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六章 你不該招惹她(下)

"讓開!"托里克駕駛的"獵殺者",一把將橫在自己面前的一輛"天罰"推開.在他身旁,尖刀營的戰士同樣蠻橫地將斐揚機甲扒拉到一旁.

這些在米洛克就跟隨田行健出生入死的特種偵察營戰士,此刻,已經紅了眼睛.兩百輛"獵殺者"渾身殺氣.大有一言不合當即下死手的架勢.

無論是誰,想要阻攔尖刀營救援他們的師長,就必須先承受他們的火火.這幫混球從來不管什麼敵我友軍,拿胖子平時教導的話來說就是,談不攏就砍!誰有哪屁功夫磨嘰?

當然,砍不贏就跑,也是教導之一.

被推攘的斐揚機甲一點火氣沒有,幾乎是跑著讓開了路.從接到命令的那一刻起,他們就覺得這次事情做的有些不地道.六個裝甲師,被丟在莫茲奇當炮灰也就算了,現在還阻攔人家救自己的長官,這個生孩子沒屁眼的黑鍋,傻子才去背呢!

現在人家的部下來了,為了防止沖突,老子幾個讓開還不成麼?大不了算個執行任務不力.總不會因為這個,咬了老子的鳥去!

尖刀營幾乎是一路暢通無阻地殺到了酒店門口.當道格拉斯迎上來的時候,小小勒雷少校托里克睨著斐揚少將道:"你是想讓我從你身上踩過去?"猙獰的聲音里,蘊含著一股凜冽的殺伐之氣.仿佛擋在自己面前的,是一個不同戴天的敵人,而不是比自己軍銜高得多的盟軍少將.

旁邊早已經對斐揚人所作所為不滿到極點的加查林士兵都紛紛扭開了頭.他們明白,這些勒雷人為了他們師長,說地出.那可真的做得到.

但凡那斐揚少將敢從嘴里蹦出半個"是"字,下一秒,那輛機甲的大腳就會毫不遲疑地踩到他身上.不光是那勒雷少校踩,身後兩百多輛機甲.都會毫不猶豫地跟上.

加查林士兵,不想在最後追究責任的時候用證詞去指責胖子地部下.實際上,勒雷人想做的事情,正是他們想做的.這些未來加查林新政權的主人,站在這里的,有一大半是下等人!

而且,對其中許多自由戰線的戰士來說,那個胖子,同樣是他們的領袖.是他們的偶像.

"我和你們一起進去."道格拉斯的話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他從身旁衛兵地手里拿過一把自動突擊步槍.微微一笑道:"以我個人的名義."

"好!"托里克駕駛著機甲飛快地向酒店大廳沖去:"等救出了咱們師長,我向你道歉!要是師長出了事,咱們算帳!"

道格拉斯苦笑一聲.轉身欲行.忽覺一陣風刮過,數十個加查林士兵並幾個斐揚戰士,早已經嗷嗷叫著,跟隨勒雷機甲沖了進去.

——————

懸浮電梯靜靜地上升著.電梯里,三個霍華德家族戰士靜靜地看著顯示屏上變幻的數字.面無表情,身上,還殘留著酒店保安地血跡.

狹窄的空間內.氣氛有些壓抑,血腥撲鼻.

原本以為,三十多個精銳的家族戰士刺殺一個毫無防備的胖子,只需要人手一把便于隱藏攜帶的能量手槍和幾分鍾時間就夠了.誰也沒有想到,一連串意外之後,局勢會演變成這樣.

通訊器里,瑞特還在狂怒地催促增援.

三個戰士皺了皺眉頭,他們不明白,為什麼在他們之前上去了八個人.都沒有把那兩個手持"克萊門特",一路狂掃地勒雷士兵給拿下來.就算手里的"伊萬諾夫"火力單薄,可打中了要害那也是要死人的!

"叮!"懸浮電梯減速停下.三個家族戰士緊了緊手里地槍,對准電梯門.

電梯門打開了,正對著的走廊里空無一人.只有走廊另一端的A區樓道里,傳來密集的槍聲.

