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二章 槍聲響

白色的金屬牆壁,讓橢圓形走廊里的燈光顯異常明亮機器人結束了它的工作,順著磁力線拐進了走廊一側的自動門.

懸浮電梯無聲無息地到達了走廊盡頭,隨著指示燈亮起,超薄的金屬門迅速消失在兩側的夾壁中.

索伯爾信步走出了電梯.

這位比納爾特帝國的陸空兩軍統帥,最有可能成為兩百年來第一位帝國元帥的大將,此刻面色陰郁.他獨自一個人穿過走廊,走進了那間除了他以外,軍部里絕沒有第二個人敢進來的房間.

帝國的太空艦隊,還在卡爾斯頓星河與斐揚共和國對峙.雙方,都小心謹慎地在局部進行試探.在沒有絕對把握之前,誰也不會輕易投入主力尋求決戰.這場戰爭,關系到比納爾特帝國的未來.是生存和毀滅之間的抉擇.是押上了國運,押上了存亡的豪賭.

這場戰爭,早在幾十年前就已經注定了.帝國,必須擊敗斐揚共和國.將這個橫行宇宙的超級大國徹底拉下馬!不然,再就此淪落下去,比納爾特帝國必將在斐揚共和國的全宇壓迫下,變成任人魚肉的二流國家!

雖然同為超級大國,可是,誰的孩子誰知道,比納爾特日益萎縮的資源,國內的經濟狀況,已經將帝國皇室和軍部,逼上了這一條不歸路,除了全力以赴一戰興國,索伯爾不認為比納爾特帝國還有別的出路.

在這一點上,索伯爾的看法和躊躇滿志的年輕皇帝,是完全一致的.在帝國軍部,也是統一地聲音.

斐揚共和國,因為一場戰爭而崛起.也必將以一場戰爭而隕落.更重要地是.對于索伯爾來說.這是他唯一一次擊敗那個蒼老地斐揚軍神地機會.如果黑斯廷斯死去.帝國,和索伯爾家族,將永遠背負著失敗地恥辱.

索伯爾靜靜地坐在寬大的椅子上.凝視著房間中心那台巨大的中央電腦.這里,不是索伯爾地辦公室,這里只是一個電腦主機房.一個,除了索伯爾和帝國皇帝以外,誰也不能進入的主機房.

巨大的虛擬屏幕上,浮現著一份模擬戰報.

戰報一遍又一遍地演示著戰役,索伯爾面無表情地看著,如同雕塑般一動不動.

戰爭的開局.進行的很順利.在戰備上全面落後于西約的聯邦國家.面對西約各國步調一致的大舉進攻時,全然沒有抵抗之力.

當他們的參議院,眾議院還在為增加軍費.通過采購清單,或者制定戰時法令唇槍舌劍互相扯皮地時候.他們地軍隊,卻已經丟失了重要的星際通道控制權.短短幾個月時間,西約就取得了數十個跳躍點星系地控制權.

就連查克納共和國通往薩勒加聯邦的跳躍點,也被蘇斯帝國地閃電式入侵所占領.

多麼完美的開局.如果.加查林能夠擊敗勒雷聯邦,或者德西克帝國能夠有一點大國的樣子而不是那麼窩囊.此刻的勒雷通道,早就在西約地手中了!那時候,斐揚,萊恩和查克納將被徹底封鎖.而東南的那些斐盟小國,只能一個個在在比納爾特,納加,傑彭,蘇斯,德西克這五個西約強國的聯合武力下顫抖.

投降.或者滅亡.

比納爾特帝國.為此下撥了專門的經費.先是加查林帝國,然後是德西克帝國.一次又一次的戰役結果.卻是最終連加查林都丟掉了!

這不得不讓索伯爾感到異常惱怒!

如果把戰爭比做一盤棋,閃電入侵,全面切斷星際跳躍通路,索伯爾走贏了第一步.可是,在東南星際通道這策劃已久的第二步棋上,他卻徹底的輸給了黑斯廷斯.而且,與第一步相比較,這第二步棋,黑斯廷斯更顯功力!

一支于開戰之初就已經啟程,無聲無息航行于星際中的聯合遠征軍,在最關鍵的時候出現在小比利牛斯,恰恰就搶在比納爾特帝國艦隊到達和德西克第五次增兵之前,不但替勒雷聯邦拿回了加里略星系,還簡簡單單地占據了小比利牛斯!

黑斯廷斯,難道已經到了未卜先知的境界?

虛擬屏幕上,忽然出現了一個身穿勒雷軍服地胖子地影像資料.

索伯爾皺了皺眉頭.

一個聲音在空空蕩蕩地房間里響起:"我認為,你應該查看這個人地資料."聲音平靜呆板,對索伯爾說話的語氣似乎並不怎麼恭敬.

