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七十七章 天怒人怨
就在胖子如同過街老鼠一般被人圍追堵截的時候. 遠征軍在加錯戰局,已經取得了突破性的進展.

狙殺斯蒂芬的天網實況,給了整個遠征軍所有戰士極大的信心. 幾個小時前,還在斯蒂芬集團人潮戰術下膠著的戰局,也隨著各大貴族掌控的軍隊開始恐慌性的後撤,而出現了突破的戰機.

道格拉斯自然是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的. 他果斷地投入了遠征軍全部主力. 第一,第二裝甲師迅速向加錯北部郊區的敵環形防禦工事發動全面進攻. 與此同時,加錯市區的第三,四,五,六裝甲師,加錯南郊的獨立軍第七,八,九裝甲師也向敵人發動了不遺余力的進攻.

兩個小時的激戰後,在獨立軍投入的十六個全機械化步兵師的全力跟進下,一直被雙方來回爭奪的加錯市區,終于牢牢地控制在了遠征軍的手中. 拿下了這塊每棟樓房,每個廢墟都是堡壘和阻擊點的中心位置. 遠征軍此後的推進勢如破竹!

第三和第六裝甲師分成左右兩個箭頭,自內而外,配合南北郊區的友軍部隊發動猛烈突襲. 將一塊塊防禦陣地分割開來. 倉惶中的斯蒂芬集團軍,在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里,又接連丟掉了加錯南北郊區的數條防線.

當遠征軍南北中三路的裝甲力量分別從三個方向同時向加錯東郊發動最後的進攻時. 人心渙散地斯蒂芬集團,已經沒有了堅守下去的決心. 各有打算的貴族. 指揮著屬于他們自己的武裝力量,在一步步地後撤中,最終演變成了競賽式的逃亡.

誰都明白,加錯已經完了. 誰也不向把本錢毫無意義地丟在這里. 樹倒猢猻散. 這句話用來形容現在的斯蒂芬集團再恰當不過了.

看著戰報上,遠征軍取得的輝煌戰果. 看著地圖上,幾路攻擊箭頭如同發瘋般向前竄. 看著前線指揮部里,作戰參謀們興高采烈地樣子. 道格拉斯的心里. 有一種說不出來地滋味.

作戰計劃,是自己制定的. 空中力量. 獨立軍主力,後勤優先配給以及指揮系統,情報系統,也統統掌握在自己手中. 可是,這麼多天來,面對以人海戰術猬集加錯的斯蒂芬集團. 六個精銳的斐揚裝甲師竟然不得寸進.

直到此刻,藉由那個獨立指揮部隊擊潰萊因哈特集團的勒雷少將千里奔襲. 刺殺了斯蒂芬,才帶來了這場期盼已久的勝利.

這種勝利的滋味,實在是有些苦澀地.

斐揚裝甲師,不可謂不精銳. 斐揚軍人,也是使出了全力的. 光憑一比四的戰損比,就足以證明斐揚軍的實力. 而接連發動的六次大規模進攻,無數次絞肉機式的白熱化戰斗,則證明了斐揚在加錯的全力投入.

可是. 打慣了以多對少,以強敵弱,有著充分准備和後勤保障,且少有時間限制的局部戰爭. 斐揚軍,在面對這樣地戰斗時,明顯顯示出了不適應.

尤其是在太空艦隊撤退後. 失去了空基戰機的火力支持. 斐揚陸軍頓時步履維艱. 他們驚訝的發現,敵人是如此頑強,而斐揚裝甲師的所向披靡,在寸土不讓的敵人面前,顯得如此無力.

在熟悉地形,如同老鼠一般鑽來鑽去且層出不窮的敵人面前,強悍地斐揚裝甲師就如同一群茫然失措的笨拙大象. 基層軍官們一次次呼叫著支援. 而師長們,則一次次無奈地放棄已經到手的陣地.

一個三流國家的地方勢力,在瀕臨絕境時爆發出的頑強,讓道格拉斯驚訝不已. 在經曆一次次進攻無果後. 他終于開始用新的眼光審視自己的對手. 同樣,也重新估計著自己的盟友.

