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六十四章 什麼也沒有

灰褐色的別克藍星球,靜靜地漂浮在宇宙中.以一種不可察覺的速度,圍繞著那顆牽引著它,給了它光和熱,被人類同樣命名為太陽卻有著B-7-2編號的恒星,緩緩轉動著.這種對人類來說,深刻地代表著時間流逝的轉動,亙古以來一直持續著,且將持續下去.直到終有一日的毀滅.

相對于宇宙,古老滄桑的別克藍如同一顆塵埃般,渺小不起眼.而對于別克藍來說,距離它不到三萬公里的人類艦隊,更是小得可憐.若是別克藍有生命的話,它會如同大象般,對兩群螞蟻的搏斗,感覺可笑.

人類不是螞蟻,人類的戰爭,其實,早在幾千年前就能摧毀任意一個如同別克藍一般的星球.這樣的科技,不知道是一種進步,還是一種悲哀.此刻,在漆黑浩瀚的宇宙中,科技,又一次造就了一場由數以千計的戰艦所組成的光芒奪目地戰斗.

以一種不可理喻的姿態進行躍遷,並利用慣性速度發動突擊的德西克艦隊,已經狠狠地撞進了東南遠征軍艦隊的正面.這是一次預謀已久的突襲,德西克艦隊統帥霍爾,用最直接的方式,將斐揚和萊恩戰艦所具有的防禦和火力優勢,扼殺在無限接近的距離中.

蜂擁而上的高速巡洋艦,驅逐艦和太空戰機,替代火力強大的戰列艦,成為了第一波交鋒的主角.這些體型相對瘦小的太空殺手,翻飛著,以無法想象的速度交錯,搏殺.

無數的能量炮火和尋彈.在肆意穿梭著,撞擊著.雙方地每一艘戰艦渾身上下每一門能量炮,都在拼命噴吐著死亡的光團.戰機,在戰艦群中翩躚飛舞互相絞殺.或紅或藍的能量罩閃爍著.高速穿越戰艦身旁時,在戰艦漆黑厚重的裝甲上,投映一道飛速掠過地光影.

戰斗,隨著距離的縮短越來越激烈.

一朵,又一朵.或大或小的爆炸宛如煙花般,在漆黑的夜空背景中綻放.曇花一現轉瞬即逝.密密麻麻地戰艦群交錯在一起,能量炮火流光奔騰.狹小的絞殺空間,讓許多戰艦就這麼生生撞在一起,碎裂,爆炸.還有些戰艦.被爆炸後打著滾橫切下來的戰艦撞作兩段,艦內的人也好,東西也好.被拋入了虛空中,如同飛濺的鮮血.

飛蛾般的戰機,在這極度混亂的戰場中,憑借自身地靈敏躲避著.也有許多來不及變向的戰機,仿佛撲進了火焰般.撞在能量罩光芒閃爍的戰艦上,化作一團小小地火花.

這是一幅沉默而慘烈地畫面,宇宙的真空中.聽不到爆炸聲,也聽不到慘烈的呼號聲.在這個寂靜的世界里,人類,以最殘酷也最絢爛的殺戳,塗抹著荒涼地宇宙.仿佛上帝,在這里點燃了一串沒有聲音的電光鞭炮.

"第一艦隊左翼回旋完畢,進入預備攻擊區域."

"第四艦隊右翼回旋完畢,進入預備攻擊區域."

"系統抗干擾力回升至60%."

"德西克艦隊分化,意圖攻擊我運輸艦隊."

遠征軍旗艦"波塞冬"號航母的中央指揮室里.指揮,通訊,電子,火控,損管,登陸等各系統協調官地報告聲此起彼伏.

依靠准確而神速的應變,遠征軍艦隊頂住了戰斗初期的混亂.此後,在近兩個小時的拉鋸戰中,這支斐揚和萊恩聯合艦隊,充分地發揮了他們作為超級軍事強國軍人的軍事素養和戰艦科技所鑄就的戰斗力.以強有力的阻擊,阻擋住了德西克艦隊的突進.

在遠征軍第二,第三和新編第五艦隊在中央戰場浴血奮戰的同時,遠征軍第一艦隊和第四艦隊,順利地加速擺脫了敵人,一左一右完成了對德西克艦隊兩翼地戰略回旋.

戰局變得微妙起來.德西克艦隊似乎並沒有意識到他們的劣勢,依舊瘋狂地向遠征軍中路絞殺.他們的高速突進步伐,自戰斗開始,就一直沒有停止過.三支艦隊中的兩支,已經完全絞進了東南遠征軍艦隊的陣型中.在他們的掩護下,另一支德西克艦隊,正橫著掠過遠征軍陣前,高速向遠征軍巨型運輸艦的集結空域運動.

