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六十五章 向東

"一定會的."德拉賓笑道.

費斯切拉的手指在指揮席的扶手上彈了一輪,道:"可惜,魚兒上鉤太晚.不然,我們還有機會把魚餌撈回來."說著,神情一肅,沉聲道"報告統帥部,誘敵成功,可以執行關門計劃."

"是!"德拉賓立正道.他知道,當原來駐紮在加里略星系的德西克艦隊出現在遠征軍艦隊身後的時候.就是兩支塔塔尼亞艦隊和兩支普迪托克艦隊組成的聯合艦隊,由勒雷聯邦提供的公共星系坐標突入加里略星系,配合勒雷聯邦發動反攻,徹底關上勒雷通道大門的時候!

小比利牛斯星域發生的一切,都是斐盟聯合陣線統帥部的那位坐在輪椅上的戰爭之神要求配合的.從整體戰略來說,黑斯廷斯必須在勒雷聯邦東線的百慕大戰區陷入困境的時候,提前解決掉加里略星系的隱患.所以,他要求東南第二遠征軍配合.

是的,只是一個簡單的要求配合,可是整個小比利牛斯,都是他的誘餌.

而費斯切拉,並不滿足于充當一個誘餌,他要取得更大的利益獲得更輝煌的勝利.因此,他就必須冒更大的風險.所以,他押上了六個精銳的裝甲師和莫茲奇的地方抵抗勢力,此刻,他又押上了整個遠征軍艦隊.

"現在,就看我們的了."費斯切拉平靜而從容地道:"命令,第二,第三,第四,第五艦隊全力合圍,殲滅敵正面攻擊艦隊.第二運輸艦隊一級戰備,隨時准備登陸莫茲奇.傳訊克那威爾.告訴他們,無論他們的艦隊有沒有做好准備,都必須在兩天內封鎖住小比利牛斯星系跳躍點入口!讓他們記住,是這邊的入口!"

費斯切拉已經做好了足夠的准備.

如果這次戰斗勝利.整個小比利牛斯一周內,將不再有西約艦隊出現.屆時,第二運輸艦隊搭載地十二個精銳裝甲師,將以泰山壓頂之勢登陸,在太空戰機的配合下橫掃莫茲奇.

而隨著克那威爾共和國的跟進嗎,奪取別克藍,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如果戰斗失利,遠征軍將毫不猶豫地壯士斷腕,優先犧牲掉不那麼重要地新編第五艦隊,然後在克那威爾艦隊的掩護下.撤退至藍色波羅地海星系.遠在莫茲奇臨近空域的第二運輸艦隊,也會在接應莫茲奇部分斐揚陸軍後,一同撤退.當然.局勢發展到那個地步,莫茲奇的其他盟軍,將會被徹底拋棄.

有時候,盟軍就是拿來犧牲的.這個決定,費斯切拉不難做.于公于私,保留戰斗力更強的斐揚精銳陸軍都是他的第一選擇.在強大的斐揚共和國面前,加查林這些戰斗力地下的抵抗勢力.實在沒有平等的權利和地位.

這不是強權,不是出賣,這只是一個簡單而殘酷地事實而已.

局勢會發展到那個地步麼?

誰也說不清.當戰斗來臨的時候,費斯切拉,是一個不可理喻的瘋子!他不但會押上別人,也會押上自己.

"第一艦隊,我們將獨自面對四支德西克艦隊地圍攻,直到我們的其他艦隊殲滅敵人騰出手來."費斯切拉在笑,他說:"這是一個艱苦的過程.是男人.就他媽給老子頂過十小時!"

遠征軍第一艦隊,開始向迎面而來的德西克第十二艦隊沖刺.

******

"執行計劃吧."拉塞爾輕輕地揮了揮手,不再看領命的軍事參謀,轉過身望著窗外樹枝上吐蕊地新芽,長長地歎了口氣.

貝爾納多特走上兩步,欲言又止,終于只能長歎一聲,靜靜地站在拉塞爾身後,沉默不語.

勒雷聯邦,在這場戰爭中,終究只是一個弱者.一個已經幾乎耗盡了所有力量卻偏偏處于最關鍵位置的弱者.

這是一場席卷全人類的戰爭,身為斐盟成員國地勒雷聯邦別無選擇.在敵人兩面三地重兵壓境的情況下,如果不想投降或者不想亡國,那麼,唯一的道路就是聽從斐盟聯合陣線統帥部的"協調".

