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五十一章 集結.

"如果沒有問題的話,請進行躍遷准備吧."費斯切拉的笑容里,有些嚴肅的意味了:"卡夫卡將軍,第五艦隊是遠征軍的一員,請相信,我們會一視同仁,這些問題就算您不問,在隨後的作戰計劃中,我也會詳細解答."

費斯切拉的圖象黯淡了下去,通話結束了.

卡夫卡靜靜地站在艦長室里,一陣落寞.他明白,一視同仁的意思,不光是權利,還包括服從命令.他也明白,這表面看來圍魏救趙的計劃,或許,根本就是事先准備好的聲東擊西.

可自己和這個四分五裂的國家,還能有什麼選擇?************

米蘭發現,自己又走神了.

死胖子去加查林已經快一年了,這一年里,米蘭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捱過來的.

愛上一個人,尤其是初戀,那是一種朝思暮想的感覺.而當兩個人已經突破了那種親密關系時,對一個女孩子來說,這種感覺已經變成了刻骨銘心.

一日不見如隔三秋,一年不見呢?

思念並沒有因為時間而淡下去,相反,每天都在加深.尤其是滿大街那死胖子的海報,還有充斥于網絡和電視上的戰場記錄視頻,都讓人沒辦法把這個人當作消失.

"沒良心的胖子!"米蘭抓起一把駁殼槍,瞄准實驗靶場盡頭的胖子海報一通猛扣,整整一匣能量彈在連發狀態下被她花了兩分鍾打完時.海報已經徹底成了紙屑.

"米蘭."一個人拍了拍米蘭的肩膀.

戴上耳機地米蘭嚇了一跳."蕾姐!你嚇死我了!"看清楚來人,米蘭吐了吐舌頭.

安蕾微微一笑,看了看靶場盡頭依稀還剩幾個角的海報,皺著鼻子哼了一聲道:"打他干什麼,浪費能量.上我家吃飯去."

"好啊."米蘭飛快地脫掉罩在外面的白色工作服,抓起包挽著安蕾向實驗室門口走去.

一個溫宛清麗,一個知性單純,兩個美麗的女孩子走在一起,親昵得竟然如同親姐妹.

在這個亂世中,還有什麼疙瘩是解不開的呢?

在看到破爛[魔獸]跳崖的戰場記錄畫面之後,對同一個人的情愫.讓兩個哭泣的女孩成為了最好的朋友.

她們都盡自己的努力去安慰和照顧對方.傾聽對方地傾訴,也排解自己的彷徨.那是一種相互溫暖.她們忽然發現,在這個朝不保夕地瘋狂世界里.多一個和自己有著相同經曆和心思地姐妹,是一件多麼值得慶幸的事情.她們在不知不覺中,產生了一種奇妙地相互依賴.

女孩子並不知道,這是心理學中地移情,通常發生于病人和心理醫生之間.她們只是把彼此當做了自己的親人,一直到她們知道胖子還活著,一直到現在.或許.這種微妙的關系,還會在兩個心照不宣的女孩之間,繼續持續下去.

走出學院,加里帕蘭的陽光已經有些黯淡了,街道上的行人,明顯少了許多.來來往往的,以女人和老人居多,偶爾有些年輕男子走過.不是學生便是忙碌備戰地軍人.

勒雷的青年男子,大部分都穿上制服,踏上了戰場.如果,他們很快就回到自己故鄉的話,通常只有一種方式,那就是陣亡.他們的名字,會首先歸來,出現在廣場上街道邊的電子公告牌上.

男人上了戰場,許多生產和日常工作就由女人承擔起來.勒雷聯邦嬌柔的女人展現了她們非同尋常地堅強.沒有抱怨,沒有嘮叨,她們只是理所當然地做著原本屬于男人地工作.她們仿佛是一棵棵柔韌的藤條,再大的風也吹不折.而她們聚集起來,同樣能撐起一片天來.

街道邊地光幕電視上,播放著前線戰斗的捷報,對于這個拼命抵抗兩大帝國夾擊的國度,沒有什麼比獲得一場場或大或小,或肯定或不肯定的勝利消息更能振奮人心了.

走在學院外冷清的步行道上,看著車道中稀稀落落的幾輛飛行車疲憊地行進著,兩個女孩一時都有些沉默,安蕾用盡量輕松的語氣道:"安媽今天買到了魚,可不容易呢,她晚上做最拿手的六味魚."

