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五十三章 鏖戰

在這樣的正面對決下,任何膽怯,遲疑和猶豫都會被無限放大,直至付出生命的代價.而任何陰謀詭計,在這里統統無效!雙方機甲戰士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持自己在陣型中的位置,掩護,開火,高速突進,穿插,迂回!嚴格的執行基層指揮官的每一道命令.

坐在師部或者前線指揮車里的師長,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天網上發現自己的部隊堅持不住的時候,把手里僅有的一點預備隊投入進去.或者,向上級請求支援.

一八一師已經完全突擊到戰場腹地,師前部已經消失在地平線外,只能從隨後跟進的機甲群依稀分辨出如同鹿角般的突進形勢.戰場深處穿來的聲音顯示,他們已經與撲來的斐盟裝甲部隊打得火熱.數千輛機甲卷起的灰塵,爆炸升騰的黑云,導彈呼嘯發射的濃煙,將整個戰局罩了個嚴實.

萊茵哈特接通了一八一師位于中路的一團二營的區域通訊頻道,一股炮聲中的喧囂撲面而來.

"一連,我們在你們右邊,加快速度跟上來!"

"我們被堵住了,側翼受到攻擊,全是近身格斗機甲!威爾,你們連靠過來,趕緊靠過來支援!"

"太快了,連長,我們頂不住了."

"向右側突破,一排,你們往哪里打?"

"向右!***,連長說了向右,別堵在這里.那幫家伙全是近身機甲!"

"他們咬上三連了!天啦,一排完了."

"二連,組織防禦陣型."

"方位1521,呼叫炮火覆蓋,呼叫炮火覆蓋!"

"[猛獸]0718,回來!"

通訊頻道里,充斥著各種慌亂的聲音,顯然,戰斗甫一開始,一八一這個加查林地二流裝甲師就遇見了麻煩.他們的對手,比他們的想象更強大.

天網上.一八一師的陣型變得有些雜亂,幾個營被無數條無形的線分割開來.萊茵哈特不禁皺了皺眉頭.他發現自己對敵人戰斗力的估計,還是不夠充分.

面前的這支勒雷裝甲師,曾經將奧薩利文的整支神話團一口吃掉,從戰斗力來看,他們的實力不在神話軍團之下!而且,他們的主動出擊,打亂了自己之前地部署.一八一師在出擊時,更是受到了鋪天蓋地的導彈襲擊,雙方還沒有開始接觸,對方就已經占據了優勢.

萊茵哈特迅速做出了調整,在他地命令下,已經准備好的一七五裝甲師.將在十分鍾後完全投入戰場,填補一八一師身後地空隙,積壓敵人形成的穿插路線.讓長線崗守軍無法形成穿透後的迂回.由于前期胖子的一系列出人意料的攻擊打亂了萊茵哈特的部署,十九師在面對倉促投入戰斗的敵一八一師時,完全控制了戰斗局面和節奏.

狼群戰術和波浪式掩護被發揮得淋漓盡致,而果斷地突擊和穿插攻勢迅速將一八一師中路兩個團分割開來,再加上球型攻擊陣型的中央開花,近身格斗的優勢使十九師占盡了上風.

一八一師在一照面就付出了慘重的代價,一個小時內,兩個裝甲營被分割殲滅,一個團被重兵突擊的勒雷機甲沖散,兩翼在被迫向中路收縮的時候,更是遭遇了數百輛[怒火]和[榮譽]15地火力清洗.

開戰僅僅兩個小時,整個一八一師就減員四分之一!這樣的戰果讓守在師部的邦妮對胖子地敏銳感到欽佩.面對優勢敵人,很難有指揮官能這麼清晰地抓住開局,就算換些知名將領來指揮,也通常會為了穩健而選擇在防線後固守.

而胖子的計劃,不但將整個戰役初期的走向作出了清晰的描述,還把數十平方公里的主戰場地形分析個透!詳盡的作戰指導中,對于出擊時間和穿插路線更是把握得妙到毫顛.

完全按照作戰方案執行的十九師和二十五師兩個團,除了將敵人的行動區域完全壓迫住,避免了在防線上去面對敵人數個裝甲師的輪番沖擊外,還將十九師的近身戰斗優勢徹底發揮了出來.

不過,這終究是開始.當得到萊茵哈特集團一七五裝甲師投入戰斗的消息時,邦妮知道,對十九師真正的考驗到來了.