這一次的"協調",勒雷聯邦將拿回加里略星系.這原本是一個讓人喜悅的結果,可是,從情報上看,黑斯廷斯的這隨手一子,卻可能完全犧牲掉整個加查林地抵抗勢力.

******

那其中,有自由戰線,有獨立軍,還有勒雷地戰士以及勒雷的英雄.

這些人,都和拉塞爾有關系.

那是他的同胞,戰友,親人,同僚和學生.

現在,他們統統成為了棄子.這對拉塞爾是不公平地.可是,在這個亂世,中,哪里又存在公平呢?斐揚共和國理直氣壯地說,他們為此搭上了六個精銳裝甲師.

可是,貝爾納多特知道,這六個精銳裝甲師,並不會完全被犧牲掉.當戰局不利時,他們中的大部分,都會在斐揚艦隊的保護下,安全撤離莫茲奇.況且,這六個裝甲師對強大的斐揚共和國來說,近乎九牛一毛,而莫茲奇的抵抗勢力,卻是拉塞爾的全部!

這些道理,誰都知道,可是,誰都說不出口!作為勒雷人,斐揚遠征軍是來幫組盟友的友軍.誰會對他們提出指責?勒雷聯邦的政治家們,也不可能為了拉塞爾出賣勒雷的利益.所以,此刻貝爾納多特只能靜靜地站在拉塞爾身後,用沉默表示歉意.

一個國家地民主,一個民族的複興,總是會伴隨著鮮血與烈火.或許,加查林最終能夠獲得新生,可是,在此之前,這個國度的民眾將在戰火中苦苦煎熬,那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加查林,曾經給許多國家帶來了這一切,現在,他們在品嘗同樣的苦果.

落後就要挨打.這是一句至理名言.沒有實力,就沒有話語權.在政治這個只為自己國度爭取利益的游戲中,無論是盟友還是敵人,都不會給弱者任何同情.他們能夠給予的,是拋棄,犧牲和侵略.

現在,能寄望的,只有費斯切拉能夠取得小比利牛斯星系的決定性勝利.十二個精銳裝甲師,能夠在莫茲奇戰局徹底崩潰之前投入戰斗.除此之外,拉塞爾和貝爾納多特實在想象不出,目前的莫茲奇局勢還有什麼回天之力.

誰也沒有想到,斯蒂芬能夠和萊因哈特如此迅速地攜手.更沒人想到,斯蒂芬的拼死抵抗,能將斐揚的六個精銳裝甲師拖入膠著.再加上德西克裝甲師的全面出擊,戰局,實在已經到了最惡劣的地步.

那個胖子此刻,只怕是自身難保了吧.就算他再能夠創造奇跡,對于這樣的大型戰役,他終究只是一個初次領兵的菜鳥.

******

銀色的"海妖"式陸基戰機,在自動牽引車的牽引下,緩緩進入了彈射軌道.

外接數據檢測完畢後,隨著戰機前身微微下沉,胖子只聽見"咔嗒"一聲響,戰機腹部被掛在了彈射器上.

"J19-178檢測完畢,儀表正常.請求起飛."負責運送胖子的,是一位獨立軍的八級飛行員.也是領尋二十四架戰機的中隊長.飛行經驗極其豐富.

"請稍等…"通訊器里傳來了值班員的聲音,隨即,邦妮的聲在通訊頻道中響起:"早點回來."

她的聲音和她的人一樣,依舊是淡淡的.可是,這四個字卻比任何熱情女人的情話更動人.

飛行員回頭看了看坐在自己身後的胖子,豎起了大拇指.作為一個加查林軍人,他怎麼可能沒有聽說過這位冷漠,美麗,高貴,睿智的加查林軍界頭號美女?

"嗯."胖子的聲音也是淡淡的.由于不是視頻通訊,這賤人可以悄悄沖飛行員做一個無奈的表情,以彰顯他的得意.

"J19-178,你可以起飛,祝你們好運."塔台傳來了訊號.

隨著彈射器的啟動,"海妖"式戰機在一瞬間被推到了極高的速度,自近三十度的地下彈射口電射而出.此刻的天空中,早已經有二十三架"海妖"式戰機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編隊.當J19-178號戰機躍上藍天的時候,戰機編隊以准確而迅速的空中機動緊緊圍了上來.

二十秒後,整個"海妖"戰機中隊,以一個巨大的三角編隊,呼嘯著向東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