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六十九章 突破封鎖線(下)

虛擬光幕的立體圖像如實地展現著衛星所能拍攝到的每一個細節.泥土,叢林,溪流,以及那個飛奔的胖子.

光幕中的地形,隨著胖子的飛奔,隨著雷達鎖定光標的快速移動,在不斷地變幻著.幾公里的距離,很快就成為了過去.一隊又一隊分布于周圍的巡邏小隊,被胖子繞了過去.在到達防線之前,他如入無人之境地穿越了二十多個巡邏警戒區.

當胖子掌握了巡邏隊的大致方位後,所有人都不再擔心他會一頭撞上某支巡邏隊或者再發生之前那樣的戰斗.而越過了警戒區域後,如何穿越防線,則成為了天網實況前所有人為胖子操心的新問題.

六號資源公路的防線,是由無數位于公路兩端的組合式裝甲工事和鑲嵌輕質防彈牆的一條條錯綜複雜的壕溝所組成的.這些防禦點被選擇在了一個個高地上,向東延綿而去.每一個防禦工事,每一條壕溝都有或前或後,或左或右的相鄰防禦點呼應.

駐守在各個防禦點的部隊,是固定的作戰單位.士兵互相之間非常熟悉.在沒有受到大規模攻擊而產生建制混亂的情況下,胖子即便是穿著他們的制服,也很難輕松地混進去.

能夠供胖子通行的,似乎只有工事和工事,壕溝與壕溝之間大片大片的開闊地帶.可是,這些地帶,都被工程機甲作業過.叢林被推成平地,一些防止步兵進行大規模沖鋒的攔截網橫七豎八地牽扯在陣地前沿.在高低不一的地方,還有許多雷區.

而且,從陣地上看下來.一覽無余,根本就沒有可供藏身的地方.

胖子會潛行,可這只是一項必須利用環境地技能而已,他終究不是一只搖搖葉子放個屁就能呼啦一聲消失的狸貓.況且.在這些陣地上,通常都隱藏著幾個與天網連線的感應式警報器,任何不屬于陣地的東西接近,都可能在不知不覺中招來一支巡邏隊或者一片炮火覆蓋.

此刻地六號資源公路上,重型軍用卡車如同一條看不見首尾的長龍,一輛接一輛地在兩側機甲和戰斗裝甲車的護衛下緩緩前行.遠近的兩翼陣地上,一眼望去,滿是全副武裝進入戰斗位置的士兵.在車隊過完以前,這條公路周邊的警戒防禦,已經嚴密到了風聲鶴唳的地步.

天網畫面上.胖子在距離六號資源公路不到一公里的一個小山坡上停了下來.

這個小山坡已經是叢林的邊緣.再往前走,就是六號資源公路以及分布于兩翼的防禦陣地了.就在胖子右前方,就有一個比他所處位置更高地高地.那里呈梅花型矗立著的幾個組合式裝甲工事.與下面處于他左前方的幾條壕溝遙遙相望.

看著如同菜蟲般一點點往前蠕動地胖子,大伙兒的手心里都捏了一把汗,他們不知道,在這樣的情況下,胖子能有什麼辦法穿過去.

特種兵出身的拉希德和斯圖爾特設身處地想了半天.他們最終確定,胖子如果想通過這里,唯一的辦法就是等待運輸車隊完全經過.等待防線上執行護衛任務地士兵撤離陣地.如果是這樣,那也就意味著,胖子必須在這個地方呆上幾個甚至十幾個小時.

胖子顯然不這樣想,他隱藏在叢林里,用戰斗頭盔上的遠視鏡觀察了老半天,然後,又蠕動著,原路退了回去.

"繞道走?"這是產生于所有人腦海中的第一個念頭.邦妮甚至飛快地在電子地圖上分析著,試圖找出一條通道來.可是很快.她就放棄了這項努力.在這個區域附近幾十公里地地方,都是類似的嚴密防線.

胖子退回到叢林深處,折轉向東又走了數百米,在一處四米多高的陡峭崖壁下停了下來.只見他將手臂上的戰斗輔助儀接上微型電腦,擺弄了一會兒又原樣收好.接著在地上打著滾發瘋般地撕破衣服,又從背囊里拿出一個膠囊樣的東西含在嘴里,最後拿出一瓶噴劑樣的東西對著自己的嘴角一通猛噴.