"他有什麼值得注意地麼?"索伯爾對那個聲音的語氣時候並不抵觸,對看得入神的戰報被忽然切換,也好像沒有什麼惱怒的意思.

他只是看著胖子的資料,眉頭稍稍皺了起來.這個人的資料,其實早在

發生政變的時候,就已經擺上了他地辦公桌.可是,為一個被人操控著,能打會跑的胖子,會值得他來注意.

他把這個人的資料放進了與其他值得注意的敵國將領的檔案里,下面的人,自然會對這個新冒出來的軍事天才進行分析.無論是有針對性的研究他的戰術思想還是干脆暗殺掉,都不是索伯爾關心的事情.

他一直認為,他的對手只有一個,那就是斐揚共和國軍神,黑斯廷斯!

可是,現在這個人又出現在了自己的眼前.為什麼值得關注,難道就因為他在關鍵的時候猜中了拉塞爾的計劃,或者救出了幾個戰俘,又或者他是一個優秀的機甲戰士,能在獵人軍團的追殺中逃脫,再或者,這個人擊潰了萊因哈特,殺死了斯蒂芬

這些,索伯爾都了解.可是,這不是小比利牛斯戰敗的理由!也並不是耳旁這個聲音要求自己關注這個人的理由!

"理由是什麼?為什麼要關注他?"索伯爾從來不喜歡猜測.也不喜歡拐彎抹角.他喜歡直接找到問題的症結.如果自己看不出來,最簡便地方法,就是讓知道症結地人告訴自己.

"如果說,斐揚共和國也擁有人工智能是一種猜測地話."那個聲音淡淡地道:"那麼.這個人也擁有人工智能.卻是事實!"

索伯爾猛的一下從椅子里彈了起來.大步走到中央電腦面前,臉上.是常人永遠也無法想象能在這位天才軍事家臉上看到地失態和震驚:"你說什麼?"

一個虛擬畫面.在他眼前盤旋而起.飛舞地光團組合成一排排流動地程序.

中央電腦的聲音,依舊呆板而平靜:"加查林的天網系統,是根據我們的老式軍用網絡系統建立的.如果,這個系統最後地控制權落在了那個人的手里,連我也無法奪取.你認為.我會判斷不出操控這個系統地是人類還是和我一樣地人工智能麼"

****************

女人,或許是宇宙中好奇心最重的動物.就連邦妮也不能免俗.她並不像勒雷女人一般.有什麼事情直接追問.她只是靜靜地伏在胖子的懷里,用手指輕輕地在胖子的胸膛上畫著圈,喃喃地道:"你很害怕那個米蘭麼,如果你怕,我去幫你解決她."

不虧是神話軍團的二號首長啊!胖子當即很知趣地跟邦妮講了自己和米蘭地事情.

在床上抱著一個赤裸著身體地女人.跟她講自己和另外一個女人的事情.即便臉皮厚如胖子,也未免有些怪怪地.

胖子一邊撿緊要地大概說說米蘭和自己地關系.一邊小心地觀察著邦妮地表情眼神.並做好了准備.一旦加查林第一美女吃醋發飆.就翻身鎮壓她,用強烈的攻擊征服她,讓她身心疲憊,沒心思想別的!

也不知道該慶幸還是該失望.邦妮只津津有味地聽著,曼妙地凹凸和沁涼似水的肌膚偶爾在胖子懷里扭動一下.絲毫沒有惱怒地意思.好像胖子講的.是另一個空間發生地事情.

其實,在加查林這個男尊女卑一夫多妻制地國家里,人們遵循的,是一種與聯邦民主國家完全不一樣的秩序.

每一個人,出生的時候都是一張白紙,是父母,老師,朋友,社會和經曆,把這張白紙變成了一幅畫.這幅畫上畫了些什麼.反應出什麼.其實.就是整個社會的縮影.

對于從小接受加查林教育,視一夫多妻為天經地義的邦妮來說.她根本就不認為一個優秀的男人有幾個女人會是什麼不正常的事情.如果,一個優秀的男人身邊只有一個女人,這才值得奇怪.

加查林女人甚至不明白,那些聯邦國家的男人怎麼會只有一個女人.這在加查林女孩中間,其實是當成一個笑話來講地.

胖子當然沒有心思去追究關于邦妮反應地深層次原因,此刻地他,暗自在心頭竊喜.勒雷色狼長期受到的熏陶,就是鄰國加查林地女人如何溫柔賢惠,如何任男人予取予求,如何溫順體貼.

現在,加查林最美麗的女人就蜷縮在自己的懷里,聽自己講和另一個女人的故事,一點生氣的反應也沒有,只用她的臉,她的身體,輕輕地摩挲著自己.如同一只溫順的貓.

"要是這世界上的所有女人,都跟邦妮一樣該多好啊."胖子看著懷里的邦妮想.一時無話,兩個人靜靜地依偎著,膩在一起如膠似漆.畢竟是剛剛對彼此完全放開了心懷突破底線的戀人,在這樣的情況下,什麼都拋去了九霄云外.

