維奇笑著道:"我們還是進去說吧."

一行人往小樓里走去,在人群中間,那胖子從容拾階而上,身形筆直挺拔.比一旁的幾個上將更***像長官.

在米哈伊洛維奇的辦公室落座後,又問了問胖子在加查林地情況,漢密爾頓笑容微斂,話鋒一轉道:"田將軍,你在加查林的事情,我們已經了解過了,遠征軍總指揮部費斯切拉中將對你的指控是屬實的,這一點,也得到了盟軍總指揮部的確認……"

胖子一聽就傻眼了,環顧四周,只見幾個上將都已經收斂了笑容,目不斜視地喝著茶,心里一慌,職業軍人的剛毅表情再也繃不住,可憐巴巴地看著漢密爾頓,等待他繼續說下去.

漢密爾頓喝了口茶,抬頭一看胖子的嘴臉,噗地一聲,把剛喝進嘴里的茶全給噴了出來,連聲咳嗽.

胖子無辜地眨巴眨巴眼睛.

漢密爾頓真想一巴掌抽在眼前這張胖臉上.以前幾個將軍說起這胖子的事情,他還有些不相信.試想,一個如此猥瑣的胖子怎麼可能干出那麼多讓人熱血沸騰驚天動地的壯舉?

可是現在,這張胖臉,就擺在自己面前不過一米的地方,無辜的眼神里,流露出一絲討好地看著自己.從一個剛毅的鐵血軍人到一個無辜的可憐胖子,這家伙連一絲情緒醞釀都不用,那張臉的表情轉換已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

"不過……"漢密爾頓實在覺得那張臉讓人忍俊不禁.頓了頓,別開頭接著道:"這里面有些東西,咱們自己明白就成了.撤銷你的軍職軍銜,也不是最高統帥部的本意.對于田將軍在加查林的功績,最高統帥部隨後會有明確的認定,只不過,現在暫時要委屈田將軍了."

說著話,漢密爾頓再回過頭去,卻看見一個正襟危坐的胖子一臉從容地點著頭.表情誠懇.

漢密爾頓嚇了一跳,定了定神,苦笑著沖幾位一臉好笑的將軍看了一眼,對胖子接著道:"說實話.在你俘虜詹姆士之前,聯邦軍政都面臨很大的危機.能夠最終取得對加查林戰爭的勝利,田將軍你地功勞誰也抹不去."

胖子眉花眼笑,連聲道:"應該的.應該的.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不足掛齒,哈哈哈哈哈."

"咳!"一旁地拉塞爾咳嗽一聲,胖子當即收聲.

漢密爾頓笑道:"所以,軍部當初做出了破格提拔的決定,提升你為聯邦少將,領尋滯留在加查林的兩個特種裝甲團.不過,現在既然執行盟軍總指揮部的決議,我們不得不對你做出降銜一級的處罰.至于軍職,恐怕要等你學習回來之後再做安排了."

"學習?"胖子一怔.

"就這樣吧,我還有個會."漢密爾頓微笑著站起來.伸出手跟一臉茫然地胖子握了握道:"具體的事情,拉塞爾將軍會跟你詳細談.我就不打攪你們師生團聚了."

"到我的辦公室說吧."拉塞爾站起身來對胖子道:"有一個人,已經等你好長時間了."

"哦."胖子點了點頭.轉身跟米哈伊洛維奇告辭的時候.情不自禁地拿眼睛瞄了瞄米哈伊洛維奇的臉,皺著眉頭冥思苦想,卻怎麼也回想不起當初自己的一口唾沫吐在哪個部位.

見米哈伊洛維奇似有所覺地瞪了瞪眼睛,胖子覺得渾身發冷,趕緊低眉順眼地哈腰點頭.轉身跟著拉塞爾和貝爾納多特快步走出了辦公室.

來到拉塞爾地辦公室,胖子一進門就看見一個老人微笑著看著自己.

"博斯威爾老師."胖子有些意外,不知道一向都不離開加里帕蘭軍事學院的老頑固怎麼會在這里等他.不過.能夠第一時間見到這位給了自己極大幫助的老人,胖子感到由衷地高興.

博斯威爾看著胖子青平安安,也覺得欣慰,拉著他地手問了這些日子的經曆,聽胖子說得曲折,不禁感慨.

聊了一會兒,拉塞爾把話轉入正題,對胖子道:"阿健,博斯威爾教授有些話要跟你說.和你,和聯邦,甚至和我們每一個人都有很緊要的關系."

胖子只聽得心驚肉跳,強笑道:"呵呵,沒那麼嚴重吧,老師,我膽子小你可別玩我."他狐疑地看著拉塞爾:"不是又要派我去執行什麼危險任務吧?我先聲明我不干.拿全人類的未來系我身上都不好使!"

"田天宇,王佳盈,是你去世的父母吧."博斯威爾地聲音傳來,胖子一愣,猛地回過頭來,看著博斯威爾驚道:"是啊!怎麼了?"

******

"你知道光明會麼?"博斯威爾面色凝重.

