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八十章 撞槍口上了

起了小屁孩,胖子就想起了揍小屁孩那天,邦妮把挨孩抱在懷里,沖自己白眼睛的樣子.

列祖列宗……邦妮那高聳的乳峰被屁屁這裝可憐地小混蛋拱得一顫一顫的…哪怕是隔著衣服,依然能感受到那一對挺翹,光看看那渾圓柔軟的輪廓,那起伏的乳浪,就讓人心神蕩漾鼻血橫流……

"田將軍!"費斯切拉怒不可遏地看著自己面前這個半眯著眼睛,一臉淫蕩失神地胖子,再一次提高了音量.他已經叫了三聲了.

"到!"胖子終于清醒過來,大聲應到.見費斯切拉面色不善,趕緊反手用袖子擦了擦嘴角的口水,陪著笑,一副羞澀忸怩很不好意思地樣子.

"請你來……"費斯切拉懶得拐彎抹角,開門見山地道:"是關于在這次戰役中,你改變作戰計劃的問題.你有什麼解釋麼?"

"什麼解釋?"胖子憨厚地臉上,一片茫然.

"聽說,你刺殺了斯蒂芬."費斯切拉冷冷地問道.

"這個……"胖子撓了撓後腦勺,謙遜地道:"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那小逼一冒頭,我就給了他一槍,那個血啊……"

"你想過沒有…"費斯切拉打斷了口沫橫飛地胖子,目光炯炯地盯著他,冷冷道:"萬一你刺殺失敗呢?"

"失敗……"胖子一激靈,這費斯切拉明擺著是在找茬.用假設來質問,是找茬的慣常方式之一.

胖子其實很想說,老子在你和你老婆嘿咻完畢的時候,問你一句:"你嘿咻之前想過沒有,萬一你硬不起來呢?豈不是很丟人!"你他媽怎麼回答!怎麼回答!怎麼回答!

……當然,這樣的話只能憋在心里.

雖然不明白費斯切拉為什麼找茬,不過,胖子哪是個肯吃虧的人.當即擺出一副大義凜然地樣子,張口就來:"為了遠征軍!為了斐盟為了受苦受難的人民!我絕不允許失敗!"

費斯切拉張口結舌,他顯然沒有預料到這個答案.皺了皺眉頭,有些頭疼地道:"我是說萬一!"

"費斯切拉將軍領導下的斐盟軍人的字典里……"胖子繼續大義凌然地胡攪蠻纏:"沒有萬一!"

"我是說如果失敗……"

"連如果也沒有!"胖子一副缺筋少弦的樣子,再三大義凜然!

"我是說……"費斯切拉橫豎說不清,氣的七竅生煙,拿眼睛瞪著胖子,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說什麼好.

胖子用堅定地目光看著費斯切拉地眼睛,心里冷笑:"還有可能,或許…說啊!說什麼老子都給你堵回去!這仗為什麼打成這樣,大家心知肚明,別欺負老子沒脾氣!"

辦公室里一片寂靜.兩個人大眼瞪小眼.一個凌厲逼人.一個天真無邪.

費斯切拉決定換一種方式!這一次,要在一開始就擺明態度!他猛地一拍桌子,怒道:"可是……你放開了普利斯克!"

"是啊!"胖子誠懇地點了點頭.露出贊許地微笑,示意費斯切拉回答正確.

"你把遠征軍主力的後背,暴露在敵人的刺刀下!"費斯切拉的聲音嚴厲而洪亮,他猛的一拍桌子,發出一聲巨響:"你這是犯罪!是瀆職!"

"不可能!"胖子斷然道.

費斯切拉一怔:"怎麼不可能?"

"敵人都是裝甲師.哪里有什麼刺刀."胖子沖著費斯切拉,用一副了然地神情嘿嘿笑道:"你在開玩笑!"

費斯切拉差一點就當場崩潰.他怒不可遏地叫道:"田行健少將,我現在是以遠征軍總指揮部總指揮,以及遠征軍總參謀長的身份跟你對話,你給我收起你嘻皮笑臉那一套!如果你對你的行為不做出合理的解釋,我將親自送你上盟軍軍事法庭!"

"這不沒發生麼."胖子換了一臉委屈.眼淚在眼眶里晶瑩地打著轉.

費斯切拉一陣抓狂,怒道:"沒發生!你擅自修改作戰計劃,違抗軍令,這總發生了吧?"

"我錯了!"胖子低下頭,用腳在地毯上跐來跐去.