加查林. 這個長期處于戰爭中的國度,有著極其豐富的戰爭經驗. 想要在勢均力敵地情況下擊敗這個國家地軍隊,絕不是幾個軍事參謀拍拍腦門子,弄出一個作戰計劃就能完成的.

道格拉斯明白,是自己太過自負,導致了戰局地膠著. 他不止一次的想起了當初在普利斯克的作戰會議上,那個名叫田行健的勒雷少將師長所說的話.

他關于兵力不足的論斷,是正確的!

如果遠征軍能夠在一開始多投入幾個裝甲師,局面,絕不是現在這樣.

遠征軍贏得了戰役,可是,這樣的勝利,對每一個驕傲的斐揚戰士來說,都是一種折磨.

如果不是勒雷新編十九師在西線拼命阻擊敵人的輪番進攻,如果不是他們的師長親身曆險,在最關鍵的時刻狙殺了斯蒂芬. 這場戰役,說不定,就輸了!這樣的勝利,有什麼是值得誇耀的?有什麼,是能夠讓這些"落後而弱小"的盟友尊敬的?

值得尊敬的,是新編十九師,是那個白白胖胖的勒雷少將師長!他完成了對自己的承諾. 他帶領他的隊伍,給了斐揚軍人足夠的時間!他甚至一個人,用一把狙擊槍,為斐揚軍隊打開了勝利之門!

以師長之尊,親身犯險. 這樣的軍人,才是最鐵血,最純粹的軍人!

在未來的戰爭中,斐揚軍人,應該放下一些驕傲,俯身拾起一些謙卑. 重新錘煉自己. 用熱血與沒有折扣的勝利,贏得別人的尊重.

"將軍!"一個軍事參謀的報告,打斷了道格拉斯的思索:"加錯以東九十公里,發現敵人大規模裝甲部隊. 初步估計,有一個師的兵力. 現在正向加錯方向高速移動. "

"這個時候?"道格拉斯皺起了眉頭,斯蒂芬集團在加錯的失利已成定居. 潰散地士兵塞滿了加錯以東的每一條道路. 這個時候. 敵人的裝甲部隊趕過來,還能起什麼作用?無非亂上加亂而已. 不用打,光是蜂擁潰逃的殘兵,就能把他們趕回去!

道格拉斯站了起來,大步走到中央信息台前道:"對這支部隊實施天網監控,把畫面調出來. "

在作戰參謀的操作下,畫面很快調了出來. 只見六號資源公路左側. 距離公路不到三公里的丘陵地帶,漫山遍野的機甲如同潮水般飛速湧動. 向著加錯滾滾而來. 在六號資源公路沿線地步兵防禦陣地上. 無數士兵和少量的機甲湧出了陣地,向著那支裝甲部隊地前方靠近.

道格拉斯和軍事參謀們全都皺起了眉頭. 無論怎麼看,敵人的行動,都太不符合邏輯了. 那支向加錯撲來的裝甲部隊,根本就不成行軍隊列. 沒有任何一支裝甲師,會以那樣的方式行軍. 他們的前後距離,在叢林中拉開數十公里. 散落得不成樣子. 這樣的行軍陣列,連逃亡的潰兵都不如!

而在這個裝甲部隊前面,那些不斷圍攏地步兵和少量的機甲,行動更是詭異,仿佛他們的目的,是阻擋這支部隊馳援加錯一般.

看了好一會,大家都不得要領. 忽然,一個作戰參謀指著畫面叫道:"放大這里. 看看這輛機甲!"

畫面放大了,一輛加查林制式的【聖劍】18單兵人型機甲出現在了大家眼前. 看著這輛跑在最前面的機甲,看著它不時改變著方向,看著一枚枚能量炮彈不時落在它的身旁,所有人都明白了.

那連綿幾十公里的數千輛機甲,根本不是馳援加錯. 他們是在追擊這輛【聖劍】18. 而六號資源公路沿線地士兵. 之所以離開陣地,同樣是為了阻截這輛【聖劍】18!

"他干了什麼?"一個作戰參謀張大了嘴.

