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五十五章 圍獵行動

作為勒雷方面軍的總指揮,霍爾對這次東南遠征軍的行動,實際早有預料.

一個多月前,斐盟這支艦隊忽然出現在克那威爾,在半強迫克那威爾向德西克宣戰之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突破小比利牛斯空間跳躍點,兵踞明斯克,其強勢讓霍爾不得不將勒雷方面軍的所有重心都放在這支艦隊身上.

兩支斐揚共和國的一級主力混合艦隊,加上兩支萊恩共和國的精銳艦隊,戰斗力有多強,霍爾完全明白.而且,東南遠征軍強勢殺入,正好處于德西克分兵加里略的節骨眼上,顯然,這是費斯切拉或者黑斯廷斯精心計劃的,介入時機把握得讓人叫絕!

絕在哪里?

絕在這支部隊集結是在至少半年之前,而出現在克那威爾,必須通過十六個公共星域!他們的出現時機,表明了他們對德西克和勒雷聯邦之間的戰局分析得透徹入骨!對德西克的軍事動向,也有著精確的了解,不然,他們憑什麼就這麼准?

這個發現,讓霍爾產生了高度警覺,他曾經一度要求國內暫時減緩對牛頓星系的攻擊,回過頭來,將這支艦隊逼迫住,等到第五次增兵完成之後再說.可是,皇室不舍得放棄已經打了近半年的牛頓星系,他們始終認為,再堅持一下,牛頓星系就能被突破.

最後,在折中考慮下,只抽調了加里略星系的一支半殘艦隊回歸小比利牛斯.防備東南遠征軍向別克藍發動進攻.

誰知道,東南遠征軍並沒有趁德西克兵力捉襟見肘的時候進行決定小比利牛斯星系歸屬地決戰,而是出兵莫茲奇!而莫茲奇此刻發生的民族平等運動正是如火如荼的時候,德西克支持的萊茵哈特集團根本就無法完全控制局面!

幸好,關鍵時刻比納爾特帝國出手了,他們的艦隊雖然還在路上,可是,他們的特使卻能夠改變局勢.在西約的壓力與撮合下,斯蒂芬集團和萊茵哈特集團不得不放下一切,攜手對抗斐盟的地面攻勢.

可是.斐盟東南遠征軍的牌,並沒有一次打出來.他們在明斯克,還駐紮著兩支艦隊和十二個精銳裝甲師!克那威爾共和國.也在向邊境屯兵,據情報顯示,兩支克那威爾艦隊和六個裝甲師已經集結完畢.

這就讓霍爾頭疼了,尤其是當他發現駐紮在明斯克的斐盟聯軍有動作地時候,他必須作出判斷,斐盟到底是在打莫茲奇的主意還是別克藍地主意!

無論打哪一個主意,霍爾都不能放任.別克藍是德西克進攻勒雷的前進基地.也是國內權貴們地利益口袋,苦心經營不容有失,而莫茲奇所在的恒星系,與別克藍所在的恒星系同在螺旋型的小比利牛斯星系的一條懸臂上,戰略地位同樣重要!

一旦莫茲奇被占領,克那威爾一跟進明斯克.東南遠征軍就如同掐住了德西克的脖子,誰敢在這支虎視眈眈的艦隊面前大搖大擺地進軍加里略?換防,補給地後勤通路還要不要?成日里提防著.這仗還怎麼個打法?到時候,就只能和斐盟和克那威爾在小比利牛斯撕咬!牛頓星系,那是別想寸進了.

所以,霍爾決定,先把東南遠征軍的真實意圖給逼出來!在得到莫茲奇地面戰役進入關鍵時刻的消息之後,兩支德西克艦隊出現在了莫茲奇空域,他要看看,費斯切拉的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藥!

結果既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別克藍受到攻擊,證明東南遠征軍果然打的是調虎離山聲東擊西地算盤,可是,在莫茲奇戰局關鍵時刻,如此乾淨利落地棄掉六個師和整個親斐盟勢力,不能不讓霍爾在震驚感到毛骨悚然!

費斯切拉,和黑斯廷斯的戰術思想,倒是一脈相承,可是,斐揚共和國,真的就強大到如此地步?!

"艦隊,有巨型運輸艦麼?"霍爾長吸了一口氣,站了起來.

