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五十七章 還有什麼花樣

戰斗,一開始就如同滾熱地岩漿遇上了冰冷的水.

兩百輛[獵殺者],一馬當先發動了攻擊.這些特種機甲如同終于向獵物發動攻擊的狼群一般,在一瞬間將速度提升到了頂點,對[金剛]機甲群的火力逢堵,他們視若無睹!

在絢爛的炮火中,勒雷人發動是閃電突擊忽然起了變化,狼撲虎躍中,一排排機甲騰空而起——蛙跳突擊!鋼鐵洪流躍上半空直擊而下,那是直如海嘯一般的驚天動地!

當[獵殺者]如同隕石般撞進[金剛]機甲群時,緊隨身後的數百輛[勇士]已經形成了兩個球型攻擊陣型.他們幾乎是貼著[獵殺者],一頭撞進了敵群.兩翼的[怒火]和[榮譽]15更是不甘示弱,那變態的火力一路橫掃,數輛[金剛]在一瞬間就在爆炸的光團中化做了燃燒地火球.

一個照面就倒下了十余輛[金剛],似乎並沒有對兩個神話機甲營產生任何影響,他們嫻熟地波浪式掩護迅速擴展開來,發動了狂烈地反擊!

作為一支有著百年榮耀的功勳部隊,每一個神話戰士都是最高傲的!他們或許會對萊茵哈特產生質疑,或許會對信仰的丟失感到迷惑,或許會厭倦在莫茲奇的自相殘殺.可是,他們絕不會對敵人的挑釁無動于衷!

兩支莫茲奇星球上最頂尖的裝甲部隊瘋狂地絞殺在一起!數以千計的各種機甲,在這一刻都拿出了自己最猙獰地面目,他們組合成各種各樣的陣型.在丘陵前這塊不大的緩坡上風馳電掣縱橫襲殺!

當尖刀營終于對上神話軍團時,拉希德和斯圖爾特忽然明顯地感覺到了壓力的減小,一直拼命想要突破一團和二團攔截的幾個裝甲師隊伍,竟然不約而同地放緩了攻擊頻率!

他們不知道,這麼些天以來,對神話軍團的質疑,以及對剛才戰斗中神話軍團袖手旁觀的怨憤,已經占據了這些勉強糾合在神話軍團控制下的加查林士兵的腦子.

萊茵哈特到目前為止的所作所為,並不能讓人信服!如果,他和他地神話軍團不能在這場關系到莫茲奇格局的戰役中證明自己地話.那麼,想依靠這些附屬隊伍的犧牲去換取勝利.未免也想得太過美好了一些!沒有人願意把自己地實力和性命消耗在這里.

尤其是對于幾位師長來說,這場仗打得他們實在心疼無比.

面對這支勒雷裝甲團.他們才真正的認識到了近身格斗和遠程攻擊之間的差距!況且,就算是遠程攻擊,勒雷機甲的命中率和躲閃率也比自己這些普通機甲士兵高得多!

他們從來沒有遇見過這樣的敵人!在這支勒雷裝甲師的身上,有著勒雷人天生的不在乎,有著最鐵血地戰士那種剛毅和無畏,有著最光棍最狠辣的殺氣,有著最高傲最不可侮辱的盛氣.有一擊致命的近身格斗,有著精准的遠程火力絞殺!

可是,他們還有著狐狸般的狡猾,有著打不過就跑地不要臉,有著一擁而上的流氓戰術,有著睚眦必報的性格.有著各種各樣潛伏偷襲,迂回穿插,引誘埋伏,示敵以弱地戰術,防不勝防!

他們是特種兵中的特種兵,各種戰術手段玩得爐火純青.當他們拼命的時候.他們就是發狂的猛獸,數以百計千計的集體發狂.死神,也只能在這些瘋子面前退避三舍!

他們蠻不講理,他們飛揚跋扈,他們持強凌弱,他們以眾欺寡,他們沒有任何規矩和標准,他們逃跑,他們玩命,他們沒臉沒皮,他們勇冠三軍!

這支勒雷裝甲師的身上,集中了太多矛盾的東西!正是這些矛盾,讓這支部隊渾身都散發著一種凌厲!跟他們打仗,拼命拼不過,玩戰術玩不過,論手段論陰險,他們更是首屈一指!

誰願意和這樣的敵人交手誰他媽有病!

看看這幫雜碎,有哪一個的機甲不是傷痕累累?有哪一個沒有在萬軍叢中殺進殺出?又有哪一個,曾經有半點猶豫有半點退縮?