飛行車所用的能量早已經限制了供應,主要食品,還不算緊缺,可是一些日常用品和肉禽魚類,也已經開始限量供應了,勒雷,正處于最艱難的時刻,而這場戰爭離結束,還遙遙無期.

"蕾姐."米蘭挽著安蕾的手,輕輕道:"最近…有他的消息麼?"

"沒什麼消息."安蕾咬了咬嘴唇,她不想告訴米蘭現在莫茲奇發生的慘烈戰斗,在那個全境燃燒著戰火中的國度,原本沒有哪一天是安全的.

每次想到田行健還呆在那里,安蕾就心悸恐慌,她害怕有一天,再從前線傳來什麼不好的消息.她實在受不了這樣的打擊了,在阿布諾斯克是一次,回到勒雷後,看到那萬軍從中跳崖的戰場記錄,又是一次.

每一次,都是撕心裂肺地痛.仿佛在這個世界上,再沒有吸引自己活下去的理由.

作為情報局的軍官,安蕾有很多機會接觸前線的情報.而這一次,她知道,在莫茲奇,田行健正帶領自由戰線和新編十九師阻擊萊茵哈特集團.

兵力懸殊是四倍的差距,而且,從國內的動向來看,這其中,仿佛還有什麼大的作戰計劃.

安蕾不敢再想下去,她現在只盼望,自己打上去的請調報告能被批准,那樣的話,自己就能去加查林和他在一起了.她輕輕歎了口氣,愁腸百轉,她知道,報告獲准的可能微乎其微.

米蘭沒有再問下去,她默默地計算著自己通過走私船去莫茲奇的可能性.她偷偷地想:"不能再這樣等下去了,非得去逮住那只死胖子不可."****

死胖子自然不知道自己已經被人論只數了,他正張口結舌地看著遠視儀上的畫面,眼睛凸得像條死魚.

在遠視儀的畫面中,一輛金銀相間的[阿波羅]在三輛各不相同的改裝私人機甲簇擁下,走上一個[金剛]機甲團集合的小丘.

萊茵哈特出現了,可是,想要襲擊他根本就是白日做夢.

四輛機甲,在空曠的丘陵脊梁向上緩步而行,順著他們身後向下看去,數條長龍般的機甲隊伍行進著,他們連綿到地平線外,散布在丘陵,樹林和平原中,如同螞蟻一般越過一條條被占領的壕溝陣地,跨過公路,踩過田地.遠處的二號資源公路上,一輛輛後勤補給車輛蜿蜒前行,浩浩蕩蕩.

在小丘前的出擊陣地上,滿布數不清的各式機甲,它們以營為單位,排出了大型的集群攻擊陣型.單兵機甲,中型機甲,重型機甲,在相距百米的位置形成了一條條波浪線.

可以想見,當這些機甲排山倒海般發動攻擊的時候,會是多麼壯觀而恐怖的景象.小屁孩大概計算了一下,正面是兩個團,兩翼各有一個團.也就是說,在這個方向,萊茵哈特一次投入了一個整師進行第一波突擊!

而這樣的攻擊,將在後面連綿不絕的機甲支持下,一次又一次地被發動!

出擊陣地上,機甲正做著戰前的准備工作.維修兵們推著自動檢測儀,撥開機甲的數據接口外蓋,插上線給機甲進行最後的數據檢測.密密麻麻地後勤兵開著履帶式小型機械車,在給機甲掛上導彈或加裝外掛裝甲.

而排在最後的指揮機甲,電子機甲,維修車,後勤車,正在調動著,一些完成任務的車輛已經准備離開陣地了.

在漫長的出發陣地上,萊茵哈特集團的機甲如同海岸線邊的潮水,連綿到遠處,一眼望不到盡頭.

"這日子沒法過了!"田行健覺得嘴里有些發苦,這場戰役,從一開始自己就注定是失敗者,唯一的價值只是,自己的失敗能不能給東線帶來一線勝利的希望而已.

他啟動了[邏輯],准備向自己的陣地潛行,這個時候,他應該回到師部.如果被突破,他需要親自帶著隊伍纏住敵人,不能讓萊茵哈特長驅直入.起身時,他朝山坡上的那輛[阿波羅]看了一眼,忽然從心底里閃出一個念頭.

在肩負著六個師所有戰士性命的壓力下,在如同狗一般被栓在普利斯克西南大門絲毫不能動彈地憋屈下,特種兵出身的胖子心里,這個危險的念頭如同火一般越燒越旺!**********

明天,後天三更,如果我這個時候說是騙你們的,你們會不會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