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六十八章 突破封鎖線(中)

田行健並不是一個嗜好殺戮的人.

在大伙兒看來,需要隱藏蹤跡悄悄穿越防線的他,實在不可能對一個巡邏小隊下手.理由是沒有理由且得不償失.

可是,加蘭德的准星,卻套住了距離最近的巡邏兵.天網全景畫面上,這個巡邏兵無聲無息地倒了下去.如果不是他的頭顱被混合子彈打出了一個大洞,大家都以為這個士兵只是突發疾病.

每一個人的心,都劇烈地跳動起來.光天化日眾目睽睽出手如電一擊奪命.胖子下手好干脆!

巡邏小隊依舊在行進,一切都發生得太快,幾棵大樹和茂密的灌木叢,恰好遮擋了他們的視線,他們沒有注意到,走在隊伍最左側,負責警戒的戰友已經被人打死了.

第一發子彈,就決定了這是一場殺戳.沉默無聲的天網畫面中,出現了一幅由綠色和紅色為主色調,殘酷而豔麗的畫面.

第二個倒下的,是處于巡邏隊最後,剛剛結束了例行天網通訊,並抽空將鞋底粘上的厚重泥土刮去的那個士兵.一手撐在一顆大樹上低著頭的他,再沒有抬起頭來,一發能量混合彈擊穿了他的腦袋.鮮血和腦漿,噴射在大樹上.士兵吭都沒吭一聲,就這麼倒下了.

在他倒下的同時,第三個士兵,也就是逗留了幾秒鍾,停下來等待他的那個士兵,同樣被一發子彈打爛了腦袋.他一直叼在嘴里卻並未點燃的香煙,隨著腦袋猛然一甩地慣性,打著圈飛了出去.他的身體,倒在了灌木叢中.深深的枝葉,立刻將他掩埋掉了.

緊接著地被殺的第四個士兵,是處于第三個士兵前面的那個.他也在等待最後一名士兵,只不過.他的腳步並沒有停下來,在頓了一頓,側身看了身後停下來地同伴一眼後,他轉過了頭.

他並不知道,就在他回頭繼續前行的這一瞬間,後面的同伴已經倒進了灌木叢中.士兵用肩膀聳了聳槍帶,剛走出兩步就悄然無聲地一頭栽倒,一發子彈同樣將他的頭顱洞穿.

眼看著天網數個不同角度的畫面上四個士兵幾乎在同一時間被擊斃,所有人都被震撼得說不出話來.巡邏隊稍微拉開的間距和幾棵遮擋視線的大樹,被胖子利用得淋漓盡致.到現在為止.竟然沒有人發現,就在這一兩秒鍾的時間里,自己的四個戰友.已經悄然無聲地倒下了.

尤其是指揮部里的幾個作戰參謀,覺得心都快跳出來了.沒有一線作戰經曆地他們,那里見過這樣教科書式的狙殺!那種在一瞬間被隱藏的惡魔無聲無息奪取生命地感覺,讓他們渾身發冷.對于胖子如此精確而從容的連環錯位清除手段,更是覺得匪夷所思.

巡邏隊中路靠前的兩個戰士.相繼爬上了一個兩三米高的土丘.土丘邊上,有一棵傾斜地樹,樹下的荊棘有些礙事.他們不得不把注意力都放在追隨最前方尖兵地行進路徑上.

第三個攀上土丘的,顯然是這個標准加查林步兵班的班長.他上了土丘之後,回身拉了身後背著電子通訊設備地戰士一把.由于那棵樹的阻礙,他在退了一步之後,不得不放開已經快爬上來的戰士,彎腰繞過了那棵樹.就在他直起身來的一瞬間,他成為了第五個被狙殺的目標.一發子彈,在他的喉嚨上開了一個洞.