三人放松了下來,槍口微微斜下,走出電梯,向走廊對面走去.

走廊上,一片狼藉,每件客房的門都敞開著,一些行李物品鞋帽,凌亂地地散布在地毯上.想必是客人們驚慌奔逃時留下的.

一開始,每經過一間敞開的客房門時,三個戰士都要按照戰術要求進行行進間警戒配合.通常是第一個人逐步壓縮房門內的安全角,到達一定角度時由第二個人閃出來封鎖房門,然後第三個人迅速通過,接著通過的是第一個壓縮安全角地那個人,最後,由封鎖房門的人面向後面,倒退行進.

A區樓梯間越來越近,槍聲和瑞特的怒吼聲越來越響,三個戰士車輪般通過房門時的戒備動作松懈了下來.畢竟,整個酒店還算在自己人的控制下.而且在他們之前,已經有兩隊同伴經過了同樣的地方.離A區那麼近,如果有敵人的話,瑞特他們不可能不察覺.

三個戰士加快了速度,幾乎是小跑著向樓道移動.越靠近A區樓道,他們的注意力,就越被樓梯間激烈的槍聲所分散.

一間間敞開的客房門安靜無聲地從他們身旁一晃而過.距離A區樓梯還有兩個房門了,斜線看過去,這兩個客房門空洞洞的.除了門口雜亂一點,沒有任何問題.

三個戰士加快了腳步.就在這時,忽然,一個胖胖地身影如同幽靈般浮現在倒數第二個房門里,只一閃,就到了他們的面前.

跑在最前面的戰士猝不及防,被那人一手摳在臉上,只聽"咚"地一聲悶響,這個戰士的後腦勺被狠狠撞在走廊另一側的窗框上,如同一個被錘子砸中的西紅柿般,在一瞬間被撞得稀爛.

跟在後面的戰士根本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電光火石中,那個身影已經閃到第二個戰士的面前.只聽"哧"地一聲,一把牙刷插進了這個戰士的眼睛.一聲淒厲到極點的狂嚎驟然響起,牙刷斜著向上直沒入腦.

"是他!"第三個士兵看清了這個偷襲者地相貌.赫然就是這次行動的目標,那個刺殺了斯蒂芬,踩死了大公爵的胖子!

士兵本能地舉起了槍,可是.他沒有開火的機會.就在他地槍剛剛舉起的一瞬間,一條如同戰斧般回旋飛舞的腿,已經到了自己身前.

"咔嚓!"一聲,如同被一條橫掃的鐵棍砍中,這個家族戰士的持槍手如同被踩過的柴禾般,拐出一個奇怪的形狀,被生生踢斷.還沒等他感覺到痛苦,那胖子身體旋風般一個轉身,另一條腿看似很隨意地橫掃在他的頭上.

同樣是一聲令人膽寒的悶響後,戰士如同一條破麻袋般.直挺挺地栽倒在了地上.他的脖子,被這一腳給踢斷了.腦袋軟軟地耷拉著,雙目圓睜.

這最後一個戰士是加查林一個格斗世家地外圍弟子.他見過很多高手,也以自己一招制敵的格斗術而入列精銳之選.可是,他從來沒見過這麼恐怖的格斗術.在這個一臉憨厚老實地胖子面前,他連反抗的機會也沒有.

"死胖子!啪!死胖子!啪!………"一陣啪啪的槍聲伴隨著一個女人委屈而又咬牙切齒的聲音傳來.

在這戰士逐漸放大的瞳孔中,倒映出了倒數第二件客房內.八具同伴地尸體和他身旁胖子的身影.在女人的叫聲中,胖子地身影劇烈地顫抖了一下,屁顛屁顛地向樓梯間跑去.

——————"

在道格拉斯走進酒店大門的時候.原本密集的槍聲,忽然停止了.

走出機甲的勒雷戰士,迅速分成幾個小隊,分別湧進了樓道,走廊和每一個房間.道格拉斯和幾個斐揚戰士跟在勒雷人身後,一路小心李翼地前行.

——————

整個酒店里,靜悄悄的,沒有絲毫動靜.