天網前一片氣氛怪異地死寂.眼看著只片刻間,這家伙就變成了一個氣若游絲地傷兵!看他東張西望地收拾好東西,選個舒服的位置擺個淒慘的姿勢躺在地上.一幫觀眾地嘴張得可以吞下鴨蛋.

"太猥瑣了……一位軍事參謀哀叫一聲,蒙住了臉.再白癡的人,都知道胖子想干什麼了!他們不明白的是,這胖子的背囊里,怎麼還有這樣的表演道具!看這賤人化妝擺造型那嫻熟地樣子,只怕這樣的事情沒少干過.

幾分鍾後,胖子通過戰斗輔助儀發送的求救信號發揮了作用.幾個通過天網坐標緊急趕來的士兵,准確地找到了他.

一看見癱在地上的胖子,四個士兵迅疾分散開來,警戒著.剩下的一個醫護兵和一個上士迅速跑到胖子身旁跪下來,一邊扶住他一邊問道:"怎麼回事?你怎麼樣?"

胖子手臂上的求援訊號,還在閃爍著.他虛弱地張開眼睛,手指了指那陡峭的崖壁,一張嘴,卻湧出大股大股泛著白沫地血來.

"別說話!"醫護兵急忙制止了胖子,轉頭對那上士道:"應該是從上面不小心摔下來,傷了內腑.得趕緊送回去,這里沒辦法治療."

"長官……"幾個士兵在周圍搜索了一番,回來報告道:"沒有發現敵人,也沒有戰斗的痕跡."

上士點了點頭道:"先把他抬回去再說."

天網畫面上,幾個士兵飛快地展開一副簡易擔架,將胖子抬起來.

看著拉近的特寫畫面上,那胖子痛苦無比地表情.看著他躺在擔架上還指著崖壁,然後慢慢陷入昏迷的樣著,妮婭只覺得一陣抓狂.這家伙實在演得太逼真了!自己認識的國內那些影帝.跟這死胖子比起來,簡直就是一群業余演員!

妮婭顯然不知道,這個騙子在那本《逼真模仿上所下地功夫.演員的演技再好,只是在鏡頭前表演.騙子.則是在生活中表演.而胖子學這些東西,更是為了在生死存亡間表演!這就有了本質上的區別.

就如同每一個人都能走直線,在馬路上人人都可以,在數米高的屋頂邊緣上走,那就去了十之八九,若是換到了懸崖之間地鋼絲繩上,萬中無一.正所謂性命攸關,不可不慎.胖子在鏡子面前變幻嘴臉數萬次,此刻自然是十足逼真.

抬著體重不輕的胖子,幾個倒黴的士兵深一腳淺一腳地回到了他們駐守的陣地上.當陣地上留守的幾個戰士出來幫忙時.負責抬擔架的士兵,幾乎快癱倒了.這胖子,實在不輕.

天網畫面上俯視下去的這個陣地.正是胖子所看見的那個呈梅花形分布的組合裝甲工事高地,也是距離他表演受傷的地方最近地高地,很顯然,胖子在用手臂上的戰斗輔助儀發送信號時,就打著這個陣地的算盤.

這里駐守地一個排.隸屬于斯蒂芬集團的加查林第三一一機械化步兵師.位于六號資源公路兩翼上百公里的地方,都是由這個師防禦.

由于這次運輸補給正是加錯前線最關鍵的時刻,不容有失.所以.在兩天前,三一一師就下達了命令,駐紮在各個基地的主力團全體出動,配合運輸部隊地一個裝甲團和兩個步兵團進行沿途警戒.

******

這個排駐守的高地,位于警戒區域的中段,受到攻擊地可能性非常低,加之其前後不遠處均有防禦陣地,所以,這個陣地里的大部分士兵.已經被派遣出去協助巡邏警戒了,只剩下一個班進行例行防禦.如果不是天網下達救援指令,這幾個留守的戰士還窩在工事里吹牛打屁呢.

胖子先前擊殺的那一個班的士兵,正是從這個陣地上派遣出去的.在他解密了戰斗輔助儀後,對于這個陣地的情況立即了若指掌.既然知己知彼,胖子便不再去其他不了解底細的陣地撞大運.而是直接奔這里來了.

五個八角型的組合式裝甲堡壘,占據了這塊小高地地幾個角.外邊是一條環繞四周的磁電防護線,由十幾個發生器組成.在戰斗的時候,它們放射的能量帶可以將任何一個試圖靠近的生物燒成焦炭.就連一些普通的機甲,也很難從容越過這道磁電線而不受到損傷.