身背通訊設備,埋著頭進行最後兩步攀爬的士兵.聽見了班長身體碰在樹上又彈回來撲進荊棘叢中的聲音,四肢著地的他,只來得及抬頭看一眼,一個血洞就突兀地出現在他地太陽穴.子彈從他另一側太陽穴貫穿出來,帶出一蓬血霧.他的眼睛,瞬間失去了神采,沉重的通訊器,將他的身體帶得一偏,歪倒在被雨水沖刷出條條小溝的土丘斜坡上.

似乎發現了有些不對,中間的兩個穿過了荊棘叢的戰士停了下來,他們發現身後的同伴並沒有跟上來,而此刻,前面作為尖兵的士兵,依舊在緩緩移動著警戒,位于隊伍右側的尖兵,由于地形的原因,已經回收了過來,正和中間的兩個士兵面面相覷.

就在這猶豫和等待的一刹那,一道細如游絲般地光線在這陰暗地叢林中驟然一閃.身處于隊伍最右側密林中的尖兵只覺得胸口被猛然撞了一下,疲倦地雙腿仿佛再也支撐不住身體的重量,軟軟地跪了下來,隨即一頭栽倒在地.

"敵襲!"中路的兩個士兵眼睜睜看著同伴倒下,來不及出聲警告,條件反射中,一左一右向兩側灌木叢中翻滾過去.靠前的士兵,身體還在半空,就被一聲如擊敗革的悶響將心口撕扯出一個洞來,直挺挺地跌倒在地.而他身後剛剛躍進灌木叢的士兵,只來得及發出半聲呼號,一發子彈就鑽進了他半張的嘴巴.

這半聲呼號,讓身處隊伍最前方的尖兵立即匍匐了下來,他條件反射地去摸左手戰斗輔助裝置的頻道警報,可惜,就在他的手剛剛擺動到面前的時候,一把格斗刺呼嘯著穿過枝葉,將他牢牢地釘在地上.

叢林里,一片寂靜.

天網屏幕前,也是一片寂靜.就連正在指揮隊伍與德西克裝甲部隊交戰的幾個團長,也忘了眼前炮火連天地戰場.每一個人都只有一種感覺,那就是目眩神迷.

十個人的巡邏小隊,被胖子分成前後兩批在總計不到三十秒鍾的時間里盡數擊殺,自始自終,這十個巡邏士兵都沒有看見他們的敵人,也沒有任何回擊.就連示警都沒有機會!

這是一場完美的狙殺,以一對十,完美到讓人無法置信!

胖子鑽出了隱藏地,飛快地翻下土丘,把第二個被他殺死的士兵從灌木叢中拖了出來.接著.他扒掉這個身材高大的士兵的作戰服,然後把自己脫得精光,露出一身白花花地肉,愛憐地自己看了老半天.這才換上衣服.

妮婭啐了一口,萬般痛苦地用手捂住臉.眼睛里眼波流轉,也不知道是氣是笑.過了良久,估摸著胖子穿上衣服,這才紅著臉,把信息台上地這一小段錄像給刪除掉.

作為記者,用影像記錄戰場上發生的一切就是妮婭的工作.她實在無法想象,如果這段影像被傳回勒雷國內,會讓多少英雄的仰慕者瞬間崩潰.

這個死胖子,怎麼就那麼討厭!

回頭看邦妮.只見她看似鎮定自若地站在那里.左手抱在胸口,卻低著頭,右手皙長地手指遮住額頭和眼睛.仔細看也是用一臉羞紅,哭笑不得.

******

巨大的指揮機甲走在非戰斗人員的撤退隊伍里,一路向東.身後,是隆隆地炮聲.十九師和二十五師,已經將德西克先頭部隊拖住了.駐守在長線崗防線的四個步兵師中,也有兩個被抽調了出來,此刻正在向東運動.增援坦維爾北區.延緩德西克前後兩路裝甲兵力的彙合時間.

不過,十九師和二十五師,此刻已經是強弩之末,只能幾個團從各個方向輪流著進行騷擾牽制,等德西克強攻坦維爾北區的三個裝甲師一上來,這樣的騷擾也無法繼續維持.

