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七十九章 撞槍口上了

雷聯邦衛國戰爭最高統帥部,就設立在軍部位于首都北郊陸軍第一裝甲師軍事基地的一棟不起眼的小樓里.

冬日難得的陽光灑落在小樓上,暖洋洋的,拖曳出一片明媚的味道.兩個衛兵,挺拔筆直地站在小樓深褐色的大門兩邊,目不斜視.簇新的K-23圖索式高能突擊步槍緊緊地靠在右腿褲縫.如同兩個雕塑一般,莊重肅穆.

小樓周邊的幾棵勒雷特有的銀鈴樹,在微風中搖曳著.銀白色的葉子卷曲著,就如同風中飄蕩的風鈴.風從卷心中穿過,把樹葉微微伸展開.風過之後,葉子又翻卷回來,發出沙拉沙拉的聲音.

不遠處的空地上,數十個身穿國安局黑色制服的彪形大漢靜靜地站在一排車隊旁邊.仔細觀察一下這些黑色的防彈懸浮車,就會發現,這正是聯邦總統漢密爾頓的專用車隊.一個身穿西服的總統辦公室官員,正不停地看著表,一臉焦急.

小樓里,依舊是一片寂靜.米哈伊洛維奇的辦公室里,勒雷聯邦的軍政首腦們沉默著,一邊喝著咖啡,一邊神色複雜地瞟著眼前攤在桌面上的那張白得耀眼地信紙.

信的內容,在座的每一個人都知道了.

聯邦少將師長田行健,擅自更改作戰方略,違抗軍令.以個人英雄主義替代嚴謹的整體作戰計劃.將友軍主力置于極度危險之中.普利斯克不守而棄,致使遠征軍核心區域淪落敵手,物質及非戰斗人員損失慘重.

這不是正式的交涉文書,也不是公文,只是費斯切拉的一封信.闖禍的胖子,現在隸屬于遠征軍直接統屬.正式報告是遠征軍指揮部直接遞交給盟軍總參謀部的.費斯切拉寫這封信來,只不過給胖子的娘家人,一個通報的意思.

"很顯然."貝納爾多特打破了沉默,開口道:"這一次,田將軍撞到了槍口上.這里面.有小比利牛斯利益的背景."

"我也是這個看法…"米哈伊洛維奇上將接過話頭道:"且不說功過,費斯切拉這麼快的把事情鬧起來,盟軍總參謀部又是一邊倒的局面.明擺著告訴我們,小比利牛斯,沒勒雷什麼事了."

"這倒是斐揚共和國一貫地作風."漢密爾頓苦笑道:"不然,人家怎麼會在這斷斷百年中由一個大國一躍成為超級大國呢!"

貝納爾多特點頭道:"這是讓我們知趣!一方面,勒雷繼續駐軍莫茲奇,不符合斐揚共和國的利益.另一方面,費斯切拉這個人我是知道的.軍事上頗有些水平,但是卻少有容人之量.他不會容忍一個不聽指揮擅改作戰計劃的勒雷將領繼續留在他的勢力范圍內."

辦公室里,又是一片沉默.在這些挑通了眉毛的將領和政治家面前.這件事背後的意圖,幾句話就清晰明了.況且,盟軍總參謀部黑斯廷斯,壓根就沒打算把意圖遮掩起來.

政治,就是政治.哪怕斐揚共和國與勒雷聯邦是一個戰壕的盟友.大家好的如膠似漆.可是,在小比利牛斯地利益相關上,卻沒什麼交情可講.雖然路途遠了點,可是,小比利牛斯與斐揚之間卻沒什麼障礙.完全可以成為斐揚共和國在東南空域的一塊飛地!

布武天下,在每一個能插手的地方駐紮軍隊.修建軍事基地,扶植親斐政權,本就是斐揚共和國地慣常手段.付出那麼大的代價,不在小比利牛斯獲取足夠的利益,那幫斐揚政客怎麼可能答應!

勒雷拿回了加里略,自然該把手縮短一點.再說了,誰叫那田胖子撞在槍口上了呢?人家大可以正大光明地公布罪名,宣布處置.就看你勒雷聯邦自不自覺了!最好的結局,就是把那胖子降職降銜給個處分以正軍紀.然後丟回勒雷.大家相安無事.

更重要的是,每一個勒雷領導者都明白.此刻地勒雷聯邦,根本就無力插手加查林.百慕大戰局激烈,勒雷已經是竭盡全力了.爭奪小比利牛斯,並不符合勒雷現在的實際情況.這選擇題,其實只有一個答案.