敵人的第二支裝甲師已經壓上來了,十九師原本穿插的道路被封死,大范圍的突破迂回已經沒有了施展的余地,一些已經切入敵人陣型的連隊為了不被敵人重兵圍困,不得不主動後退.

即便由于區域的局限萊茵哈特只能投入兩個裝甲師,可是,一七五這個加查林一級裝甲師的投入,依然讓遠程火力徹底壓制住了十九師.而對于兩翼自由戰線的二十五師兩個裝甲團來說,處境更為艱難.

"一營,左邊,給我插進去!"拉希德在團部指揮頻道里嚎叫著.他駕駛的[勇士]領導者正拼命貼近一輛一邊開火一邊後退的[三頭犬]中型機甲.

潮水般的敵人在強大火力的掩護下向一團發動著猛烈地攻擊.能量炮彈,機載導彈和其後方的炮火,如同暴雨一般瘋狂地傾瀉在一團戰士們的機甲上或身旁土地上.現在的一團,就如同潮水中的礁石,抵擋著一波又一波的進攻,不時通過忽然的穿插,在敵人的陣型中絞起一股腥風血雨.

一營飛快地執行了拉希德的命令,在[榮譽]15和[怒火]的火力突擊中,負責開路的尖刀連上百輛[勇士]先驅者迅速從左翼發動突擊,切入了敵人在側面剛剛排好的中型機甲火力陣中.

這些尖刀連戰士,都是在田行健抽調了原尖刀連後重新選拔的,他們的訓練方式和尖刀營一樣,是由田行健親自制定的特種作戰,而他們的機甲調校,也是以速度為主.

這一番殺出,就如同刮起了一道狂風,雙方原本就絞在一起的陣型根本拉不開距離,眼見左翼火力陣要被催垮,數以百計萊茵集團的單兵機甲脫離了正面戰斗,橫著試圖攔截斷尖刀連的突進路線.

這時候,跟隨尖刀連的一營其他部隊,已經分三路切了上去,雙方在高速行進中互相傾瀉著炮火,紅色的能量彈轟在機甲身上,讓能量罩蕩起一層層仿佛立即就要崩潰的漣漪.

在這樣的高速行進射擊中,勒雷機甲戰士們無疑占據了很大的優勢.這些前特種兵並沒有因為部隊性質的改變而丟掉自己的手藝,相反,在田行健的訓練中他們對于機甲遠程攻擊更有心得,再加上改裝過的機甲那如同靈貓般的敏捷躲閃能力,試圖阻截的敵人被打得叫苦不迭.

"轟!"一發能量彈最終擊穿了三頭犬的裝甲,鑽入機體內,璿即引發熊熊烈火,後退中的[三頭犬]停了下來,隨著烈火引然了能量艙,機甲在一聲震天劇響之後,被炸得四分五裂.

解決掉面前的[三頭犬],拉希德迅疾帶領團預備隊向右翼插上,他必須在一營突破左翼的時候進行對稱性的戰術配合,以減輕正面二營所面臨的攻擊壓力!正面攻擊太猛,二營打得很苦.

余光瞟過,"碰!"拉希德一拉操控杆,機甲一個飛撲,將身旁一輛能量罩已經變成紅色的[勇士]先驅者撲倒,躲過了兩發致命的能量炮.

"走!"看著兩發炮彈在不遠處爆炸,拉希德一拉先驅者跳起來,踉蹌奔跑間,已經有兩輛[勇士]圍了上來,用身體保護能量罩還未恢複的戰友.

這仗打得太惡了,敵人的機甲還在如同潮水般向上湧,不時會出現一股敵人從一團所處區域的各個空隙向前穿插,試圖把已經被鑲嵌在敵人攻擊集團前部的一團分割開來,最終包圍吃掉.

三營已經被兩公里外的一支迂回敵軍暫時絆住了腳,如果不盡快擊潰正面的攻擊部隊,二營將遭受足以傷筋動骨的損失.

拉希德發動的兩翼突擊收到了成效,隨著敵人的左翼火力陣被打散,中路的敵人終于忍受不了巨大的損失,開始向後退卻,而這時候,拉希德發動的右翼攻勢已經橫著切了過來,在中路二營的配合下,發動了一次不大不小的反攻,導致正面敵人的有限潰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