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五十章 退避的艦隊

三架機翼上塗著斐揚雙頭獅鷲標志的太空裝甲戰機結束了作戰任務,漸漸遠離那一望無垠,處處彌漫著硝煙,炮聲隆隆的地面戰場.

廢墟般的城市,地面上互相開炮的機甲,一條條蚯蚓般蜿蜒的戰壕,自行火炮團疾射的能量炮光瀑,爆炸的光團和蘑菇云,一切,都隨著戰機的高速爬升變得越來越小,終于,在戰機穿入云層後消失不見.

很快,銀色流線型機身的X翼戰機已經爬至大氣對流層頂部.母艦引導信號連接,垂直定位後,三架戰機關閉了離子渦輪引擎.隨著質子噴射器啟動,助推器點火,戰機在一瞬間將速度提升至了第二宇宙速度,很快突破極光如絲的磁力層,躍入浩瀚的星空.

在莫茲奇星球的太空中,兩艘斐揚共和國的[諸神]級太空航母和一艘獨立軍第六太空艦隊的老式[帝國武力]級航母,正如同三個巨大地蜂巢,不斷地回收著陸續從大氣層返回的太空戰機.

航母的數十個返回艙通道閃爍著航燈.敞開的通道口,接駁機械軟臂如同章魚地觸手.一架架戰機在自動導航系統的合成電子音分配中,各自按通道編號靠上去,被接駁機械軟臂吸附後拉入航母停機艙.在這戰機集中返回的時候,整個航母的回收工作顯得忙碌而有秩序井然.

越過被繚亂紛飛的戰機所圍繞著的太空航母望去,不遠處,二十艘龐大地[獨角獸]級戰列艦靜靜地停在太空中.那厚重的裝甲外殼,猙獰地主炮,遍布全身的旋轉炮塔以及兩側的太空魚雷發射管,令這種戰列艦天生一種無與倫比的震懾力.

圍繞在戰列艦周圍的,是六十多艘[狂鯊]級重型巡洋艦,斐揚共和國的這種巡洋艦,從大小上看幾乎等同與一些小國的戰列艦.可是,它們確實是巡洋艦,而且是各國作戰序列中,速度最快的高速巡洋艦.

這些巡洋艦.甚至比[獨角獸]級戰列艦更能顯示斐揚共和國的科技水平和軍事實力.航母也好,戰列艦也罷.無論什麼樣地戰艦,一旦被三艘[狂鯊]巡洋艦包圍.斷無生還的可能.在太空中,這是一群不折不扣地狂鯊.

如果說巡洋艦是凶惡地鯊魚,那麼,數百艘在艦隊編隊外圍游走的高速驅逐艦則是一群體形微小,但卻同樣凶猛,甚至更可怕地食人魚.它們雖然不具備戰列艦和巡洋艦的大威力主炮,可是.它們更靈活,速度更快.一旦被它們突入艦隊陣型,同樣是災難性的後果.

不用問,這便是斐-萊聯合東南遠征軍所屬最強大的第一,第二混合艦隊了.

這兩支艦隊都是斐揚艦隊,在斐揚的番號為第十一混合艦隊和第十七混合艦隊.它們和由原加查林第六混合艦隊以及小比利牛斯地方艦隊組成的遠征軍第五混合艦隊,已經在這個空域停留了近一周的時間.

艦隊所屬地兩艘[諸神]級航母和一艘[帝國武力]級航母一直在莫茲奇星球的大氣層外支援地面作戰.

由于沒有威脅.所以,這樣的支援作戰對于太空艦隊來說一直顯得很輕松,可是現在.情形似乎有些改變.

從由原加查林艦隊組成的新編第五艦隊的旗艦[歐羅巴]號戰列艦上,可以看出,氣氛已經比之前幾天明顯緊張了許多.船員們都在匆匆忙忙地奔走著,艦艇廣播里,不時傳來艦長室發布的各種指令.

動力艙,電子控制室,武器艙,損管,戰艦警備隊,炮塔,主炮艙等崗位人員都已經各就各位.每一個人都在緊張地檢查著設備和執行指令.

第五艦隊地總指揮官卡夫卡中將站在中央控制室的指揮台上,面色憂郁.就在五個小時前,艦隊撒布于幾萬公里外圍的探測器發現,兩支德西克艦隊,從兩個不同方向同時向遠征軍艦隊逼近.