不過,這里面最關鍵的,卻是拉塞爾的態度.自由戰線全面壯大掌握政權,這時候正是最佳時機!若是有相守互助之盟的勒雷聯邦就這麼灰溜溜的將唯一地一支裝甲師撤回來.以後再要影響加查林政局,可就難如登天了.

"撤回來吧!"拉塞爾呷

啡,平靜地道:"自由戰線能獲得的局面,我對田將麼要求了.斐揚駐軍加查林,總歸是要扶植本地政權地."他放下手中的杯子,淡淡地道:"對于我的民族來說.我們已經擁有了未來."

他看著漢密爾頓笑了笑,笑容有些詭異:"我已經決定了.一會兒我就給黑斯廷斯寫信去.自由戰線,總是要表表忠心的!"

貝爾納多特和米哈伊洛維奇面面相覷,終于轟然失笑.漢密爾頓用手指著拉塞爾,半天說不出話來,終于掙紮道:"好家伙,我們政治家這手,倒被你學了個干乾淨淨!"

******************

胖子挺胸收腹,擺著堅毅地表情,筆直地站在費斯切拉的辦公室,已經快半個小時了.費斯切拉一直在跟幾個軍事參謀討論著什麼,偶爾抬頭,目光掃過胖子,也全然一副視而不見地樣子.

***,臉都硬了.胖子臉上抽抽著,看了看站在費斯切拉身旁的道格拉斯.

道格拉斯的神情,有些尷尬,也有些無奈,他遞過來的眼神,讓胖子的預感很不好.

"管他的."胖子不再保持標准而艱難地鐵血軍人形象,東張西望地四處打量著費斯切拉的辦公室:"老子是英雄."

胖子的思緒,又回到了加錯戰役的尾聲.

當時,他就如同喪家之犬,在三十九師的追殺下向著加錯瘋狂逃竄.

他並不知道,自己的一舉一動,已經被天網衛星全程拍攝了下來.他也不知道,每一個遠征軍戰士,都看到了這些錄像.他更不知道,自己,已經成為了有著崇敬英雄傳統的所有斐揚戰士心目中的英雄!

他只是一邊撅著屁股一路狂奔,一邊求神拜佛.

當行進到距離加錯不到三十公里的時候,胖子忽然發現,在自己的前方.斐揚第二裝甲師數千機甲迎面沖了上來.

胖子差一點就嚇哭了.那一刻,他地心瓦涼瓦涼的.他想,若是在這個時候被斐揚機甲阻截,然後不管是敵人還是自己人,大伙兒齊心協力對著自己一通猛揍,那真是死不瞑目了!

胖子當即變向.可是,面對斐揚裝甲集群寬闊地兩翼,這樣的變向,是徒勞的.斐揚機甲湧了上來.胖子跪了下來,雙臂高舉,嚎叫道:"我投降,我投降了!"

斐揚機甲群自動地分成兩道洪流,繞過了這輛跪在地上渾身哆嗦大叫投降的【聖劍】18,一頭紮進了三十九師的機甲群中.

胖子驚喜無限地看著一輛輛斐揚機甲從自己身旁跑過去,發現投降策略起了作用的他,叫得更賣力了.

一輛黑色的【神賜】在嚎叫地胖子面前停了下來,用極端不確定的語氣問道:"你不是田將軍?"

"田將軍?"胖子一怔,隨即叫道:"我是,我是!"

接下來的事情,就完全出乎了胖子的意料.在確定了他的身份之後,數百輛特種團的【神賜】機甲,把他團團圍住,保護了起來.而最讓他覺得不可思議的是,隨後而來的每一輛斐揚機甲,都在這炮火轟鳴地戰場上,在他身旁停下來.

這些機甲,做著同一個動作——將機甲右臂斜舉過頭頂.

胖子呆呆地發著愣,他自然認識這個機甲通用的手語姿勢.那是……代表一個機甲戰士的最高敬意.

一切,都想做夢一般

這些天,胖子一直陶醉在斐揚戰士崇敬的目光中.

接受一個超級大國的精銳機甲戰士的敬意,這在以前,胖子連想都不敢想!那些,可是斐揚共和國的精銳機甲戰士啊!說出去,別提多牛逼了!

于是,虛榮地胖子經常出現在人群密集的地方,謙遜地接受著贊揚,樂不可支.一直到十九師到達加錯和他彙合的時候,胖子發現邦妮,妮婭包括幾個團長的目光有些閃爍詭異.他才想起,原來自己冰清玉潔的身體,已經徹底曝光了.

為此,胖子狠狠地揍了小屁孩一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