先後投入的三個師,被他們打殘了一個半!曾經有一輛[勇士]在穿插中被圍住,這惡棍竟然面對十余輛擋在身前的機甲發動沖鋒.在格殺三輛機甲後,他的機甲終于變成了紅色!

就在快要爆炸的那一瞬間,從[勇士]的機體里,竟然電射出一輛微型機甲,只一晃,就鑽過了已經被他硬生生撞開的封鎖,追上了他的隊伍.

然後,所有人都聽這混蛋喊了一句:"***,他們打得老子裸奔,我先撤,你們給我報仇!"

他溜了,那支已經將陣型殺了個透的機甲連二話不說,回過頭來,又重新殺了個遍!

一點道理都不講啊,帶隊的小白臉貴族營長當時就哭了.從不說粗話的他說,太他媽欺負人了!

這樣的敵人,原本就應該由神話軍團去突擊.如果神話軍團能將其防禦陣型撕扯開,後面跟進部隊的犧牲會少上很多!

現在,是該神話軍團證明他們自己的時候了!***********

機甲的近身格斗,永遠比互相用炮火攻擊更精彩.

尤其,是在兩支以近身格斗為主要攻擊手段的裝甲部隊之間!精彩的戰斗場面,讓每一個有幸目睹的人感到窒息!

十幾年來軍用機甲從遠程向近身發展的方向,在這場戰斗中體現得淋漓盡致.這並不是意味著能量炮失去了作用,相反,先進的軍事思想和長期的戰斗經驗,讓兩支機甲部隊不約而同地選折了近身為主,遠攻為輔的長短結合作戰方式.

畢竟,雙方重型機甲和中型機甲的遠程火力,雖然失去了作為主要攻擊手段的地位.不過,論起控制力來說,沒有什麼能夠替代能量炮那眩目的死亡之光.

無數的[獵殺者],[勇士]和[金剛]在猛烈地炮火中閃避著,交替掩護著,能量罩在炮火中飛快地變幻著顏色,他們之間的配合,只能用賞心悅目來形容!

神話軍團的戰士,是整個加查林最優秀的士兵,他們不但萬中選一,而且全是擁有極其豐富戰爭經驗的老兵![金剛]在神話戰士的手中,就如同活了過來一般!只要沒有致命的缺陷,誰也不能輕視這群天生的戰士.

一輛輛[金剛]前仆後繼地向勒雷機甲營發動攻擊,他們的陣型忽散忽合,他們的動作,如同教科書一般標准!一輛[金剛]高速上步沖拳,就必然有另一輛[金剛]低空蛙跳突擊.而一輛[金剛]發動跳躍穿行,就必然有另一輛金剛以相反的折線發動同樣的跳躍穿行!

他們的配合,堪稱天衣無縫!他們的每一個動作,都已經精練到了樸實!沒有花招,沒有繁雜,有的只是最標准也是最快的機甲操控技術!

如果說神話軍團是一台精密的機器,那麼,勒雷人就是一群游獵的豺狼!

他們雖然看似零散,可是,他們之間仿佛連接著無形的線!他們的動作看似不合理,可是,他們總是能搶得先機,也總是能化險為夷!

戰斗,一眨眼就過去了二十分鍾,一輛接一輛的機甲在這慘烈的戰斗中倒下,可是,直到現在,也沒有人能夠判斷誰勝誰負!

占據著地形和數量優勢的兩個[金剛]裝甲營在步步進逼,他們的戰斗優勢越來越明顯,幾乎完全壓住了勒雷人.可是,真正倒下的,卻絕大部分都是一輛輛[金剛]!

這樣的局面,誰能作出判斷?

勒雷人是真的已經丟失了先手,還是他們在示弱?

如果他們是在示弱,他們等待的又是什麼?在這個前後都充斥著萊茵集團裝甲部隊的小山丘,他們還能玩出什麼花樣?!

一個[金剛]機甲連在連長的指揮下有意識地墮後.

萊茵哈特和三位團長依舊靜靜地站在山丘上,紋絲不動,見這個連墮後,萊茵哈特淡淡地道:"不用管別的,壓上去,我需要的是全殲!"

他的語氣中,帶著慣常的自負和高傲,還有一絲惱怒.[金剛]連壓了上去,連長有些羞惱地罵了自己一聲,那上面,是一個九級機甲戰士和三個八級機甲戰士,就算整個勒雷機甲營都沖上來,對于這四個人來說,也不過是多費一點時間的事情.

勒雷機甲營,在節節抵抗中,終于,無力地被壓到了緩坡下!一個[金剛]營已經迂回到了他們的身後,幾分鍾後,神話戰士,將徹底解決這場戰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