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五十九章 勝勢
在這一瞬間發生的一切,立即改變了整個戰場態勢.

眼看著遠視儀上,萊茵哈特在神話機甲戰士的簇擁下倉皇而去,看著勒雷尖刀營在那輛破爛[魔獸]的率領下緊追不舍,再看看倒在小丘陵上的三大神話團長,一直絞殺于戰場中的普通萊茵集團戰士終于失去了斗志.

恐慌,如同一道道無形的波浪蕩漾過戰場南北東西數十平方公里,一隊隊在塵土和硝煙中奔馳戰斗的萊茵軍裝甲部隊先是遲疑,然後是混亂,再然後,是集體潰散.

九十六師,一七五師,一八一師兵敗如山倒,當一些基層軍官也帶頭逃跑時,潰敗已經不可逆轉了.這種失利往往是最慘痛的,它所造成的恐懼,往往直抵人類內心的最深處,具有極強的煽動性,帶給己方陣營的影響與沖擊,是毀滅性的.

驚惶的萊茵軍機甲戰士拼命跟隨自己的部隊向著西南退卻.他們已經失去了繼續戰斗下去的信念,沒有人願意把自己的命丟在這里.

敗兵洪流沖散了任何不屬于同一編制部隊的陣型,將還在抵擋的友軍拋在身後,只為了能夠獲得多一點的逃亡時間.

遠征軍新編十九師和二十五師嚴格的執行了田行健傳送到機甲電腦上的作戰計劃.他們並沒有將哪一支部隊包圍起來吃掉,而是不斷的驅趕,不斷的制造混亂,不斷的穿插打亂敵軍建制,不讓敵人有機會有時間停下來組織防禦.

從空中看去,潰散的萊茵哈特集團裝甲部隊就如同一群群受驚的祟群,而數量少得多地勒雷機甲部隊.則如同一群群分工明細的狼群,他們來回奔跑著,對所有試圖停下的敵人發動攻擊,用特別集中的毀滅性炮火恐嚇著.一直將他們趕向二號公路南端.

勝勢地建立如此之快.快得連拉希德和斯圖爾特都有些回不過神來.

他們只是按照胖子的計劃去做了,然後,就取得了這夢幻般的勝利.看著眼前潰散的萊茵軍,拉希德和斯圖爾特怎麼也想不明白,胖子是如何從瞬息萬變的戰場上找出這麼一條路的.

在發動沖鋒的那一刻,即便是對田行健最信任的拉希德,都有過動搖.機甲電腦上顯示的那一條路線,完全是一條自投羅網的路.兩翼和前後,無數地敵人層層疊疊,數支敵人的機甲集群在那條線上高速運動.來回碾壓,換做誰,都不敢對著敵人最密集的地帶發動突擊.

可是.胖子偏偏就從中找出了這條曲折,隱秘,卻通往勝利地路.在左翼尖刀營發動之後,拉希德和斯圖爾特幾乎是硬著頭皮指揮部隊沖上去的.在一團和二團組成的勒雷裝甲集群突入的一瞬間,萊茵軍九十六師和一七五師的幾個團.正好被調動開,就如同胖子在某個地方指揮著他們讓開道路一般.

一路高歌猛進,近十公里地挺進路線上.一團和二團的戰士們,所能看到的,是兩翼慌亂變向試圖回身堵截地敵裝甲部隊,所能遇見的,是完全沒有准備的敵人薄弱的集群側翼.

密集的集群,就這樣奇跡般地出現了一條由北至南的道路!敵人當然不會聽從胖子的命令,這條憑空出現的路,顯示了胖子那無與倫比的戰局解讀能力和推演力.而在這瞬息萬變地戰場上,他的計算能力更是強大得令人發瘋.回頭推敲.無論是時間還是空間,都被他計算得分毫不差.

戰場上,機甲奔馳所揚起的塵土遮天蔽日,勒雷機甲,在混亂的萊茵機甲集群中縱橫馳騁.

[榮譽]15,[怒火],還有繳獲自德西克人的[潮汐],[皇家旗幟].這些巨獸般的重型和中型機甲,噴吐著死亡的光團.一輛又一輛加查林制式機甲,在這恐怖的火力中爆炸,成為漫天飛舞的殘骸.

一些丘陵,已經被尋彈和能量炮削去了近三分之一的高度,步兵防線後的自行火炮,更是肆無忌憚的覆蓋著,每一秒,都有無數的炮彈在前線機甲的精確定位下如同冰雹般砸在敵人頭頂.這樣的火力所帶來的,更多的是一種震耳欲聾的咆哮威懾.