被迫結束了對地支援任務地艦隊似乎並沒有迎戰的意思.從"波塞東"號航母所發來的指令顯示,艦隊將在德西克艦隊到達莫茲奇以前,主動退避.發給第五艦隊的躍遷坐標是距此六百多萬公里的空域,介于莫茲奇與明斯克之間.

卡夫卡有些不明白,為什麼遠征軍總司令部如此輕易地就放棄了莫茲奇,要知道這麼一走,地面戰場上,就只有十三個飛行大隊一千多架陸基戰機支援橫跨坦維爾東西相距近兩千公里的戰斗.

這麼點空中戰斗力,別說照顧長線崗,就算連軸轉也不夠控制加錯,如果斯蒂芬和萊茵哈特的空中力量恢複過來,再加上德西克艦隊的太空戰機支援,整個地面戰斗形勢立即就會發生逆轉性改變.

這些,難道費斯切拉中將會不知道麼?

"把司令部通訊接通到艦長室,我要和費斯切拉將軍通話."卡夫卡捏了捏拳頭,他要問個明白,獨立軍,絕不能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被犧牲掉.

"是的,將軍."中央控制室里負責通訊的軍官飛快地操作著,向"波塞東"號航母發送通訊請求.

卡夫卡轉身走進了中央控制室的右側通道,當他順著圓形通道走到盡頭,艦長室的自動識別門打開時,房間正面牆上的虛擬屏幕上,已經出現了聚合信號.

隨著藍色的光線變幻成絢爛地五顏六色,光線頂端的光團,聚合成了費斯切拉的形象.

"卡夫卡將軍,您好."費斯切拉沒有一點總司令的架子,微笑著問好.

回頭看自動門關閉,卡夫卡沉默了一下,說道:"總司令閣下,很抱歉在這個時刻要求與您通話,不過,我希望您能解答我的一些問題,這關系到…加查林的未來."

"您客氣了…"費斯切拉的笑容很有感染力:"事實上,我知道你想問的是什麼,讓我們彼此都節省一點時間吧."他的影象忽然拉近,仿佛伸手摁動了面前的什麼東西.隨即,卡夫卡的信息終端上,出現了一個標記著絕密的文件.

在信息台上點開了文件,卡夫卡看到,這是一份關于德西克艦隊在小比利牛斯動向的報告,報告很長,也很詳細,其中,赫然出現了現在正向莫茲奇逼近的兩路艦隊.

"看到這份報告,我相信你會明白一點我為什麼會選擇撤退."費斯切拉微笑著道:"莫茲奇已經成為了一個大旋渦,如果不離開,我們將在這個旋渦中面對比我們更具有優勢的敵人.可是,撤退並不意味著我們放棄了在莫茲奇戰斗的戰士,當然,我承認,他們將面臨很大的壓力,甚至瀕臨絕境.但,那絕對不是因為我們的離開而造成的."

卡夫卡從文件上抬起了頭,聽費斯切拉繼續道:"正相反,撤退,無論對我們來說,還是對我們的地面部隊來說,都是最好的選擇.想象一下,如果我們在這里和兩路共計四支德西克混合艦隊搏殺,勝利是一定的,可是,我們會損失多少?敵人有備而來,明里看只有四支艦隊,實際上,他們駐紮在別克藍的一支混合艦隊也已經離開了基地,不知所蹤."

卡夫卡沉默著,他明白局勢的確如同費斯切拉所說的,在莫茲奇與敵人艦隊進行決戰,的確不是什麼好主意.一旦失利或者損失超過一半,對于地面部隊來說,是個更大的災難.

"可是,加錯的攻堅戰正是關鍵時刻,這時候我們離開,一旦敵人的太空戰機參戰,地面形勢將會被逆轉,尤其是長線崗,恐怕頂不了三天."卡夫卡問道.

"我們駐紮在明斯克的兩支萊恩艦隊已經起航,地面的十二個裝甲師,也已經做好了准備."費斯切拉的話似乎有些答非所問,可是,他最後一句話起了畫龍點睛地作用:"他們將和我們在我們躍遷的坐標回合,我們的目標……"

"別克藍!"卡夫卡看著坐標盡頭的延伸線,驚駭地脫口而出.

"不愧是卡夫卡將軍,您的敏銳讓我驚訝."費斯切拉贊許地點了點頭,從容道:"所以,你應該相信,無論是失去蹤跡的德西克艦隊,還是這兩路艦隊,他們最終的航向,都會是別克藍!他們無法停留在莫茲奇參與地面戰斗."