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四章 你不該招惹她(上)

"怎麼回事?"

樓下傳來的槍聲讓瑞特臉色一變,旋即在用通訊器問道.

"進來兩個勒雷士兵,還有兩個女人,他們在清場."距離米蘭他們最遠的一個殺手半隱在柱子後,悄聲道.

此刻的大廳里,一片死寂.勒雷戰士手中的能量突擊步槍,就如同兩條毒蛇.西服男子的身體,幾乎被打爛了.他睜著眼睛躺在地上,鮮血,在他扭曲的身體下緩緩擴散著.

"清場!"瑞特牙關緊咬,按照原來的計劃,出現這樣的情況,至少也應該在五分鍾之後.從一開始,他就沒有打算把自己困在酒店里,派駐在下面的戰士是為了掩護脫身的.

不到萬不得已,不暴露目標,這是一開始就定下來的策略.可是沒想到,自己這邊出了問題不說,還半路殺出程咬金來,兩個勒雷戰士就敢在下面清場!

此刻圖窮匕見,要麼,下面的戰士灰溜溜出去,自己放棄刺殺立刻就走.要麼,就只能收攏隊伍,以酒店為依托,抵抗到自己抓住那個胖子作為人質!

瑞特抬頭看了一眼隔壁客房緊閉的房門,想象著殺父仇人就在一門之隔,一咬牙道:"殺了他們,大家撤進酒店我一會兒,我要叫他們送我們出去!"

"是!"

"等等!"瑞特心里一動:"樓下的,是兩個勒雷士兵?"

"是的,少主."

"還有兩個女人?

"是!"家族戰士明白瑞特想了解什麼,接著道:"這兩個士兵是護送那兩個女人進來的!"

"哼!"瑞特的臉上浮現一絲獰笑:"干掉士兵,抓住那兩個女人.要活地!"說完,他一舉手中的能量槍,對著隔壁客房門的門鎖接連射擊,能量彈把電子鎖和厚重的隔音木門打得稀爛.

"沖進去!"瑞特厲聲喝道.

——————

就在瑞特開槍地同時.酒店的樓下大廳里,也響起了激烈的槍聲.


最先開火的,並不是大廳里的霍華德家族戰士,而是兩個勒雷士兵.當他們發現酒店外有十幾個人向酒店湧來,而對面的幾個神情詭異的男人身形微動的時候,當即毫不講理的開火了.

克萊門特自動突擊步槍的凶猛火力,一下子掃倒了站在大廳最中央地四個人.剩下的幾個霍華德家族戰士或撲或躍,紛紛尋找躲避點.終于拿在手里的能量手槍,卻沒有發威地機會,橫掃的能量彈壓得他們抬不起頭來.

在飛濺的混凝土和木屑中.整個酒店大廳迅疾變得一片狼藉.沙發,玻璃幕牆,木質服務台.信息服務儀,時鍾,還有擺在大廳中的綠色植物以及行李搬運器人,機器人,全被掃得支離破碎.

直到酒店外十幾個拔出了槍的霍華德家族戰士趕來,兩個勒雷戰士互相掩護.拉著米蘭和妮婭鑽進了大廳右側地樓梯間.在槍林彈雨中顫抖的酒店大廳才緩過氣來.

"媽的!A梯上層地注意,他們上來了."縮在一根立柱後面的光頭捂著受傷流血的胳膊,在通訊器里叫道.叫完.又沖剛剛沖進大廳的十幾個家族戰士吼道:"你們馬上在這里建立阻擊點.後門,兩邊過道都得堵上.去四個人,先拿下監控室."他用手點了幾個人,接著道:"你們跟我上去,少主說了,那兩個女的要活捉!"

——————

當瑞特等人沖進隔壁客房的時候,他做夢也想不到,他要找的人,其實就在剛剛搜查過的隔壁臥室里.

胖子正做賊似的從衣櫃里拿出衣服來.左右看了看.比劃一下.長裙,邦妮是不能穿了.他順手遞了一件他自己地襯衣給邦妮,然後自己手忙腳亂地把衣服往身上套.

飛快地穿上胖子的襯衣,邦妮露出一雙誘人的美腿,靜靜地傾聽著.隔壁傳來了瑞特的怒吼聲.隨即,一連串凌亂的腳步聲在走廊上響起.幾聲槍響和踹門聲過後,整個十一層在客人們的尖叫聲中亂做一團.

臥室的門,和客房客廳的大門敞開著.能夠很清晰的聽到殺手們在走廊上瘋狂來去,對每一間客房破門而入.混亂的叫聲和怒吼聲持續著,襯托出臥室里的安靜如水.

