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五十二章 先發制人

"…9…8…7…"

邦妮從電子地圖上抬起頭,盯著指揮部中央信息台上的計時器進行倒計時.

就在兩個小時前,她接到了潛伏在敵區充當偵察兵的田行健通過天網傳回來的數據,萊茵哈特可能針對二號公路B112-B121之間長達十余公里的區域發動集群攻擊,以求一舉突破長線崗防禦,徹底打通二號資源公路.

十九師早已經集結完畢,二十五師也收攏了兩個團,防線的工事進行了針對性的加深和加固.可是,僅僅靠這麼點裝甲兵力,想守住十余公里寬的區域,根本就不可能.敵人只要突破了一個點,這條防線,就會如同被針紮過的氣球,徹底崩潰.

若是按照邦妮的想法,此刻最正確的措施就是讓步兵師向坦維爾北區撤退,兩個裝甲師跳出長線崗,再回過頭來想辦法拖住萊茵哈特集團.可是邦妮也知道,一旦這樣做,就等于放開了普利斯克的大門.

就在她和拉希德,斯圖爾特還有加斯爾焦頭爛額的時候,一個多小時前,一直潛伏在前線當袖手師長的胖子竟然主動發回來了一個明確的作戰命令.

命令要求,抽調兩個步兵師接管敵正面攻擊區域阻擊陣地的防禦,十九師和二十五師成鉗型前出,占領陣地前十公里區域,主動出擊,將敵人壓制在集結區域.

這個方案,讓邦妮和三位團長的眼前一亮.這麼做的好處是,敵人由于受到主動壓制.將無法在戰斗初期形成波浪式攻擊,而己方則有後方地步兵陣地作為支援,有退一步調整的機會.

這個計劃看起來容易,可是,真正要下這樣的決心,需要很大的勇氣.裝甲部隊拋開防線,面對優勢敵人主動出擊,邦妮自問,自己是無法作出這樣的決定的,畢竟.一旦最終失利,再選擇撤退的代價.要高昂得多.

作戰計劃的詳細步驟一同被傳了過來,計劃總的來說相當嚴密.唯一讓邦妮感覺到迷惑的是.胖子要求由兩百輛[獵殺者]作為主力地尖刀營,在戰斗發動之後,向東南移動,與正面的十九師一團一起,作出包抄敵右翼裝甲團地態勢.

盡管不明白為什麼,邦妮還是決定照做.她明白,在那個外表憨憨的胖子腦子里.有著許多亂七八糟卻總是有效地主意.至少,十九師的戰斗力,就是在胖子制定的訓練計劃中提升的.

這種提升,在邦妮看來,完全就是一個奇跡.基層軍官的戰術演練和作戰指導,戰士們練習的幾招奇怪的機甲格斗術和亂七八糟地步法.再配合超越常規的陣型,邦妮想象不到,這些東西竟然能發揮那麼強大的戰斗力.

胖子總是能創造奇跡.想想看,一個手速已經達到了每秒七十三動的怪物,還有什麼是他做不到的呢?

"4…3…2…1…"******************7月20日13點15分.

萊茵哈特駕駛著[阿波羅]站在小丘陵上.這里的視野很寬闊,可以清楚地看見眼前連綿宏偉地出擊陣地.

陣地上的攻擊部隊,已經做好了准備.身後的後備部隊,也密密麻麻地占據了視野里地每一個位置.其中的兩個裝甲師,已經集結好了,再過幾分鍾,等後勤和維護兵全部撤退出出擊陣地,攻擊就要開始了.

由于電子營的優勢干擾,萊茵哈特相信,自己的攻擊是突然的.之前的情報顯示,在B112 ̄B121這快相對平坦的區域里,對手只有一個步兵師和一個裝甲團駐紮在十到十五公里外的臨時防線上.

四個裝甲師的連續攻擊,將把這樣的一條防線徹底粉碎.

"一八一師一團准備完畢,請求命令."

"一八一師二團准備完畢……"

通訊頻道里傳來了前鋒部隊的作戰請求,萊茵哈特看了看時間,正要下令進攻,忽然,一聲尖利驚惶的叫聲響起:"導彈!敵襲!"