"德西克人,並不缺乏戰斗的勇氣."看著絞殺進遠征軍中路的德西克艦隊那高速的沖刺,紛飛的戰機以及猛烈的能量炮,費斯切拉若有所思地把目光投向了幾乎沒有保護的巨型運輸艦隊.

一直站在費斯切拉身旁,充當指揮協調官的遠征軍統帥部副參謀長德拉賓中校微微一笑.兩翼艦隊的回旋,已經對突進的德西克艦隊形成了鉗擊之勢,只要費斯切拉一聲令下,遠征軍艦隊就會如同一只怪獸,把胸口的這支艦隊扒拉進嘴里.而那支撲向巨型運輸艦的德西克艦隊,也同樣逃脫不了被圍殲的命運.

"第一,第四艦隊原地待命."費斯切拉抬了抬眼皮,淡淡地道.艦橋外,遠處激烈的戰斗以及即將面臨攻擊的運輸艦隊,似乎都與他無關,而兩支艦隊花了兩個小時完成的側翼回旋,也好像只是為了選擇一個更好的位置觀戰.

所有人都為之一愣.軍官們面面相覷,他們不明白費斯切拉為什麼會發出這樣的命令."第一,第四艦隊原地待命."德拉賓迅速反應過來,以指揮協調官的身份,用堅決的語氣確認了費斯切拉的命令.

盡管不解,盡管費斯切拉在平時其實是一個很善于接受意見並且很溫和的人,整個艦橋里,卻沒有一個人對此提出質疑.這個命令,將很快傳遞到艦隊的每一艘戰艦上.

"派向三號資源星球隕石帶的偵查分隊有消息了麼?"費斯切拉的手靠在指揮席扶手上,托著頭,凝視著總控制台上的星際圖問道.

"報告將軍,目前偵查的范圍內,沒有電子,生物,能量活動跡象.偵查隊正在擴大偵查范圍."總控制台的通訊器里,傳來了情報協調官的聲音.

******

費斯切拉輕輕歎了口氣,道:"暫時取消登陸,讓運輸艦隊向我們的身後靠攏."

"是!"

其實每一個人都知道,只需要第一艦隊稍微改變一點方向,就能阻擋住那支向運輸艦隊突襲的德西克艦隊,可是,依然沒有人說話.就連那些敢在作戰分析會上和費斯切拉拍桌子的軍事參謀們,此刻也異常統一地保持著沉默.

因為所有人都知道,也許,在作戰風格上,在殺伐果斷上,在作戰計劃的分析和編制上,費斯切拉並不算出類拔萃,可是,光憑他的臨戰造詣,就足以讓他名列當代名將.

費斯切拉臨戰指揮,絕對可以在斐揚共和國軍方將領中排進前五名!

既然他說取消登陸,那麼,他一定有他的理由.就臨戰指揮方面,這里沒有哪一位軍事參謀敢去指責他做出的決定.這些看似不合理的決定,卻是一種極端敏銳的直覺和豐富經驗的累積結果.在數年以來,已經被一次次地證明過它們的正確性.

運輸艦隊迅速向第一艦隊身後運動,他們筆直的航跡,慢慢從突襲的德西克第十二艦隊眼前消失,隱藏在遠征軍第一艦隊身後.橫著切過戰場的德西克第十二艦隊如果想要繼續追擊的話,除了繞過遠征軍第一艦隊之外,就只能從第一艦隊中間穿過去!

德西克第十二艦隊沒有停頓.這支看起來只相當于萊恩共和國二流艦隊的德西克太空武力,仿佛無視遠征軍強大的第一艦隊的存在,他們就這麼直直地沖了過去.一點變向的跡象也沒有.

當中央信息台的數據顯示,德西克第十二艦隊在距離第一艦隊三千公里的位置開始加速時,費斯切拉笑了.

此刻的指揮中心一片緊張,每一個人都屏住了呼吸.在第一艦隊身後不到八千公里,三支德西克艦隊在一團白光中結束了躍遷,浮現在太空中,面對前後夾擊,面對遠征軍艦隊此刻陣型分散的劣勢,費斯切拉偏偏笑得很愉快.

"德西克帝國第二,第九,第十三混合艦隊."情報協調官迅速確定了敵人的身份.

費斯切拉笑著問德拉賓:"你說,如果霍爾發現我們的運輸艦里什麼也沒有,他會不會很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