費斯切拉正等著胖子的辯解,一聽這話,差點沒背過氣去.這胖子以為這里是小學還是幼兒園?!

胖子偷眼

斯切拉一臉鐵青,心里篤定地很.這個作戰計劃.說,是有缺陷的.無論費斯切拉處于什麼目的跟自己談話,他都不可能把這件事情鬧上軍事法庭.

若是那樣,光作戰計劃公開辯論,就能讓費斯切拉顏面無光.再說,斐揚六個裝甲師就算敢怒不敢言,費斯切拉也絕不會拿他自己地聲威開玩笑.況且,自己勒雷聯邦的身份,就是費斯切拉繞不過去的坎!

大不了降職降銜,要判刑.他們就得通過勒雷聯邦.而這場戰役,明眼人都知道是怎麼贏的.真要鬧大了.對斐揚的聲譽,絕對是個打擊!若是讓西約知道了,還不定怎麼做文章呢.

思來想去,胖子覺得,這費斯切拉,要麼就是看自己不順眼,給個下馬威.要麼,就是想趕自己走.說一千道一萬,不過是占個理,扯張遮羞布罷了.

相通了這里,胖子也就懶得糾纏下去.爽快認錯.

"你錯了?!"費斯切拉好半天才緩過一口氣來,語氣古怪地問道.只要胖子肯定地回答,他就會立即跳起來,大聲呵斥這不是錯了,這是犯罪!

"那……"胖子驚喜地張大了眼睛,小心翼翼地瞅著費斯切拉,一臉試探地到:"我沒錯?"

費斯切拉差點咬碎了牙齒!正要拍案而起.卻見胖子笑著道:"費斯切拉將軍,有些話,心照不宣就好了.我們再這麼糾纏下去,也沒意義.你有什麼要求直接提好了."說著,胖子的笑容收斂了起來,變成一臉冷笑:"對我來說,不過是個處分."

費斯切拉忽然感到一陣無力.他明白,眼前看起來傻乎乎好像缺筋少弦的胖子,實際上早已經看穿了自己的底牌.自己,終究不可能將一個功臣送上軍事法庭.

看著一臉可惡笑容的胖子,費斯切拉反倒漸漸冷靜了下來.

胖子的話,已經很明白了.再糾纏下去,不過是徒勞而已.不知道怎麼回事,不用再做樣子擺姿態了,費時奇拉心里倒松了一口氣,他實在已經怕了跟這個胖子夾纏不清.對于他來說,只要達成了將勒雷聯邦這支部隊送出加查林,以便逐步消除勒雷對加查林地影響這個目的就行了.實在犯不上東拉西扯.

既然話挑明了,費斯切拉也就不再說什麼,努力的讓自己的呼吸平穩下來,他翻開了書桌上的一份文件,隨口道:"請坐吧,田將軍."

胖子老實不客氣一屁股窩進沙發了,欠身賠笑道:"我還是站著吧,第一次見到傳說中的名將,我必須表達我對您的敬意!"

正所謂千穿萬穿馬屁不穿,費斯切拉一聽這話,臉上的神情緩和了一些.不過,他抬起頭來,看眼前這家伙嘴巴一咧一咧地一臉假笑獻媚,卻在沙發里坐得穩穩當當,哪里又有什麼敬意了.

"你咬我啊!"胖子一面在心里挑釁,一面擺出極憨厚地嘴臉真誠地看著費斯切拉.

費斯切拉強迫自己低下頭,不去看眼前這個用天真期盼地目光看著自己的的胖子,對著文件照本宣科地道:"斐盟聯合軍最高統帥部總政治部,勒雷聯邦軍總政治部,關于斐.萊聯合第二遠征軍新編十九師師長,勒雷聯邦少將田行健擅改作戰計劃,違抗軍令的處分決定……免去其莫茲奇戰區指揮職務,免去其新編十九師師長職務,取消其少將軍銜……責令其于本決定發布起十日內,至勒雷聯邦軍部報到,接受進一步審查……"

決定的篇幅很長,表面文章洋洋灑灑幾大篇,真正的內容,不過就是這些.

費斯切拉宣布完,讓胖子簽了字,故作大度地伸出手道:"就這樣吧,你可以收拾東西回勒雷了,再見."

胖子也不握手,轉身就走,嘴里不干不淨的低聲罵罵咧咧,很沒風度的竟這麼去了.

"啪!"費斯切拉的辦公室里,傳來了一聲東西砸在牆壁上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