這塊高地,顯然是經過長時間的經營.五個堡壘中間空地上,還有一個半掩于地下的球形工事.里面架設著一個能量聚合器.能量聚合器能夠提供磁電線和堡壘長時間的能量預備供應,延長防禦時間增加防禦強度.

單從這個高地就能看出,斯蒂芬在加錯防禦戰上花費了多大的心思,下了多大的決心.

胖子被放在中央的空地上,醫護兵招呼幾個留守的士兵,將一台戰地醫用箱給搬了出來.這種醫用箱很輕,形狀如同一個古代木乃伊的棺材.只要將專用的液體注入進去,醫生就能為躺在里面的病人進行任何手術.

這些液體不但有消毒的功能,還能修複部分身體機能.整個醫用箱可以對身體進行檢測和掃描,並能即時反應傷員的心跳,血壓,呼吸等各種數據.就連手術方案,醫用箱的電腦顯示屏上都會進行建議.在醫生進行手術時,醫用箱還能提供麻醉,止血等輔助.

胖子自然是不能進這個醫用箱的,任憑他裝的再逼真,只要一進去,各項檢測數據就能立即戳穿他的偽裝.所有人都知道這一點,包括曾經在一線作戰的妮婭.女孩子長長的睫毛顫抖著,摳在信息台邊緣的手指關節被壓得發白,一顆心,幾乎要跳了出來.

除了兩個戰士正在堡壘里的觀察哨上值勤外.在胖子身旁,集中了這個高地其余的六個戰士和一個醫護兵.

虛擬屏幕上,兩個戰士正氣喘籲籲地坐在胖子的擔架旁,互相把頭湊在一起用手擋著風點煙.那個上士正一邊指著胖子一邊和一個戰士說著什麼,戰士在不斷地看著胖子點頭.而那個醫護兵.已經准備好了醫用箱,正招呼著另外兩個士兵把胖子給扶進去.

妮婭有些不敢看下去了,她站了起來,渾身上下火燒火蟟地發慌.如果可能.她真想把胖子從虛擬屏幕里給拉出來!事情,似乎進入了一個死胡同,她想象不出胖子有什麼辦法蒙混過去.

在指揮室里轉了幾個圈,妮婭看了看從容鎮定的邦妮,跺了跺腳,扭頭向屏幕看去.她的所有心思,都系在那個男人地身上,盡管害怕,她還是不能讓眼光長時間離開那個讓人提心吊膽的家伙,

就在妮婭看向屏幕的一瞬間.指揮機甲的整個座艙,爆發出一片驚呼.

虛擬屏幕上,一直躺在擔架上寂靜無聲地胖子忽然之間躍了起來!和妮婭想象地不一樣.胖子從一開始,就沒有准備蒙混過去!解決複雜的問題,有時候需要的,至是簡單的暴力!

兩個准備攙扶胖子的士兵,被胖子肥大的雙手搭住了脖子.隨著兩聲脆響,士兵的腦袋軟軟地耷拉著,身體直直地向下倒去.在他們倒在地上的同時.正在准備手術用具的醫護兵的喉嚨上,也插上了他自己剛剛從醫護箱里拿出來地手術刀!

一直看著胖子的上士和正在跟他說話的士兵最先反應過來,他們同時伸手拔槍.可是,他們地動作,在胖子面前就如同被放慢了十倍一樣.隨著兩道幻影閃過.兩個人地喉嚨,分別插上了兩把手術刀!

醫護兵的醫護箱,成為了胖子解決問題的幫凶!在醫護兵打開箱子地那一刻.就已經注定了結局.上士和他身旁地士兵喉嚨里發出咕咕地聲音,跪下來撲倒在地.凸出眼眶地雙眼,如同死魚一般.到死他們都不明白,這個胖子的動作怎麼會那麼快,他的刀,怎麼會那麼准!

兩個埋著頭,剛剛點燃香煙地士兵抬起了頭來.他們的臉上還帶著茫然.一道碩大地黑影.壓迫了他們的全部視野.沒有任何反應,當先地一個士兵被胖子一拳摜在正面臉上.拳頭恐怖地沖擊力,讓這個戰士的腦袋猛地一仰,整個臉如同一個缺氣的皮球般,連同嘴里地香煙被胖子一拳砸進了後腦勺.

士兵吭都沒吭一聲,很干脆地倒在了地上.他的嘴和鼻子已經凹了進去,整個臉如同被火車撞過一般,慘不忍睹!