漫山遍野的潰兵,誰也不敢在這樣的火力中停下來.萊茵軍已經失去了系統的指揮和協調,在長線崗戰區徹底淪為了一盤散沙.

逃跑中的機甲戰士被迫將後背要害暴露給勒雷人,即使有一些人曾經想停下來轉身抵抗,可是在這樣的潰散洪流中,他們也只能身不由己的隨波逐流.在他們身後,無數[勇士]問系列機甲,順著這股洪流,飛快地沖下來,在他們中間穿插,分割,貼身攻擊.

這些[勇士],絕對不像他們外表看起來那麼破,那麼遲緩.相反,在這場殺戳中,他們收割著比重型機甲和遠程炮火更多的生命.逃亡中的加查林制式機甲,只要一被他們貼近,斷無幸存的理由.

勒雷人的攻擊血腥而狠辣,任何在他們面前的目標,都被他們一一追殺,而那些停下來試圖建立阻擊陣地的機甲,更是遭遇到他們近乎瘋狂的攻擊.所有萊茵集團的戰士都想不到,在防禦中這些勒雷人不要命,在追擊中,這些勒雷人更不要命.

常常是三五輛[勇士],就敢向整個試圖防禦的機甲連發動突擊.那嘹亮的沖鋒號,一遍接一遍,仿佛永無休止.

在這些亡命之徒的攻擊下,沒有哪位連長或者營長能夠從容的指揮防禦,他們成為了勒雷人優先攻擊的目標.而當更多的勒雷機甲從後面趕上來投入戰斗時,根本無法安定的阻擊陣地,在一瞬間就崩潰了.

失去了距離保護的遠程機甲,就如同古代戰場中的弓箭手,當騎兵揮舞著斬馬刀沖入陣營時,他們所面臨的,是一場毫無懸念的屠殺.這些普通的機甲戰士,根本就沒有足夠的手速來面對勒雷人近乎殘暴的攻擊.

無論是九十六師,一七五師還是只剩下不到一個團兵力的一八一師,此刻都已經完全被打亂了建制.他們只能向著後方另外幾個裝甲師集結的防線拼命潰逃,只有越過那道生死線,他們才能有時間停下來,想一想到底發生了什麼.

在萊茵哈特被追殺到視野之外後,長線崗的戰局,已經不可收拾了.

******

在勒雷尖刀營的死命追擊下,機甲破損嚴重地萊茵哈特只能逃亡.對他來說,這是他有生以來,經曆的最痛苦,最飽含屈辱的逃亡之路.在將博格推出去的那一瞬間,他知道,自己再也沒有選擇了.

在高尚和卑鄙,在死亡和苟生之間,他隱藏在內心的陰暗,為他作出了選擇.這種選擇,萊茵哈特知道自己遲早會作出的,可真正有這麼一天的時候,他依舊感覺到無比痛苦.

從現在開始,他可以肆無忌憚的暴露自己,可以不用顧忌君子的准則,可以運用所有手段去獲取自己想要獲取的一切,可是,他將不再得到尊敬和愛戴.

他再也不是那個光明而正義的九級機甲戰士,再也不是神話軍團唯一的偶像與坐標,也不再是加查林的救世主.他只是一個不擇手段,一個偽善,一個在亂世中被剝去偽裝的小人!

屈辱,填滿了萊茵哈特的胸膛,造成今天這一切的,就是身後那個緊追不舍叫罵不休地惡毒胖子.一想到這個人,萊茵哈特恨不得跟他同歸于盡,可是他知道,至少現在,他沒有這樣的機會.

他只能屈辱的繼續自己的逃亡,屈辱地聽著那胖子惡毒地在後面添油加醋造謠中傷.並且,只能眼睜睜看著一輛又一輛[金剛],在護衛自己逃亡中被擊殺.

"萊茵哈特,你這個懦夫,你這個偽君子,回來!"胖子順手解決了一輛[金剛],一路叫囂:"我們正大光明地來一場決戰!為了你九級機甲戰士的榮耀應戰吧光榮的萊茵哈特"

跟在胖子身後的尖刀營差點咬斷舌頭全軍自盡,這就是咱們的師長?剛剛才偷襲了別人,一眨眼,就變得如此光明磊落義正詞嚴.用他那輛變態[魔獸]跟人家那輛幾乎完蛋的[阿波羅]決斗,這胖子,真他媽不是人.他難道不知道什麼叫難為情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