"知道."胖子對這方面的知識算是博聞強記,回答道:"這是一個地球聯邦時期建立的宇宙探索組織.主要綱領是開辟人類地星際版圖,探索未知地域,屬于民間性質,興盛時期,曾經在人類社會擁有數十萬會員,對人類太空時代的大探索,做出了很大的貢獻.可是,這和我父母有什麼關系?"

博斯威爾點點頭道:"你父母因為飛船失事去世的時候,你不過才六歲.不過,若是我現在告訴你,你父母就是這個探索組織的成員,你相信麼."

回想童年,胖子緩緩地點了點頭道:"我小時候,父母就經常長時間旅行,如果說他們是去探索,我並不懷疑."

博斯威爾沉默半晌,終于長歎一口氣道:"說實話,我也沒想到,在我接觸這個謎團邊緣的時候,竟然會發現你的父母也卷入其中."

"謎團?"胖子急道:"什麼謎團?"

博斯威爾與拉塞爾,貝爾納多特三人對視一眼,緩緩道:"盡管只是猜測,可是,我覺得有必要讓你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老人站起來,來回踱了幾步道:"光明會,這個古老的組織誕生于地球聯邦時代,那是一個偉大地時代,由于星際跳躍點的發現和跳躍技術的逐漸成熟,人類,把腳步邁向了更深遠的宇宙."

"所有的民間探索組織中,名稱寓意尋找未來光明的光明會,是其中最龐大,技術力量也最雄厚的組織,無數的科學家,探險家,宇航員,乃至各行各業的人都加入到這個組織中,還有許多大型能源企業,也是這個組織的一員.在某段時期,就連地球聯邦的官方探索也沒有光明會那麼浩大.人們可以在這個組織里找到志同道合者一起加入冒險,也可以找到贊助,找到一些難題的解決方案,找到探索宇宙所需要的一切資源."

"在皮爾斯信號發明以後,地球聯邦已經無法阻擋私人冒險者去探索更廣闊的星域.而光明會的無私分享宗,也給地球聯邦帶來了巨大的利益.一個又一個移民星球,能源星球被發現,而這些星球,最終由地球聯邦逐一開發,變成了人類無限擴張的星際版圖."

"從本質上來說,光明會其實就是一個純粹的科學組織.這個組織對人類的貢獻,至今沒有任何類似的組織能夠超越.可是,隨著地球聯邦的解體,人類探索宇宙的進程,就逐步減緩了.無數次人類互相之間的戰爭,使積極的太空探索被拖延甚至終止."

"最近一千年來,人類已經沒有再發現新的領域了.無論是官方組織還是民間組織,對星際的探索,都是徒勞無功.我們仿佛被鎖進了一個大牢籠.在這個牢籠里,人類越來越把注意力放在爭斗上,政治,經濟,版圖,資源.大國之間的摩擦日益頻繁."

"在這樣的局勢下,這場戰爭,似乎就不可避免了.尤其對兩個超級大國來說,逆水行舟不進則退,現在的資源雖然能夠他們的國民安居樂業上千年,可是,對于消耗巨大的國防開支來說,則是遠遠不夠的."

"三十年前……"博士威爾凝重地看著胖子道:"那一場讓斐揚共和國一躍成為最大的超級大國的戰爭,已經讓光明會發現了一個事實,那就是,在百年內,必有一場席卷整個人類社會的戰爭.這場戰爭,如果控制在政治利益的局面內,或許還沒有什麼.可是,以現代的科技,一旦雙方殺紅了眼,以星球為毀滅目標,那麼,戰場戰爭就會成為人類的末日!"

"而正好,那時候,一位名叫科里納的科學家提出了一個假設,如果說星際跳躍點是折疊的空間和空間之間的橋梁,那麼,當這個橋梁的長短或者方向發生改變的時候,目的地也會做出相應的改變.而人類一旦能自由控制這個橋梁,那麼,我們就能跳出現在的牢籠."

"這個假設,引起了光明會的注意,他們中的學者經過進一步研究認為,空間跳躍點,實際是一個有著無數出口的隧道.正是目前星際跳躍學中,飛船必須處于第三宇宙速度的慣性狀態限制了人類在固定的兩端進出.而實際上,只要改變飛船速度,就能找到這條通道的其他出口."

"這不可能!"胖子叫道:"根據星際跳躍學,要想在跳躍點中維持飛船的穩定,只能按每秒16.7公里的第三宇宙速度進入通道,可變速范圍為上下百分之十五,超過或者不足,都會尋致飛船失事.幾千年來,從沒有飛船在以非常規速度進入跳躍通道後還能活著出來的!"

"不!"博斯威爾嚴肅地道:"事實上,有人曾經以非常規速度進入通道,並安全返回!你的父母,就是他們中的一員!"

"什麼?!"胖子跳了起來.

博斯威爾死死的盯著胖子道:"不過,這個壯舉以及所有的資料,在他們返程的途中被抹殺了.所有人都死于飛船失事.我們懷疑,這是一場謀殺!"他一字一頓地道:"一場,不知凶手,不知目的,人類曆史上最神秘的謀殺!四十個船員,科學家,探險者,機械師死亡.其中,也包括你的父母!"

"這不可能!"胖子渾身顫抖著大叫道:"這不可能!沒有人會這麼做!這是在與整個人類為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