"你和米蘭,也這樣了麼.

妮那魔鬼般誘人的嬌軀,如同八爪魚一樣纏了上來.雪乳上,兩顆紅豆研磨著胖子的胸膛.

面對這無言的邀請,食髓知味的胖子,自然精神抖擻,當即擺出偉丈夫的架勢,拼死效勞.

女人在這方面,天生就要占些優勢.可是胖子超越常人的體質,簡直就是一人型牲口,又豈是邦妮所能吃得消的.可一番又一番抵死纏綿下來,邦妮雖酥軟無力,卻依舊一次次的挑逗著胖子的性神經.看著她那有些狡黠地樣子,胖子終于醒悟了過來!

邦妮多一點.米蘭自然就少一點……一巴掌拍在邦妮豐腴白皙的肥臀上.臀波蕩漾開來.泛出一掌淡紅.

胖子很委屈,他媽地.當這擠地是牛奶啊!一滴精十滴血,一滴血十個蛋!我他媽這要吃多少個蛋才補得回來!

正板著手指認真計算.忽然,一陣嘈雜從門外走廊上傳了過來.

***************

米蘭是瞞著所有人來到莫茲奇地.

安蕾不知道.博斯威爾教授不知道.她的父親米奇中將更不知道.至于胖子,完全是受害者,自然在案發之前更不可能知道.

因為阿爾伯特密碼通訊器本身就是加里帕蘭軍事學院實驗室地研究成果,所以.藉由星際中繼器零件分裝的機會,跟走私船聯絡.對米蘭來說,並不是一件很困難地事情.

在走私船起飛之前.米蘭就跟那個和自己差不多大的船長奧黛麗成了知心朋友.這其中,固然有兩個女孩子興趣相投.也有田行健地關系.

當一次偶然地聊天中.兩個女孩子都知道對方認識胖子的時候.親密度簡直直線上升.

不過,這種親密.對胖子來說並不是一件好事情.米蘭完全能看出來,這個年紀輕輕,統領著數百桀驁不馴的船員的漂亮性感地女走私頭子,對那個只乘坐過一次走私船的死胖子.有著異乎尋常地好奇和關心.

這讓米蘭很不高興.她都想不明白.那個一臉憨厚地胖子,看起來又不帥.怎麼離開自己坐了趟運輸艦.就把人家地艦長給迷住了!

米蘭清楚胖子的優點,她自己也常常得意于自己地眼光銳利.能夠從胖子憨憨地的外表下.看出他地好來.可是,別地女人也有這樣地眼光,就讓米蘭感到有些威脅了.不過,這並不影響米蘭和奧黛麗之間的友情.在她看來,首惡,自然是那個花心地死胖子.

奧黛麗的【阿波羅】運輸艦雖然老舊.可是,速度倒是所有走私船中數一數二的.自公共星系的小心跳躍點一路行來.倒沒遇見什麼危險.偶爾有兩艘意圖不軌地海盜船尾隨.也被雷達系統先進地【阿波羅】輕易甩掉了.

不過,在到達小比利牛斯之後.走私船在太空里停留了近三百個小時.原因就是,小比利牛斯星系內.正爆發太空艦隊之間的戰斗.誰也不敢在這個節骨眼上向莫茲奇靠攏.

一直等到戰役結束.走私船才獲得一條躍遷通道許可.到達莫茲奇.這一路上.心急如焚地米蘭只考慮一個問題,那就是怎麼抓住那個一年多來.讓她提心吊膽.讓她朝思暮想.讓她曾經一度悲痛欲絕的死胖子.把他欠自己地,都要回來!

死胖子.抓住了要你好看!聽米蘭話地,都還活著,傷米蘭心的,都已經死了!

可是現在,米蘭和妮婭就站在坦維爾帝國酒店的門口,看著混亂的人群不斷從酒店大門湧出來,聽著人群的尖叫嘈雜,茫然不知所措.

人群里,沒有發現胖子的身影,通訊器也無法接通.旁邊,一隊巡邏兵已經趕了過來,正截住幾個跑出來地客人詢問著什麼,就在這時,忽然,從酒店里,傳來了幾聲清晰的槍響.

米蘭和妮婭地臉色一下子變得煞白.兩個嬌嫩柔弱地女孩子,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逆著人流就往酒店里面擠.

負責送妮婭和米蘭到酒店來地兩個勒雷士兵都是十九師一團的戰士,跟著胖子從聯邦第十六裝甲師開始,就打老了仗地特種兵.當下毫不遲疑,一邊呼叫著十九師一團團部,一邊沖進了酒店.

無論是師長田行健,還是這兩個女孩子,都絕不能有任何閃失地!如果他們擦破點皮,兩個戰士發誓,一定把這個酒店夷為平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