沒有人回答他的問題. 因為其他人也不明白這輛加查林機甲干了什麼**人怨的事情,致使敵人這樣瘋狂的追擊.

這支裝甲師,不可能不知道加錯的情況. 可是,他們似乎認為,追殺這輛【聖劍】. 比馳援加錯更重要.

前線指揮部里靜悄悄的,大家又是困惑,又是好奇. 看著這輛機甲在圍追堵截中東跑西竄,還有些緊張,有些興味盎然.

"要糟了!"那位作戰參謀歎道.

中央信息台虛擬屏幕上. 兩輛從前方陣地上橫切過來地【聖劍】16-B型機甲. 已經擋在了逃竄的機甲面前. 以一對二,那輛逃亡的機甲本身就處于劣勢了. 況且身後的追兵只需要很短的時間就能圍上來.

在大伙兒看來,這輛逃亡的【聖劍】18,似乎沒什麼機會繼續跑路了. 他會被抓住,然後被數以千記的追兵撕碎,為他干下的事情還債.

畫面上,兩輛阻截的機甲一左一右向【聖劍】18沖過去.

"真想知道這輛機甲究竟干了什麼. "作戰參謀很感慨:"被這樣追殺,他干的事情,一定是人神共憤. "

兩輛阻截機甲,迅速向【聖劍】18接近.

【聖劍】18似乎有些躊躇,他在兩輛阻截機甲前面不遠地地方,放慢了速度. 機甲地身體左搖右擺,似乎有些拿不定主意從哪邊突破.

然後…如同一道閃電劃過. 【聖劍】18遲疑的步伐忽然變成了高速突進. 那速度,快到了讓人只能感覺到眼前一花!

只聽見一陣金鐵交鳴,驟起驟歇.

當兩輛阻截地機甲以幾近支離破碎的姿態倒下時,那輛【聖劍】18,已經奔出了上百米.

"嘩!"在所有人的極度震驚中,指揮部里爆發出一陣失控地喧囂. 大家都瞪大了眼睛,忽然意識到,這輛【聖劍】18的駕駛者,竟然是一個絕世高手!

"將軍!將軍!"一個坐在中央信息台左邊的參謀在喧嘩中大聲地叫著道格拉斯:"你快來看!"

道格拉斯扭過頭,先驚訝地看了一眼那個參謀. 參謀的脖子上青筋暴露,臉色,有一種不正常地潮紅. 他指著他面前的虛擬屏幕,呼吸急促地道:"這個…這個…"

參謀奇怪的樣子,引起了許多人的好奇. 圍在中央信息台前的參謀們,都探過頭去看他面前的屏幕.

"這是十九師剛剛發來的. "參謀好像終于喘勻淨了氣. 可是,他的樣子看起來,還是過于激動.

大伙兒看著虛擬屏幕. 屏幕上,一個胖子鑽進了一輛【聖劍】18. 嗯?是十九師的那個師長!接下來,這胖子混進了基地. 再接下來,這胖子脫離了巡邏兵,裝模作樣地向維修車間走去.

一些參謀回頭看了看另一個屏幕上依舊飛奔的【聖劍】18,心里大概有了一絲明悟.

"看!看!"那個激動的參謀忽然發出的叫聲,嚇了大家一跳!

隨著參謀的叫聲……屏幕上出現了驚人地一幕.

那個胖子,在光天化日眾目睽睽之下. 在全體數千莊嚴威武的機甲戰士的當面. 忽然間一個突進騰空,機甲翻滾著從天而落,一腳將那個正在講話的加查林老貴族踩成了肉泥!……那腳,還在地上跐了跐!

一片粗重地呼吸……所有人都完全傻了!如此當眾行凶,簡直聞所未聞,匪夷所思!

沉默中,一個作戰參謀猛地跳了起來,用手戳著屏幕叫:"那可是在別人的老巢里!!你當你旁邊站的是幾千頭豬啊?"

其他的參謀也一下子鬧騰起來,七嘴八舌:"太過分了. "

"太蠻橫了!"

"太不講理了!"

"太猖獗了!"

"他**的,我算知道這家伙干了什麼**人怨的事情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