沒人知道胖子在哪里,現在怎麼樣了.敵人埋伏在什麼位置,還有多少個.戰士們只能一層層的推進.

越走,道格拉斯和進入酒店的戰士們就越震驚.在這酒店里的每一個地方,都遍布尸體.有客人的,有保安地,也有不明身份卻明顯能從體魄上看出端倪的戰士.

二樓的餐廳里,一個戰士被擰斷了脖子.廚房里,另一個戰士倒在案板上,胸口插著一把尖刀.走廊上,兩個戰士蜷曲著身體倒在地上,從他們嘴角的血沫和心口的腳印來看,他們是被人用腳活生生給踢死的.

三樓,四樓,五樓,隨著隊伍越來越快的搜索前進,一具具手持"伊萬諾夫"的尸體被發現了.除了在A區四樓,七樓,八樓樓道上,倒著十一具尸體和大廳的五具是被人用槍打死的意外,其他的人無一例外,都是被徒手格殺的!

凶猛的手法,一擊致命,這些衣著各異,卻同樣有著強健體魄的戰士,根本沒有任何還手的余地.尤其是九樓,在一個房間外面,躺著三具被不同手法殺死的戰士,而在房間里面,則堆著八具同樣是戰士身份的尸體.

這些人,顯然是被擊殺後移動到房間內的.

所有人都敢到毛骨悚然.仿佛這個酒店里,有一個不知名的惡魔,能夠在一瞬間將這些身經百戰的戰士簡單擊殺.三人一組,四人一組,都沒有人能夠逃過這個惡魔的毒手.

只是格殺,那些戰士手中的能量槍,連動都沒動過.那個惡魔顯然認為屠殺這些士兵,用不著動用手槍.

他的手,他的腿,牙刷,牆壁,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的武器.有個身穿西服的家伙,是被他自己的領帶給勒死的,還有一個,自己手里握著的格斗刺捅進了自己的下巴.

道格拉斯在一路的觸目驚心中,終于到了十樓樓梯拐角.

十一樓的樓梯,被一群神色尷尬地勒雷戰士堵住了.這幫剛才還紅著眼睛的家伙正擠在一起,探頭探腦地往樓上看.

"死胖子,說啊!"一個憤怒而好聽的聲音正在質問:"這麼長時間沒個消息,你這個沒良心的!狡辯啊……"

所有人都在竊笑.道格拉斯一頭霧水地擠了進去,探頭一看.只見那在自己面前向來臭屁得無以倫比的胖子正愁眉苦臉地站在一個漂亮女孩面前,不住地點頭哈腰:"我錯了!"

"認錯有用?"女孩挺委屈,眼淚在眼眶里打轉:"不回來沒消息就不說了,人家跑來找你,還遇見人開槍打我……"

"我錯了!"

"一定是你跟他串通的!"女孩伸手去擰胖子的臉.

胖子不躲不閃,反倒彎下腰,賠著一臉下賤笑容把臉湊上去:"捏,捏,你心里捏痛快了就行."

"心虛了?我死了你就可以去找新人是不是?"女孩一雙纖白地手拈起胖子兩邊臉蛋扯來扯去.

"布斯…布斯…"胖子一張變形的臉上呲牙咧嘴:"鵝拿呢甘啊……"

"***!"包括道格拉斯在內,足有一半的戰士鄙夷地吐了口唾沫.男人的臉,都被這挨千刀的死胖子給丟盡了!

男人們的鄙夷聲被兩人聽見了.女孩回頭看了一眼,臉上一紅,趕緊放開胖子的臉,一跺腳,閃身進了十一樓的走廊.幾秒種後,傳來了一聲關門聲.

"啊!"隨即,一聲慘嚎響了起來.

大伙湧上樓去,卻見胖子一腳又一腳地在一個捆著手的男人身上亂踢亂踩,嘴里罵罵咧咧:"讓你給老子惹麻煩!讓你給老子惹麻煩!活膩味了,不就是踩死你爸麼,你就敢去惹那姑奶奶?!"

在一幫人目瞪口呆的注視下,胖子越說越委屈:"你講不講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