萊茵哈特猛地向機甲電腦上看去,和總部中央電腦保持同步的天網雷達顯示屏上,一片紅色的小點正在高速逼近,數量之多之密集,如同被人迎面撒了一把沙子!由于雙方的電子干擾在這個中間地帶還處于平衡階段,所以,這些導彈出現在雷達上的時候,距離出擊陣地已經很近了.

"嗖嗖嗖!"負責防空任務的機甲團反應很快,在一陣陣尖銳刺耳地呼嘯聲中,一枚枚機甲載反導導彈噴射著濃烈地白煙騰空而起,向天空中迎面而來的導彈群撲去.隨即,幾輛反導彈車發射的子母誘導彈也拼命射上了天空.

可是,來襲的導彈太多了,這顯然是敵人的一次蓄意襲擊.數以千記的短程導彈分三個波次,遍布于低空一百米到五百米之間的每一個區域.它們在不同的高度,以不同的飛行路線保持了相同的到達時間.

只一瞬間,整個出擊陣地,就陷入了一片狂暴地連珠爆炸之中,猶如雨打池塘般,一朵接一朵的蘑菇云在劇烈地閃光中升騰,天搖地動!

萊茵哈特幾乎咬碎了牙齒,他沒有想到,在集中了所有電子機甲的飽和電子干擾下,敵人竟然如此准確地瞄准了出擊陣地!四散派出的巡邏機甲,幾乎封鎖了整個前線,誰會知道這里的精確坐標?!

數以百計的機甲在這次導彈襲擊中成為了殘骸.這其中,大多數都是低端的[聖鎧]系列機甲,而那些七代單兵機甲和裝甲厚重的中型,重型機甲,基本沒有什麼損失.

可是,這一次導彈襲擊,帶來的更多是心理上的震懾!敵人在發出警告:你們的行動都在掌握之中!

就在整個出擊陣地陷入混亂之中時,密密麻麻地雜色機甲,出現在了萊茵哈特的視野中.

有破爛的[勇士]系列,有重型[怒火],有中型[榮譽]15,也有塗裝了自由戰線蒼狼標志的加查林制式機甲.這些在萊茵哈特的預計中,應該呆在其他防線後等待自己攻擊的裝甲部隊,竟然主動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這個事實讓萊茵哈特明白,自己的攻擊計劃一直都在敵人的掌握之中,他們甚至已經作出了針對性的部署,先發制人.

"立刻出擊!"萊茵哈特斷然下令,他知道,不能再等下去了.

隨著這一聲令下,漸漸從混亂中恢複過來的集群先頭部隊躍出了出擊陣地.數以千計的機甲轟鳴著引擎,組成一個個三角攻擊陣型,如同一排排波浪,並排著高速突進.

在這片廣袤平坦的戰場上,雙方交戰的機甲在這一刻都將速度提高到了極限,如同分支的河流,向著各個方向翻滾奔騰,機甲引擎的轟鳴聲震耳欲弄,大小不一的機甲在起伏的地面上奔跑縱躍,極力搶占有利地形.

隨著各股機甲洪流相互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陣型最前沿的機甲導彈和能量炮,幾乎同時開始了怒吼.隱藏在各自主力身後的自行火炮,也拼命地傾泄著覆蓋火力.一片片流星雨般的能量光團在天空中掠過,在劃過一道道或長或短的弧線後,砸落在地上,猛烈地爆炸將整個戰場都點燃了.

原本視線還算良好的戰場,在幾分鍾內,就被籠罩在了彌漫的硝煙中,能量炮彈爆炸卷起的泥土灰塵,悠揚半空,滾滾不散.數以千計的各式機甲,終于互相絞做一團,在硝煙中拼命鎖定,開炮,逼近,格殺.不時有被擊中要害的機甲在淒厲地慘叫聲中化做燃燒地火球.

戰斗一開始,就陷入無法控制的白熱化狀態.雙方機甲在這數十平方公里區域里,就如同無數群已經陷入瘋狂中的斗狗.萊茵哈特和這些裝甲師長,統統都只能在旁邊盯著雷達上快速變幻的戰局一言不發,他們下達的任何命令,都不可能得到徹底的執行!

只有身處第一線的基層指揮官,才明白他們的處境,才知道哪些命令,在此時此刻最適合自己的隊伍.這不是戰略上的對弈,這是整個師整個師硬碰硬的搏殺,狹路相逢勇者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