就如同打籃球.再厲害的隊伍,如果沒有足夠的板凳深度,光靠幾個主力是無法堅持到全場的.在雙方實力勢均力敵地情況下,誰的體力更充沛.優秀的替補隊員更多,誰就更有把握取得勝利.

十九師,終究無法獨立對抗數倍于己地德西克生力軍.萬一的希望,只維系在胖子的身上.此刻,幾個團長並邦妮,卻都猜不透胖子究竟想做什麼!他冒著暴露的危險擊殺這支巡邏隊,難道只是為了換身衣服偽裝?

胖子解下了死亡士兵手臂上的戰斗輔助儀,盤腿坐下,右手從背囊里拿出一支維修機械臂,嫻熟地將戰斗輔助儀拆開來.幾分鍾後,這個輔助儀被重新啟動.矩形屏幕上,出現了被解密地巡查任務簡報和任務區域圖.

仔細地查閱了任務描述和地圖後,胖子又在其他人身上搜刮了一番,辨明方向,只幾步便將速度提升到了極致,在叢林中飛身縱躍風馳電掣.

看這奔跑疾如閃電地胖子,還被胖子那輕松的解密手段所震驚的邦妮腦中靈光一閃.反複印證著巡查區域圖和胖子飛奔地路線,終于恍然大悟!她這才明白過來,其實,那支被狙殺的巡邏隊,從一開始,就告訴了所有人一個容易被忽視的信息!

這個信息就是,他們之所以會離開駐守高地被派遣到這個防線前出地域巡邏,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距離這里十公里外的六號資源公路!

由于這里是加錯後方,是斯蒂芬勢力占據絕對電子控制權的區域.在不可能出現敵人大部隊的情況下,通常只有當這條維系著加錯防禦的後勤線有運輸車隊經過時,這些士兵才會被提前從防線派出,擴大警戒范圍,以防襲擾.

而這一點,在所有人都忽視了的情況下,卻沒有逃過胖子的縝密.幾乎是立刻,胖子就做出了判斷.在他前進地道路上,分布著無數這樣的巡邏隊!想要穿越防線,就必須得到一個戰斗輔助儀!

只有利用輔助儀里的信息,才能推算出其他區域巡邏隊此刻的位置,從而順利的避開他們!更重要的是,在那些巡邏隊的身後,將是斯蒂芬集團的天網所忽視的區域.這是胖子接近並越過防線最好的通道!

所以,這遭遇的第一支巡邏隊,對有一手出神入化狙擊手段的胖子來說,根本沒有放過的理由,非打不可!

越想得明白,邦妮就越覺得不可思議.能在那麼一瞬間進行如此准確的推斷並做出決策從容施行,需要一種什麼樣的冷靜和敏銳?胖子,又儼然是一個天生的敵後殺手!到底有什麼事是他干不了的?

胖子在寂靜地叢林中無聲無息地狂飆突進,仿佛永不知疲倦.他那笨拙的身體,此刻卻敏若靈貓.縱躍騰挪于密林丘陵之中,快逾奔馬.

梯云縱,草上飛,蛇行狸翻,八卦游身,凌波微步,神行百變.胖子跑得興起,這些被小屁孩糅合了科技的輕功,在他強化體質的支撐下,一段段使出來過癮,驚得天網面前的一幫人張口結舌.

幾次眼看他就要撞在樹上,他卻能不減速拐出個直角來.幾次見高坡大石攔路,他只雙腿一彈,輕輕巧巧就躍了上去.許多幾乎不見空隙的密林,他腳下幾個轉折幾個錯位就穿了過去.

"輕功!"一個作戰參謀終于叫了出來,他實在無法把話憋在心里了.他比手畫腳:"中國功夫!"

大伙兒面面相覷.盡管所有人都知道,古代中國的輕功,或許可以提高奔跑速度和敏捷,可是飛簷走壁踏雪無痕不過是一種傳說.可是,眼前出現的一切,竟然再找不到別的解釋!難道,這個明顯是中國血統的胖子,真的擁有傳說中的輕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