邦妮兀自有些發怔.幾分鍾前,當胖子光著身子卻穿著一雙鞋沖上陽台,然後回身過來拉著剛穿上內衣的自己躲進客廳餐桌開始,她就明白出事了.可是,她不明白為什麼自己和胖子就貼在餐桌下,竟然會被那些人完全忽略掉.難道,是那胖子嘴皮子上碰下碰地念叨著看不見我看不見我的原因?

一個女人的尖叫聲響了起來,一聲槍響過後,叫聲嘎然而止.瑞特瘋狂地叫聲已經變了腔調.

"是瑞特?!"邦妮還是聽出了他的聲音.霍華德家族和邦妮的家族也算是世交.就在一年多之前,邦妮還曾經在蘇珊公主的生日舞會上和這位從容冷靜的皇家衛隊上校跳過舞.

瑞特的聲音越來越大,有一種狂怒和不可置信.

軍隊已經抵達了酒店,通訊器里,傳來了下面戰士瘋狂的喊叫聲和密集的槍聲.可是,他還沒找到他要找的仇人.現在已經是騎虎難下了,不找到那該死的胖子,他就沒有跟軍隊談判的本錢!

"就是這小混蛋!"穿好衣服的胖子扒拉在臥室門上探頭探腦.

——————

"他們怎麼會看不見我們?"邦妮看著客廳外面那張薄薄的餐桌,好奇心特別重.她不明白這胖子使了什麼妖法.


"秘密!"胖子的聲音很臭屁.

"你說不說!"邦妮輕笑,蔥白手指在胖子的背上戳了戳.盡管一廳之隔的走廊上,瑞特領著殺手在四處搜巡,可邦妮覺得,只要和胖子在一起,心里就很踏實,一點也不擔心.

她不相信有什麼能難住這個什麼都懂一點的死胖子.比現在更危險的時刻,她也和他共同經曆過.

"一個魔術而已."胖子指了指客廳里的餐桌道:"看過魔術師在一張桌子上表演忽然消失又忽然出現麼?"

邦妮點點頭.

"人的視覺並不總是真實的."胖子笑道:"有時候,並不是眼見為實.這個魔術就是利用了人看桌子薄薄的錯覺,實際上,雖然我們四肢撐著的桌沿看起來只有五公分寬,可是,桌子的寬度給了我們貼在桌底隱藏身形足夠的空間,他們不會想到一眼能望穿下面的餐桌底下會藏著兩個這麼大個的人!"

邦妮嗤笑,推了胖子一下,嗔道:"誰大個,你才大呢!"

胖子呆呆地低下頭看了看褲襠,嘿嘿淫笑起來,猥瑣地沖邦妮挑了挑眉毛.一副大家心照的嘴臉.

邦妮正氣的咬牙切齒,卻見胖子神情一肅,比了個靜聲的手勢.

凝神屏息中,一陣激烈的槍聲傳來.胖子的耳朵動了動,嘴里喃喃道:"一號樓梯間,八樓四把加查林制式"伊萬諾夫"A20111九號彈能量手槍,七樓樓梯拐角,兩把:克萊門特自動突擊步槍……我們的人來了?

邦妮吐了吐舌頭.聽音辨位,本就是特種兵的高級訓練科目.作為神話軍團的一團團長,她在這方面的水平並不弱.可是,此刻和胖子一比,邦妮才發現,在這方面,自己差的太多!

"不對!"胖子的表情有些嚴肅:"六樓有人在用:伊萬諾夫,開火.他們怎麼會被夾擊?"

又聽了片刻,槍聲越來越響,胖子的臉色猛地變了:"長程能量壓縮,每秒六法,是米蘭!"話音剛落,就聽走廊里瑞特的咆哮聲傳來:"躲著不出來是吧!都給我去樓道,給我抓住那兩個女人!"一陣腳步聲後,瑞特的聲音愈發猙獰:"等我抓住了你的人,我看你還躲到什麼時候!"

"兩個女人?"邦妮震驚地看著胖子目光閃動的眼睛.她隱約能猜到這時候和勒雷戰士出現在這里的女人會是誰!

胖子沉默了下來,他回身從衛生間里拿出把一次性牙刷,塞進浴室干體器的加熱管里,幾秒鍾後,無毒塑料牙刷的握柄被熔化了.胖子飛快地把牙刷抽出來,將握柄末端擠壓成圓錐狀,用冷水冷卻了反手握在手里.

"無論出了什麼事,你都待在這里別動!"胖子把邦妮拉進浴室,語氣平靜地道.

邦妮怔怔地看著胖子,她分明能看到,胖子剛才還有些得意好玩的眼神,此刻已經變得異常冰冷.她老老實實地點了點頭.目送著胖子如同狸貓般滑出了臥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