另一個士兵的臉則幸運一點,他被胖子一腳踢在肚子上,飛出十來米.撲倒在地地時候就已經沒了動靜,只能看見一股血沫從嘴里翻騰出來,流在泥土上,浸染出一片黑紅.

一切,只發生在須臾間,就連天網前眾人的驚呼聲還沒有完全停止,胖子的屠殺就已經結束了!天網屏幕前,全是絲啦地吸氣聲.

剩下兩個完全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的士兵,被胖子很輕松地解決掉了.這家伙的腳步,就如同貓科動物一般輕盈無聲.一個士兵被他從後面擰斷了脖子,另一個試圖反抗,卻被他打暈了後用一根斷枝捅穿了肺部.

隨後,胖子挾著這最後一名士兵,順著高地北面的坡道走了下去.雖然不明白他想做什麼,可是,天網前看著這一幕的所有人地表情都有些麻木.胖子所帶來的震驚已經太多了,現在,無論他做什麼,怎麼做,都一定有他的理由,用不著太過驚奇.

六號資源公路上,重型運輸車依舊連綿不絕.每隔幾百米,就有一輛裝甲運兵車或者機甲沿途護衛.當一輛機甲行進到距離不遠的地方時候,胖子撕心裂肺地呼號著沖了出去.

機甲在胖子面前停了下來,一個上尉跳出機甲,皺眉道:"怎麼回事?"

天網特寫畫面上,胖子渾身顫抖著緊緊地摟住剛剛被他殘害的士兵,一抬頭,早已是淚流滿面:"長官,救救杰克吧……"他反手抹著眼淚,可是,眼淚卻越來越多:"該死…他不過崴了下腳,卻不小心摔下了坡.如果不能趕到戰地醫院,他會死的!"

上尉看了看"杰克"背後的斷枝,當即道:"抱他上來,我送你們去!"

胖子抱起"杰克",一路小跑著跟在上尉身後.他把臉靠在"杰克"的臉上,哽咽地道:"兄弟,你一定要堅持住,你的未婚妻還在家里等你呢!你跟我約定過,一定要一起活著回去,我不許你死!"

胖子正說得過癮,卻沒想到,"杰克"忽然張開了眼睛.胖子嚇了一跳,一邊瞟著走在前面的上尉,一邊毛手毛腳去捂懷里士兵的眼睛.

上尉轉過頭來幫忙,"杰克"張了張嘴,卻被嘴里噴出的鮮血和肺部劇烈地疼痛堵住了話,幾聲誰也不明白的音節過後,這悲慘的士兵,又一次暈死了過去.

"不知道還來不來的及."上尉有些擔心.

機甲啟動了,橫著穿過六號資源公路,向位于東北方向的三一一師二團基地行進.可是,僅僅幾分鍾過後,機甲卻忽然停了下來.

天網前的每一個人,都鴉雀無聲地等待著.機甲此刻的位置,已經脫離了公路兩側防線,如果此刻胖子奪取了機甲改道向北,沒有人會覺得意外.

機甲艙門打開了.胖子抱著"杰克"走了下來,他的目光有些呆滯,眼淚大顆大顆地滴落在"杰克"的身上."杰克"的手,已經垂落了下來,蒼白的臉上,一雙無神的藍色眼睛兀自帶著一絲不甘.

胖子緩緩地走著,身後,上尉注視胖子堅定而蒼涼地身影,良久,重重地一拳捶在機甲上,神情沮喪而悲傷.

"騙子!"天網前的所有人幾乎異口同聲.

盡管有些發瘋,有些抓狂.不過,當那輛機甲重新回到六號資源公路的護衛隊伍中時.所有人都明白.胖子,在幾乎完全不可能的情況下,沒有浪費一絲時間,就這麼用一種近乎瘋狂的方式穿越了嚴密到極點的防線!

這樣的一次穿越行動,在胖子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所有人看了個清清楚楚.帶給大家的震撼,已經超越了所有人想象的極限.

從來沒人相信,一個人可以單槍匹馬在敵後如此奔跑,如此欺騙,如此潛行,如此殺戮!縱橫馳騁坑蒙拐騙,將一隊隊優勢敵人玩弄在手中,將一條條嚴密防線甩在身後,如入無人之境!而這其中無論是潛行,狙擊,計劃,還是行軍,格斗,胖子所展現出來的每一個細節,都足以編寫成為特種兵訓練的教科書!

胖子,真的能完成刺殺斯蒂芬這個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務麼?一些作戰參謀的心底,開始對此深信不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