"有,六艘[藍鯨]級巨型運輸艦!目前,敵人已經開始清掃外圍布置防禦,運輸艦已經開始准備進入大氣層,預計投放地點……"

"他們哪里也投放不了!"霍爾一揮手,他不會眼看著地面局勢糜爛,十二個精銳裝甲師,縱橫別克藍,潑下去可就收不回來!他大步向指揮部走去:"傳我命令,圍獵行動開始!"*********************

長線崗地戰斗,已經進行了近八個小時.

戰場中央,已經被炮火蹂躪了遍,幾乎每一寸土地,都散布著大大小小的彈坑和零落地機甲殘骸.爆炸的火光,機甲燃燒地黑煙,讓這片土地直如猙獰的地獄.

一隊又一隊的機甲,嘶鳴著沙啞地引擎在高低起伏的地面上來回奔流,每隔幾分鍾,後方自行火炮的火力覆蓋或者幾百公里外導彈基地的低空導彈,就會光臨這里,如同一陣驟雨,劈頭蓋臉地打下來.

雙方都拿出了最頑強的精神,在這片近百平方公里的戰場上來回攻殺.十九師的戰斗力,已經被發揮到了極致,在連續幾個小時的戰斗中,他們摧毀和擊潰了六路共七個敵軍裝甲團.

現代機甲向近身格斗發展的趨勢,在這場戰斗中被充分地證明了,那些操控簡單,速度緩慢的遠程機甲一旦被勒雷人近了身,總免不了全軍覆沒地下場.

在萊茵哈特接連投入的三個裝甲師眼中,這些勒雷人,仿佛永遠也打不垮.一次次潮水般的攻擊,都被他們咬著牙扛了下來,而他們一次次發動的反突擊,卻如同一把次次見血的匕首,凶猛地穿插分割,依舊和開戰之初一般地凌厲,仿佛他們永遠也不會累!

這樣的戰斗,這些沒有上過勒雷戰場的加查林士兵曾經聽說過.在換防下來的戰友,傷殘老兵的描述中,勒雷人就是這樣,他們的血性和滿不在乎,是刻在骨子里的!

每一次都以為他們頂不下去了,以為他們會崩潰,可是,他們還站在那里,帶著滿不在乎的笑容,叼著煙跟你玩命.在這個國度的戰士,仿佛每一個人都有九條命,他們不在乎丟那麼一條兩條.他們如果不想退,就算全部戰死在陣地上,他們也不會後退一步!

據說,自加查林發動對勒雷的戰爭以來,勒雷總計有六十多個全員戰死的師!作戰部隊從師長到下等兵,沒一個活著.全部死在陣地上!這個數據本身,就是一種強烈的震撼!

眼前這個勒雷裝甲師,和傳說中的那些勒雷人一樣讓人震撼.可以說,這是勒雷的神話軍團!

都打到這種地步了,他們還在一次地的發動反沖鋒,還在玩命的蠻橫的絞殺進來,殲滅他們所想殲滅的每一個裝甲營,盯著每一輛他們看上的機甲攆雞似的窮追猛打!直到他們達到了目的,這才帶著累累傷痕罵罵咧咧地從容退去.

天色已經漸漸暗了下來,攻勢也漸漸得減緩了,許多萊茵哈特集團的士兵,都失去了沖垮敵人的信心.長時間的戰斗,隨時面臨死亡的壓力,讓他們身心疲憊,一種異樣地情緒,在通訊頻道里蔓延著,很多人在紛飛的炮火中,都在想著同一個問題:打成這樣了,神話軍團為什麼不上?!********

托里克帶領著尖刀營,靜靜地隱藏在戰場東部的防線之後.在防線前面幾公里,是二十五師一團的自由戰士.這個團已經只剩下一個多營的兵力了.在敵人猛烈的攻擊下,他們苦苦支撐著,搖搖欲墜的防線,仿佛隨時都可能被突破.

尖刀營的戰士們,看著機甲遠視儀上的這一幕情景,幾乎咬碎了牙齒.可是,他們只能一直潛伏在這里,在得到命令之前,不能有一點輕舉妄動.命令是師長田行健親自下達的,他說,他需要在最後時刻有一支生力部隊,去完成一個或許永遠也不能完成的任務.

幾個小時的潛伏,看著眼前那些依靠人數和火力發動強攻的敵人,看著自由戰線一輛又一輛倒下的機甲,尖刀營全體上下憋著一肚子邪火.作為十九師最精銳的力量,他們渴望著和前線上的戰友一起插進敵人的機甲群中,去攪個天翻地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